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33贴子:78,306

【燕字回時】薰風清洵 (原创女主,燕洵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写文就献给有史以来最爱的角色燕洵啦!
新手还望各位包容
希望以后可以一周更两次或三次,一次是正文,一次是燕洵和女主宸薰小时候的故事。

来介绍一下基本的设定和人物:
人物:
1.燕洵- 莺歌小苑时期。(冰柿子:大家认识一下,我是燕洵,你们的新男一)

2.江宸薰(夏奕勳)-原创女主,父母与燕家交好,性格与燕洵十分相投,活泼、聪明、调皮、善良。后来江家遭到流放,宸薰投靠燕家,长大成人后是外人眼中的冰山美人,防卫心重、不苟言笑。擅长经商、谋划、研发武器。

3.夏奕谦:“我是男二,小心别被我圈粉了。” 有西域血统,来路不明。与乌先生早年就相识,曾在燕霆军中担任军师,倍受礼遇和器用。行事诡异、个性古怪,时而放浪形骸向孩童一般无理取闹,时而神秘如在暗中施展巫术作法或做不良勾当。

4.林承信:宸薰的侍卫,大她15岁,看着她长大,像家人一般,如同干爹。

设定:
1.燕洵没有亲妹妹。(燕洵:妹妹还是别人家的好。呃…不对)

2.写女主与燕洵为青梅竹马,是因为落难的燕洵可能对爱情一点期待都没有。此时他防卫心重,认识的人有点难,他可能宁愿错过,也不要耽误大事,所以女主为故人。

3.我觉得燕洵在莺歌小苑期间是做了非常多的准备,用了很多手段的。他身困长安,一出城门却有一大批军队接应,且一回燕北就备战了。

4.燕洵刚入莺歌小苑,对楚乔称的上喜欢和感激但不至于动情。楼主觉得楚乔要是心中有信仰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支持柿子血洗长安,和之后的一连串行动。所以在莺歌小苑两人就有矛盾了。

5.楼主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勳…嗯嗯,所以女主的最后一个字也是薰。(所以咧?)所以其实小薰和小洵的小故事很多是楼主自身经历改编的喔。(所以咧?)


所以 我们就开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15 14:24
    第一篇的燕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15 14:27
      ·第一篇 满月佳人

      长安莺歌小院 八月十五 中秋夜半

      回廊边的竹帘下,一轮明月如置于划框之中。伫立在边上的男子心中感叹:明月见我是否如受困回廊的条柱之间?犹如一枚棋子,任人摆布。

      远方星点若隐若现指不出归途,内心最深处仍期盼黎明,但如今还需黑夜滋养。清风带起一缕散落的发丝,万物亦动亦静,遥望明月,此时人心无念。

      遇难后,男子不时面无表情地独自伫立,并非为过往伤感。此刻他心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放了空。也许只有在这梦靥也追不上的间隙他才能得到一点解脱。

      一道冷冽灭了烛光沁入素衣之下,男子微颤。时值中秋夜半,黑幕衬出了满月的奇异,圆满的弧度丝毫不被黑暗所侵。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对神秘的敬畏,一时间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缓缓阖眼。

      良久,身上裹了一层层凉意;一睁眼,天空已由漆黑转为晦暗。微风带来一缕熟悉的气味,毫无防备地让男子湧上一阵鼻酸。

      属于燕北记忆里的香气勾起复杂的情绪,亲人尽丧、城楼已残,离开了十年,他常恨自己不能让记忆永保鲜明。越长大他的记忆越是模糊,甚至想不起家人的容貌,而如今他也再也没有机会记起来了。

      然而这一刻,他非常肯定这独特的香气曾经萦绕着他小时候的房间。这缕清香带他回到了意识深处的过往,孩子时的心境、母亲的温柔、无忧无虑的日子。

      尽管内心深知人事已非,他仍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了他最渴望的那种温暖。彷彿提醒着他,这一切的美好曾真实存在,此刻他心中如同得到了安抚的孩子,压力化作泪水释放。

      情绪渐缓后,男子朝着风的方向转过身,直对上了的一双桃花眼,那眼底宛如映着一潭静谧的青池,灵气逼人。

      男子微怔,定睛一看,眼前女子五官标致深邃,气质沉静高雅。满月?佳人?男子心中困惑,此女究竟是人非人?是梦是幻?一时沉静不语,不愿打破这美丽的和谐。

      女子亦不动声色地看着男子的丹凤眼,身上散发着他记忆里的香息。二人静默对视良久,似望进彼此灵魂深处,赤裸又亲密。

      此时满月已经渐渐地融合在淡淡的天蓝色之间,即将迎来破晓。

      一道柔美的晨曦越过围墙映上了两人的双颊,女子粉嫩红唇上扬,甜美一笑,眼里如见到故人般的欣喜。男子微微张嘴,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自己站了一宿彷彿就是在等着她的到来。

      只见女子迅速止住了笑意,恭敬地低下头道:“殿下,请恕夏奕勳失礼。奕勳不想惊动守卫才会在清晨前进入府中。”

      “夏奕勳?”男子疑惑地问道。“夏奕谦的弟弟?”

      见他一脸不解,女子缓缓地说 “兄长夏奕谦身为谋士,将我带在一旁协助他,为了保护我,于是对外隐瞒了我是女儿身。还望殿下见谅。”

      男子明白地点了点头,说道:“奕勳姑娘果然气质不凡。燕洵耳闻夏先生为我大哥燕霆挚友,在政事和军务上都慧眼独具。”

      女子微笑答道:“奕勳替兄长谢过殿下,兄长这几日有要事处理,后几日才到长安。”接着语气坚定地说道:“还望殿下让我兄妹二人协助殿下重掌燕北!”

      重掌燕北?!不是只是重返燕北。男子闻言为之一振,道 :“我燕洵如今困于长安,苟且偷生,还有劳姑娘和夏先生费心了。”

      女子答道:“奕勳与兄长必定尽全力协助殿下,燕北眼下一片混乱,有许多事还需要殿下定夺。”

      “姑娘我们进屋谈吧,一会儿早膳就准备好了,这边请。” 燕洵边说便伸手示意往书房走去。

      走着走着燕洵微微皱眉,想着刚刚的相遇,心中不禁又疑惑了起来。为何这个女子身上有一股如此特别又熟悉的感觉?虽然莺歌小苑没有几个人,但为何一相见就如此确定他的身份?还有…那动人的一笑…

      女子走在燕洵后面,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想道:“洵哥哥,我是宸薰,好久不见了,已经十年了。我们的家都没了,但是我们都还活着。请原谅我不能与你相认,因为我答应过夏奕谦。洵哥哥,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想到九幽台留下的那些伤,我的心就很疼。” 边想着眼眶竟湿润了。

      燕洵稍微撇过头来看身后的女子,恰巧看见了她微微低着头,忧心带泪的眼神,心中是更加困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15 14:28
        支持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5 14:29
          hi,加油↖(^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4-15 14:33
            hi,加油↖(^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4-15 14:33
              第二章的燕洵-宸薰视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15 15:22
                · 第二篇-初来乍到

                燕洵命仲羽待在书房外巡守以防隔墙有耳,并吩咐准备早膳,随后便与宸薰踏入书房。

                燕洵的书房内一派整齐,桌上放着几捲山水游记,墙上挂着一幅百花图,彷彿暗示着书房的主人是一个不问世事的閒人。

                宸薰环顾四周,在燕洵的示意下,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姑娘见笑了,如今我书房内还有这般閒情逸致。”燕洵自嘲道。

                为避免引来猜忌,才刚进莺歌小苑燕洵就表现得一派清冷,尽是装作在陶冶性情,借以让人认为他已心如死灰,兴不起什么风浪。

                “殿下韬光养晦,思虑周全。” 宸薰说道,她心中自然明白燕洵的用意。

                这个姑娘挺机灵的,燕洵心想。话题一转,燕洵接着问:“燕北现在是什么情况?”

                刚入莺歌小院,前来暗杀的人倒是不少,但至今就没有更多来自燕北的消息了。

                宸薰答道:“五万魏军留守在了红川、北朔两城,魏帝一直没有指派由谁出任地方官员,只是命了一个四品文官去燕北交办他所吩咐之事。显然,魏帝是怕各门阀打燕北的主意了。”

                “这也就是为何我今日还能够活着,魏帝想借我的名义来控制燕北。不过他主意未定,所以任由人前来莺歌小苑行刺。” 燕洵面无表情地说道。

                宸薰接着说:“兄长有一良计兴许能保殿下一时安危,但兄长吩咐过还需他亲自和殿下说明。望殿下谅解。”

                “无妨。只希望能早日见到令兄夏奕谦。”燕洵道。

                宸薰接着和燕洵报告:“燕北沦陷后,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在备战时大量粮食充作军粮,现已全被魏军夺去。乌先生和我兄长赶紧转移燕北的各项资产到大梁,换取物资运回燕北救急。”

                半晌,仲羽就把早膳端了进来,一小块馒头和很稀的米汤。还没嚐就闻到了一股酸味儿,感觉已经放了好些天了。

                仲羽说道: “委屈姑娘了,最近常有人在莺歌小苑投毒,所以能吃的食物并不多。”

                看燕洵拿起了一块馒头,宸薰也跟着拿了一块吃了起来,并一股作气,硬着头皮把难闻的米汤喝下。

                她不时地偷看着燕洵,二十岁的男子一双凤眼神色清淡,鼻樑高挺,一身素衣,看起来风度翩翩又冷傲。忽然,她瞥见了燕洵断了一节的小指,心中满是又惊讶与心疼。

                宸薰迅速用完早膳后便说道:“奕勳和兄长之所以会耽搁了一些时日才到长安是因为我们正在调查……”

                说到这,宸薰突然感到四肢发麻无力,惊觉刚才的早饭里……有下毒!

                燕洵泰然自若地啜了一口茶,缓缓道:“想要解药就说吧,是谁派妳来的?” “我燕洵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可利用的?”

                “没有人派我来。我不是……”宸薰微弱地说道。

                “就算妳不说,我们一样可以从你身上搜出的物品查出你的身分。” 仲羽附和道。

                宸薰眼前发白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用颤抖的手从怀中取出几张白纸,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这是…燕北所有人…的…下落…”

                燕洵拿起白纸一看,上面什么都没有。

                “显隐…药水…” 宸薰无力地趴倒在桌子上。

                “去拿药水来。” 燕洵对仲羽说道。

                “还有……” 宸薰拿下了自己的发簪,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洒在肩上。一手握着发簪,宸薰就这样昏了过去。

                燕洵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纸,又看了看眼前的宸薰,陷入了思考。虽说这姑娘看着面熟,且丝毫没有怀疑食物有毒,不像是受过训练的间谍。但是为了谨慎起见,燕洵稍早还是命仲羽在宸薰的早饭里下了迷药。

                她必定不是门阀派来的,眼下想除掉燕洵轻而易举,只需要在夜里多派几个杀手,何须安排一个自称来自燕北的女子潜入。

                当下燕洵最先想到的是,此女子可能是宇文玥派来监视和试探他是否存有异心的。她口中的兄长恐怕指的就是宇文玥吧。

                再者也有可能是萧玉嫌大魏燕北这场戏不够精彩,派人来暗中扶植燕洵和大魏杀个你死我活,好让将来大梁内部扶植新储君时没有外患。

                而这个女子口中的夏奕谦也不排除是表面要助他谋反,却想暗中壮大自己势力之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15 15:26
                  欢迎大家替每个章节配图~我想我心目中的宸薰应该是高圆圆的样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15 15:29
                    冰柿子给宸薰下迷药了,你真的是冰柿子吗?不会是黑柿子拿去冰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15 15:34
                      燕洵:爱妃请签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15 15:35
                        喜欢,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15 21: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15 21:54
                            已签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16 13:10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16 13:10
                                第三篇-思考中的燕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17 09:52
                                  ·第三篇 燕北名单

                                  片刻后燕洵才从思绪中回到现实,发现宸薰的手上握有一支发簪,便从她手上取过,拿起来详端。

                                  燕洵一见便想起那是他小时候,他的母亲白笙年轻时常配戴的发簪。盛开的樱花枝芽上有两只的小巧的翠鸟,是一只适合年轻女子的发簪。这发簪怎么会……落在她手上?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燕洵把发簪藏进自己袖子里。

                                  仲羽带着显隐药水进了屋,身后还跟着楚乔。

                                  “燕洵,我都听羽姑娘说了。”楚乔说道。“你可猜到这个女子的身份了吗?”

                                  “还不能确定她的目的。”燕洵边说边把药水涂在宸薰拿出的白纸上。

                                  药水一接触到白纸便立刻浮出一个个人名来,第一张尽是燕北重臣和大将军的名字,并记载着他们的生死或下落。后面的几张纸上记载的十分详尽,包括一些未被俘虏的残馀部队所藏之处,及可能转移之地。

                                  “仲羽,这个名单可信吗?上面这些人你可认识?”燕洵问道。

                                  “这和殿下还在天牢里那时,我们最后从燕北接到的消息有重叠的部分。名单上的存活者也有在大魏的通缉名单之内。”仲羽回道。

                                  仲羽看着上面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已经遇害,心头一震,越说越小声:“只是…这份名单几乎包含了燕北所有的文官武将和军队的下落……,如果这是真的……燕北的伤亡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更惨烈。”

                                  “如果这份名单是真的,且不是我们的人写的,那此人就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对手。可能用将名单上交大魏让燕北彻底复灭来威胁我,要我替他们做事。” 燕洵分析道。

                                  燕洵继续说道,“燕北并没有完整的情报机关,如果这份名单是我们的人写的,那必定是由熟悉军务之人下令,且由数人日夜兼程地搜索,再带到长安。”

                                  仲羽仔细思索后说道:“我认为这份名单真实性很高,且应为燕北军中谋士记载,因为上面多个残馀部队所藏的地点都很隐密,并不是外人一搜查就能找到的。”

                                  “想复兴燕北必先留住人才、钱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好对策、有所行动,看来此人野心极大、胆识过人。”燕洵说道。

                                  “有没有可能是乌先生?”仲羽问道。

                                  “不,应该不会是乌先生。” 燕洵道。以他对乌先生的认识,此时乌先生应该在想着如何给燕北补给物资和如何救出身困在长安的他。

                                  “你可听说过更多关于夏奕谦的事?”燕洵继续问道。

                                  “属下在燕北时曾经见过他几次,他似乎和乌先生在早年就认识了。听说夏奕谦的谈判、游说技巧甚是高明,几度西域部族犯境都被他动动嘴就劝退了。” 仲羽回忆着道。

                                  仲羽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燕霆将军一直对他极为赏识,只是此人……性格古怪,脸皮极厚,说是军营住不惯,偏要住进定北侯府。没想到燕霆将军也就答应了,又因为夏奕谦有西域血统所以五官深邃,虽为一个男子但有几分妩媚,所以……他住进定北侯府难免有閒言閒语。”

                                  “要是这姑娘真的是夏奕谦的妹妹,恐怕也是为了她所以不方便住在军中吧。”燕洵冷静地说道。

                                  楚乔瞥了一眼昏在桌上的宸薰,说:“所以,我们可能错怪这位姑娘了?”

                                  “先把这位姑娘移到隔壁的客房里吧,待会儿我还有话要问她。” 燕洵说道,示意仲羽把人抬走。

                                  “诺。现在是巳时了,姑娘可能还要等到未时或申时才会清醒。” 仲羽答道,一面抱起宸薰走出了书房。

                                  燕洵看着名单上残馀部队所在之处,对照着燕北的地图仔细琢磨着。

                                  一旁的楚乔凑了过来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先弄清楚他们的目的和保住性命再说吧。” 燕洵叹气说道。这份名单至关重要,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暗中培育这几支军队,他又该派谁来集结军队以确保他们的效忠。

                                  两个时辰过后,燕洵走进宸薰所在的客房。

                                  “仲羽,她还没醒吗?” 燕洵问道。

                                  仲羽替宸薰把了把脉后说道:“这个姑娘的气血比寻常人弱了些,身上应该没有半点武功,一时可能还醒不来。”

                                  “我去找针灸的用具,看能不能让她快一点醒来。”仲羽接着说道。

                                  “你去吧,我在这儿看着她。” 燕洵说完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17 09:52
                                    看了看卡在这里好像不太好,要不直接更下一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18 23:58
                                      对了,大家觉得燕洵的生辰应该是几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18 23:59
                                        看着母亲的髮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19 13:22
                                          ·第四篇-应是故人

                                          此时宸薰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仍敌不过睡意很快又再度昏了过去。

                                          燕洵拿出了母亲的发簪,心中满是怀念,疑惑地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宸薰。

                                          他回想起方才听仲羽说道夏奕谦有西域血统,但眼前的女子虽然五官立体却精致,发色和眼珠皆乌黑,反倒比较像是中原人。

                                          一刻钟后,宸薰完全地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似乎是燕洵在一旁。她不愿意睁眼,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宸薰原本还纳闷着燕洵为何没让她拿出信物确认身分,于是她也不敢急着证明自己怕反而会更让人起疑。

                                          她没想到的是,燕洵会先发制人。

                                          在这充满间谍的混乱时期,就算手中握有乌先生的玉佩也不一定能证明是赴乌先生的使命,所以她不会去怪罪燕洵。

                                          只不过,宸薰的心中略感讶异,却也因此稍微放下了担忧。燕洵该是身处在多险恶的环境以至于需如此谨慎,但至少他的机警足以保安自身的安危。

                                          整理好了头绪,宸薰缓缓睁眼,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才刚和椅子上的燕洵对上眼,燕洵便开口问她:“你这发簪从何而来?”

                                          没回答燕洵的提问,宸薰起身走向了方才睁眼时瞥见了的古筝前,坐了下来。纤纤手指拨了几下弦,随即奏起了乐曲。

                                          这一曲无喜无悲、优美流畅,是白笙所作,在以往燕世城出征的期间时常演奏。

                                          弹指间好几个音符流转,圆润悠扬,还需要精湛的技巧才演奏得出。白笙总是透过专注在快速的旋律间来暂时转移对丈夫的担忧与思念。

                                          燕洵一听到熟悉的旋律脸上有一丝惊讶,明白宸薰必定与他母亲白笙相识,还从她那里习得此曲。听着乐曲,今天整日的种种宛如昔日重现,在燕洵心中摆盪。

                                          一柱香之后,一曲完毕。

                                          宸薰对燕洵微微一笑说道:“奕勳曾得夫人相助,与兄长居于定北侯府内。此曲乃奕勳听夫人弹奏所学。”

                                          燕洵这下确认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所言不虚,恭敬地向宸薰赔罪道:“燕洵今日对姑娘有诸多冒犯之处,多谢奕勳姑娘的包容,燕洵在此赔罪了。”

                                          “殿下小心谨慎,是奕勳唐突让殿下误会了。” 宸薰说着看到了燕洵手里的发簪。

                                          她心想,白笙也没来得及留下任何东西给燕洵。虽然她心中也对白笙无比想念,但燕洵此时比她更需要这种寄讬吧。

                                          燕洵见宸薰用怀念的眼神看着自己手上的发簪,接着听她说道:“请殿下务必收藏好它。天色已渐暗,奕勳还是改日再来到府上吧。”

                                          “好。夜晚的莺歌小苑并不安宁,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 燕洵边说着,边推开了房门。

                                          仲羽和楚乔早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先前一听到乐音两人便凑了上去。

                                          “她们两位分别是楚乔和仲羽。” 燕洵正式介绍道。

                                          “楚姑娘,羽姑娘,以后还请多加关照。” 宸薰向她们打了招呼,点了点头示意。

                                          楚乔?好熟悉的名字。宸薰突然回想起,难道就是乌先生口中说的,燕洵为了她而耽误回燕北的女孩?

                                          “仲羽,你送姑娘回去吧。” 燕洵对仲羽说道。

                                          “不必劳烦羽姑娘了,我来之前有带一名侍卫在门外。那奕勳就先告辞了。” 说完,蒙上了一条丝巾,转身离去。

                                          踩上板凳,趁墙外的守卫不注意,宸薰俐落地翻了出去。

                                          没走几步,一个男子快步跟了上来。

                                          “哎!少主!过了这么久,要不是刚才听到你的琴声,我就翻进去查看了。” 男子小声地说。

                                          “你想过那琴声可能代表着什么吗?”宸薰问道。

                                          “代表……你跟他相认了?” 男子皱着眉头问道。

                                          “当然不是。但我觉得他知道自己见过我,只是没想起我是谁。” 宸薰说道。

                                          男子急性子地回道:“好,好,你没和他相认就好。我完全赞成夏奕谦的意见。”

                                          “林承信,以后听到琴声你可以从声音的缓急和失误的比率听出弹者的心境,来辨别他的处境。” 宸薰说道。

                                          “知道了,你没弹错就是没事。” 林承信心不在焉地回答。

                                          哎!他向来都是如此!宸薰在心中感叹道。这个林承信忠诚且武功高强,虽然也不傻,但是过于耿直,始终不知何为察言观色。

                                          此时,林承信忽然猛地拉着宸薰的手,两人躲进了房屋间狭小的巷弄。“有人 跟踪我们。”他小声地说。

                                          等到确定甩掉了跟踪的人后,两人迅速回到了客栈,简单地点了几个菜让人送进房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19 13:25
                                            玉雕的小松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19 13:45
                                              ·第五篇-往事旧物

                                              一名月卫向宇文玥报告道:“方才一位女子出入过莺歌小苑,她和一名男子被我们追丢了。”

                                              月卫看了一眼宇文玥,接着说:“听到莺歌小苑有琴声我就前去查看,一听便知此人琴艺高超。一柱香后看到燕洵和一名女子从客房里走了出来,手上握着一个发簪像是那女子的,因为她没有任何发饰,长发披肩。”

                                              “她是否会武功?所弹奏的曲调是喜是悲?”宇文玥问道。

                                              月卫答:“那女子体态纤瘦柔美,应该不会。门外等她一起离开的男子才像习武之人。女子所奏曲调不悲不喜。”

                                              “那她的气质、长相呢?”宇文玥接着问。

                                              “那女子简直是个绝代佳人,气质非凡。但是看上去矜持冷淡,像个冰山美人。”月卫说道。

                                              “看来他燕洵一向都喜欢有挑战之事。”宇文玥意味深长地说道,心中思索着:此女子不会武功,不是侍卫;弹琴引人注意,不是传递情报者;和燕洵在客房独处、留下发簪,两人不是初次见面且交情非凡。”

                                              据他所知燕洵并没有女性友人,所以除了男女之情外,宇文玥实在想不到其他的解释。

                                              “星儿,这就是妳想跟随的人吗?” 叹了一口气,宇文玥在心底替楚乔感到不值。

                                              天边晚霞斑斓、华灯初上,贤集客栈内,店小二收走了客房内的碗盘。

                                              宸薰拉起了隔开卧房与书房的拉门,说道:“林承信,你守在外面,没事就早点歇息吧。”

                                              独自坐在卧房里,宸薰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

                                              十年未见,现在的燕洵已不是她记忆中爽朗真诚的少年了,尽管燕洵认出了她恐怕也形同陌生人吧。

                                              现在的他身在被仇恨与孤独所困的绝境,那里,她也曾经待过。她十分了解既渴望却又不愿走出孤独是何等矛盾的心境。

                                              想到这里,宸薰忧伤的神情突然被一抹宽慰的微笑给冲淡了。是啊,当初是他夏奕谦的一番话彻底让她醒悟,原来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姑娘,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过去。但是过去的遭遇并不能注定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快乐,每一个当下我们都是有选择的。你现在不快乐,其实也是你自己所选择的,因为你害怕、害怕一有期待又会再度落空、受伤害。宁可孤独一人、与世隔绝,也不要再有任何牵绊。但是你的心底却又总是纳闷自己为何快乐不起来,于是就将过往的遭遇当成了理由。”

                                              多么一针见血又无礼的话语,宸薰还记得当下她惊讶地不知如何回应,但却对夏奕谦毫无敌意与愤怒。尔后,夏奕谦竟成了她最感激也最亲近的人之一。

                                              宸薰心里湧上一阵温暖,暗自里想着,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也能如同夏奕谦协助自己一般,帮助燕洵在风风雨雨过后,找回他的笑容和幸福。

                                              换上了一身舒适的衣裳,宸薰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雕花锡盒,解开了上面的机关,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物品。

                                              两块玉佩、一串沉香佛珠、一个香囊、一对金耳环、一枚玉扳指和一只翡翠镯子。

                                              宸薰轻轻地摸了摸玉扳指和翡翠镯子,眼里带着无限思念。

                                              再拿起了香囊,打了开来,从里面的小袋子取出了一个精巧的玉制摆件-一只雪白的小松鼠。

                                              宸薰温柔地看着小松鼠,用手指轻轻抚过,将牠握在手心让手掌的温度暖起这个小玉件,回忆起了过往。

                                              一刻钟后回过神,宸薰把所有的物品收好放回原处,便准备要入睡。

                                              “晚安,洵哥哥。” 宸薰在心中对燕洵说道。

                                              莺歌小苑内,燕洵站在房门口,今夜的月亮似乎比昨日的月亮要圆,关于燕北的记忆,今日在这个姑娘身上又重新找回了一些。

                                              燕洵走进房里,准备就寝,心中暗自说道:

                                              “这个姑娘,我们应该曾经相识。只是我还想不起来。”

                                              “她为何不和我相认?”

                                              “希望能从她那里得知更多我母亲的事。”

                                              燕洵不知道的是,他们二人的缘分,早在十五年前就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19 13:47
                                                终于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19 20:4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19 20:44
                                                    小故事一
                                                    小松鼠(燕洵9岁,宸薰6岁)

                                                    今日小薰睡到巳时才醒来,发现母亲竟然不在身边,她揉揉双眼,舒服地伸个懒腰,把衣服穿好,便走了出去。

                                                    院中一片宁静没有半个人影,于是她便走到了洵哥哥的房间,只见燕洵在书桌前低着头,桌上还有好多用具。

                                                    宸薰轻轻地走到燕洵的桌边,想看看他在做什么。突然间燕洵的馀光瞄到了桌子旁这个小小的人影,像是吓了一跳般,往后靠在了椅背上。

                                                    “洵哥哥,你在做什么?” 宸薰看到他左手里似乎握了什么东西。

                                                    “嗯?没什么啊。” 燕洵侧过身,赶紧把东西藏进自己的口袋里。

                                                    小薰走近,握住了燕洵的两个拳头,想要打开他的手。

                                                    “你猜在哪一边?” 燕洵笑着让她猜。

                                                    “这边。” 小薰点了点燕洵的左手。

                                                    燕洵打开了左手,没有东西,又打开了右手,什么也没有。

                                                    “你已经藏起来啦!” 小薰说着便伸出小手要在燕洵身上搜一搜,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神秘?

                                                    “好好。这是惊喜,现在还不能说。好痒,别再给我搔痒了。哈哈。 ” 燕洵笑着边把小薰抱起来,走出了门外说道:“走,我们去外面玩吧小松鼠!”

                                                    看来哥哥是不会告诉她了,于是小薰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两个礼拜后宸薰和她的母亲云萍准备回洛阳。

                                                    燕洵牵着小薰来到他的房间,笑瞇瞇地拿出了一个小袋子。“小薰,你看这是给你的礼物。”

                                                    “哇!”宸薰开心地接过了小袋子,迫不即待地打了开来。从袋子里拿出了一颗玉石,一阵沁凉在宸薰的手心上蔓延开来。拿近一看,上面所刻的是一只雪白的小松鼠!

                                                    “是一只小松鼠!” 宸薰的脸上泛起了灿烂的微笑,抬起头来看着燕洵说道:“谢谢哥哥!原来这就是你之前藏起来的惊喜。”

                                                    “这可是我自己刻的喔!”燕洵看到小薰开心的样子,嘴角也扬起了欣喜的弧度。

                                                    宸薰再仔细看看手上的玉雕:“哥哥,你好厉害喔,刻得好漂亮。”

                                                    “你喜欢吗?小松鼠。” 燕洵弯着腰看着小薰,微微瞇着眼笑着问道。

                                                    “喜欢!我要把它放进香囊里收藏好,随身带着!”小薰说着就把小松鼠收进了身上配戴的香囊。然后伸长双手环绕燕洵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啵!” 燕洵喜上眉梢,心里甜滋滋的,伸手把小薰抱在了怀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4-21 15:27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04-22 19:28
                                                        小时候的宸薰-
                                                        大概像川岛小鸟镜头下的未来酱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4-23 11:03
                                                          · 第六篇-初次相见

                                                          燕北定北侯府 夏 七月中 早晨

                                                          “红绡,洵儿,你们来和云萍阿姨问好。”白笙向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说道。

                                                          “云萍阿姨好。” “阿姨好。” 孩子们应道,说着边小跑到了云萍身边。

                                                          “洵儿” 云萍弯腰微笑地说,再起身微讶地说道 “红 绡长高了不少,已经要从女孩变成少女了呢!”

                                                          红绡笑了笑看着云萍牵着的小女孩说 “彷彿前阵子才听到小薰妹妹出生的消息,现在妹妹也已经会走路了。”

                                                          “小薰” 燕洵呢喃地说道,他早已好奇地蹲下来看着小女孩的汪汪大眼,对她微笑,握了握她的小手。

                                                          女孩对着眼睛笑成了一直线的燕洵轻唤了一声 “哥哥。”听着燕洵眼里的笑意更是浓了。

                                                          “阿姨,妹妹的手好小喔,她几岁了?”燕洵抬头问道。

                                                          还没等到云萍回答,一个清脆的小声音从燕洵耳边传来:“我已经两岁了。”

                                                          燕洵转过头来只见小薰又问道 “哥哥你几岁了?”

                                                          燕洵一脸不可置信地回答:“哥哥五岁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小的孩子,说话还如此流利。

                                                          云萍见状说道:“因为薰儿早产所以看起来比同龄孩子还要小,但她确实很早就会说话了,在一岁初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到处找人说话。”

                                                          云萍接着对小薰说,“以后见面要称呼红绡姐姐和洵哥哥。” “红绡姐姐,洵哥哥” 小薰重复道。

                                                          “还有另外两位哥哥正在练武,等会儿才会回来。”白笙笑着说。

                                                          燕洵兴奋地拉着小薰的手,他只有哥哥姐姐,一直想要有个妹妹,所以感到特别新奇。

                                                          看见燕洵开心的模样,白笙和云萍相视而笑道: “洵儿,娘和阿姨坐在树下聊聊天,你帮忙照顾妹妹,别跑远了啊。”

                                                          燕洵牵着小薰的手对她说:“哥哥带你去池塘看鱼好吗?”

                                                          “好。我们走!” 宸薰蹦蹦跳跳地拉着燕洵往外走。

                                                          一边走着,燕洵问:“小薰,你的全名是什么?”

                                                          小薰答道:“我的名字叫江宸薰。”

                                                          “宸薰。” 燕洵复述了一遍。

                                                          “洵哥哥,你呢?” 小薰接着问。

                                                          “我的名字是燕洵,只有一个字。” 燕洵答道。

                                                          说着说着两个孩子走到了池塘边,小薰放开了燕洵的手向池塘跑了过去。

                                                          燕洵连忙追了上去作势护着她,说道 “小薰,别用跑的小心掉进池塘里了!”

                                                          说完燕洵揽住了小薰,认真地看着她对她说道:“你还太小了,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要牵着哥哥的手,不可以放开,好吗?”

                                                          小薰看着燕洵,十分不解为何让她时时刻刻都要被他牵着,她想自由地到处走来走去。

                                                          虽然这活泼的小姑娘不太情愿,但是她看得出来哥哥是担心她想要保护好她,于是说了声 “好。”
                                                          然后牵起了他的手。

                                                          几天过后, 燕洵一早起来就会探头探脑地看小薰起来了没,两个孩子非常要好,整天都腻在一起。

                                                          他们一起玩捉迷藏、一起划图、一起吃饭、一起在府里穿来穿去;到厨房找东西吃、到阁楼上去探险、还一起捉弄燕洵的三哥燕啸。

                                                          宸薰虽然是个小女孩但是精力充沛、好奇心旺盛。像个小男孩般地好动、调皮,却又聪明、早熟,所以很得燕家人喜爱。

                                                          燕洵遇到她简直像是遇到了另一个自己,两个古灵精怪的孩子凑在一起,更是变本加厉,什么花样都有,还得让大人们多留心。

                                                          宸薰的母亲云萍与白笙为一对好姐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小就是最亲近的玩伴。后来两人相继出嫁,仍然会时常探视彼此。到了夏季云萍会带宸薰去燕北避暑、游玩,到了冬季则是换白笙到洛阳探访。

                                                          云萍的丈夫为洛州刺史江德山,掌管着20郡65县,为大魏东向领土最重要的官员。首县洛阳为仅次于首都长安的第二大城,同时是丝路的起点,为东方经济的中心。

                                                          宸薰为江德山和云萍的独生女,云萍生宸薰时并不顺利,早产又加上难产。江德山不想再让云萍冒着生命危险受苦,所以便决定不再生子。江德山和燕世城一样都只娶一个妻子,且恩爱有加。

                                                          身为独身女宸薰除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集众期盼于一身。从小就被教导读书、算数、琴棋书划,云萍对她的教育一点也不输其他门阀公子,甚至更加地严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4-23 11:10
                                                            小松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4-23 11:1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