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物语吧 关注:4,646贴子:3,216
  • 6回复贴,共1

第25話 傷ついた! と思ったら異名がすご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25話 受傷了! 當我這麼想時就出現了牛.逼的稱號

因為我又潤了一遍,會跟上次的翻譯有些出入。


回复
1楼2018-04-20 20:38
    浪漫的湖邊約會(´・ω・`)
    ———————————————————————————
    湖面上反射著耀眼的陽光,湖水也相當的冰冷。

    「汪(喂,蕾歐。你要鬧彆扭到甚麼時候)」

    「啾(...老身才沒有在鬧彆扭)」

    蒼藍色的老鼠、蕾歐,正咬著三明治的碎片,雙頰鼓起。

    我頭上坐著的蕾歐,正用著狗狗在遊覽湖泊。
    而被啃咬了一番的我,就像經過訓練的馬一樣,溫順的載著蕾歐。

    「汪...(真是的,我們就不能好好的相處嗎...)」

    「啾啾(這都是汝亂看其他雌性的錯。如果汝看的是魔狼族的雌性,那我不會多說甚麼,但竟然對人類的雌性...。這可不只是hen態而已,已經是病入膏肓了吶)」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阿,我又不是獸控。
    我就只是隻狗(自稱),你就別這麼計較了嘛。

    倒不如說,明明是隻龍的妳卻喜歡上魔狼,就不hen態嘛。
    但這個問題還是之後再問好了。

    「啾(就這樣吧,經過了這次,老身已經想好了對策。汝就盡情的期待吧)」

    蕾歐裝模作樣的說到,並用鼻子哼了一聲。

    「汪(嗯? 嘛,既然你的心情已經回復那我也不多問了。話說差不多可以回岸邊了吧)」

    「啾(人家不依人家不依。在讓老身多享受一下船上的幽會!)」

    「汪(竟然說船上...,你當我是船啊)」

    我覺得已經游的很累了。

    我向岸邊望去,看到的是大小姐他們野餐完畢正在休息的樣子。
    黑卡蒂在他自己買的簡易沙發上睡著,大家都在午休中。
    大大的遮陽傘張開著,看起來有點像是度假勝地。

    大小姐讓娜芙拉躺在她的肚子上,並溫柔的撫摸著娜芙拉她那柔軟的毛。
    她捎捎娜芙拉的下巴並拍著她尾巴的根部,這讓娜芙拉體會著平時體會不到,讓貓快要升天的撫摸。

    看那,娜芙拉都露出一臉快要融化的表情(譯:關鍵字:トロ顔)
    可惡,真讓人羨慕。
    我也想讓大小姐溫柔的撫摸一番。

    嗚,娜芙拉那傢伙,現在竟然對我露出一臉勝利的表情。

    「汪(庫嗚~,本來在那裡的因該是我才對! 可惡的娜芙拉! 請讓我叫你一聲師傅!)」

    可愛動作! 得快點想出新的可愛動作,讓大小姐成迷於我才行..

    「啾...(汝竟然又對著那個雌性...。難道說,你對小孩的有感覺。而且還是對其他種族的小孩發●情,你真的是個無可救藥的Hen態)」

    「汪!(才、才不是勒! 我對大小姐的感情才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大小姐是比那更崇高的存在!

    要說的話,就是我的扶養人!
    因為我一直被寵愛著、更重要的是可以我可以不用工作就一直被養著!
    大小姐對我來說就像是母親般的存在!

    「啾(...汝還真的是相當噁心吶)」

    蕾歐用相當厭惡的語氣說到,並呻吟著。

    不好意思,蕾歐芙露姆小姐。
    我又沒有說我愛上大小姐,妳的用詞會不會太辛辣了一點。
    很噁心這句話真的相當傷人吶。


    回复
    2楼2018-04-20 20:39
      快乐的湖边休息时间结束后,我们再次坐著马车回家。

      「姆,发生了甚麼事,那群家伙是谁?」

      我听见驾驶座上的杰诺比雅酱碎念了一声。

      我将头探出了窗户,并朝著前进的方向看去。

      已经可以看见在远方的家门。
      在那里有几位身穿旅装的男人,好像正与家里的仆人发生了一点争执。

      超级狗耳,发动!!
      说明一下"超级狗耳"就是"狗的耳朵非常好"。
      说明完毕。

      我集中意识后,就听见离这还有一段距离的他们在说些甚麼。

      「所-以-说-! 这片森林是法鲁克斯家的领地!我没办法让未经老爷许可的你们进入」

      只身一人站在旅装男人们面前的是主人的女仆。

      我不太记得她的名子,但我知道她是家中最年轻的女仆,好像只比大小姐多个一、两岁而已。
      虽然她是负责打扫洗衣之类的杂事,但我时常看到她被米兰达叱责的样子。

      身材矮小的女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更高大,她将双手叉腰并挺起胸膛。
      但,她的魄力看起来仍旧不足。

      又因为她将长长的黑发绑成双马尾的发型,更增添了她给人的年幼感。

      但,对喜欢萝莉女仆的我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刚刚就在我背后正散著无言压力的蕾欧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或许吧?

      「现在就去帮我取得许可!」

      「老爷现在正在工作中! 请你们先去预约好会面的时间,之后在过来吧!」

      面对男性的怒吼,萝莉女仆酱仍然用坚定的语气回答到。

      「这里离最近的村庄可是要半天的路程! 你竟然叫我们回去! 你看! 我们可是有公会的许可证! 这可是正式的调查!」

      「那是工会发的的许可,和家主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遵守会面顺序的话就请你回去吧!」

      啊啊,萝莉女仆酱真是厉害。
      面对一脸凶恶的大叔竟然一步都不退让。

      但那边的大叔腰间可是挂著一把剑,激动的都满脸通红了,还是别那麼刺激他比较好吧。

      「欸,真是说不通! 你给我让开! 我要直接去向你们家主说明!」

      「等、请你们等一下——」

      阻止大叔们的萝莉女仆酱就这样被他们给撞飞了。

      正当她快要倒下去前,一个高大的女人扶住了她。

      不用说,那个人就是杰诺比雅。

      「汪?!(诶?!她刚刚还在这阿?!)」

      正当我感到混乱的来回看著驾驶座与大门时,在我头上的蕾欧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啾(那姑娘真有两三下。不只能将我打伤,速度也相当了得。)」

      也就是说,她一瞬间就冲到那去了。
      我完全没看到她移动的过程。

      啊!!那马车谁来操控啊?!
      正当我这麼想得时候,聪明的马儿们就慢慢的走到家门前并停了下来。

      「托雅殿下,你没事吧」

      「啊、杰、杰诺比雅姊姊...!」

      双颊上染著红韵的萝莉女仆-托雅酱就这样看著杰诺比雅酱的脸。

      是百合...不,不对!!
      是骑士与公主。这是骑士拯救公主的那种气氛。
      我的嗅觉可是很敏锐的。

      杰诺比雅就这样撑著的托雅的肩膀、并瞪著那些男人们。

      「你们这些家伙、竟敢对当家的女仆出手,你们是做何居心...?」

      哇,不妙,杰诺比雅看来真的相当的生气。
      她红铜色的头发就和狮子一样倒竖了起来。

      「等、等等! 我们是受了公会的委托,为了调查森林而来的! 我们有带正式的许可证过来!」

      「你说公会...?」

      在杰诺比雅怀疑的眯起眼睛后,那些身材壮硕的男人们都不禁后退了一步。

      被杀气包围后,他们中间的其中一人不禁沉默并且冷汗直流。

      「团、团长,这女人到底是甚麼来头...?!」

      「难、难不成那家伙是...。不、那人是...!」

      「是杰诺比雅! 我绝对不会搞错,那是杰诺比雅.雷恩哈特!」

      「你说杰诺比雅,是那个杰诺比雅吗...?!」

      原SS级、千人斩、城塞的破坏者、突破最多迷宫的纪录保持人、染血的狮子心女王。

      从那群男人的口中,陆续的说出各种夸张的称号。

      「你们这些家伙,为什麼会知道我的事情」

      说出这句话的杰诺比雅,用著讶异的表情看著那群男人们。
      看来杰诺比雅并没有自己相当的有名的自觉。

      「恕、恕我失礼了。但是,为什麼像你这样的名人会在这种地方...?」

      杀气消失后,团长终於恢复呼吸并战战兢兢的询问到。


      「我是法鲁克斯家的剑,待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是食客才对吧。
      你才没有肩负那麼重大的责任呢。
      而且,那种重大的事件也没有出现过。

      「现今的工会会长是阿克鲁斯吧。那麼你们把这句话带回去"要调查这座森林的话,我一个人就够了"」

      不,这是不可能的。
      别说是调查,你本身就是个超级大路痴。
      我看你走进森林十步大概就遇难了吧。

      和她一起旅行过的我可以断言。

      我回想了一下刚刚马车移动的情形,难道说杰诺比雅刚才就仅仅只是坐在驾驶座上!!
      看来这两匹马相当的聪明,杰诺比雅就只是坐著而已,马就将我们载到湖边,然后又将我们给载回来。
      要不然按照杰诺比雅路痴的程度,就算只有一条路她大概也会迷路吧。

      看来就算有再多的帅气称号,看来**仍旧只是个**而已。
      我放心了。
      这才是我们所知道的杰诺比雅酱阿。

      「嘛,你们先暂停一下」

      面对突如而来的男性的声音,大家的目光都往同一个方向看去。

      跟著佣人们一起出现的,是法鲁克斯家的现任家主甘道鲁夫・冯・法鲁克斯,也就是爸爸桑的说。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杰诺比雅、托雅,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不会!」

      「真是对不起,老爷,我自己这样擅作主张!」

      面对畏缩著的两人微笑的样子,看起来相当的威严。
      与黑卡蒂将他珍藏的酒喝掉时,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完全不同。

      「这麼说来,又到这个时期了阿...」

      黑卡蒂低声地说到,并用手指搓著自己的下巴盘算著。

      「汪(这个时期?到底是甚麼时期阿?)」

      「就是酒又变的好喝的时期」

      这不是很普通的事吗。
      话说爸爸桑!卑鄙的魔女大人又再次盯上你珍藏酒了喔。

      我对著爸爸桑的背后发出了无言的警告后,爸爸桑就带著四名冒险者进入家中,而与这件事毫不相干的我们就依照预定的回家了。

      "与我们毫无关系",虽然我事这麼想,但那是不可能的事。
      ——————————————————————————————
      真是卑鄙(´・ω・‘)


      回复
      3楼2018-04-20 20:39
        存活证明。
        2018年04月20日20时45分39秒,44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20 20:4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21 08:01
            爸爸又要欲哭無淚了。感謝翻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6-19 23:21
              深红的吕旗


              回复
              7楼2018-06-20 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