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12贴子:9,759
  • 22回复贴,共1

【渣翻/润色/重版】026-少女与魔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少女と魔族26等我翻完后在删吧,,,某些句子我懒得过细想,看个大致意思在对照原文翻简单点。。。完全地机翻,,,除了某些最简单的地方,基本全是错。


回复
1楼2018-04-17 23:03
    「嗯,那么诸君、真的是让我等久等了。以作为魔天将的一人起誓,从今天这个时候起宣告我等计划的开始」


    那句话,在寂静中被宣告了。
    谁也没对他说一句,只是在微暗中回响着。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愤怒等负面的感情所引起的。
    相反。
    是因为压抑住那满溢出来的欢喜、而颤抖着的身体就已竭尽全力。


    「是吗……终于吗」


    尽管如此终于说出口的话语,果然微微颤抖着。
    在风帽中隐藏着的脸,只露在外面的嘴角,显出无法隐藏的松缓。


    但是对此男人,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因为包含坐在对面的人物,全都是这样理所当然的反应。


    因此男人对这感到满足,正因如此,也从心底觉得过意不去。


    「是的,终于。……非常抱歉。如果一切都进展顺利的话,别说现在计划开始,计划应该已经完成了」
    「……不,关于那件事,对汝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件事,在座的各位都能理解。而且为了使计划更加完美,那个方法才是最好的吧?」
    「……嗯。如果老实地遵从的话,计划会顺利地进行吧,但那时质量就有可能不足」


    但是关于那个质量,不必担心吧。
    原本作为素材,就无可挑剔。
    如果能使其涌出恐怖的感情,那么作为祭品来说就更完美无瑕。


    所以其实本打算那么强行带过来就行了。
    但是又不能杀死,监//禁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如果想以万全的态势实行整个计划的话,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考虑到这点,可以说本来上周就不必去……嘛,男人就是男人,都很性急,可以说这么回事吧。
    为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羞耻,假装轻轻咳嗽着。


    但是不管怎说,自己们的悲愿已迫在眉睫快要实现了,是确实的。
    像为了确认一般点头,男人站了起来。


    「那么……我想我差不多该过去了」
    「哦呀,已经到了这时候了啊?」
    「非常抱歉……老实说,实在是等不了了」
    「原来如此……大家想法都是一样,是这样吧」


    对于这句话,大家的嘴角都露出了微笑,不像是松缓的空气流动着。


    但是考虑到情况的话,某种意义上那是正确的吧。
    因此男人也回以同样的微笑,低下头。
    然后。


    「那么,我会把她带过来,这之后的事就拜托了」
    「嗯,那边就交给你了,这边就交给我们」
    「好的。一切为了魔王大人」
    「为了魔王大人」


    这么说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分隔线/接下来换场景/视点了)————————————————


    收起回复
    2楼2018-04-17 23:05
      原26不删也行,,,入坑翻译可以给自己个动力,,,拿以后的翻译和入坑时相对比,形成动力。。。。


      回复(2)
      3楼2018-04-17 23: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8 08: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18 18:32
            阳光从树缝中照射下来,艾娜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坐着。
            她的视线不知看着哪里,只是露着一副发呆的表情。


            话虽如此但也并不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单纯的在索马到来之前这期间,很闲而已。


            「……哈。好闲呢」


            试着发出声音,但当然那个状况并不会有所改善。
            视线向四周望去,所看到的只有平常一样的树木。
            对这一个人也看不见的光景,不禁叹气。


            本来的话,索马会来的时间早已过去。
            不过实际的话,那并不是预定外的事。
            昨天从索马那,今天稍微会迟到三十分钟左右,这么听说了。


            尽管如此艾娜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时间过来了……嘛,只是平常的习惯吧。
            虽然是听说了,但还是不知不觉像平常一样出来了――


            「……这样,到底是在解释给谁听啊」


            想到这里,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苦笑了。
            真的是,到底是在辩解给谁听,这种感觉。
            没法辩解,现在会在这里……会留在这里,那就是理由吧。


            「――别动」
            「――誒?」


            那毫无任何前兆。
            也毫无感觉到任何气息,唐突地,艾娜感觉到后脑部被什么顶住了。


            用来顶的东西是什么,当然不知道。
            但是从触感来看,那明显是尖锐的东西吧。


            虽说如此但会让艾娜混乱的,理由并不是那个。
            听到过的声音,还是明显记得的声音。


            而且那在上周也有听到过――


            「那个……是莉娜桑,没错吧」
            「……是的,答对了的说」


            对于这艾娜安心地松了一口气,比起毫无疑问是莉娜没有错,好好地回答了更让人安心。
            嘛虽然那个声音有些奇怪地生硬,令人很在意……但总之这样就行了吧。
            比起这,有必须要说的事。


            「那个……吓了一跳,希望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而且,我记得莉娜桑不是明天才会来吗?」
            「本来是那样的说,但稍微想让哥哥大人吓一跳所以今天就来了的说。嘛看来哥哥大人还没来呢……不过这样看


            来,也方便了的说」
            「很方便……是指让我吓一跳的事?嘛确实是吓了一跳……但即使只是玩笑,也有些恶趣味了哦?」
            「……玩笑、的说吗?为什么这是开玩笑之类,会这么想的说?」
            「…………誒?」


            不,因为是这样吧。
            应该是开玩笑。
            必须是开玩笑。


            因为莉娜做这样的事的理由,哪里也――


            「我对魔族用武器顶着的事,有必要感到那么不可思议的说吗?」
            「――」


            一瞬间,呼吸停止。
            但是会在那里反而动摇着,是因为对这件事无言以对。


            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的,这么问的话肯定是很愚蠢的问题吧。
            或者说没有注意到那才会很奇怪。
            然后艾娜也,并不打算刻意隐藏。


            这是真的。
            如果被问了的话就会回答,但因为没问所以也就不打算说。
            当然,不想说,也是事实。


            但是正因如此,艾娜于此放松了身体。
            因为抵抗也是徒劳的,那样的话就没办法了,不禁这么想了。


            只是,可以的话在最后想对索马――


            「……哈。真是的、完全无防备的说」
            「……誒?」


            但是这么下定决心的时候,不知为何莉娜从背后离开了,叹了口气。
            就这么来到前面的莉娜的脸上所露出的,不是杀意和厌恶,而是惊呆的表情。
            虽说明白了这点,但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刚才为止还一直处于混乱中。


            回复
            8楼2018-04-18 23:09
              女孩a被女孩b从后面顶着,于是放松了身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19 09:43


                回复
                10楼2018-04-19 16: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19 20:40
                    谢谢大佬翻译


                    回复
                    12楼2018-04-20 14:08
                      「……誒? 誒?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什么事也没有的说。刚才如果不是我的话,你真的已经死了哦?真是的,既然是来这种地方的话,更多点戒备比较好」
                      「……额」


                      真当是,意义不明。
                      为什么自己要被说教呢。
                      为什么自己没有被杀呢。


                      为什么,现在还是用和以前相同的态度对待着呢。


                      对于这些艾娜,一个也不明白。


                      「……不杀了我吗?」
                      「哈?再说什么啊?确实稍微与哥哥大人的关系有些过好而感到过不安,但并没有到我要杀艾娜的程度,也没有讨厌憎恨的说。」
                      「因、因为刚才的……」
                      「当然是开玩笑呢……不,说是开玩笑,又稍微有些不同呢。警告,更接近于这吧」
                      「警告……」
                      「自己到底处于多么危险的状况中,就想让你知道下这个的说。艾娜桑也好哥哥大人也是,我明明都跟过来了却还是如此放松警戒着」


                      ……确实,被这么说的话,感觉好像并没有好好地在警戒着。
                      因为是索马的妹妹,虽然觉得这是最主要的原因……但那确实,是件很粗心的事。
                      「嘛,哥哥大人的情况是单纯怎样都无所谓所以觉得没有必要警备着,但艾娜桑的情况就有问题了。想着总有一天必须告诉你下,今天刚好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也就正好了」
                      「……是吗」




                      看不到有在撒谎,也没有撒谎的必要。
                      也就是说,会做那样的真的就是这样的理由吧。


                      与刚才的理由不同,艾娜的身体脱力了。


                      「……哈。真是的,别吓我啊。真的是,恶趣味哦?」
                      「所以说,并不是开玩笑的说。而且不吓一跳的话,就没有意义了的说」
                      「嘛,那或许可能会这样吧……」


                      但是即使这样,抱怨一两句的权利还是有的。
                      因为真的,是抱着必死的觉悟――


                      「不管怎样,请好好注意下的说。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话,那才是真的——!?」
                      「――誒?」


                      瞬间,艾娜所认识到的,只有莉娜从那个地方闪开的事实。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完全不明白,但是立即意识到并不是在意那种事的情况。
                      因为闪开莉娜的身体,明显由某种力量余波而就这么被吹飞。


                      「――莉娜!?」


                      不禁呼喊,立即回过头去是因为,半反射性的东西。
                      也就是说对于从后方所流出的魔力,本能地注意到了。


                      然后那果然是正确的……对视野里所映出的身姿,艾娜目瞪口呆了。
                      因为是所认识的人。


                      回复
                      14楼2018-04-23 00:07
                        辛苦了,谢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23 00:29
                          阿鲁贝鲁多!?」



                          但是并没有让人感到惊讶的空闲。
                          因为抬起伸出右腕的阿鲁贝鲁多打算做些什么,理解到了。
                          一瞬间为了阻止那样,伸出手去――


                          「――等」
                          「――冲倒吧,冲击波【ショックウェーブ/shock wave】」


                          但是理所当然地来不及了,从后方响起轰鸣。


                          这之后响起了什么被狠狠敲击一样的声音,恐怕那是莉娜被冲击到地面时候的声音吧,
                          为了确认那个,不久阿鲁贝鲁多的身影也消失了。


                          「――っ」


                          慌忙回过头看去,对倒在地面的莉娜阿鲁贝鲁多正准备伸出手。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这么想着的时候,艾娜想起之前莉娜打算做些什么呢。
                          那个虽然并不是真心相对艾娜做些什么……但是从旁边的人来看的话,所看到的又会是怎样呢。


                          考虑到这的瞬间,比起在思考,艾娜先叫出声了。


                          「等、等下!不对哦、阿鲁贝鲁多!她并不是,想要伤害我!那个……对,所以、只是为了帮助我,并没有必要……!」


                          要怎么说才好虽不知道,但总之先把自己所想的说出口。
                          是因为话语起作用了吗,阿鲁贝鲁多的手腕停了下来――


                          「……原来如此。也会有这回事呢。如果这么做的话,会更进一步加深绝望的吧……稍微有点可惜呢――嗯?哦呀,这是……不,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了呢。这也多亏了我平时的品行吧……或者说,这也是,魔王大人的引导,就是这么回事吧?」
                          「……阿鲁贝鲁多?」


                          虽不知道阿鲁贝鲁多在说着些什么,但对那些却隐隐约约有着不安。
                          唐突地,现在立马想从这里逃离出去那样的烦躁感袭来。


                          但是当然,把莉娜丢下不管,这样的事并做不出来,在这样的期间里,莉娜的身体被阿鲁贝鲁多抬起。
                          看来还有着气息,虽对于这部分安心了,但也不能松懈。


                          「阿鲁――」
                          「不,不会有事的,公主大人。看来这个姑娘也能成为相当优质的祭品呢。所以不会杀了的」
                          「……阿鲁贝鲁多?在说些什么……?」1


                          即使皱眉,也不知为何全身被恶寒所包裹。
                          脑中响起警钟,从这里逃出去,像有人在叫喊那样――


                          「那么、于是公主大人。前些日子就已传达了……魔王大人在呼唤你。和我一起走吧」
                          「……那是,在之前就已拒绝了的?我是不会去、的」


                          是的,应该已经这么告诉过了。


                          看向阿鲁贝鲁多脸的瞬间,艾娜注意到了。
                          那时候艾娜所烦恼的是,要怎样才能留在这里,这样的事。
                          艾娜的选项中,从最开始就被决定不能在回来了。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个姑娘会怎样,也无所谓呢?」
                          「――什」


                          那也就是说,人质,这么一回事。
                          没想到会做这样的事……更重要的是,会做到这种地步这点,更让艾娜吃惊。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说起来,这样的举止,那个人会许可――」
                          「应该说过了吧?这是魔王大人的期望,这样」
                          「……骗人」


                          是的,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人――魔王――父亲,不可能会原谅这样的事的。


                          但是。


                          「嗯……那么,就没办法了呢。尽全力带过去吧。――嘛,从最开始就是这么预定的」


                          抵抗,做不出来。
                          不,连那么做的时间,也没有被给予。


                          等注意到的时候艾娜的身体就被吹飞了,视野的边缘已映不到地面,只能看到脚尖。
                          那时,艾娜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连嘴也动不了了。


                          只是,等视野移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被抬了起来。


                          「好了……那么,回去吧。也有了预想外的收获,魔王大人也会很高兴的吧」
                          「――」


                          最后小小地,只留下的一言,艾娜的意识就这么,坠入黑暗中了。
                          (译;你马上要招来了个怪物,,,心里没点13数么)


                          收起回复
                          17楼2018-04-23 03:46
                            特级魔族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23 07:5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25 10:08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5-01 02:30
                                  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9 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