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8,378贴子:1,390,359

【纵剑行侠·文】聂蓉·春天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前脑洞的一个聂蓉梗成文,农家线,短篇,都来看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17 15: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17 15:52
      一、默契
        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清明风至。
        丙辰月,丁卯日,忌见血光。
        宜嫁娶、远行,兼会亲友。
        ……
        人的心仿佛春芽,经历漫长冬夜的蛰伏,终会等到冰雪消融的时节。值此温柔闲适的岁月,最宜煎茶饮酒论风月,围炉夜话谈耕织……或者,如现在这般,于密林之中,树影斑驳之下,得见佳人如玉,宛如春风触手可即。
        也许是史官厌倦了言兵,这才想起于战火硝烟中荡开一笔,记下这短暂而珍贵的温柔故事。
        ……
        清雅娴静的女子正缓缓起身,将一棵罕见的草药掸去泥土,小心收好。
        在她身后,高大俊朗的白衣男子面沉如水,眸光静谧,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静静独立,只在女子因起身突然而身形不稳时,上前扶了一把。
        四目相对,男子眼中并无波澜,只淡淡回一句“小心。”
        女子有些羞怯地挣脱他的臂膀,“谢谢你。”
        “不必客气。”男子语气温和,“看来这是很珍贵的药材。”
        “农家邀我去为昌平君的女儿治病,我为她开的药方中,恰好需要这一味药。”女子顿了顿,又放缓语气道,“那里也有一场恶战等你,新任侠魁胜七不是简单的对手。为了采它,还劳烦你一起绕路、受累,是我任性了。”
        “端木姑娘言重,此次拜访农家本就是为双方结盟,若不能药到病除,我方怎会有足够谈判的资本。”
        “不过,这些天来,真的辛苦你了。”“无妨。”
        简单几句后,两人复又沉默下来,只专心赶路。间或遇到沟坎、树枝阻拦,盖聂都上前开路,也回头帮端木蓉搭把手;后者亦不多问,只默契地紧紧跟随,不时往盖聂的麻布白衣上洒些驱赶野兽的药粉。两人话不多,仅用眼神交流,相互之间客客气气,却也透着一股疏离。
        林中幽暗宁静,只有两人传林过叶发出的沙沙之声,听的人心里痒痒,宛如撩拨。
        
        树叶漏下的光斑在两人乌黑发丝上跃动,在幽暗的林中走了许久,眼看密林渐渐过去,前方终于变亮,出现了一片开阔地。
        “出来了。”盖聂道。
        “嗯,过了这片草地,就是农家的接应据点了。奔波这几日,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端木蓉轻呼一口气,接过盖聂递来的手巾,擦了擦额上薄汗。两人一路同行期间,盖聂实在是个无可挑剔的同伴,行动大胆细心,照顾队友,而且沉稳可靠。
        满打满算,他们不过相识数月。可这样安心的一路,桩桩件件无微不至,怎能不叫人心旌摇曳,怎能不叫人以为是爱呢?(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17 15:54
        蓉姐姐一直都站不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7 18:24
          这两人这暧昧又羞涩的感觉,快点相互习惯,我想看老夫老妻
          我印象中的盖聂就是这样,保护欲超强,对人照顾的无微不至,再时不时扶一下蓉姐姐,想想都让人脸红(≧3≦)/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4-17 18: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17 19:08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17 19:37
                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8-04-17 19:42
                  蓉姐姐总是站不稳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17 19: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17 20:12
                      二、调皮
                        端木蓉偶尔会疑惑,盖聂太过细心,对待她简直像是在对待一个小孩子,不会是……把她当天明在养吧?!
                        端木蓉一念至此,忽地兴起,开口呼唤。正是万物生长,气清景明,就算是一贯清冷自持的医仙,也会有忘却羞涩的少女心情。
                        “喂。”
                        “我在。”
                        盖聂回头,迎着有些刺眼的阳光看去,
                      不禁有些出神:清瘦的女子宛如一株芙蓉花,如梦如幻,淡雅明亮,平日看惯生死而总怀着愁绪的目光,今天竟出现少见的调皮之色。
                        柔肠百转本已倾心,一点活泼更显撩人。
                        树影摇曳,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披荆斩棘血海厮杀也从来不曾动摇过的盖聂,此刻发现自己的心忽然动了一下——是比几个月前他守着她昏睡的时候,更加清晰的动。是一种忽然涌起的保护欲,眼前的女子那么叫人疼惜,他只想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给予一生一世的幸福。
                        盖聂困惑着这从没有过的甜,仿佛一个没有吃过糖的小孩子,又如同漆黑的荒原一线天光乍破,任由讶然和喜悦在脑海中分庭抗礼。
                        盖聂发现,在自己不间断的凝视中,端木蓉微微撅起了嘴巴,像是有些不高兴。一心里忽地慌乱起来:走了这么久的路,她的身体撑得住吗,也许自己急着赶路,让她太累了?
                        盖聂见端木蓉欲言又止,越发笃定了心中所想:“你是不是累了?”
                        说着果然放慢脚步,指着眼前一片松软草地:“这里干净,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累。”
                        “那,有何事?”
                        “……没事。”
                        “那就好,”盖聂茫然不知,只得回答,“那,继续走吧。”
                        端木蓉心里叹了一口气,兀自感叹盖聂的木讷,不过需知老房子着火,也得有慢慢撩拨的时间呀。
                        一时间只有沙沙的脚步声,两人都异样地失语了,默默品咂刚才那一丝几乎僭越的、短暂而清晰的喜悦。
                      一遍遍回味,直到甜中带苦。
                        盖聂心里清楚,这样客客气气又很疏离的关系已经持续了很久,久得几乎都有些尴尬了。
                        大抵是觉得已经共同出生入死,再用“盖先生”和“端木姑娘”这样生硬的称呼实在不像话,于是端木蓉把称呼改成了“喂”。
                        至于盖聂么……他直接把称呼给吞了,大概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反正身边只有她一人,要说话时,就目光捉住,直接开口。
                        途中两人也都装出了十二万分的礼貌,“谢谢你。”“辛苦你了。”一路勤勤恳恳礼数周全,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成功把本来就不亲密的关系搞得更加疏远。
                      盖聂一路独行,冰心可鉴,竟至于千种风情都说不出口,大抵是因为见过太多生死、压下过太多心事,因而把最简单的直抒胸臆都忘了。
                        伴随着路的延伸,渐渐的,连这点喜悦也消失了。国破山河在,野草蔓蔓碧绿,背后都是掩盖不住的荒凉。
                        一路入眼皆是芳草连天,生机盎然之下,却是房屋破损,无人安居。盖聂沉默着,端木蓉亦如此,脚步不复之前的轻快。布衣如见世间苦,愿为苍生振臂呼,一步一步踩在心上的,都是关乎生灵涂炭的更宏大的苍凉。
                      行路至此,今夜落脚的村庄,终于已近在眼前。(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17 20:39
                        端木蓉一般当着聂哥面叫的是盖聂 不是盖先生 这段好多心里描写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17 20:59
                          写的很有感觉,不错!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4-17 22:15
                            哇卡卡!这两人好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17 22:30
                              很喜欢这样细腻的心理描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17 22:31
                                写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17 22:44
                                  聂蓉就是这种感觉,心中小鹿撞撞
                                  前面感觉两人都有些不符合年龄的青涩,直到后面,两人为山河破败的景色神伤,才又回到成人的世界
                                  另外,个人感觉啊,既然蓉姑娘醒了,盖聂已经在蓉昏迷期间想通要接受蓉的感情,那他现在应该更主动一点才是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4-17 22:53
                                    三、危机
                                    这是个废弃的村落,零星的房屋如棋子散落在方圆几百米之内。战火连天,原本的村民早在几年前就陆续逃难去了,如今村庄里杂草丛生,人迹罕至,作为接应据点再合适不过。
                                      盖聂常年风餐露宿,觉得能安顿住下已经颇为幸运,只唯独担心端木蓉,怕她的身体受不了房内的潮湿阴冷。
                                      端木蓉却把包袱往就近的角落一放,开始着手打理被褥,声音清冷:“都是江湖儿女,没什么好挑的,就这间吧。”
                                      盖聂只得应下。
                                      端木蓉又问:“那……”心里觉得在屋里明明有两张床的情况下这样问,实在是很失礼。
                                      “我也住在这里。”盖聂回答,温和的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我刚刚来时看到,最近的房屋也在几十米开外,恐怕很难互相照应。”
                                      ……
                                      太阳已经落山,沉沉夜幕将村庄掩盖。唯一一间点了蜡烛的亮黄窗口中,隐约映出一个宽阔坚实的影子,影子对蜡烛俯身,亮光便被黑暗代替——出于谨慎,入夜后他们不再点灯,就着月光做事。
                                      端木蓉望着盖聂和他在暗中来回走动的身影。盖聂看起来压根没有要睡觉的意思,他正在整理自己的床铺,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恰好够一人盘坐。
                                      又将两人远行时随身携带的水壶灌满水,再慢慢削去木剑的毛刺。刷拉,刷拉,在半夜听来格外安心,更显宁静。
                                      刚才端木蓉还在为两人共处一室而羞赧,可现在,她只觉得看到盖聂的背影,心里有种满满的安全感。
                                      她将白天采到的草药清洗、打理好收入行囊,见盖聂仍在四处检查房屋看是否有异常,忍不住开口,“你过来。来这边,坐下,”端木蓉说着已经盘腿坐好,“替你疏通经络。按我点的这几处穴位呼吸吐纳……感觉好些了吗?”
                                      “嗯。”盖聂照做,只觉得浑身舒畅许多,白天赶路的疲惫一扫而空,“多谢。”
                                      “不要再操劳一些小事了,我自己就可以。”端木蓉在他背后,轻轻地说。
                                      盖聂没有回答。
                                      这样深沉静谧的月夜,以及细碎的生活琐事,一点一点的,让人好像在做梦。他心里有一些话,已经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
                                      
                                      “夜深了,睡吧。”盖聂下了决心,上前帮端木蓉掖住被角,自然而然的动作令端木蓉心里一震。
                                      做完这一切,却还不走。盖聂坚毅的面容在她眼前放大……是他坐了下来,在她床边,显然是有话要说。
                                      “我——”
                                      端木蓉被撩的心里一跳,目光不自觉牢牢钉在盖聂身上。
                                      清冷的月光照在盖聂全身。衣袍、发丝、脸颊,都被勾勒出一道银亮的镶边,宛如神佛脑后的圣洁光轮。
                                      平日里看起来孤独强大的剑圣盖聂,如今于月光下又多出一股别样风姿,倒是旁人无法想象的风景。
                                      端木蓉忍不住开口,像是梦呓:“盖聂,……你不是神。”
                                      “是的,我不是。”盖聂听得这有些莫名的话,眼中带了一丝少有的笑意,仍定定地望着眼前人,“我们都是普通人,因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18 13:14
                                      盖聂正要继续说下去,却忽然脸色一变。巨大的危机感凭空袭来,凭借多年练就的本能,“唰”,瞬间木剑在手,来不及思考,携端木蓉飞身而出,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大梁瞬间崩裂,乱七八糟的砸下来。
                                        一时间地动山摇,竟像是威力极大的火器所致。
                                        盖聂护住惊魂未定的端木蓉,望着已经倒塌的房屋,心念电转:
                                        难道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如此巨大的威力,难道是帝国的人?或者……罗网?!
                                        “这是……?”端木蓉忍不住开口。
                                        但是盖聂将一根食指放在了她唇边摇了摇。她瞬间噤声。
                                        盖聂面色冷冽,沉声道:“我们,好像被包围了。”(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18 13: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18 14: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18 14:22
                                            这就是小黑屋的约定
                                            讨厌的罗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18 19:22
                                              哇!太带感了,这转折,大叔好有安全感
                                              我就说盖聂应该主动了嘛!是谁打断的聂蓉情话,哼
                                              话说大叔把蓉姑娘从被窝里拽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8-04-18 21:39
                                                四、演戏
                                                  木剑在手,盖聂暗运内力预备即将到来的恶战,但想象中冲他们来的敌人并未出现。
                                                  相反,他们听到了一群秦国士兵懒洋洋的抱怨。“刚刚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胡乱开炮?队伍还没调动好,打到自己人怎么办?”
                                                  “王离将军是吃错了什么药,要在大半夜演练百战神机驽的威力。”
                                                  “大军调动,必然是有目的,我听说,是要一举攻破农家叛逆分子!”
                                                  “这村庄反正四下无人,试验弩炮的威力再合适不过了。”
                                                  “反正大军已经把这里包围,将军马上就要来督察了,做好准备开炮!”
                                                  盖聂与端木蓉对视一眼,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还来不及反应,墙体轰然倒塌,两人彻底暴露在大军面前。
                                                  
                                                  “唰。”尖锐的兵器齐刷刷对准两人,“什么人!”
                                                  盖聂看得清楚,秦军士兵排列整齐,队列漆黑整肃,真是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而面对几百门火药弩炮,个人力量再强大,也绝不可能与之抗衡。
                                                  在锋利的兵刃包围中,盖聂的声音沉沉响起:“我们是隔壁村的村民,清明节到了,回到这里祭祀祖先。”
                                                  秦兵长戈立刻转向端木蓉胸口,继续逼问,“那你呢?!”
                                                  端木蓉用帕子擦着不存在的眼泪,立刻接话:“我也是隔壁村的村民,呜呜呜……你把我们的房屋都炸毁了……”
                                                  “少废话,我是问你是他什么人?!”
                                                  端木蓉擦眼泪的手顿了一下。
                                                  盖聂将她护在身后,朗声道:“她是我内人。”
                                                  “你内人?”
                                                  “嗯。”盖聂面不改色,和端木蓉的目光甫一相接,后者羞恼地别过脸去。
                                                  “他们是夫妻?我看着不太像……”一个秦军士兵疑惑地嘟哝着。
                                                  现在可不是闹别扭的时候。盖聂苦笑,正欲继续解释,却被一双温软的手轻轻拉住。
                                                  “他的确是我的夫……夫君。”端木蓉艰难地说出这个称呼,挽住盖聂的手臂,脸更红了。
                                                  端木蓉自然知道这是被盘查时的权宜之计,可是在盖聂浑厚的男性气质里,她还是觉得有些承受不住,脸颊隐隐发烫。
                                                  
                                                  “那你们倒是说说,你们是哪里人氏?家住何处?始皇帝治下哪个郡哪个县?”
                                                  这个问题把两人一时问住了:总不能说自己是居无定所的叛逆分子吧?
                                                  “容各位包涵,这个在下无法回答。”盖聂一字一顿,开始拖延时间。
                                                  “为什么?”
                                                  “因为我与内人是……”
                                                  “……是私奔出来的。”端木蓉飞快地回答。
                                                  此话一出,现场鸦雀无声。
                                                  
                                                  秦兵被这敢爱敢恨的女子震住了,而看着盖聂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鄙夷,好像他是个哄骗无知少女的登徒子。
                                                  盖聂:???
                                                  多傻啊,即使在故事里,他也应该明媒正娶她才对。
                                                  “哟呵,还是对苦命鸳鸯啊?”秦军军官冷笑道。
                                                  盖聂无言以对,无奈地默认了这个说法,心想下次一定要抢在前面回答,不然鬼知道端木蓉还会编出什么奇怪的话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19 09:12
                                                  端木蓉见盖聂似乎对她的话颇不赞同,可大敌当前,也没法问问清楚。只得干咳一声,继续圆谎:“我师傅……啊不,我母亲不同意这门婚事,若是暴露籍贯,恐怕我与夫君再也无法长厢厮守。因而,恕小女子无法回答,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端木蓉说着说着动了真情,想起机关城崩塌的往事,眼圈都红了。
                                                    盖聂从这半真半假的话里,敏锐地察觉出一丝真相:也许端木蓉的师傅原本对他是有敌意的。端木蓉能够违背师命,救他爱他,其中多少柔情,他今天才得见一丝。
                                                    想到这里,盖聂眼神都变得柔软了许多,伸手擦去端木蓉的泪水,低声叹道:“这些年来,辛苦你了……”端木蓉呜咽着,被他这么擦拭,却哭得更厉害。
                                                   
                                                    秦兵见他们对答如流,说到动情处还泪流满面,又信了七八分。但没成想端木蓉身上悠悠的药香扑鼻而来,明显是普通人用不起的名贵药物,又起了疑心。
                                                    “喂,问你话呢,你身上的药香是怎么回事?”
                                                    “说!!”齐齐的呵斥,数十根锋利的兵刃再次对准端木蓉。
                                                    盖聂这次不给端木蓉再开口的机会,一把将她拽到身后:“我内人是个郎中,常年替人看病,身上有药香有什么稀奇?”
                                                    盖聂一边说,一边观察四周,发现言语之间,秦军部队队列中的缺口已经重新填补完全,几百架弩炮闪烁着危险的金属光泽,随时可以把任何对手轰成渣滓。
                                                    看来退至包围圈薄弱地带再战斗突围是不可能了,只有把戏演完。而以两人如今皆羞涩万分的情态,如何能坚持演下去呢?(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19 09:16
                                                    好高产啊,我都看不过来了!晚上来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4-19 11:11
                                                      内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19 14:25
                                                        秦小兵神助攻2333不是罗网吗?盖·登徒子·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19 16:08
                                                          这,两,个,人,在,演,什,么,戏??
                                                          尬演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4-19 21:01
                                                            假戏真做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19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