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的气象预报员吧 关注:921贴子:906
  • 11回复贴,共1

第一章 10 覺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快30人了


回复
1楼2018-04-23 20:16
    奔向王都的一條路是兩個物體。
    讓馬輕快地奔跑的是范吉歐一家。
    在范吉歐的後面,安置着一個用土魔法精製的兩匹馬輪着鞭子跑步的客艙,顯得格外安靜。
    在母親的身上,睡得香甜的黑髮和黑瞳的是艾倫・諾埃爾。
    像聖母一樣溫柔地撫摸着他的頭的是母親麥恩・諾埃爾。
    以全家頂樑柱的范吉歐・諾埃爾為首的一家人正在加快馬步。
    到王都大概要花一天半的路。
    強行突破科沙村已經過了半天了,馬也開始顯得疲憊了——不,可以說已經開始變得破爛不堪了。


    用土魔法精製的馬是沒有「生命」。但是,如果把行駛中捲起的塵埃和石頭等塞進身體裡的話,會給運動器官帶來障礙。


    「基基.......基.....」


    證據是,當馬把前肢和後肢巧妙地組合在一起時,可以聽到石頭與石頭的摩擦聲。
    再加上連耳朵部分都堆積着細小的石頭,使得范吉歐精製的土層不斷脫落。


    「......嘛,是強行突破的,就是這樣的吧」


    從科沙村來的全力疾跑總是加快出馬的破綻。在那之前,馬的精製一次就很好了,但這次必須精製兩次,不得不精製也是一種弊病。


    滴答滴答地......。


    除此之外,再加上這陰天。不知什麼時候會下雨,和艾倫的預報一樣,雨漸漸地變強了。


    「艾倫的預報,別顯靈啊......」


    右手在天上晃動着,看着雨勢,突然落入手中的感覺無疑是雨滴。
    艾倫開始預測天氣是一年半前。
    那時,一天、兩天之後,現在甚至可以預報一周之後的預報。
    范吉歐和麥恩也曾問過如何預報天氣,但艾倫只回答說空氣會告訴自己——不,似乎無法回答。
    簡而言之,目前為止的艾倫的天氣預報並非有邏輯導向,而是與無可爭辯的直覺相近。


    「雖然我曾多次被這種直覺所救......」


    基本上,對於獵人來說,「天氣」可以說是最大的天敵。
    即使是普通的獵人,也幾乎不可能預報天氣。
    至多的是透過雲彩的移動和空氣的濕潤情況,來理解幾個小時後的天氣的限度。
    對於這樣的獵人來說,范吉歐認為決定「天氣」是絕對的神明,既然有這樣一般見識,那麼艾倫被當作異端來看待也是無可奈何的,范吉歐是這樣理解的。


    「麥恩。今天就在這裡過夜吧」


    説完,突然停下馬,把鞭子放在一旁。
    轉過身後看的話,麥恩「因為下雨啊」表現出了一定的理解。


    「啊。那裡有棵巨樹。今晚我們就露宿吧。真對不起你們啊......」


    「那麼,我先把火把和除蟲器都準備好。等下次到達的時候,再告訴我」


    「幫大忙了」


    正所謂阿吽之呼吸(阿吽の呼吸,日本有「阿吽之息」這樣一個成語,又即「阿吽之呼吸」,意思是兩個人很合得來,關係很好,有始有終有默契),在范吉歐說出話來之前,對於能理解的麥恩表示感謝之情,范吉歐站在眼前聳立着的巨樹面前,讓馬車停了下來。
    不到幾分鐘後,周圍開始被大雨籠罩起來。


    巨樹下是絕佳避雨的地方。
    透過葉子窺視着水滴滴落下來的景象,完全接受了暴雨的侵襲。
    范吉歐從行李架上取出繩子掛在巨樹的一端。與此同時,一直保持着形狀的馬被濕氣所侵襲,變得破碎不堪。


    「真是的,土魔法在濕氣下變得好弱,好可惜啊」


    支撐不住自重的土馬崩塌了。麥因看着它並把白髮綁在身後, 「艾倫的天氣預報也不是萬能的」這樣叮囑着。
    麥恩在木棍上添加了自己的火屬性魔法。范吉歐對那小而精準的魔法控制打從心底感嘆着。


    與此同時天空中也響起了轟隆隆的雷聲。
    聽到這個的麥因,一邊點着火把,一邊「想起了那一天呢......」小聲地喃喃自語。


    「的確,我記得四年前也是這樣的天氣啊」


    四年前——那是艾倫誕生的時候。
    那天周圍也籠罩着雨水。雷陣暴雨的那一天,艾倫活在了這個世界上。


    雨漸漸地變強了。
    那簡直就是那一天的再度暴雨。
    在巨樹下防雨的范吉歐和麥恩凝視着漫長而寬闊的草原。
    草好像活着似在翻滾着。
    聽起來就像傳來的雷聲。


    「我......我從來沒後悔生過艾倫」


    「......怎麼了,突然這樣說」


    「我啊,范吉歐。和你,和艾倫一起。只要我們三個人一直生活下去,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也是。只有有你和艾倫在一起才有現在的人生。除此以外,我也不會太無聊地去幹下去了」


    「真巧呢。我也是喲」


    瞬間,天空被強烈的光芒包圍着。尖銳的轟鳴聲瞬間響起,「果然今天這樣做是個錯誤嗎......?」范吉歐喃喃自語。
    那個時候——。


    「......在呼喚着」


    從客艙裡出來的是艾倫。
    被風刮起的黑髮,看到艾倫朦朧地註視着這邊的的身影,使得麥恩皺着眉頭。


    「不,不走不行了!被呼喚着!」


    「——艾倫!?」


    那事件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
    在麥恩和范吉歐制止之前,艾倫擅自從客艙跳下來,在雨下奔跑。


    「艾、艾倫!快回來!要是打雷的話就不得了!」


    范吉歐從麥恩那裡收到的火把立刻丟棄,並沖向自己孩子的身邊。
    但是 ——。


    「不行!爸爸!」


    兒子前所未有的大聲,令范吉歐的腳突然停了下來。


    「......啊,艾倫......?」


    麥恩也放棄了工作,從巨樹的影子中現身。
    艾倫一動不動,目不轉睛地註視着天空。


    「......來了」


    這是一個冷冰冰的聲音。但不是毫無防備的,也不是自暴自棄的,這一點是顯而易見的。


    在那個瞬間——。


    一閃。


    從艾倫的正上方一直線掉下來的,是一道光芒。


    「艾倫 ——!?」


    對眼前發生的事情感到難以置信,范吉歐和麥恩因為光芒而閉上了眼睛。


    「......我不會有事喲」


    不知在和誰說話,艾倫以小小的身軀受到一線雷擊。
    麥恩和范吉歐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到兒子聚集了全部的光芒。


    「到、到底......怎麼回事?」


    「啊,艾倫!」


    在范吉歐愕然的這段時間裡,麥恩急忙跑到艾倫身邊。
    艾倫將寄宿在身上的黃色光芒慢慢地從手邊分散開來,在范吉歐眼前聚集在兩手上的光芒又回到了天邊。
    簡直就像是控制了雷擊,又讓它倒流了一樣的現象。


    「艾倫!」


    「疼疼疼疼疼」


    艾倫露出了為難的笑容。
    沒有一點靜電落在麥恩的手上,「受傷了!?沒受傷吧!?」像是在舔了舔艾倫他的身體以作證實。


    「對不起,媽媽......。但是,我.....是被呼喚來的!是真的......」


    艾倫簡單地説出這些話之後。
    彷彿是在回答艾倫的意思一樣,天上的雲層被分成兩半,雨水也不再掉下來了。


    收起回复
    2楼2018-04-23 20:19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23 20:22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23 20:42
          之後每天一話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23 20:49
            **,好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24 09:54
              天降异象,祥瑞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5-01 21:54
                ヽ(゚Д゚)ノ这个孩子!!可以当发电机了啊!!这么厉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02 00:0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1 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