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92贴子:5,058,225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三十九集 凶潮异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5 01:41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5 01:41
      东皇战影 第三十九集 凶潮异火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地下密室】
      [火,烧起了黑暗的真相。火,映照了沉默的剑身。火,灼伤了人心。]
      风间久护:烈。有话想说?
      剑无极:你期望我说什么?
      风间久护:没有。(剑无极先动手)
      [忽明忽灭的火光,忽现忽隐的身影。眼前的人是谁,看不清。是因为疾速的身形,或者是自己飘移不敢正视的眼神。]
      风间久护:风间一刀流•鬼虎。(招招紧逼)幻影剑•极残。
      剑无极:为什么要这样做?
      风间久护:为了东剑道。(过招)你的剑有心,但,无刃。烈炎狂涛!
      剑无极:我的剑虽无刃,但胜过你有形无意!(交手数招后,风间久护渐不敌)东剑道,真的对你这么重要?
      风间久护:那……是我的一切。
      (话毕,风间久护进攻,剑无极想起回到东瀛后与父亲的相处点滴,手下却更不留情。风间久护不敌剑无极,重伤跪地。)
      剑无极:够了!老爹,不会想看到你这样,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但你……终究不是老爹。
      风间久护:你……你都知道了。
      剑无极:我一直都有怀疑,直到那一夜……


      (回忆:
      剑无极:(拿着丸子)还记得你最喜欢吃这个,在我小时候,你还常常带我一起去吃。
      风间久护:(接过一串)哈,是啊,很久没吃了。)


      剑无极:老爹最讨厌吃的就是丸子,他是因为我爱吃菜会带着我一起吃。
      风间久护:既然你知道了,为何不揭穿?
      剑无极:我没理由揭穿。
      风间久护:你与恩人一样,太善良了。在我编织的谎言中,独有一个我没骗你。还记得我说过我遇上一个恩人,救了重伤的我,他便是你的父亲,风间久护。我出身傀尸一族,长久以来一直受到名门正派的歧视。有一天,一名出身名门的闺女在我们的村外失踪。那群名门没任何证据就一口咬定是我们所为,对我们发动攻击。
      剑无极:哈?
      风间久护:一个恶行的借口,一个替天行道的名义。只是怀疑,只是偏见!所谓的名门正派屠戮了我的家人,而我……


      (回忆)
      名门正派甲:走那里去,杀!


      假风间久护:恩人不但救了我,甚至不在乎我卑贱的出身收留了我。为了不使他为难,我舍弃了过去的自己尽可能低调生活。而恩人也待我如兄弟,一切是如此安稳,直到西剑流攻击……
      (回忆)
      桐山守:东剑道风间一族,全部灭了。
      西剑流:杀啊杀啊!


      假风间久护:那时,我因为任务而外出,当我赶回之时,东剑道已经……


      (回忆)
      假风间久护:恩人,恩人啊!啊!


      假风间久护:恩人给我第二个家,但我却没在他危难之时即时报答。


      (回忆)
      假风间久护: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家,我不能再失去!


      假风间久护:费了多年,我重新召集了东剑道的人,受了胧三郎的邀约,暗中筹划,只待一个最好的时机,结果等到的……却是这样的你!你不想多做杀戮,我能明白,因为你是恩人的儿子。但就因为你是恩人的儿子,我更不能接受你要放过西剑流。罢了,也许我从头至尾便不该对连父仇都抛下的你抱有期望。(拿起日炎)拿下我的首级回去吧。
      剑无极:你走吧。
      假风间久护:你说什么?
      剑无极:这件事情,我会扛下。
      假风间久护:扛下?哈哈哈……扛下,哈哈哈……为什么?为那么你都这样想了,但就不能将这份心分一点给你的父亲,替你的父亲扛下东剑道,替你的父亲报仇?
      (剑无极背过身,收起逆刃)
      假风间久护:唉。
      (收起日炎,放置在地,向外走去)
      剑无极:你……叫什么名?
      假风间久护:我的名只有你的父亲知道,而他,已经不在你的心中,剑无极。


      【海境•凉巳阁】
      未珊瑚:自三王之乱平定后,计划拖延至今。这一刻,本宫等得太久了。
      狷螭狂:是罪者的错。
      未珊瑚:应龙师受局牵制,没被引诱至海境,本就难以预料。相比起来,召有夺嫡资格的三名皇子入宫,并在国宴当下对自己施毒,对本宫来说还算得上得心应手。
      狷螭狂:北冥缜终究是军人思维,他的处理方式在边关可以,但在宫内只会引起众人猜忌。若他有北冥异的心思,此时此刻他早就成为太虚海境的新王了。
      未珊瑚:异儿吗?
      狷螭狂:你在想什么?
      未珊瑚:缜儿、华儿、梦虬孙、俏如来接连成为目标,嫁祸、追杀等狠辣手段,让本宫想起了他的生父,北冥无痕。
      狷螭狂:说不定他早知自己的身世,才毫不留情想铲除所有的人。
      未珊瑚:最终他还是栽在俏如来手上,但本宫还是要感谢他,制造了兵进紫金殿的局面,让本宫借机处斩众多将士、削弱定洋军。若否,盗侠又要怎样趁虚而入,救走梦虬孙?
      狷螭狂:但有一事罪者认为没必要。
      未珊瑚:放过北冥缜是为了维持三方夺嫡,让他们继续牵制彼此。
      狷螭狂:罪者的意思是,北冥缜的心性笃实,赶尽杀绝似乎……
      未珊瑚:因为他让你想起令尊,所以你同情他了。为了杜绝阶级重组的任何可能,在你五岁那一年,鲛人一脉设局陷害令尊,先王未经查证便配合鲛人一脉派军围剿令尊所率兵马。那时,他们可有因为令尊的心性放过令尊?
      狷螭狂:是未经查证还是无意愿查证,你心知肚明。
      未珊瑚:外境之人,混血贱族,龙脉重现,先王的猜忌制造了这场悲剧,此乃鲲帝、鲛人两脉欠你的。还是你认为缜儿经历了与令尊相同的痛苦之后,你便能原谅他们了?
      狷螭狂:你认为有可能吗?
      未珊瑚:潜龙崁的逼杀,虽然是你的计策所诱,但缜儿想杀你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你也因为此事佯装受擒,让卧寅这个身份沉寂了一段时间。话说,你的伤势如何了?
      狷螭狂:为了防一个可能来到海境的人,这伤不算什么。
      未珊瑚:你是说,雁王。
      狷螭狂:他是危险人物,到现在罪者仍坚信他早就进入海境。
      未珊瑚:与其担心他对你出手,不如说你担心他对梦虬孙出手。本宫不认为梦虬孙会原谅你。与他同为混血龙种,加上本宫与海境众人在言行间对你的提防与排斥,让童年一夕流离的他有了投射,你才能借此加深他的信任。
      狷螭狂:是他选择信任罪者,就像他无条件信任你一样。
      未珊瑚:当他知晓缜儿所有的反常情绪与举动也是你的手笔,你要他怎样面对所有曾经信任的人。
      狷螭狂:你在乎吗?
      未珊瑚:本宫早就做好准备可能永远得不到他的原谅,你呢?准备好了吗?
      狷螭狂:他可以成长,但不该是现在,更不该在俏如来身边,所以才要不计代价将他逼离皇城。至于北冥缜,是他坚信,当初吾父拥兵叛变,欲开海境大门,让外界入侵的历史。是他坚信,罪人之子体内也留着叛乱的血液。是他坚信,罪者无故出现必定有诈。成见,才是他真正的败因。


      【海境•小路上】
      砚寒清:(追来)殿下,殿下请留步。
      北冥缜:砚寒清,你怎来了?
      砚寒清:此去一别路远,微臣特来送殿下一程。
      误芭蕉: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殿下。嗯?你找回另外一个老件了?
      砚寒清:是啊,幸亏殿下找到,微臣也要顺便说谢。
      误芭蕉:殿下找到的,所以是掉在宫内。
      北冥缜:呃,走在路上就看到了。
      砚寒清:微臣没什么好报答的,想请殿下借一步讲话。
      误芭蕉: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吗?
      北冥缜:无妨,让我与砚寒清一谈。(两人避开误芭蕉)先生有何指教?
      砚寒清:先生此称不敢。(递出一封信)
      北冥缜:(接过)这是?
      砚寒清:殿下启程走向新的道路,沿途景况有异昔日,未免适应不良特备此药方让殿下服用。
      北冥缜:多谢,我会交由误芭蕉……
      砚寒清:此药方至关紧要,依殿下脚程,离城之后三个时辰还望殿下亲启,莫假他人之手。
      北冥缜:啊,多谢提点,北冥缜告辞。




      【海境•凉巳阁】
      狷螭狂:锋王败了,霄王也失去筹码,如今京王上位,但这还不是终点。乱,才是你要的局面。同样三王为乱,今昔对照,入局者皆不高明啊。
      未珊瑚:制造乱局无须多精巧的布置,只要让他们认为用自己愚蠢的计策就能成事,局势便会自动推进了,尤其是在阶级森严的海境。就算怎样愚蠢,鲲帝依旧是鲲帝。
      狷螭狂:碍于国法成规,就算能人异士。注定龙困浅滩,何况是俏如来这样的外境之人,不自量力。
      未珊瑚:所以才要彻底重洗阶级,而这最后一根稻草自然是……
      狷螭狂:重审螭龙案卷。
      未珊瑚:整整十年了,从卧寅病故你顶替身份至今,终于到了摘下这张面具的时刻。
      狷螭狂:就算摘不下,又有何妨。
      未珊瑚:是因为你知晓欲星移一直在找你吗?那你当初又何必医治卧寅,更在他身亡之后顶贴身份献计?
      狷螭狂:医治卧寅是因为缘分,顶替行事是因为情分。
      未珊瑚:两年前你接近觞儿,也没其他心思吗?
      狷螭狂:于北冥觞单纯维持传授武技的关系,有何不好?于卧寅,允其父雨相请求撑起家族荣光,有何不好?若天意如此,罪者低调过日、安度余生,又有何妨?
      未珊瑚:虽然本宫不甚赞同,但也许是这种心态使你锋芒尽敛,才让欲星移百般寻你不得。但如今你不用再委屈了,你顶替卧寅之举已交换到雨相出面作证令尊清白的筹码,但……这样够吗?依你的血脉源头,只重返朝堂执政,不会感觉可惜吗?到现在你还是不愿回古岳派看一眼?
      狷螭狂:古岳派与海境的渊源远不如宝躯未姓私下传承的势力来得深吧。何况这传承之中不只与墨家争胜的意念,诗仙剑序,你掌握几成了?
      未珊瑚:有赖你提供古岳派的剑法总诀,最后一块拼图终于齐全了。
      狷螭狂:现在只要北冥封宇一死,北冥华便会继位成为傀儡政权。只要接手边关的宝躯一脉能击退鳍鳞会,解除威胁皇城的大患,兵权便会连同政权永世落入宝躯血统手中。
      未珊瑚:让鳍鳞会退兵只需要你的一席话,但终究会留下一根芒刺。
      狷螭狂:罪者明白该怎样做。


      回复
      3楼2018-04-25 01:42
        【东瀛•残忍联盟】
        立花雷藏:时间到了,风间烈人呢?
        胧三郎:何必着急?该来的跑不了。(悠然泡茶)
        立花雷藏:(看着桌上几只茶碗)这是什么意思?
        胧三郎:今天之事无论结果如何都牵涉到联盟内部的团结,我认为,应该让联盟诸位主事者到齐。
        立花雷藏:你找了咲?
        胧三郎:你介意?
        立花雷藏:哈。
        望月咲:(入内)是什么事情让你发笑?
        立花雷藏:我是笑这准备多余,今日过后上杉龙矢这一杯省下了。(打翻一只茶碗)
        上杉龙矢:(入内,将茶碗原样放回)血扇流门主不用心急,盟主这一杯我还不打算省下。
        立花雷藏: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上杉龙矢:风间烈还未到吗?
        立花雷藏:怕了吗?
        胧三郎:雷藏,暂且按下你的怒气,稍等片刻。
        望月咲:这么多年了,你爆烈的性格仍是改不了,这数日都等了,何必计较这一时半刻。
        立花雷藏:哼。
        胧三郎:你看,人不就来了。
        立花雷藏:风间烈。
        剑无极:上杉前辈,盟主。
        胧三郎:调查血扇流门主遭袭一事,可有结果?
        立花雷藏:能有什么结果。
        剑无极:偷取不识真光、偷袭立花雷藏、嫁祸竹龙众的人,已经查明了。
        胧三郎:哦?是谁呢?
        剑无极:是……东剑道。
        立花雷藏:你讲什么?
        剑无极:伏杀你的人是东剑道。
        立花雷藏:找死!(攻击)
        胧三郎:住手!(拦阻)
        上杉龙矢:立花雷藏,冷静!
        立花雷藏:一群小人想要合力针对我吗?来,动手啊!
        望月咲:真是趣味,查凶手竟查到自己的身上,千古奇闻啊。
        胧三郎:风间烈,你怎么解释?
        剑无极:没什么好解释的,东剑道任何行为都由我一肩担起。
        胧三郎:残忍联盟严禁私斗,这可是生死大事。
        剑无极:我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处理。立花雷藏,你与我结束一切,一绝死战!
        立花雷藏:阴险狡诈之徒,也敢向我挑战。
        胧三郎:且慢,风间烈,你说此事是东剑道所为,那你是主使者吗?
        剑无极:是。
        上杉龙矢:是底下的人所为也等同风间烈所为,毕竟他是东剑道之主,东剑道的所有作为他难脱责任,所以追究主使者是谁已无意义。如同先前所说,风间烈要担起这个责任,就只能以死谢罪。我讲得对吗,立花雷藏。
        立花雷藏:听到了吗?你为他洗脱嫌疑,他反要你抵命。没错,就是这样,无论是谁主使,只要是东剑道门下,你就该负责。
        上杉龙矢:但是东剑道失去了门主,还会继续留在残忍联盟吗?就算残忍联盟接收了东剑道的势力也必然分崩离析。
        望月咲:还有风间久护,他是东剑道卸任门主,由他主事可以服众。
        上杉龙矢:杀其子而结盟,这……
        胧三郎:你有什么主意?
        上杉龙矢:我们有言在先,风间烈其罪当死。但他坦诚一切,足见悔意,也该给他一个机会。我建议在残忍联盟之中派出一个人与风间烈公平决斗。胜,便杀之,我们占了理字,对风间久护也有交代,亦收杀鸡儆猴之效。若风间烈赢了,便折罪向雷藏当众低头道歉,化消冤仇。盟主,你认为此法可行吗?
        胧三郎:这不失为一个折衷之法,但是决斗的人选。
        上杉龙矢:那就由在下上杉龙矢领教风间少侠的高招了。
        剑无极:请前辈赐教。
        立花雷藏:演够了没!上杉龙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与风间烈勾结一气,怎可能全力以赴?
        上杉龙矢:喔,那是望月门主要出战吗?
        望月咲:与吾何干,你们的恩怨别牵涉到我。
        上杉龙矢:那盟主要亲自制裁吗?
        立花雷藏:风间烈的对手只能是我。
        上杉龙矢:抽签才是公平。
        立花雷藏:若不是我亲自出手,我绝对不承认决斗的结果。
        上杉龙矢:好吧,既然你坚持出战,风间烈,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剑无极:我可以当场谢罪,但……我要追加一个条件。我若胜,我要残忍联盟,尤其是血扇流停止追杀西剑流、停止战争。
        立花雷藏:停止追杀西剑流?
        剑无极:是,停止一切的侵略,让东瀛武道回归和平。
        立花雷藏:哈哈哈……你待死之身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望月咲:没错,你本是死罪,能脱一死已是万幸。要停止追杀西剑流岂是你能决定的?
        胧三郎:除非你交出幕后的主使者,但就算是这样,只怕还不够。
        上杉龙矢:风间烈,你这个要求确实太过。
        剑无极:上杉前辈。
        上杉龙矢:除非……再加上一条人命。
        望月咲:如果是你,那不用再提,与我们有仇的是西剑流,不是竹龙众,我们要你的生命何用。
        上杉龙矢:当然不是我,我怎有这个分量,我讲的人,是他。(祭出凤凰刀,众人大惊)
        胧三郎:哈?
        望月咲:这是?
        立花雷藏:赤羽信之介的凤凰刀,为何会在你的身上?
        上杉龙矢:神田京一与雨音霜被囚禁在竹龙众,他闯入救人失败,被我所擒。
        胧三郎:嗯?
        立花雷藏:将人交出!
        剑无极:不行!
        上杉龙矢:人是竹龙众擒下,只有竹龙众能处置。立花雷藏,你甘愿让赤羽信之介死在他人的手上吗?
        立花雷藏:你要什么条件?
        上杉龙矢:风间烈胜,血扇流停止追杀西剑流以及一切战争。风间烈败,我就将赤羽信之介交你。


        (剑无极与上杉龙矢一同离开残忍联盟,两人在返回竹龙众的路上)
        剑无极:前辈。
        上杉龙矢:我知道你很多疑问,回到竹龙众再说。
        剑无极:嗯。


        (众人都离开后,胧三郎独自看着桌上为众人准备的茶水)
        胧三郎:轻易数语,顺水推舟,反客为主,操弄了整个会议。上杉龙矢,是你静水深流让我看错了你,还是你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望月咲,随波摆荡的墙头草,轻易便可收服。立花雷藏,不受控制的棋子,可以利用也可能反噬,但现在还不足为患。至于你,风间烈,你才是最让我感觉意外的人,也是所有变数的开端,你……(数息后)局面,还在吾掌握之中。


        【东瀛•竹龙众】
        江宪龙一:上杉大人。啊,风间烈你果然也来了。
        上杉龙矢:我没事,你下去吧,巡视周围,提高警戒,严密把守。
        江宪龙一:我已让竹龙众众人回归,方圆三里层层叠叠把守,绝不有差。
        上杉龙矢:嗯。(江宪离开)
        剑无极:上杉前辈,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真的擒抓了赤羽信之介?
        上杉龙矢:你不是早就见过他了?
        剑无极:你知晓了。
        赤羽信之介:(入内)当然。
        剑无极:赤羽信之介,上杉大人。你们联手了?
        上杉龙矢:今日一切诚如赤羽先生所料。
        赤羽信之介:立花雷藏中计了。
        上杉龙矢:嗯。
        剑无极:你们到底还隐瞒了我什么事情?
        上杉龙矢:若不瞒你,怕你不肯接受这场赌命邀约。
        剑无极:这是我与立花雷藏的事情,生死该是我一肩挑起。
        赤羽信之介:既然赌注是西剑流的未来,我就不能置身事外。
        剑无极:如果我输了,你真要被交出?
        赤羽信之介:你没取胜的把握就不会下这样的战帖。
        剑无极:我抱着一死的决心就是不想要牵连他人。
        赤羽信之介:上杉先生能将生命交你,赤羽信之介也能。
        剑无极:我不是为西剑流做的,我只是希望战争平息,回到原先和平的武林。
        上杉龙矢:我了解,但现在你负担的已经不止是西剑流,还有竹龙众以及你自己的东剑道。风间久护还留在东剑道吗?
        剑无极:他……你猜到了。
        上杉龙矢:除了你与久护,东剑道还有谁能策划此事?我与赤羽先生交换情报,推敲之下,赤羽先生便知今日之事会如何发展。
        剑无极:难怪前辈你今日口若悬河,所以这也是你的设计。
        赤羽信之介:事情既然是久护所为,你必然承担,但这样你便会失去以决斗换取和平的筹码。立花雷藏气焰嚣张,藐视残忍盟主之位,胧三郎需要有人杀他的锐气。望月咲无立场,必然坐视事态发展。你必须拿出筹码才能引诱立花雷藏与你一战。我与雷藏有宿怨,是最好的诱因。
        上杉龙矢:不止是西剑流,竹龙众也被牵涉进去了。我今日之举已经得罪立花雷藏,胧三郎也必然对我起了戒心。如果你失败,那东剑道之后,竹龙众就是下一个被肃清的对象。
        赤羽信之介:你一身系三派之存亡,责任重大,上杉先生相信你,我也相信你。
        剑无极: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赤羽信之介:再来,我们就要讨论后续可能的发展。立花雷藏是绝顶高手,剑无极,你打算怎样对付他?
        剑无极:立花雷藏。


        【东瀛•血扇流】
        (房间内,立花雷藏席地修炼,幻姬重子一旁护法)
        立花雷藏:是时候了。
        幻姬重子:祝大人凯旋归来。
        立花雷藏:重子。
        幻姬重子:是。
        (立花雷藏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走过花园时,立花樱从屋内出来。)
        立花樱:大哥,你的身体才好没多久,真的要去?
        立花雷藏:你认为呢?
        立花樱:我知道我劝不动你,但我有一事相求。
        立花雷藏:哼,想为那个小子求我手下留情?
        立花樱:不是,我很清楚,如果我真的求你这件事,不论对你还是风间大哥都是一种污辱。大哥,等结束了后,我们一同去看母亲,好吗?(立花雷藏不语)你……很久没去看她了。
        立花雷藏:胜利后,我没那种多余的时间。(走几步后)但我……会记得。(离开)
        立花樱:大哥……
        (立花雷藏行至屋外,望月咲早已等候在此)
        立花雷藏:咲。
        望月咲:顺路陪你走这段路。
        立花雷藏:嗯。
        望月咲:记得以前我们都这样一起走。
        立花雷藏:嗯。
        望月咲:你都不怀念那段日子?
        立花雷藏:过去都过去了,现在活着的只有立花雷藏。
        望月咲:还有你可爱的小妹啊。雷藏,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立花雷藏:讲。
        望月咲:当初我自你父亲手中诈死,过了多年后你见到我还活着,会生气吗?
        立花雷藏:反正已经替你报仇了。
        望月咲:是替我还是替你自己?我一直很纳闷,什么样的父亲才能如此狠心,将性命垂危的宝贵儿子丢在野外给他自生自灭,而原因只因为败给赤羽信之介一次。现在的你,能会回答这个问题吗?
        立花雷藏:咲!
        望月咲:怎样,刺中你的痛处了?
        立花雷藏:夺胜了后,我要你,与我共掌东瀛。
        望月咲:哈哈哈……等你胜利了再说。
        立花雷藏:我不可能会败。
        望月咲:话不要说太满,我可不想再一次在野外捡到你。
        立花雷藏:哼。
        望月咲:<雷藏啊,你……还是那么傻。>


        回复
        4楼2018-04-25 01:44
          【海境•浮情道】
          (八紘酥浥独坐桌前,倒了两杯热茶。狷螭狂手拿混天拐乘着夜色而来。)
          狷螭狂:残声凭烛捻韶光,半掩孤帏悬锦囊。满树凋零无寄处,独吟萧索倦痴狂。(端起茶杯饮茶)梦虬孙最爱的百里闻香,还是在关外的滋味最好,可惜梦虬孙不在。
          八紘酥浥:你希望他在吗?
          狷螭狂:罪者来此之时看到盗侠正在清点会众,看来是准备好了。
          八紘酥浥:突破边关,途径洄森岗,兵进三里至漫荒原,之后诈败退回关外。约定之事八紘酥浥自然安排妥善——就与十年前同样。
          狷螭狂:当时多亏宗酋配合,鳍鳞会佯败才奠定卧寅声望。而这一次则是宝躯一脉凌驾鲲帝、鲛人两脉的起始。
          八紘酥浥:能协助你翻案,八紘酥浥亦感欣喜。
          狷螭狂:宗酋心中的平等海境蓝图,也将得到兑现。但俏如来还在海境,难保不会拆穿这场骗局。而宗酋绸缪已久,应该不会希望功亏一篑。
          八紘酥浥:你想怎样?
          狷螭狂:愈大的牺牲才有愈大的收获,让这场骗局假戏真做。
          (另一边,紊劫刀带领鳍鳞会众人出发)
          八紘酥浥:可还记得混天拐的意义。
          狷螭狂:纵使污浊世道,双持亦可开天。苦,不是一个人吃。重,不是一个人担。如果人在孤独时会看到自己的极限,那有人相伴也许就能超越极限了。
          八紘酥浥:这就是混天拐成对的原因。要记得不只梦虬孙,鳍鳞会也会支持你。
          狷螭狂:承蒙宗酋赠拐之情以及鳍鳞会协助之义,罪者感激不尽。
          八紘酥浥:鳍鳞会义助之情不变,希望你对鳍鳞会之情同样不变,何况盗侠是我的伯父。
          狷螭狂:是罪者心急了,请宗酋海涵。这杯茶,罪者自罚。
          八紘酥浥:未珊瑚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协议吧?梦虬孙体内也有一半的宝躯血统。
          狷螭狂:等北冥华继位之后,就等梦虬孙推翻了。
          八紘酥浥:虽是合作对象仍要提防。
          狷螭狂:那罪者就先回去准备了。(离开)
          八紘酥浥:终于,走到这一步。(起身欲回)
          梦虬孙: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推着轮椅而来)不说清楚吗?
          八紘酥浥:你终于懂得怀疑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梦虬孙:从你笃定狷螭狂自行脱困开始,我便开始回头细推所有的事件。当你笃定再也没定洋军的时候,我还说服自己一定要相信你。但你说,刚才你们谈的那些是什么!所以,娘娘与你们都有联络,而你们却将我蒙在鼓里。都说鲛人不能相信,想不到,连宝躯也不能相信,而你们……你们跟那群贵族一样,满口谎言。八爪的你……啊!昔……苍白。(被打晕)
          八紘酥浥:这是为海境好,也是……为你好。


          【海境•夜•某处】
          狷螭狂:准备好了吗?(众杀手待命)他们攻入漫荒原之后缠战半个时辰便会开始撤退,届时引燃水火石,用爆浪战术截断他们的退路。主要目标盗侠,其余者能杀多少便是多少。
          众杀手:是。(离开)
          狷螭狂:盗侠身亡之后,连你也无法挽留梦虬孙的心了,宗酋。


          【海境•夜•边关】
          碉命:众人跟上。
          申玳瑁:他们来了,众军摆开阵形。
          鳍鳞会众:杀啦!(双方交战)
          碉命:嗯?熟面孔变少了。
          紊劫刀:废话,都在我们这边了啊。
          碉命:哈。
          紊劫刀:依照计划行事,冲过洄森岗就到漫荒原了。


          【海境•夜•某小路上】
          梦虬孙:(苏醒)我……我怎会在这里?(惭参推着梦虬孙脚步不停)不行,我要去阻止他们。(抓住轮椅轮子,与惭参僵持)你!我要去救他们,别阻挡我。
          惭参:鳍鳞会胜券在握,你还想救谁?鲲帝皇室,还是鲛人权贵?我很想对你动手,但是我不会,今夜过后就是定局了。(推着梦虬孙离开)


          【海境•夜•边关战场】
          紊劫刀:我呔!
          申玳瑁:众军守住啊!
          紊劫刀:<今日过后,夭寿的鲲帝与鲛人就会倒台了。>


          (惭参带着梦虬孙与八紘酥浥汇合)
          八紘酥浥:今夜过后,便是万民平等的太虚海境。
          (海境另一处)
          狷螭狂:今夜过后,鳍鳞会功成身退,芒刺不存。


          【海境•夜•玄玉府】
          鳌千岁:真安静的上元啊。
          铅十三鳞:千岁。
          鳌千岁:铅,这么晚了,放下手边的事情吧,别再忙了。
          铅十三鳞:边关急报,鳍鳞会入关了。


          【海境•夜•宫内某处】
          午砗磲:太子殿下。
          北冥华:深夜露重,修儒都去休息了,右文丞怎还没休息?
          午砗磲:左将军还没回宫,一部分的王下御军被带到边关,锋王殿下也走了,不再多巡视一下宫内不放心啊。
          北冥华:还有我呢,怕什么,先去休息吧。
          午砗磲:多谢殿下,微臣告退。(离开)
          北冥华:今夜的潮向为何透露出一丝不安……


          【海境•夜•鳞王寝宫】
          未珊瑚:(端酒入内)王,你知晓吗?这一刻,臣妾等了好久……好久啊。元邪皇让你倒下了,但想不到让你无法转醒的会是异儿。还记得吗?当时还是臣妾劝你收留他做皇四子,你也因此对欲星移承诺会好好教育他,莫步上北冥无痕的后尘。但你终究失败了,令人欣慰的是华儿当上太子了。他与觞儿同样,是你毕生挚爱所出,王一定很欢喜吧?不知王在梦中是否已经看到觞儿以及贝璇玑了。(倒酒)
          未珊瑚:这毒酒,臣妾已在国宴亲尝过了,今夜过后,华儿登基,宝躯未姓摄政。而毒死王的异儿将在不久之后亲至九泉,向王忏悔。
          俏如来:师尊曾经教导我,(未珊瑚惊翻毒酒)当一个人展现不符自己能力的智慧时,不是情绪波动,那就是破绽。(从暗处现身)俏如来参见娘娘。


          【东瀛•夜•桃子村】
          (房间内,月牙诚已熟睡,剑无极悄然入内)
          安倍博雅:大……(剑无极做噤声状,走至床前凝视月牙诚)他刚才还在做噩梦,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剑无极:嗯,进来时听桃子姐讲过。小诚的事情,劳烦你们费心了。
          安倍博雅: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客气。
          剑无极:他发生的事情,对一个孩子来说太沉重了。
          安倍博雅:只有慢慢开导他,让时间冲淡痛苦。
          剑无极:嗯。那天追杀你与小诚的人以后不会再出现了。待我与立花雷藏的战约结束,一切就能有一个圆满的了结。
          安倍博雅:追杀我们的……与立花雷藏对决,大哥,你有赢的把握吗?
          剑无极:要说绝对是太过,只能尽功,但,若有万一……(看向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略思索)啊,你就不怕小诚被我教成第二号的小骗子?哄小孩我是一流的,教小孩这种事情,大哥,你还是自己来啦。
          剑无极:那……看来我有理由非赢不可了。小诚就先交你了。
          安倍博雅:自己小心,大哥。
          剑无极:嗯。
          月牙诚:(突然坐起身)剑阿叔,(哽咽)你要赢,你一定要赢。
          剑无极:小诚。剑阿叔答应你。


          【苗疆•夜•还珠楼】
          (温皇主仆二人正观察沙盘中的母蛊)
          凤蝶:主人,怎样了?
          神蛊温皇:赤羽信之介下了一手的好棋。
          凤蝶:你的表情不像是松了一口气,是嫉妒他有这样表现的机会吗?
          神蛊温皇:还未占到优势。
          凤蝶:所以是担心他了?
          神蛊温皇:唉,少了一个敌手,我也会感觉寂寞。
          凤蝶:难得主人竟会关心赤羽先生,这不是主人的作……(惊悟)主人,你关心的不是赤羽先生。
          神蛊温皇:嗯?
          凤蝶:你……是在替我担心,剑无极有危险了?
          神蛊温皇:今夜,是他此生以来最凶险的一夜。


          【东瀛•夜•决斗场】
          (胧三郎、御魂笑光辉与上杉龙矢早已在决斗场等候观战)
          御魂笑光辉:状况如何?
          望月咲:冲劲十足。
          御魂笑光辉:哈。
          剑无极:无极剑,剑无极,人剑归心,剑拔,无悔!
          立花雷藏:千鸟鸣,狂雷恸,白夜晓时,战天血不终!你的遗言留下了吗?
          剑无极:你的败语就是这句!
          立花雷藏:哈。(开战)风间烈。
          剑无极:立花雷藏。
          立花雷藏:今日——
          剑无极:胜负!


          回复
          5楼2018-04-25 01:47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6楼2018-04-25 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