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5贴子:3,627
  • 14回复贴,共1

【包围网与蜘蛛】第百三十五話 今后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四章最后一篇主线。
注:有涩♂情描写,小青年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25 00:21
    终于能回收标题了么?by作者

    第百三十五話 今后的事

    「世界记忆阿卡西记录……」
    「魔法……」
    「喂,你们俩。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啊」
    即便从禁忌森林罗马利亚之森回来之后,两人也还是在意着格里芬大人所说的话,叽叽咕咕地嘟哝个不停。
    「阿尔姆斯不在意吗?」
    「完全不」
    我对尤莉娅的提问大幅摇头予以回答。
    实际上也是怎样都好。
    原本我就用不了咒术。
    弹开,察觉这种程度倒是能做到……
    但要像女性咒术师那样引发啥变化就不行了。
    因为是男人啊。
    男人没法顺利地锻炼咒力。
    而且原本我就不会为不知是否存在的东西着迷。
    对眼前之物……像是金钱啊、领土啊、女人这方面倒是挺上心的。
    「说不定……我的魔术式可能是世界记忆阿卡西记录的一部分」
    忒特菈呢喃着。
    嘛,既然说是写着世界的一切,那一两个数式也应该是记载着的吧。

    「你们俩是想成为魔法使么?」
    「不是喔」
    「那倒不是」
    两人一齐摇了摇头。
    看来对魔法本身倒是没啥兴趣。
    「要是有了魔法,不治之症或许也能治愈,连死去的人都可能让其复活噢」
    事不关己,也不能这么说啊。
    「那个呢,教我咒术的人有说过呢……死去的人的生命融于大地,与世界合为一体,然后灵魂寄宿到下一个生命。据说这个叫圆环之理……世界经圆环之理循环,才能做到生息不止。因此不死是人不可出手的禁忌领域。绝对不行……」
    像是在地球也有听过的生死观啊。
    不论是哪儿的人都有考虑过同样的事儿吧。
    格里芬大人也有说魔法是『改写世界法则的禁忌』呐。
    若是众多的人使用魔法,世界的均衡就有可能崩溃。
    那不是啥好事吧。
    大概吧,虽然不大清楚……
    「说了过去使用魔法的人死掉了啊。我可不想死。还想和阿尔姆斯在一起」
    忒特菈脸颊染上红晕,朝我垂下头。
    我摸着她那柔软的头发,缠上手指。
    「但很在意对吧?」
    「……世界的真理,对这个是有点」
    忒特菈微微点头。
    「世界的真理什么的谁知道存不存在呢?」
    那种东西到头来还不是没有么?
    我是这么想的。
    无论再怎么探寻,在人类所能到达的场所不会有。
    既然是神创造了世界,那就不可能放在人手所能触及的地方。
    「嘛,现在想破脑袋也是白想倒是真的唷」
    尤莉娅抱住我,双唇压上我的脸颊。
    「现在呢,对其他东西更感兴趣」
    「真巧啊。我也是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25 00:22
      我拨开尤莉娅的头发,在额头压上嘴唇。

      接着吻上双颊,轻咬耳朵。
      「嗯……」
      「战争也结束了,来造第二个人么?」
      舔了下尤莉娅的唇瓣。
      「阿尔姆斯……」
      忒特菈从身后抱住我。
      一边发出寂寞的声音,一边以膨胀物压上我的后背。
      「之后我也……拜托了呢,我现在就先离席了……」
      「啊啊。谢谢。忒特菈。爱你唷」
      我这么说着转身后……
      脸颊被双手抓住了。
      被强行地唇与唇相交。
      忒特菈那柔软的舌头钻入我口腔内。
      舌头如活物般动了起来。
      事出突然,尽管有些吃惊……
      我也配合着忒特菈,运动起舌头。
      两人的舌头复杂地相互搅缠。
      溢出的唾液从两人唇角的缝隙滴落。
      啜吸着忒特菈的唾液,咽下。
      感觉,有种似蜂蜜的味道。
      忒特菈也一边吸着我的舌头,一边吸取唾液。
      两人交相啜吸彼此唾液的混合物。
      都不清楚谁吸着谁,谁咽着谁的东西了。
      舌头彼此纠缠过了多久呢……
      忒特菈是有些呼吸困难了么,终于分开了双唇。
      两人之间架起的唾液桥梁,在途中断掉了。
      忒特菈用手指挽起断掉的桥梁,放进嘴里。
      「嗯……有阿尔姆斯的味道……」
      忒特菈浮起有些恍惚的表情,视线仿佛于虚空中彷徨……
      不过随即便站了起来。
      「那么,我这就离房了。你们俩也请加油」
      不知为何,忒特菈流露出夸耀胜利似的表情离开了房间。
      「呜呜呜……」
      转过身,尤莉娅鼓起了脸颊。
      眼带湿润。
      「这算什么呀?」
      「不,是忒特菈强硬地……」
      因为是奇袭,这不没办法吗。
      责任并不在我。
      虽说从中盘开始由我主导了来着。
      「快消消气吧」
      「没什么……我又没在生气(*`・з・)」
      尤莉娅如此说着转向了别处。
      我用手抓住她的双颊,强行转向我。
      「啥都行,求原谅啦」
      「那么,吻我」
      尤莉娅闭上眼。
      两人双唇重叠。
      「……这是,我与忒特菈的间接接吻吧?」
      「别在意细节」

      自归国后已过了两周。
      真是忙到不可开交的两周啊。
      军队的解散。
      建造收容俘虏的设施。
      跟各国缔结的条约的确认与履行。
      以及调整接受罗泽尔王国赔偿金的日期。
      就在搞定这一切,得以喘一口气的时候……
      那件事发生了。
      「父亲!父亲!」
      尤莉娅悲痛地呼喊着。
      义父微微睁开眼睑。
      「很吵噢。尤莉娅……」
      「父亲!!」
      尤莉娅抱住了义父。
      义父温柔地抚摸着尤莉娅的脑袋。
      听闻义父倒下是昨夜的事。
      义父到今天夜里为止,一直都没有意识。
      「义父,这是药。请喝吧」
      「事到如今,药之类的已经没有意义了噢」
      义父以手制止了我递出的汤药。
      「能止痛唷」
      「……这样啊」
      义父放下了制止的手。
      止痛……换言之,即是没有改善现状的药存在。
      能做到的……仅仅是缓和死的苦痛。
      「可以的话,希望尤莉娅喂我喝」
      也是呐。
      我把装有汤药的容器转交给尤莉娅。
      尤莉娅舀起少量汤药,送进义父嘴里。
      他能够喝下的汤药不过三口而已。
      义父仿佛精疲力尽似的闭上了眼睛。
      明明两周前还那么健康……现在却形如枯木。
      「好困啊」
      「……因为有混入安♂眠药」
      尤莉娅一脸悲伤地微笑着。
      看到义父的病况,尤莉娅判断已经没救了。
      所以为了让他安详地逝去……
      「哥哥,有什么想说的吗?」
      拉蒙德备好纸笔询问道。
      「……墓拜托和死去的妻子同一个地方。葬礼就……从简吧,或许应该这么说,但还是拜托热闹点吧」
      义父把脸转向我的方向。
      那双眼睛眼神空虚,并未映射出光辉。
      「罗萨伊斯氏族的家长权全部由阿尔姆斯继承。所有家臣都要向阿尔姆斯献上忠诚……事到如今也没必要说了吧……」
      音量一点点地渐渐变小。
      「阿尔姆斯的下一任王位让尤莉娅的孩子来继承,拜托了……」
      义父笔直地注视着我的眼睛。
      恐怕,他并没有看见我。
      然而那视线并无偏差。
      「……之后就随你便吧。按你喜好的来。我的事……不用在意」
      义父闭上了眼睛。
      尤莉娅抓过义父的手,为他把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25 00:23
        「……看来只是睡着了」
        那之后,义父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尤莉娅,要喝点酒么?」
        遵循义父遗言,结束了壮大的葬礼之后……
        我拿着装有葡萄酒的壶来到了一人仰望夜空的尤莉娅身边。
        尤莉娅轻轻点头。
        我往佩尔西斯制的玻璃杯中注入葡萄酒。
        「还烦恼着该如何安慰嚎啕痛哭的你。不过挺意外的,好像不要紧呐」
        「……毕竟明白是会逝去呢。也算是想办法活了过来……父亲他呢,比预计的都还多活了十年唷。也让他看到了孙子的脸……」
        尤莉娅稍稍笑了笑。
        没什么精神……但看起来并不是失落。
        尤莉娅将葡萄酒流入喉咙。
        我则向尤莉娅空了的玻璃杯注入酒。
        「喝吧,喝吧」
        「……是打算狠狠疼♂爱烂醉的我吧?」

        已经开始耍酒疯了么,尤莉娅缠住我的胳膊。
        丰润的胸部触感传了过来。
        再怎么说我也没有饥渴到会在葬礼才结束就行♂事。
        嘛,虽说义父大概会开心就是了。
        「尤莉娅……不要紧……在干嘛?」
        不高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拿着壶的忒特菈站在那里。
        忒特菈的视线凝聚到了我的胳膊……被尤莉娅的胸部挤压的部分上。
        我的胳膊被尤莉娅胸部谷间所包夹着。
        「对你而言是办不到的对吧?」
        尤莉娅浮起夸耀胜利似的笑容。
        「没什么,我也能做到」
        忒特菈也和尤莉娅较起劲,把胸压了过来。
        忒特菈也有着还不错的胸。
        然而还是不及尤莉娅。
        尽管可以让人清楚地感受到……但做不到包夹起来。
        这次看来是尤莉娅棋高一招。
        「蓄着没用的脂肪……」
        「死犟?」
        忒特菈表情扭曲。
        「我说你们,别夹着我吵架啊」
        叹一口气。
        虽然明白是忒特菈想为尤莉娅打起精神,而尤莉娅顺着她的节奏这么一个构图……
        不过真希望能选好方式与场所。
        「有点,认真的话想讲」
        「对谁?」
        忒特菈舔起舌头。
        「不对!!」
        「那就,三人一起!!」
        「那也不对!!」
        你俩把我想成什么了。
        的确,后继者问题是很重要的事……
        但不是现在!!
        「尤莉娅」
        「了、了解!」
        开始脱衣服的尤莉娅。
        不行了,这货。
        「不对,不是这事儿啊……」
        我一边帮半裸的尤莉娅穿上衣服,一边……
        「我打算建♂国」
        「建♂国?」
        尤莉娅歪着头。
        「阿尔姆斯已经是国王了吧?」
        尤莉娅不大理解所说的意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指阿尔姆斯成为初代国王而建♂国?」
        「正是如此」
        我肯定了忒特菈的话语。
        「解体罗萨伊斯王之国,从一创造由我为始祖的新国家。罗萨伊斯氏族不再是王族,而是新生为我的亲属……对了,也更名为『尤里乌斯氏族』吧。毕竟我正妻的名字是『尤莉娅』嘛」
        国名也不再是罗萨伊斯王之国,而改为尤里乌斯王之国……不,还有更好的名字呐。
        因为我还有另一名父亲格里芬大人在……摘取禁忌森林罗马利亚之森用『罗马利亚王国』么。
        已经没必要往国名中加入格助词了。
        「呃……那下任的王位……」
        尤莉娅语带些许不安。
        「阿尔姆斯」
        忒特菈发出很大的声音。
        她大幅度地摇着头。
        「安克斯是不行的唷。安克斯,还有我有着奇利西亚人的血。不仅罗萨伊斯王之国基本都是阿黛尔尼亚人,豪族也只是阿黛尔尼亚人……而且还会引发不必要的混乱」
        我抚摸着忒特菈的头。
        表情略带惊讶。
        「抱歉呐,忒特菈。各方面,都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我转向尤莉娅,紧紧抱住她。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没想着要毁灭罗萨伊斯氏族唷。毕竟归根结底阿斯氏族和罗萨伊斯氏族的家长是我呢。也有先王的遗言在。下任国王会是你的孩子。这点不会改变」
        「……对、对不起。我、我……」
        尤莉娅漏出快要消失似的声音。
        看来是陷入了自我嫌恶之中。
        「尤莉娅……没必要在意。我没有兴趣的。原本我就一度曾是落魄豪族之身。而且即便安克斯成王,带来的也仅仅是不幸罢了」
        忒特菈对着尤莉娅展露微笑。
        尤莉娅则从眼眶中滑落出泪水。
        「忒特菈……」
        「……尤莉娅」
        两人紧紧相拥。
        ……我偶尔也有在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25 00:23
          这俩货,会不会是蕾♀丝呢。
          「说起来氏族名是要用『尤里乌斯』对吧?家族名要怎么办?从格里芬大人那儿摘取『罗马利亚』吗?」
          「不,那个是打算用作国名啦」
          嘛,家族名与国名一致倒也没啥不好……
          坦白讲,担心的是是否会对豪族和平民太过刺激。
          『阿尔姆斯王窃取了罗萨伊斯王之国!!』像这样的?
          嘛,虽说实际上是这样没错,不过碰面时的客套话啥的也很重要呢。
          「那……」
          忒特菈凑近脸。
          她那天空色的双眸靠近着。
          近到鼻尖与鼻尖快要碰到……
          「『凯撒』怎样?」
          呃……
          为何忒特菈会得出这名字?
          「怎么了?」
          「不,没什么……为什么会是『凯撒』呢……」
          忒特菈笔直地指向我。
          「嗯?」
          「灰色。说到阿尔姆斯的话,即是灰色之瞳奥克里斯•卡尔隋」〈槽:这个奥克里斯•卡尔隋是音译……原文オクリス・カルッスィ,不知道是啥←_←看下文估计是作者所创的阿黛尔尼亚语灰色之瞳的意思。然后这个卡尔隋的音和凯撒的カエサル的音念起来挺近的。拉丁语?抱歉小生没点这个技能……懂的大佬给科普下呗〉
          说起来,阿黛尔尼亚语和拉丁语挺像的呐。
          既如此那就不奇怪了。
          灰色之瞳,像这样的不是很常见。
          偏黑的灰色倒是挺多的,不过我这种『鼠色』……纯灰色的却很少。
          应该说,还没看见过。
          「不是挺好的吗?『凯撒』。我觉得挺棒的」
          尤莉娅也表示了赞同。
          『尤里乌斯』再加上『凯撒』……
          唔—嗯,改成这样反倒感觉担子挺沉重啊……
          可那位没能成王,而我当上了王,所以我更厉害么……
          即使这样想也……
          啊啊,我是接下来才要建♂国来着。
          该不会被豪族的某人给刺杀吧?
          嘛,也罢。
          毕竟是忒特菈替我决定的。
          从今天开始,
          我就是阿尔姆斯•尤里乌斯•阿斯•罗萨伊斯•凯撒。
          ……好长啊。

          ——————————————
          原王,活得比想象的还久
          嘛,也看到了孙子的脸,算是得偿所愿了吧
          后悔着应该再立点flag就好了
          嘛,人会死的时候就会一下子死掉
          这还是首个友方角色的死亡吧?
          个人觉得并非忧郁氛围的展开。毕竟很早以前就说了会死会死。也是病死。
          人啊,说不定哪个时候就嗝屁了呢。

          这人达成了所有喜欢的事,毫无牵挂地死去,所以我觉得是相当不错的辞世。
          尤莉娅「父亲,老是说着要死要死却一直死不了呢。明明自首次登场以来,便时日无多,快要死了,会死这样说着」
          原罗萨伊斯王「搞要死了要死了欺诈的家伙。人啊,想着要死的时候却反而死不了」
          ——————————
          第四章就此结束
          下一回,闲话一篇后进入第五章。在闲话中会回收很早之前埋下的伏笔。
          我想自第五章开始进入动真格的领土扩张
          以上by作者

          本话完
          关于尤里乌斯•凯撒这人想必不用小生多嘴各位老爷都很清楚吧!?要是有人不知道,那小生也只有orz了←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25 00:24
            然后正妻生不出男丁从家族过继取名奥古斯都么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4-25 01:06
              突然想起罗马浴场 然后就想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4-25 01:08
                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25 01:17
                  感謝翻譯辛勞,要邁入新紀元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25 01:22
                    凯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25 02:04
                      感谢翻译


                      回复
                      12楼2018-04-25 04:09
                        圆环之理
                        间接接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25 17:35
                          一切都是為了羅馬


                          回复
                          14楼2018-04-25 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