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物语吧 关注:4,650贴子:3,220
  • 24回复贴,共1

【渣机翻脑补流】第24话 水着だ! と思ったら嫉妬され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上所示这是个不负责任的新人爆肝渣机翻
同时也是昨天明明才在别的吧,翻译了大约两篇后说要休息几天的说谎的人


第24話 是泳衣!这样想着就被嫉妒了!


回复
1楼2018-04-16 14:33
    哦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16 15:12
      大家出门的。(´・ω・`)
      ——————————————————————————————
      两头马车在森林的街道上轻快地奔跑着。


      白天临近时气温会变高,但是车内却意外地凉爽舒适。


      宣告夏天开始的强烈阳光,被街道左右排列着树林遮挡着。


      含有浓厚氧气的空气,有着强烈的绿色芳香。


      「那个,玛丽大小姐。朗太,又长大了的感觉吧?」


      大小姐的对面坐着的米兰达小姐,看到我的样子,她惊讶了一会儿。


      「哇呼(哇、哈哈哈,真是的,这是错觉哦错觉。」


      我扭过脸来,若无其事地缩小了身体。


      「是吗?它还在不断成长呢。」


      大小姐紧紧地抱着。


      不愧是大小姐,有着一颗不会怀疑的纯洁的心。


      是这样的大小姐啊。


      我觉得大概还会长大的。


      大小姐将她的屁股靠在我的身上,尽管如此还是对我的毛皮感到高兴。


      我觉得相当狭窄,但是大小姐似乎比拘.束更适合我。


      「玛丽酱,果然是最喜欢朗太君呐。快烧焦了哇!」


      我的对面坐着的黑卡蒂,向我招手一般的用指尖搔痒着我的鼻子。


      雅咩蝶,会打喷嚏的。


      不如说已经出来了。


      「哈啾!!!」


      我将脸转到窗外,打了个大喷嚏。


      呜,鼻涕流出来了。


      「你在做什么呢?」


      从声音的方向看去,是马车的车夫坐上操纵马的杰诺比雅酱。


      直到刚才还充满杀气的视线,现在也变得很温柔。


      探出身子来,用惊愕的样子拿出手帕。


      「你看,不要动。我帮你擦。」


      把下垂的鼻涕拭去,舒服多了。


      「汪!(谢谢啊,杰诺比雅酱!)」


      「啊,别误会了啊。虽说是法尔克斯家的狗,但是脸上带着邋遢的样子是无法忍受的。」


      将脸撇开,杰诺比雅酱重新驾驶马车。


      真是傲娇啊,杰诺比雅酱。


      你知道吗,大小姐在我身边的时候,会羡慕地从后面看。


      来吧,杰诺比雅!把剑扔下去吧。


      「「哇呼(空气很好,今天是个非常好的午睡日啊。)」


      森林里没有飘散着妖魔的气味。


      据说加洛它们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今天也去狩猎看看带有恶意的魔物吧。


      这几天都没去看了,晚上也带着礼物去吧。





      在停车的大树下,我很有礼貌地坐在那边。


      「泳衣,是吗?」


      马车的对面,传来了米兰达小姐的声音。


      湖上的地方,黑卡蒂聚集了这次出游的女性阵容们。


      「是啊。游泳时穿的衣服。偶然到街上去的时候发现有贩售,不由得买了。」

      「那,即使是这样,这和内衣根本没什么两样嘛……!?」


      回复
      3楼2018-04-16 15: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6 16:3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6 17:53
            杰诺比雅酱传来了哑口无言的气息。


            到底是什么样的泳衣被交给她了。


            妄想停不下来啦。


            「洗澡的话是全.裸的。」


            「不,即使这样说。这里是外面……」


            「这里只有我们,没关系。」


            使劲地推啊。


            「喵(因为是骗人的,为了今天尽情出去采购了。在高级服饰店,买了一个能让眼珠子跳出来的价格。)」


            「汪(哦,娜芙拉啊。)」


            它应该没坐马车,就跟着来了吗?


            「喵(朗太桑在的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转移过来的吧。)」


            抬头仰望,树上出现着红猫的身影。


            是因为空间魔法而转移的吧。


            「喵喵(主人的话,自命不凡或者是不坦率的说。长期生活过,一定对不熟的人抱有不安啊。
            看,奶奶想和孙子玩,但是好像不能合得来。因为没有话题,所以想用东西引.诱。)」


            「汪(你又说这样的话……)」


            「喵咿!(……!?啊,不是,主人!想的事情就跟着嘴……!啊,骗人!不要啊!不要有触手啊」


            是在和黑卡蒂用念话吧,娜芙拉任意地在树上昏倒。


            伸向马车的前脚在放弃时跌倒。


            话说回来,触手啊。


            娜芙拉的身体很可怕。


            过了几天,肚子就冲破了,怎么也跑不出来了吧(译:这句我听不懂,就照机翻了。)


            黑卡蒂和杰诺比雅们所听到的争论中,只有大小姐的声音听不见。


            「啊,大小姐!」


            如果你认为,米兰达小姐叫住大小姐的声音。


            那之后,大小姐从马车那里跑了出来。


            「怎么样,朗太,适合我吗?」


            身穿两件式淡蓝色泳装的大小姐,在我面前突然转了起来,不由得弯下腰。(译:这边我个人是认为指的是起反应的关系)


            在耳边飘扬的长金发,有点害羞地露出牙齿的笑容非常棒。


            「汪汪(超适合你的,超级可爱!)」


            如果我不是狗的话,就会马上求婚的说。


            大小姐很可爱哦,世界第一可爱的。


            「啾(汝…难道….)」


            终于起来了吗,蕾欧在呻吟着什么。


            「米兰达殿,千万不要。这样的打扮,只能让大小姐做……」


            「啊,是啊。做好觉悟吧!」


            马车里,嘎吱嘎吱的衣服摩擦声的几分钟后,两个人从马车走了出来。


            米兰达小姐害羞地用手臂遮住胸部,杰诺比雅酱则是以仁王般的姿势站了出来。


            两人也不输给大小姐,穿着曝光度高的泳衣。


            米兰达小姐的白色泳衣,腰上则是用薄布包裹着。


            因为被描绘着的是一朵色彩鲜艳的花,表现了隐藏在清秀中的美丽。


            杰诺比雅酱穿的是,与红铜色头发相比更加华丽的大红色泳衣。


            胸部周围用来装饰的折边产生了一种反差,由此产生的反差引出了其中的少女感。


            眼福,这就是眼福。


            是这天堂吗?


            黑卡蒂啊,给我这样的奖励到底是怎样啊。


            「啊,哎呀。怎么了,朗太,一直看着这边?」

            「不要一直盯着看,八嘎!」


            回复
            6楼2018-04-16 18:1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16 18:37
                非常感谢,害羞的表情。


                舌头伸出哈哈的喘着气,我是狗,所以有点可疑啊!(译:这句翻起来大概就是这样。)


                「穿的时候花了点时间啊。」


                最后的压轴,黑卡蒂出来了。


                银色长发飘散,英姿飒爽地走过来。


                在这期间,我的视线被凝聚成一点。


                坠机。


                再说一次吧。


                坠机。


                洗澡的时候就在想了,但是这家伙有着意想不到的身材啊。


                虽然体型偏瘦,但是白色的肌肤不管哪里都很柔软。


                绳子一般的黑色泳衣,被柔软的肉给侵占了,更给人煽.情的感觉。


                什么啊─色情的泳衣什么的。


                游泳后绝对会脱落下来吧。


                是使用目的不同的地方所穿的服装吧。


                「喵….(这个样子,几乎是痴.女……)


                勉强活下来的娜芙拉,说了些多余的话。


                但是,黑卡蒂的是现一转向娜芙拉,娜芙拉的身体就像是被电击般僵硬,从树上掉了下来。


                「娜芙拉之后惩罚就好。朗太君怎么样,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要太勉强了。

                说了这样的话,肯定会被抹.杀。


                不,不要那样想。


                超美丽啊,黑卡蒂。


                「汪(我怎么看都是奖励的,真的谢谢你了。)」


                成为狗真的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这样的情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吧。


                作为我脑内的永久记忆,珍藏的宝物图像。


                「啾(汝,还是…..!」


                蕾欧的声音感到惊愕。


                「啾(虽然认为不太可能….汝,难道对这些家伙发.情了吗!?)」


                正在发.情,有什么事吗?


                「啾啾!(为什么?对老身艳丽的苍鳞事没有反应的,反而是对那些连鳞片都没有的雌性们发.情?)」


                「哇呼(不,在鳞片中感受到了色.情的感觉吗?是怎样高度兴趣的人啊。即使是只有一个胸.部也都可以放马过来)」(译:胸什么的这边,我听不懂。)


                难道你现在不是老鼠吗?


                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反应。


                「啾(呜…..吱!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啊!)」


                「哇呜哇呜(好痛,喂!不要咬啊!很痛啊。啊,真的很痛耶这家伙!)」


                「啾!啾!(不能原谅!不能原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汪…(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啊!)」

                之后,我被蕾欧咬到流血。和娜芙拉一起倒在了树下。


                收起回复
                8楼2018-04-16 18:54
                  我发现这话最痛苦的地方在最后面。
                  用机翻的时候先听一遍确认时,听到那个啊啊啊啊什么的,我就像是受到了摧残一样,好可怕。


                  回复
                  9楼2018-04-16 18:57
                    哺乳类爬行类感觉不一样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16 19:4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16 19:5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4-16 21:02
                          真的釣到翻譯君了
                          感謝大大


                          下面是我的翻譯見解,參考就好
                          ===========================================
                          っていうか、触手っておい。
                           ナフラの体が怖いんだけど。
                           そのうち腹を突き破って、なんか飛び出してこないだろうな。
                          話說回來,真的是觸手阿。
                          娜芙拉的身體也真是可怕。
                          觸手就這樣貫穿了娜芙拉的肚子,好像有什麼東西飛出來了。




                          ツーピースの水色の水着をつけたお嬢様が、俺の前でくるりと回って、上半身をかがめてくる。
                          穿著水色連身泳衣的大小姐,在我面前轉了一圈,並彎下腰來問我。



                          舌を出してハァハァ言ってても、俺は犬だからちっとも不審じゃないよ!
                          我伸出舌頭來發出哈哈的聲音,但因為我是狗,所以一點問題都沒有。



                          「わふっ(いや、鱗にエロさを感じるとかあるか。どんな高度な性癖の持ち主なんだよ。おっぱいの一つでも生やしてからかかってこい)」
                          だいたいお前いま鼠じゃないか。
                          どっちにしたって無反応だわ。



                          「汪(不、是要有多麼變.態的性.癖才能從鱗片中感覺到色.情。還不如拿歐派來我還比較有感覺)」
                          但你現在是隻老鼠。
                          我也不可能有感覺。


                          收起回复
                          13楼2018-04-16 21:11
                            感謝大大!


                            回复
                            14楼2018-04-17 06:12
                              色色的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17 13:34
                                感謝翻譯


                                反正都可以變為老鼠了,叫她變為半獸人,可能就可以了解鱗片(外)的美了


                                回复
                                16楼2018-04-18 00:01
                                  哦呼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6-05 21:55
                                    這頭龍也太慘念了。感謝翻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6-19 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