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9,416贴子:1,390,662

回复:【纵剑行侠·文】聂蓉·春天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个忽然更新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4-28 22:18
    果然是纵横家,心理战术用的极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04-28 22:25
      看了这么多聂蓉同人,只有楼主的最真实,蓉姐姐不是那种任人宰割智商为零的角色,盖聂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毒奶。其实怎么说呢,强大,悲悯,隐忍,透彻,以及冷漠,才是真正的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8-04-28 23:41
        蓋夫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4楼2018-04-28 23:54
          很精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8-04-29 10:01
            加油(ง •̀_•́)ง写的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6楼2018-04-29 17:29
              【楼主有话说·今天无更新】
              那啥,其实这个短篇已经接近尾声了,说是两人去农家,实际上按大纲并没写去了农家之后的事,所以再有一两章就会结束。but我还想继续写下去,聂蓉的故事实在动人,写的挺开心,几个小伙伴总是写长评也给了我很大动力,想继续尝试想象两人的相处模式但要往后写就要开始走剧情,不会只有两人你侬我侬,看大家想不想继续看吧反正我也没存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8-04-30 1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8-04-30 13:31
                  看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8-05-01 11:43
                    八、死地
                      “告辞。”盖聂拉起端木蓉转身就走。几十秒后,两人的身影已消失在远方。
                      王离脸色越来越阴沉,看着眼前一个小兵怎么看也不顺眼,泄愤似地猛踹一脚。
                      “啊!”一声惨叫。
                      众皆惊。小兵站在原地不动,却是王离抱着腿痛苦翻滚。
                      “你是什么人?!”王离大惊失色。
                      “王离将军,居然放走到手的猎物,你就是这样抓捕帝国叛逆的?”小兵阴沉地开口,摘下面具,居然是罗网杀手,掩日!
                      “呵呵呵,”另一个小兵也冷笑出声,手中惊鲵剑出鞘,“掩日大人,你这一脚挨得爽不爽?”
                      王离战战兢兢,罗网势力庞大,在帝国中连他也不能不让三分。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渗透到军队中的?
                      “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
                      “奉赵高大人之命,此次集结,要将农家残余势力一网打尽。”伴随着说话声,又有六个人从大军中站了出来,是罗网六剑奴,“靠这样的军队抓捕叛逆?还是我们自己出手吧!”
                      “你们能怎么抓他?”王离怒道,“盖聂的实力——”话音未落,远处轰的一声爆炸了,地动山摇,正是盖聂与端木蓉离开的方向。
                      “我们,就是这么抓他的。”惊鲵冷冷丢下这句话,带着众人一起向着炸点走去。
                        
                      远方。
                      “不对劲。”盖聂蹲下,看着地上一个奇妙的记号,“这是……鬼谷特有的密信?”
                      “怎么回事?”端木蓉问。
                      “你躲远些。”盖聂解释,丢一块石头上去,飞速退开。
                      轰!
                      火药在端木蓉眼前炸响。糟糕,这次的炸点太近了!
                      刚刚在大军之中,盖聂一直将她抱在怀中护得周全,她几乎没有感觉到百战神机驽的威力,可是这地下埋藏的炸药,却让端木蓉瞬间瞳孔猛缩。
                      轰!
                      整块地面和树林都被掀飞,恐怖的灼热风暴卷起,两人即使有所防备,也仍被掀翻在地。
                      
                      “好可怕的炸药……”端木蓉擦着冷汗站起来,“若是我们没有防备,恐怕就被敌人炸死了!”
                      “恐怕还不止这些,……你有御毒的药么?”
                      “有。”端木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但还是一人一颗服下药丸。
                      盖聂皱眉回答,“密信告诉我们,马上有强大的敌人过来,我们必须赶快离开。”
                      “你们走不了了。”掩日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强大的剑气遮天蔽日,“帝国的叛逆分子……束手就擒吧!”
                      盖聂面色冷冽,回以内力激荡的木剑,两人僵持着。
                      
                      “掩日大人,你太着急了。对手可是剑圣盖聂,不要轻敌,”是惊鲵!衣着暴露的女杀手出现,举剑将两人的退路彻底拦住。
                      “怎么还不出手?!”掩日怒道。
                      “六剑奴马上就到,一起出手也不迟。”惊鲵不紧不慢地开口,盖聂脸色微变。
                      风云变色,悲鸟啼鸣,一时间空地上弥漫着死亡的气息。盖聂环视四周,发现说话间六剑奴已经全部就位,将上下左右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
                      端木蓉倒吸一口冷气:以盖聂的剑术,生死相搏之际,也许能同时牵制住惊鲵掩日这大天字级杀手,可是……若再加上杀人机器六剑奴……
                      “盖聂,我们……有几分胜算?”
                      盖聂高大的身躯挡在她面前,浑厚内力冲天而起,激起地面尘土,是端木蓉从未见过的强大爆发力,声音在轰响中若隐若现,听不真切:“没有胜算。”
                      端木蓉苦笑,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盖聂不是神,也不过是血肉之躯,面对这样源源不断加码的强敌,很难出现奇迹。
                      
                      六剑奴之首带着愉快而嗜杀的笑意:“能死在我们八人的围猎之下,也不算堕了你剑圣的威名。”
                      “既然是剑圣,那就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死法。”掩日冷笑,剑指端木蓉,“先把碍事的杀掉!”
                      惊鲵摇头道:“掩日大人实在是暴殄天物。端木蓉是不可多得的医家圣手,就这样杀了岂不可惜?”
                      “嘻嘻,听说医仙端木蓉一向倾慕剑圣,不如让她在旁观战,亲眼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死掉?”六剑奴之一残忍地笑道,“我也想看一看这样感人至深的生离死别呢。”
                      
                      端木蓉气得浑身发抖,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一路上的娇羞早已消失不见:“医仙的名号你们怕是没听过。让我替他收尸?盖聂就算死了,我也要把他从黄泉路上拉回来!”
                      这时她肩上被一只温暖的手按住,是盖聂!他低低地道:“蓉,你先走。”
                      急促却直白的亲昵,听得端木蓉眼圈一红。生离死别,只有这种时候,这个傻瓜才会表露心意。  
                      “盖聂……!”
                      端木蓉眼圈有些发红,手中出现了从未用过的淬毒银针:被抓是死,留下也是死,如果今日便死,那就,放手一搏吧。(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8-05-01 12:09
                      聂哥一个人打这么多!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8-05-01 12:20
                        蓉姐姐真的会杀人吗?大叔不会又要残血吧求轻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8-05-01 13:01
                          我的回复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8-05-01 14:05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8-05-01 15:10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7)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8-05-01 19:00
                                好危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8-05-02 22:08
                                  九、断剑
                                    “我会陪你。”端木蓉说,强烈的杀气让她感觉呼吸困难,仍强撑着与盖聂肩并肩。
                                    盖聂沉默片刻“……你相信我么?”
                                    “为什么这样问?”
                                    “信我的话,那就离开,”盖聂简短地说,目光紧紧盯住眼前的强敌,“现在就走。”“可是——”
                                    “这里交给我。”
                                    端木蓉迟疑了一瞬,她知道盖聂是要她去联络增援:“好,我走。但是你答应我,不要死。”
                                    “我答应你。”……
                                    
                                    “惊鲵,你干嘛!”掩日数次想打断两人的告别,却总被惊鲵拦住,大为光火。
                                    “掩日大人不要着急,看猎物做最后挣扎也是一种乐趣。”惊鲵回答,“既然是堂堂正正围猎剑圣,那就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输得心服口服。”
                                    掩日怒火冲天,惊鲵自从摧毁了农家,在罗网地位一路飙升,现在简直目中无人。
                                    “那现在可以出手了吧!”掩日向盖聂一剑砍去,两把剑凶狠碰撞,掩日被巨大的力道震得手臂发麻,几乎握不住剑。好强的力量……
                                    掩日皱眉,他知道剑圣的实力不容小觑,尤其生死关头,可能爆发超乎常人的力量:“六剑奴,惊鲵,一起上!”
                                    
                                    只一瞬间,盖聂就陷入了剑刃编制的巨网,这是6+2的罗网阵型,长于瞬杀,无数高手在此阵下都撑不过一息。
                                    盖聂猛然一剑挥出,看似平平无奇,却一次格挡住五柄上古名剑,巨大的力道让六剑奴措手不及,瞬杀没有成功。
                                    掩日余光瞥见端木蓉要偷偷离开,一道剑气甩过去,却被惊鲵化解。
                                    “掩日大人,”惊鲵讥讽道,“这么急着去杀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弱女子,莫不是怕了盖聂,想找借口逃走?”
                                    六剑奴听到两位大人吵起来,攻势不由放慢。
                                    
                                    盖聂虽然不清楚惊鲵为何要拦住掩日,但这无疑是个机会。他将力量灌注剑身——唰。快如闪电的一剑封喉,六剑奴之一乱神当场毙命。
                                    “掩日先生,你们的对手是我。”盖聂沉声开口,在掩日恼怒的目光中和他又是一记硬拼。六剑奴和惊鲵很快跟上,团团包围。
                                    ……紫色的身影终于从视线里消失,盖聂神色冷冽:要开始苦战了。
                                    罗网人数太多,干掉一个对战局并不会有太大影响,反而会使他们出手更加谨慎,但盖聂必须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若是端木蓉无法安全离开,他可能永远也等不到援军。
                                    
                                    瞬杀不成,罗网转而开始连绵不绝的缠斗。
                                    六剑奴姐妹花被可怕的力量震飞,又被掩日一掌送回,立刻返回战斗。盖聂数次击破阵型,但掩日迅速补齐,绝不给他喘息之机。转魄灭魂以锁链死死缠住盖聂,掩日惊鲵双剑对准盖聂又是一轮前后夹攻,其他剑奴见缝插针,攻击一浪高过一浪,盖聂白衣之上渐渐出现细密的伤痕。
                                    此时,木剑剑身也隐隐出现了裂纹……
                                    
                                    “嗯!”
                                    盖聂身形一滞,后背撕裂般的剧痛传来,很深的一剑。鲜血流出来,似是不祥之兆。
                                    掩日凌厉的剑气从背后袭来,不给人喘息之机。六剑奴惊诧于盖聂居然能撑到现在,立刻死死锁住木剑,宛如毫无人性的杀戮机器,蒙眼老者断水也携带惊人内力,一剑劈下。
                                    盖聂浑身力量爆发,回身一掌,震飞断水。险而又险抽回木剑,刚猛地挡住掩日。
                                    没想到木剑先承受不住,砰,炸成一蓬碎屑……剑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5-03 09:57
                                    盖聂身影瞬移,置之死地,他激发最后潜能,竟刁钻地躲过必死攻击,把六剑奴引以为豪的绝杀都阻滞了一瞬。
                                      但也仅此而已。手中失去武器,即使剑圣也无力回天。
                                      目不暇接的锋利剑罡迅速把盖聂包围,形势急转直下。
                                      唰。又是一剑。
                                      又是一剑。
                                      ……
                                      盖聂闷哼一声,脸色迅速变得苍白。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瞬移中,新的伤口不断出现,他只能努力避开致命处。血迹飞速扩散,从点点红梅变成大片嫣红……
                                      端木蓉的身影在盖聂脑海中一闪而逝。“你答应我,不要死。”
                                      我答应你。
                                      这句话萦绕耳畔,带来的也仅是一丝渺茫的希望。盖聂心里清楚,这样的对手,无论谁来,恐怕也不会有太大转机。除非……盖聂神色不变,却敏锐地发现,掩日与惊鲵似乎一直不和……
                                      这是突破口吗?盖聂飞速思考着……
                                      盖聂从剑毁到陷入劣势仅过了一呼吸的时间,也或许是两呼吸,掩日不清楚,不过这没有什么区别。他的生命力格外强悍,也只不过会比别人多支撑一会儿罢了。掩日这样想着,继续围攻,俨然已经胜券在握。
                                      
                                      远方。
                                      “白凤传信过来,说端木蓉在东南方向约五百米处,要我们立刻去接应。希望她的医术真的如传说中那么高明,能救得了卫庄大人。”
                                      “蓉姐姐一定是来找我们的,再不快点儿,大叔可就危险了……”
                                      “呵呵,就你这点儿本事,去了也没什么用。”
                                      “卫庄那个大坏蛋有本事自己别受伤,现在躺在那里半死不活的,才害得让我这个半吊子来救人。”少年怒气冲冲,“要是大叔有什么意外,我跟你没完!”
                                      “卫庄大人曾在罗网中插了一个暗哨,可惜……还没来得及告诉盖聂。”红衣如火的女子冷冰冰地回答,“如果他足够聪明能发现的话,也许还有机会活下来。”
                                      “诶你看那里有个人在挥手……是蓉姐姐,看来大叔就在附近……这**破鸟给我快点飞啊!”(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5-03 09:58
                                      强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5-03 12:20
                                        惊鲵是卧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8-05-03 14:52
                                          大叔还是很威武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8-05-03 15:58
                                            我知道我大叔一定会脱险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5-03 19:09
                                              木剑大叔对掩日惊鲵六剑奴,我可以说你是聂吹吗←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5-03 21:44
                                                十、苦尽
                                                  浓烈的血腥气中,盖聂稳住心神思考,他和真正的惊鲵交过手,对方出手狠辣,而刚才那个惊鲵却一直刻意不伤他,还有意无意地干扰其他人出剑……从出剑的力量和手法来看,竟有种熟悉的感觉,再加上刚刚在地上看到的鬼谷密信,难道是……
                                                  正想着,“惊鲵”与盖聂交错而过,再次看似“不小心”地阻碍了六剑奴出手,手臂上黑色鳞片一闪即逝。
                                                  流沙,墨玉麒麟!
                                                  
                                                  墨玉麒麟搅浑水到现在,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没有把握一击必杀。现在,盖聂只剩一口气,掩日变得大意起来,是时候出手了。
                                                  “盖聂,一对八的感觉如何——”掩日忽然顿住。强烈的杀意,来自于身后一直合作的“惊鲵”!
                                                  掩日猛然回身架住惊鲵剑,锋利的剑刃已经刺进他胸口一寸:“你是谁!?”
                                                  “你们已死了一人,现在是二对六。”黑麒麟开口,他惊诧于掩日的反应速度,遂退而求其次,手腕一翻丢了惊鲵剑,自己的麒麟刺狠而准地削向掩日右手手腕。
                                                  唰……一只断手飞上天空。
                                                  “死吧!”掩日右手被斩,怒火攻心,一剑劈下,黑麒麟避无可避,眼看要被劈成两半……
                                                  
                                                  “铛。”
                                                  掩日剑被凌空飞来的什么东西打偏了,黑麒麟死里逃生……这才看到飞来的盾牌是墨家的非攻。天上,大红色机关鸟姗姗来迟。
                                                  “大叔,快闪开!”令盖聂无比熟悉的少年驾驶机关鸟,大声呼唤着。
                                                  天明圆鼓鼓的脸上露出恶作剧神色,把巨大的机关鸟对准人群,猛踩油门:“墨家巨子天明来也!”
                                                  说完,一个标准的加速俯冲——
                                                  砰砰砰!几道优美的黑色弧线划过天空。掩日和六剑奴被超速驾驶的机关鸟狠狠撞飞,摔在地上生死不明。激烈的战斗就这样干脆利落地……结束了。
                                                  
                                                  端木蓉踉踉跄跄地从机关鸟上跑下来,看到盖聂的第一眼就心里一沉。
                                                  浑身是利剑的贯穿伤,出血量已经超出了危险的极限,有几处很可能已伤及重要脏器,若是再有内力耗竭、心脉受损……
                                                  “……”盖聂看着那抹向他跑来的紫色身影越来越近,一直提着的一口气骤然松开,沉声自语:“我答应过你不死。我……尽力了……”
                                                  
                                                  “啊!”端木蓉勉强扶住盖聂,只觉得他像一座山沉甸甸地倒下来,气息微弱得可怕。
                                                  “快把他抬到机关鸟上!”端木蓉吓了一跳,大声喊天明来帮忙,声音都嘶哑了,“他伤的很重,我们必须赶紧去据点!”
                                                  
                                                  机关鸟平稳飞行在人迹罕至的高空。
                                                  端木蓉颤抖地探查盖聂脉象,心里越来越不安:
                                                  心主不明,五脏皆危;
                                                  肺朝百脉,百脉俱阻;
                                                  气血闭塞,形体大伤……
                                                  实在是危险之极!
                                                  她狠心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只本能而机械地替盖聂封住穴位,不管不顾的扬起手,银针翻飞先把血止住。刚才的一战非同小可,盖聂全身无数内伤外伤令她十分慌乱:一个人怎么竟然能流出这么多血呢?
                                                  坚毅的面容失去了往日的生气。“快别流血了……你答应过我不会死,对不对……”端木蓉喃喃道,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连放声大哭也不敢,唯恐泪水滴在盖聂身上,造成新的伤害。
                                                  泪眼朦胧中,一只手轻轻拽住了她的袖子。“你醒了?”端木蓉哽咽着问,却发现是天明。
                                                  
                                                  “蓉姐姐……”少年小心翼翼地问,眼里充满恐慌,似是被端木蓉绝望的神情吓住了,“大叔他,会不会死啊?”
                                                  端木蓉勉强笑了笑,“天明别胡说。有我在,你大叔很快就能好起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机关鸟再飞快一些,到了据点我才能做进一步救治。……一定要快!”
                                                  天明这才欢天喜地去驾驶机关鸟,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蓉姐姐是墨家医仙,大叔一定不会有事的!”
                                                  天明的满腔信任让端木蓉更加感到沉甸甸的责任,是啊,若连他也救不回来,算什么医仙?
                                                  端木蓉紧紧皱着眉头,她需要一些止血药品,可是现在手头什么也没有。她拼命按压盖聂的胸膛,想让他恢复呼吸,但盖聂的体温依旧越来越低,生命在不断流逝。他能撑到据点吗?……
                                                  
                                                  “乱世之中,生死有命,不必强求,”一直坐在机关鸟上一言不发的赤练忽然开口,神情似笑非笑,“端木妹妹行医多年,怎么还参不透这个道理?”赤练这话倒也并非嘲讽,而是心中真实所想。
                                                  端木蓉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那不顾一切的眼神倒把赤练吓了一跳,眼里满满的都是一个意思:她不信命,她非要从死神手里抢回盖聂这条命。
                                                  只是,没有止血药品,她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啪嗒。空中忽然做梦似地掉下十几瓶珍贵的疗伤药,端木蓉惊讶抬头,看到一片黄金花瓣慢悠悠地飘落。
                                                  男子舒朗愉悦的声音响起:“季布受朋友之托前来接应各位,不周之处,请多包涵~”
                                                (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8-05-04 20:53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8-05-04 20:54
                                                    好精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8-05-04 22: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8-05-04 22:16
                                                        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8-05-04 22:21
                                                          猛踩油门什么鬼2333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8-05-04 2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