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旺区吧 关注:176贴子:64
  • 0回复贴,共1

无耻人渣饶宗颐李焯芬郑炜明害怕吗二。太原陈端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


点击打开链接阅读精彩图片https://tieba.baidu.com/p/5647265830
赠送入全国各省市图书馆与各大学图书馆特藏室之陈公梅湖所著珍贵文献,每册后皆附有陈公梅湖之恶徒《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一文,可供史家研究。《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一文扯下了饶宗颐所披之华丽外套,使其可耻可恶之行径暴露无遗、遗臭万年。


点击打开链接阅读精彩图片https://tieba.baidu.com/p/5647265830
赠送入全国各省市图书馆与各大学图书馆特藏室之陈公梅湖所著珍贵文献,每册后皆附有陈公梅湖之恶徒《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一文,可供史家研究。《饶宗颐另一阴恶面孔》一文扯下了饶宗颐所披之华丽外套,使其可耻可恶之行径暴露无遗、遗臭万年。


掌故九十八:恶徒饶宗颐逼得恩师自刺眼睛
恶徒饶宗颐骗取恩师陈梅湖先生十二万余册珍贵古籍不还,梅湖公对其凄惨曰:再者,我上弟此书虽未和血和泪而写,但可谓言尽于此矣。今馆散志辍,万祈体念两世文字挚交,与我尝以国才重弟之诚,弟当以国才自重,推之以稍重我,万不可因此有价值之书,遂弃道德信义于不顾。矧弟于释典研究犹有心得,尤望悯我哀恳苦衷,起慈悲之心,泯贪夺之念,还我三代所藏之典籍(案:十二万余册典籍皆被饶宗颐贪窃,藏于其香港罗便臣道宅处所租库房,除盗卖外,余攫夺为己有)。如再未蒙诚示,我止有自刺眼睛,分向孔圣、释迦座前忏悔错认饶伯子而已。



掌故九十九:饶宗颐篡改一九三二年至三五年履历
饶宗颐之流为掩盖一九三二年陈梅湖先生引领其入广东通志馆之实,将其履历在互联网上篡改成:“一九三○年饶宗颐以优异成绩入省立金山中学,总有吃不饱的感觉,因不愿浪费时光仅读一年便辍学。一九三三年,其父饶锷因编写《潮州艺文志》劳累过度离开了人间,年仅四十二岁。一九三五年受詹安泰先生委托,代授国文课于韩山师范学校,旋被聘为中山大学广东通志馆纂修。”
真实情况是:饶宗颐其父饶锷有如利欲驱人万火牛般做生意,加之应酬及沉溺酒色,精力遽颓,天年不永,于一九三二年亡故,享寿仅四十有二。是年,十五岁周岁、初中二年级学生饶宗颐,即跟随恩师梅湖公在广东民政厅广东通志馆学习,其学籍也由潮州金山中学迁入广东省立四中。
一九三五年,因广东民政厅所办广东通志馆费用告绌且人浮于事,中山大学邹鲁校长奉命接手自任馆长,聘温公丹铭为总纂兼馆主任,由温公重新组建修志班底。温公为让饶宗颐能够再次顺利进入志馆,温公将己著《潮州艺文志》由饶宗颐以其与饶锷父子名义抄袭刊于《岭南学报》,并由黄仲琴帮作伪序一篇。
现今温公丹铭所著《潮州艺文志》手稿藏于汕头图书馆四楼文献部,至今少人知晓。而饶宗颐当年在广东通志馆抄习温公丹铭所著《潮州艺文志》之《集部》,今存于广东中山大学图书馆文献部,可笑的是内容一模一样,尤如父子。



掌故一00:饒宗頤若無恩師引領入通志馆会怎样
潮汕香港学者与我曰:初中二年级学生饶宗颐若无恩师陈梅湖先生引领其入广东通志馆,及霸占恩师三代人所珍藏价值连城之十二万册史书,就让饶宗颐在其父所留“天啸楼”书楼内(假设没有像饶宗颐说的“天啸楼”书在战乱中尽失。鬼才知晓此书楼有几多什么藏书?还能尽失?)二十四小时不睡,成天成宿在“天啸楼”书楼内打转,今之充其量亦只是个吟风弄月、无病而呻虚写情境者,永远也成不了史学家。若无恩师陈梅湖先生引领饶宗颐入国学之门坐底,更无饶宗颐扩展其它门类学科成名之今天。



掌故一0一:饶宗颐不乏其聪慧过人
饶宗颐在大陆学者惨遭“反右”、“文化大革命”苦难之际,踏着其恩师梅湖公的血与泪,抄袭着恩师梅湖公的著作,浏览着其所掠窃恩师梅湖公三代人所收藏的十二万余册史藉,爬上了国学大师之座。但也不乏其机智过人,否则不可能将其恩师梅湖公三代人所珍藏史籍、遗稿尽囊手中;也不乏其赶上大好时光,即国内学者经过近三十年在各种运动中,被猎杀得学术界已是“大陆无老虎,港猴称大王”时代;也不乏其聪慧过人,利用大陆学者近三十年不能学习之机,努力填加知识;也不乏其长寿,老当益壮,比一般人又多学三十年,成为举世知名之杂学家。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陆改革开放,时确有一些大陆青年学者以依附国学大师大名引以为荣,将自己成果附于饶宗颐名后,得以晋级升职。故饶宗颐不管谁找,多多益善,互惠互利。再有,学生、青年学者请饶宗颐帮阅,或饶宗颐知谁有新作,必叫拿手稿来看,饶宗颐以其聪慧之目拍摄于脑,快速篡改剽窃,抢先发表,成就其举世闻名之杂学家。但还有一点思维之人想想,一个人有多大脑容量装下如此之众多杂学?不信的话,你亲自去问饶宗颐所著这些杂学著作相关内容,其能所答必无几,或所答非所问。
所幸学医之学者没去找饶宗颐帮审论文,否则饶宗颐一定会弄出内科、外科、妇产科、肛肠科、泌尿科……等等世界权威之笑话。
一些有良知且学风严谨的学者专家曰:“饶宗颐之所谓学术成就,尚须历史鉴定与考验,勿听信其与媒体夸大鼓吹。”其言真也,切也。



掌故一0二:恩师陈梅湖先生不再相信恶徒饶宗颐
因恶徒饶宗颐骗取恩师陈梅湖先生十二万余册珍贵古籍窃为己有不还,迫使梅湖公远赴日本东京寻找数据,完成已脱稿十之九之《饶志平县补订》,所以梅湖公不再相信饶宗颐会帮他出书了。一九五二年五月十日,梅湖公在日本东京写信与其香港四子国昶曰:余平日所慕三不朽,立德、立功两者未敢企及,立言一道当可勉而为之。年来遭遇,始觉立言传世犹不易为。余所著作与国家地方均有关系。即诗一项,固不敢侪于作者之林,然亦与吟风弄月、无病而呻虚写情境者有别差,堪儗于诗史,自问有可传之价值。余著缮楷者十分之七,仍草本者十分之三。从今保守印行之责,止期吾儿一人。所云保守者,指存香港各种印行者,俟之异日耳。



掌故一0三:饶宗颐逃港三年靠变卖恩师古籍渡日
一九四九年十月,饶宗颐逃港避难无工作,将骗得恩师陈梅湖先生十二万余册珍贵古籍除留己用之外,余则偷偷变卖渡日。一九五二年,香港大学中文系招收教师,系主任林仰山(英人,汉学家,山东生人)请罗香林教授选人。罗香林先生推荐了饶宗颐,至此饶宗颐幸运的被聘为助理助教,需每年签订合同。罗香林先生为让饶宗颐能够在港大站住脚继续签订合同,将自己研究的甲骨学、敦煌学、简牍学让饶宗颐也参与研究。罗香林先贤仙逝后,饶宗颐再不提及此恩人。
此时所谓引领饶宗颐入国学大门的香港学者、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又溜到哪里去了?逃港三年怎么也不给你找个工作?怎么还要史学家罗香林先生帮你?由此看来王云五是被饶宗颐硬靠其名,无耻贴附其身,实为抛弃故乡恩师作舆论。



掌故一0四:饶宗颐你忘了恩师温公丹铭表扬你
饶宗颐你忘了吗?温公丹铭撰《自传》自豪的表扬你,曰:“陈觉民司令(汉奸,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被国民政府枪决)、罗友青将军、李立之旅长,暇即过从论学,谓余与门下生饶宗颐为近时考古冠冕。”你答应为去世恩师温公丹铭作《传记》,而你为伪造“天造神娃,无师自通,自学成才”之谎言,怕漏马脚,一定已将此《传记》藏匿或销毁,吾思此《传记》终有一日会大白于天下。
饶宗颐你辜负了恩师梅湖公谆谆教诲之言:“时然时时刻刻惧此昌黎簸弄后千余载重现之珠,为妄人所浼,诐辞所蔽,而翳蚀其光华。”又:“弟南海珠也,珠之可珍,其在隐蚌耀川。一旦出水,投明投暗,任人转移,于珠无能自择。虽属珍品,可以价论,彼龌龊、伧卑、贱妓均得赀市,而饰玩之,厌且屏弃之,珍于何有?”
终应了温公丹铭对梅湖公之言:“宗颐年少笃学,颖悟绝伦,日进高明,将来决为瀛洲冠冕。所虑者,家世业商致富,倘染上阛阓习气,遏其德业,殊为可惜。”
饶宗颐你这颗有如经“昌黎簸弄后千余载重现之珠”,最终被“妄人所浼,诐辞所蔽”成为“龌龊、伧卑、贱妓饰玩之珠。”



掌故一0五:饶宗颐污恩师丹铭公同王西庄
饶宗颐给恩师梅湖公去信污温丹铭先生同清乾隆进士王西庄一样,学问富有而贪吝不己。信曰:梅师尊鉴,忽荷垂教,若从云坠……师于危难之中不忘学问,诚荀氏所谓“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复能多有创获,益令人五体投地……恨不与师晤对,一罄积悃。尊著《潮州府志补》所引史籍得便能录示……温老时已如王西庄,惟体力健旺,然不能写作。《州志·人物》自前年请其负责,稿已交来。唐宋因前有《省志》稿,颇多新资料,晚期则全抄《忠逸传》。明清二代几照《阮志》及他县志传文迻录,无所增损,均须另行补辑。
颐以各事栗碌,无暇专心于此,拟请师参与其事,将来或别用他名入《志》,当遵卓裁!惟颐对人言此乃师之《旧稿》,决不有碍阐发幽潜,知师当乐许而不我靳也!如何?俞允,当将温老先稿目录抄奉,重加斟酌,如何?乞示慰!



掌故一0六:饶宗颐去日本
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二日饶宗颐要去日本,想认识日本学者以便拜访,给梅湖公去信曰:梅湖夫子侍右,奉赐教,因草一词句,弟未改妥,故迟答至罪。兹另楮录,上乞正拍,并转示徐君及与祭诸公。颐定下月中旬赴日,八月底返港。大人在日时结识朝野学者颇多,可否介绍一二,弟以便瞻谒。《丹铭先生传》想已草成,请钞示一份。专此,敬颂旅安。生世小侄宗颐敬上,五月十二日。



掌故一0七:饶宗颐帮师弟卢逸岩找工作
六十一年前饶宗颐师弟卢逸岩写信给恩师陈梅湖先生曰:梅湖老学丈道席:两奉手谕,敬聆种种……大作“挽温公联”,读至“如此孤根何处着”,不禁喟然长叹,诚如老先生之先知,具有同慨也……若贵高足饶宗颐先生苟有机缘,亦盼能代致意,盖伊交游颇广,香港地工作倘无汲引,实不能为力者,老先生谅亦知之。目下所求,若得一杂役之职,亦于愿足矣。
梅湖公即写信与罗香林先生及弟子饶宗颐,帮卢逸岩找工作,时弟子饶宗颐正参与罗香林先生研究的甲骨学、敦煌学做帮手。罗香林先生即命卢逸岩帮饶宗颐代缮甲骨文书。
嗣后卢逸岩先生回广州,饶宗颐为师弟卢逸岩作诗《送逸岩北归》:忍借花枝寄所思,百年心事只君知。河山北向将安托,魂梦南来且莫辞。促膝宁论天下计,倾杯著意客中诗。无端秋雁传归讯,凄绝长亭泪欲垂。



掌故一0八:饶宗颐逼得恩师陈梅湖先生哭诉
饶宗颐恩师陈梅湖先生在香港荃湾木棉下村租赁一地,建有几间板房,除居住外剩余板屋租给纱厂工人住,收些房租来维持生计。一九五六年夏台风袭港,吹揭了这些木屋顶,无奈之下梅湖公向饶宗颐借港币一千元,饶宗颐以其困难为由,让其学生带去仅借给的三百元港币与三十斤大米。
梅湖公哭着向弟子卢逸岩说:“我已很客气了,只想向他借一千元维修这间屋,我修好了这间屋才有人肯租。但他就不见我,让他的学生带三十斤米给我,只借给了三百元。”并声泪俱下说:“我的十二万余本书被他偷窃了,我只向他借一千元已经很客气了,他就这样对我。”
梅湖公作《人日》:肃条板屋逢人日,雨雨风风不当春。旧识多非真面目,余年差幸尚精神。澹然无闷成孤往,谁与为欢念所亲。别有伤心长抱痛,翁山肝胆本轮囷。



掌故一0九:饶平南澳两《县志》幸没落入饶宗颐魔手
一九五七年初,梅湖公贫病交加,让其长孙陈端群、外孙女箫玲去找饶宗颐要回点自己被饶宗颐贪窃的十二万余册古藉其中一点变卖,以资生存,竟遭饶宗颐无情拒绝。忘恩负义之饶宗颐乘师之危,传话以五千港币购梅湖公所著《潮州府志补订》。梅湖公被迫答应,并与饶宗颐约定“志书饶宗颐可参考,书必存于香港大学。”然饶宗颐只付了八百元即毁约,没将《潮州府志补订》存于香港大学。此事被港大中文系主任罗香林得知,以香港大学之名义将梅湖公所著《饶平县志补订》与《南澳县志》收购,存于图书馆内。《饶平县志补订》与《南澳县志》才得以幸免落入饶宗颐魔手,没被恶徒饶宗颐恶意湮没。


回复
1楼2018-04-16 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