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同人吧 关注:21,809贴子:376,935

回复:◇同人、【格式】◇斗罗之狐狸是素食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看!楼主大大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9楼2018-05-09 02:58
    第二十七章
      碍于悠离的存在,独孤博的确没有威胁到唐三的生命,但这不代表他不会试探唐三到底有没有本事。
      唐三折腾了一番度过了考验才被放过了。但是唐三还是发现了冰火两仪眼,于是他心思一转就冒险服下了“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
      事后清宇知道了这一点,暗叹果然是主角,就算剧情蝴蝶成这样了,该有的奇遇还是一样都没少。
      悠离知道这件事时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关键是他并不知道那两株草是什么。早已将原著忘的差不多了的人表示不知者不惧。他顶多就是感慨了一下主角又遇到了一个奇遇罢了。
      唐三为独孤博疗毒用了半年,悠离偶尔也会带小舞去看看他。独孤博当然看出了小舞的身份,不过他可没兴趣和悠离抢人。要知道那位可是仅仅用了二十多年就进阶了封号斗罗的存在。那怕是昊天斗罗,也是四十多才进阶封号斗罗的。
      半年多观察下来,独孤博发现悠离是真的把小舞当成妹妹,就更不会去抢了。只是十万年魂兽的话他抢了还能留下一条小命,如果是妹妹,估计他抢了也会被这个狐狸毫发无伤的抢回去,并且将他算计的死的透透的。
      虽然独孤博的碧磷蛇皇是蛇类的皇者,但是风灵九尾狐也是狐族的皇者啊!他们两个可没有什么武魂天生的威压之类的东西,可以说是势均力敌。不过加上悠离的风属性和那个十万年魂环就不一样了。悠离想杀了独孤博虽然要付出一点代价,但是也不是很难的事。独孤博是个聪明的人,他不会自己撞上去找死。
      对于独孤博的识时务,悠离也是十分满意的。说实话,悠离是真心讨厌用毒的人的。不然也不会明知道是剧情还阻止独孤博不让人把唐三带走了。
      其实悠离讨厌用毒的人也是有原因的。当年悠离去捉鬼捉妖什么的,就怕那些东西放出什么尸毒、妖毒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一般不会立刻让致命,毕竟他法力高强。但是这些东西要是中了,那滋味可是真心不好受的。独孤博的存在就总是让他想起那些坑人的尸毒、妖毒。
      “师父,你在想什么呢?小三快回来了吧?!”奥斯卡推了推悠离,问道。悠离回过神,点了点头:“是啊,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说着他习惯性的拿起桌子上的一块糕点,轻咬了一口。然后就继续走神。
      〔话说,为什么最近小奥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我爱吃的?明明我从来不会表现出自己喜欢什么口味的食物的啊!〕悠离看着手中的糕点,十分纠结。
      “师父你又走神了!”奥斯卡不满的看着悠离。悠离回神,反射性道:“啊!抱歉,在想一些事。”随即悠离就反应过来了,〔不对,我和这小子道什么歉啊?!实在是太不对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我要在意这个窥视自己的**啊?!〕
      悠离纠结又郁闷的放下了糕点,觉得自己被不知不觉的软化了。但是明显,他已经无法挣脱这个柔软的罗网了。郁闷的悠离站了起来,走出宿舍。
      “老师,你去哪儿?”奥斯卡疑惑的抬头看去,手下一顿,纸屑满桌。
      没错,奥斯卡最近在勤练画符。从他听到敛息符能够把一个人从身体到气息全部隐藏起来后他就学的越发起劲了。誓要再这方面超过悠离。因为只要超过了,悠离就看不出他的符了,他就可以去偷看自家师父洗澡了!!!
      对于他的想法,清宇的反映是:“呵呵,省省心吧!师兄在符咒方面的造诣可以说是超神了。就你,还想画出师兄看不出来的敛息符?等下辈子吧!”
      这下子,就算不是为了偷看自家师父洗澡这点小心思,他也一定要努力了,事关他的尊严问题啊!!!
      听到奥斯卡的问话,悠离脚步顿了顿:“去逛逛。”说完他就走了。〔啊啊啊啊啊!我到底为什么要和这个小子解释啊!!!弄得好像是丈夫问出门的妻子去了哪里,妻子乖乖回答一样!!!〕悠离觉得,他简直是和天斗城犯冲!自从遇到那个皇斗战队之后就没有过什么好事!
      去林子里逛了一圈,悠离终于平复下了心情。然后就回去了,回去后略纠结的享受着奥斯卡的照顾,然后沦陷的更深,之后更加纠结。
      悠离的话没有说错,唐三不过几天就回来了,顺便带来了独孤博当学院的顾问。弗兰德当然各种愿意,悠离也没有多大的意见。虽然他讨厌用毒的,但是也不是讨厌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虽然悠离现在名义上是史莱克的老师,事实上他也只教那一个人而已,地位也是相当于顾问的。他都打算等小奥毕业之后就转职成史莱克学院的顾问,带着小奥去游历去。到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独孤博之流的碍眼。
      奥斯卡看着自家师父看了偶然路过的独孤博一眼,心下一阵好笑。事实上他家师父并不是太过讨厌独孤博,只是,谁让独孤博有一次误闯了他们的修炼场地,误会了他们在做什么不和谐的事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8-05-09 11:19
      第二十八章
        话说,独孤博是怎么闯到他们的修炼场地去的,那就要从他刚来那段时间说起了。
        因为之前多多少少有点得罪悠离,所以独孤博刚来的时候并不怎么在学院里露面。因此他也不熟悉学院的布局。那么有一天他心血来潮的去食堂吃饭,找不到食堂的正确位置也是正常的了。
        奥斯卡的修炼场地在只和食堂有一墙之隔的一个房间里,这也方便他平时不跟着悠离学习的时候去食堂的厨房修炼。那一天他正好在那个房间里学习画符。因为是那天学习的是一张新符,所以悠离是手把手教奥斯卡的。
        手把手的教导免不了一些身体上的接触,悠离本来是不肯的,不过新符嘛,奥斯卡没练过,而且他的学习程度已经不再是那些简单的符了,那个符是很复杂的。悠离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手把手的教导了。
        然后独孤博闯了进来,看到了把奥斯卡抱在怀里的悠离,他那个角度看不到笔,顿时就误会了。认为悠离是老牛吃嫩草,连自己徒弟都不放过。悠离一怒之下差点就武魂附体和独孤博打起来了。就算最后把误会解开了,悠离也更加的不待见独孤博了。
        除此之外,其实奥斯卡也是有点不待见他的,毕竟他家师父好不容易才肯亲近他一点啊!就这样被独孤博搅黄了!所以他其实颇有些暗火灼烧。
        悠离对于自家徒弟的小心思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也很纠结。悠离对于亲近奥斯卡并不怎么反感,但是他一向是个规矩守纪的,这从他那怕变成了魂兽也没破斋戒就可以看出。所以和自己的弟子相恋就足够他纠结的了,更别说亲近奥斯卡了。因此奥斯卡目前处于看得到,摸不着的状态。想吃个豆腐简直比登天还难。
        因为悠离和独孤博之间不大不小的尴尬,如果唐三刚回来就给众人服用从独孤博那里得来的仙草显然让悠离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所以他选择了延后几天给众人服用仙草。
        纵然迟了几天也没有大碍。众人还是得到了和原著一样的草药。清宇则得到了一株叫做青玉雪轮花的仙草,能够让他的魂力更加偏向细水长流,每个魂技所用的魂力都能减免三分之一。作为辅助系的治愈魂师,这显然是对他作用最大,也最适合他的仙草。
        看着他们吸收仙草,悠离坐在一边和小舞聊天。
        “小舞,你真的选择了唐三?”悠离皱着眉看着唐三,说实话,他对唐三还真不怎么满意。那怕他是主角。
        小舞脸颊微红:“悠离哥!你这都是第十次问我了!你好烦啊!”
        悠离无奈的摇了摇头:“哥这不是在担心你吗。柔姨走了,如今能照顾你的就只有我一个了。哥希望你能好好的。”
        小舞也有点感触,她看着唐三,目光坚定:“悠离哥放心吧!我会让自己幸福的。”说完,她的目光变成了打趣,语气也偏向戏谑:“倒是悠离哥哥你,小奥的追求你打算怎么办啊?”
        “小奥他……”悠离目光迷离了一瞬,转瞬就变为了平静,“我和他是师父。怎么能在一起。”
        “师徒这种关系对我们魂兽来说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我看啊,你就是不好意思了!”小舞对悠离做了个鬼脸,“你还在犹豫什么?小奥虽然魂咒猥琐了一点,但人还是很好的。小心以后他不喜欢你了,找了别人,你再伤心也没用了。”
        悠离顿了顿,突然想起了原著小奥为了宁荣荣做的种种,心中一阵翻腾。
        “怎么了,难受了吧?!不想他和别人在一起吧?!”小舞笑了笑,有点得意的看着悠离。
        悠离没理她,转头静静的看着奥斯卡。小舞也没在意悠离的不理会,只是悠闲的加了一句:“现在我们基本都知道小奥喜欢你了,我们都是支持的。毕竟你们平时的情谊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悠离哥哥,别犹豫了。别人怎么看其实都没有什么不是吗?只要你自己过的幸福,亲朋好友祝福,不就可以了吗?”
        “你说的也没什么错。但是……”悠离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道,“让我再想想吧。”
        正说话间,奥斯卡已经率先醒了过来。他直接蹦到了悠离面前:“师父师父,我的魂力已经到达三十七级了!”悠离笑了笑:“好了,别闹腾了,其他人还没醒呢。”
        “嗯嗯。”奥斯卡重重的点头。在悠离身边乖乖站好。小舞看着两人,心下一阵好笑:“妻奴本质啊!”
        奥斯卡闻言瞪了她一眼:“小舞,别胡说。”说着他的目光时不时的撇向悠离,目光中有着担忧,就怕悠离对这话有什么反感。
        出乎两人意料的事,对于这句话悠离不气也不恼,只淡笑道:“要说妻奴,该是说唐三的吧!谁不知道他对你基本上算是言听计从啊!”
        “悠离哥!”小舞跺了跺脚,小脸通红。悠离淡淡微笑,奥斯卡都没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奥斯卡相信,他家师父肯定是听出了那句话是指什么的,可这不承认也不反驳,直接就忽略了的态度也的确让他有点糊涂。
        [所以,这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奥斯卡很苦恼。
        #自家师父心思太难猜怎么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8-05-09 11:20
        接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8-05-09 18:45
          楼主今天很勤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8-05-09 18:4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8-05-09 19:54
              第二十九章
                唐三淡定的看着面前抚琴的青年,以平静的语气问道:“悠离老师,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悠离轻轻压住琴弦,止住琴音,神色平静莫测:“你发现了,是吗?”这明明是一个问题,说出口却像是在陈述某个事实。
                这是一个没什么头尾的问题,唐三偏偏就明白面前的人在问什么。他也没想着隐瞒,只点头承认:“是,我发现了,您和小舞都是魂兽。”这个真相唐三早在服用仙草之后就知道了。不过小舞不想说的,他不会揭穿。不管怎么样,小舞都是他的亲人。
                悠离抬头看着他,轻轻挑起了眉:“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只能说,我永远不会背叛小舞。”唐三轻笑着说道。悠离上上下下大量了他一下,然后也笑了:“你很好,我承认你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对待小舞。”说着,他的手在琴上微微一抹,琴已经消失。
                将琴收回后悠离也没停留,转眼就离开了这里。唐三有点无奈:“这算是……被见家长了?”最后他只能摸摸鼻子,默默的离开了。
                等唐三回去之后,他就接到了独孤博找他的消息。告别了独孤博,唐三也回归了早该回归的日常学生生活。
                悠离面带笑意的看着身穿绿色校服的奥斯卡。奥斯卡有点窘迫:“师父,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悠离眨了眨眼,笑着说道:“其实还是很好看的。”
                奥斯卡凑了过去:“师父你觉得好看?你要是觉得好看那我毁形象也值了。”
                悠离有点无语,[貌似,小奥现在已经越来越喜欢调戏我了……]
                “是啊,你是值了,就是师兄对你笑一下你都值了。哪儿管的了形象问题啊!反正你大香肠叔叔早已心有所属,也不在意学院里的美人学姐学妹们。”清宇心若死灰的看着一身说的好听一点是绿色,难听一点就是屎绿色的校服,开口还不忘调侃一下自家师兄和奥斯卡。
                “呦,听你这么说,你在意那些美人学姐学妹们了?”宁荣荣没好气的说,语气有点酸。
                “哪有?我才不在意那些呢!我心里只有那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了。”清宇赶紧表忠心。那专注的看着宁荣荣的姿态,含情脉脉的眼神。让人想不知道他话里的那个人是谁都难。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宁荣荣成功红透了一张俏脸。悠离有些无语,同样是做过清心寡欲的道士的人,为什么他家师弟能情话一堆一堆的往外冒呢?那怕他家师弟是个假道士,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清心寡欲了十几年了,若不是出了这种事,估计他成年后也不会离开道馆,而是直接入道门了。[所以,果然是人与人之间天生的差距吗?]悠离若有所思的看着清宇。
                当年悠离进史莱克是为了奥斯卡,如今为了奥斯卡他留在了这个学院。可是悠离到底不是史莱克学院正规的老师,所以他是不用教导这些学生的。
                如今小怪物们都去上课了,悠离倒是一时有点不适应了。不过他倒是没有表现出来,淡定自若的做些事打发打发时间。比如弹琴、练习控制风元素、制符、画画等……
                奥斯卡回来之后就看到了自家师父淡定弹琴的样子。顿了一下后冲了过去,面带笑意:“师父师父,你知道吗?小三第一天上学就跟人起争端了哦。”
                “哦?为什么?小三可不像是会主动惹事的人。”悠离止住琴音,饶有兴致的问道。
                “还不是为了小舞。小舞太漂亮了嘛,有很多人都喜欢她啊!那些喜欢她的人如今看到一个新来的敢坐在小舞身边自然就想赶走他啊!结果被小三收拾了那个带头的一顿。你都不知道,当时可有趣了……”奥斯卡笑眯眯的和自家师父分享上学的趣闻。说完了这个还有那个,一刻都不闲。
                悠离静静的听着,听到好笑处便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两人之间气氛温馨。
                事实证明,总有一些人会在气氛正好的时候来捣捣乱。
                敲门声响起,悠离两人对视一眼,奥斯卡前去开门。“奥斯卡,你果然在这里。”小舞看着奥斯卡,语气中透着了然。
                “小舞,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奥斯卡疑惑的看着小舞。小舞急切的去拉奥斯卡:“快跟我走!三哥他受伤了。我到处找清宇也没找到。”
                “受伤?怎么回事?谁敢在我们史莱克学院动手伤人?”悠离也站了起来,跟了过去。
                在奥斯卡给了唐三恢复大香肠后,唐三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在悠离的追问唐三也说出了这件事的始末。
                “这种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的戏码可真是讨厌。”奥斯卡皱紧了眉,有点厌恶。悠离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头:“不怕,我们也不是没有老的。欺负人都欺负到我妹夫头上去了。看来是我太低调了。”悠离冷冷的笑了笑,然后看向唐三:“小三,下次他们再来,你直接让人传信给我就是了。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动我罩着的人!”
                唐三默默咽下了“他们比我还惨”这句话,点了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8-05-09 20:38
                哇悠离超霸气啊_(:зゝ∠)_


                回复
                86楼2018-05-10 12:16
                  第三十章
                    第二天清晨,悠离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奥斯卡,大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奥斯卡恬这一张脸看着悠离:“师父师父,你就让我搬过来住吧!”
                    悠离揉了揉额角:“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想搬到这里来?你不是和小三住的挺好的吗?”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师父你都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小舞就闯了我们宿舍。我还睡的好好的呢就被她摇醒了问我小三在哪!我可受不了了。”奥斯卡苦着一张脸,尽力表现出自己现在处境十分尴尬,“幸好我没有裸睡的喜欢,不然不就被看光了!你想啊,她这次在我睡觉的时候就敢闯进来,下次要是我在洗澡,然后她突然闯进来找唐三……”
                    [的确,这处境确实尴尬。]悠离端正了态度,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道:“好吧,你回去收拾东西,搬进来吧。我去把侧卧收拾一下。你以后就住在那里吧。”
                    “谢谢师父!”奥斯卡喜笑颜开。虽然只能住侧卧,但是好歹也是住进来了。住都住进来了,那爬上主卧的床的时间还会远吗?奥斯卡十分自信。
                    搞定了搬家的事,奥斯卡笑眯眯的看着悠离:“师父,我们去吃早饭吧!”悠离颇为无奈,他点了点头,和奥斯卡一起向食堂走去。
                    “快走快走!唐三又和力之一族打起来了。据说这次来得是泰隆的爷爷。”一旁的路人催促着同伴。
                    “什么?这泰隆也太不要脸了吧!自己老爹被打败了居然还叫了自己爷爷来。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的同伴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于这种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的做法十分不屑。
                    听了这话,奥斯卡看向悠离。果然,他家师父的脸色十分难看。
                    悠离握住了奥斯卡的手,脚尖轻点地面,带着奥斯卡迅速冲向学校大门外。
                    大门外,唐三已经招出了昊天锤。但此时,他突然觉得身上一轻,仿佛所有压力被瞬间抹去。
                    “小小一个魂斗罗也敢欺负我妹夫!好大的胆子!”蕴含着怒火的清冷嗓音响起。
                    唐三抬头,看着面前魂环已出的悠离,顿时放松了下来。
                    “三哥!”小舞冲到了唐三身边,扶住了唐三。唐三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原来是九离冕下。请问冕下为何插手我们和唐三之间的事?”泰坦面色瞬间严肃了起来。他也看到了唐三手上的昊天锤。顿时有种苦笑的冲动。
                    “此次争端的起源,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小妹而已。”悠离冷漠的注视着对面三人,“小妹既然认定了唐三,旁人有何资格过问?倒是几位,不分青红皂白就跑来我史莱克欺负我妹夫,这件事可说不过去。还望几位给我一个说法才是。”
                    “哥!还和他们要什么说法?!他们摆明了就是以大欺小!”小舞不满的说。
                    “就是!都是魂斗罗了还欺负人!要不要脸!”宁荣荣不知何时来到了两人身边,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带着她来的宁风致已经开始给唐三辅助治疗。
                    “原来这位姑娘是九离冕下的妹妹。在下倒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泰坦更想苦笑了。毕竟是自家孙子肖想人家妹妹。而且还引出了这番争端,这的确是让他们有点不好做人啊!
                    没有办法的泰坦将希望放在了唐三身上,本来就有的心思更加坚定。在确定了唐三是唐昊的后代后几乎是一刻不带犹豫的跪下认人。
                    看到这种神反转,悠离也无语了,最后只能感慨唐三的主角光环到底还是存在的。最后只能让几位“学生家长”进了学院慢慢商谈。
                    唐三和泰坦到底说了什么悠离也不知道,不过还隐隐约约记得一些剧情的他还是能够猜到一些的。不过悠离也不想管这些事。他吃了早点就回去了,也没管这件事的后续事件。反正主角总会解决问题的。
                    因为不管事,所以悠离也并不知道,小舞是他妹妹、唐三是他承认的妹夫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史莱克。
                    下午,在院子的树下和奥斯卡对弈的悠离放下了手中棋子,抬头看向门外。门外宁风致和古榕静静的站着,看着两人。
                    悠离站了起来:“宁宗主,骨斗罗前辈,请进。”
                    “小狐狸,好久不见啊!”古榕笑着打招呼。悠离面色不改:“是许久未见。悠离到此,没去拜见骨斗罗和剑斗罗两位前辈,倒是晚辈的不是了。还望前辈原谅才是。”
                    “你小子,还是这么文绉绉的。”古榕摇头笑笑,然后看向奥斯卡,“这是哪位?听说你小子收了徒弟,不会就是这个小子吧?”
                    “这就是我徒弟,他叫奥斯卡。也是原史莱克学院的学生。”悠离淡定的说道,“小奥,来见过两位前辈。”
                    “宁宗主好,骨斗罗冕下好。”奥斯卡同样淡定问好。反正他不紧张,紧张也该是他家清宇师叔紧张。
                    “好小子,天赋倒是不错。想来你就是荣荣口中那个食物系魂师吧。的确是很不错。”宁风致赞扬道。
                    奥斯卡笑着挠了挠头脑勺:“是吗?我也觉得自己挺不错。”“夸你两句就翘尾巴!有本事比的过小三再骄傲。”悠离面无表情的抬手,拍了一下他的头。
                    奥斯卡蔫了:“师父,你就不能不打击我吗?我只是一个柔弱的辅助系,那比的过小三那个怪物中的怪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8-05-10 17:14
                      悠离额角青筋暴起:“你柔弱?”“不不不,我一点也不柔弱!师父别罚我去跑步!”奥斯卡反应了过来,猛的摇头。
                      “噗哈哈哈哈哈!”古榕大笑了起来,颇有点止不住,“小狐狸,你这徒弟也太好玩了!”
                      悠离揉了揉额角:“弟子顽劣,让两位见笑了。”“没什么大碍。我看他挺有趣的。”宁风致面带笑意的说道。
                      悠离暗叹了一口气:“不知两位找我到底有何事?”
                      两人对视一眼,古榕笑:“风致,我就说了,这小狐狸就是个人精,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宁风致笑了笑:“没有什么大事。我只是想问一问,九离斗罗可愿加入我七宝琉璃宗?九离冕下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只求日后若是七宝琉璃宗有难,冕下肯看在荣荣的份上帮上一二。”
                      “在下素来闲云野鹤惯了,可没有打算加入任何势力。至于帮忙,若是在下力所能及,一定会帮忙的。”悠离淡定的婉拒了宁风致抛出的橄榄枝,不过还是答应会帮忙。
                      “小狐狸还是这么倔。当年你就谁拉拢都不去。如今倒是越发‘闲云野鹤’了。不过,数年不见。你倒是越发喜爱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了。”古榕看了看他桌面上的棋局,有点无奈。人家意不在争名夺利,别人也不能强求不是。
                      悠离但笑不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8-05-10 17:15
                      第三十一章
                        “给小怪物们猎取第四魂环?”悠离皱着眉看向弗兰德,“这种事你们自己决定就好了,为什么通知我,我以为你才是这所学院的院长。”
                        “可是冕下,这次活动小舞他们几个都会参加。您真的不跟过去看看吗?”弗兰德犹犹豫豫的问道。
                        悠离摇头笑笑:“我跟过去做什么?小小一个落日森林,你们又不是应付不了。小孩子是需要磨练的,大人的保护不可能伴随他们一生……”他的声音低了下来,低下的头神色不明。
                        “我知道了。”弗兰德点头,“那么,九离冕下,我先回去了。”说着他离开了这个院子。
                        “师父,你真的不打算去吗?”奥斯卡遗憾的看着自家师父。悠离摇了摇头:“不去。”“那好吧……”奥斯卡有点小小的失望。片刻后他就打起了精神:“那师父,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按时吃饭,别整天闷在屋子里……”
                        “小奥!”悠离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是快去准备要准备的东西吧。”奥斯卡乖乖点头:“我知道了。”
                        次日。
                        “师父,那我走啦!”奥斯卡站在悠离面前说道。悠离专心于面前的琴谱,漫不经心的点头:“好好,我知道,你走吧。”
                        奥斯卡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那师父你要记得想我啊!”悠离额角青筋暴起,抬头怒视奥斯卡:“又不是要去很久,你这么磨叽做什么?”
                        奥斯卡轻叹一声,然后低头,飞速在悠离脸上落下一吻,然后飞快逃窜:“师父再见!”
                        悠离愣住了,片刻后脸色爆红,瞪着大开的院门半响,最终还是默默的叹了口气再度研究起琴谱来。只是面颊上的绯红久久不散。
                        此时,偷亲到的奥斯卡心情十分好的和其余人会和,踏上了猎取第四魂环的道路。然而,等他回去之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奥斯卡看着面前桌子上的字条,神色沉郁。
                        『有事离去,归期不定,勿念。』没有署名,奥斯卡却认出,那是师父的字。旁边来找自家师兄的清宇怜悯的拍了拍自家师侄的头:“莫慌,师兄会赶在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大赛结束之前回来的。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应该不会错过才是。至于是比赛中途就回来,还是到了总决赛再回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奥斯卡不语,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
                        清宇耸了耸肩:“你自己保重。师叔我就先走了。”说完他也不管奥斯卡是什么反应,迅速离开了这里。
                        风神第三考:杀戮之都。
                        悠离看了看周围糟糕的环境,皱紧了眉。他来这里不是来锻炼实力的,毕竟他自信这里还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来这里其实是来锻炼心智的。杀满一千人,并且保持灵台清明,这是他的任务。
                        杀满一千人,在悠离不计时间和杀戮之都的规则的情况下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至少在来到这里之后,他证明了自家师弟说的一件事,杀戮之都连封号斗罗的实力也是能削弱的。
                        [毕竟是一位神的传承之地啊!]悠离叹了口气,毫不犹豫的用风将面前的人搅碎成肉泥,目光冰冷。
                        第一百七十二人。
                        悠离默默的在心底记数。就算实力被削弱,悠离还有风元素的能力。这也许也是这一次考核的目的。学习风的残暴……
                        此时的史莱克众人正在进行着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大赛的预选赛。奥斯卡颇有些心不在焉。
                        “悠离老师还是没回来?”唐三拍了拍他的肩问道。奥斯卡叹了口气:“是啊,还没回来呢。这都好几天了,师父到底去哪里了?”
                        “悠离老师也许有些比较麻烦的事吧。不过我相信,在总决赛之前,他会回来的。”唐三笑着安慰道。奥斯卡蔫蔫的点头。
                        “你啊!这就是关心则乱!师兄再怎么不济也是个封号斗罗。给他点信心可以吗?”清宇走了过来,推了下奥斯卡。
                        宁荣荣也凑了过来,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他哪里是担心悠离老师。我看他啊,是害了相思病!”
                        杀戮之都。
                        面前之人被狂风卷起,然后摔了下来。全身多出粉碎性骨折,挣扎了几下就彻底断了气。
                        第三百八十二人。
                        狂风席卷向不远处的壮汉,一阵狂风划过,壮汉的身体瞬间四分五裂,鲜血淋漓的肢体散落一地。
                        第七百二十五人。
                        柔和的清风拂过,两个人的脖颈瞬间开裂。大动脉被切断,鲜血喷涌。
                        第九百九十九人,第一千人。
                        任务完成,悠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杀戮之都。仿佛清风拂过,无声无息。没有一个人发现他走了。
                        “终于离开了,感觉如何?”浩风悄无声息的出现。悠离看了他一眼,没有一点惊讶:“还不错。给我吧。”他伸手。
                        浩风笑了笑:“你倒是不客气。”他挥手,两块魂骨落在了他手上。浩风没解释为什么多了一块,悠离也没问。他收好魂骨,飞速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8-05-10 17:17
                        其实文很好看,但,由于我总忘了前面的,还得再去追一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8-05-10 18:12
                          楼主大大宝宝看得不过瘾。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1楼2018-05-10 19:53
                            第三十二章
                              前往武魂城的路上,突然出现的白衣人激动的冲向小舞,大手抓向她怀中的相思断肠红。
                              突然一阵狂风划过。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打开了白衣人的手,来人一身黑衣,站在了小舞身前,呈现出保护的姿态。
                              “师父!”
                              “悠离哥哥!”
                              “悠离老师!”众人喊到。
                              悠离穿着一身耐脏的黑衣,不同于往日白衣冷若冰霜的高贵圣洁,反倒衬的他的气质诡秘了起来。
                              “九离斗罗悠离?你怎的在这里?”月关惊讶的看着悠离,“你不是去隐居了吗?”
                              “能隐居自然也能出世。”悠离淡淡的看着他,态度算不上是好,却也不能说有失礼的地方,“不知菊斗罗为何要抓我妹妹?”
                              “这丫头是**妹?难怪连你也庇护着这个学院。”月关想明白了。
                              “哈哈哈!菊花关,你想动人家女孩,还得看人家家长同不同意呢!”独孤博大笑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师父。”奥斯卡突然喊道。悠离偏了偏头:“嗯?”
                              奥斯卡担忧的看着他:“你身上……”真的认真学习了悠离交给他的知识的奥斯卡担忧的看着自家师父身上缠绕的厚厚一层血色光芒,皱紧了眉。
                              清宇更是脸色苍白了很多:“师兄,你杀人了?怎的造下这么多杀孽?你这得救多少人才能赎孽啊?!”
                              悠离顿了顿:“刚从杀戮之都回来,没什么大碍,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很快就能赎清的。”他轻轻一叹:“一时赎不清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有很多时间。”
                              “杀戮之都?!!”几个知道杀戮之都的瞬间变了脸色。
                              清宇有点抓狂:“杀戮之都你还敢杀这么多人?!这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你是疯了吗?!”
                              “整一千。”悠离淡然处之,“只是在锻炼意志力罢了。不用担心。我自己有分寸的。”
                              清宇额头青筋直跳,怒吼道:“老子管你是死是活啊!晚上恶鬼催命别叫老子帮你抓鬼!”悠离有了点好心情:“师弟,容我提醒,你虽然挂名在师父名下,但这抓鬼的本事是我教你的。”“你你你你……**!”清宇跳脚。
                              悠离笑了笑,然后道:“暗处那位,也别躲躲藏藏的了。我发现你了。”鬼斗罗鬼魅一脸纠结的出现。当着他的面喊抓鬼什么的……真是让人不纠结也不行啊!
                              悠离的笑容中带上了一抹调侃:“师弟,不知道这只鬼你能不能抓啊?”
                              鬼魅瞬间黑了脸:“九离斗罗悠离,你真的要和我们作对吗?”“和你们作对?这话倒是好笑。若你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我又为什么要和你们作对?我这人啊有很多缺点,有一点却是好的,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若是不来劫杀这群孩子,我又为什么要和你们作对?”悠离轻叹着说道。似是感慨,也似是讽刺。
                              “哼,谁说我们是来劫杀这群孩子的?我们只是想要唐三而已,只要你们能把唐三交出来,他们还能安全离开这里。”鬼魅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异乎寻常的无礼行为。
                              奥斯卡看出了不对,他紧皱着眉看向自家师父。〔不对,感觉不对。到底是那里不对?好奇怪的感觉。可是,的确是师父没错啊!那,到底是那里不对呢?〕
                              “交出唐三?你是在开玩笑吗?”悠离淡淡的笑着看向他,浓郁的杀气倾泻,这方天地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了起来,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师兄!抱元守一,澄清灵台!”清宇一惊,立刻冲悠离大喊。悠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垂下眼帘,周身杀气慢慢的收敛。片刻后已经收敛的一干二净。
                              沉寂片刻,悠离抬起了头:“两位还是请离去吧。唐三我是不会交出去的。”
                              “月关,亏你也是封号斗罗,竟然在这里欺负小孩子。还如此藏头露尾,就不怕被人耻笑么?唐三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朋友。”尘心也现身了。
                              本就有了退意的月关和鬼魅对视一眼。这时宁风致也到了:“我劝你们还是快走为妙。”
                              “今天我们认栽了。不过,今天这笔帐我们会记着。鬼魅,我们走。”
                              看到两人带着人离去,奥斯卡瞬间就冲到了自家师父面前:“师父,你可算回来了!我好想你!”不要脸面的奥斯卡一下就抱了上去。悠离顿了顿,然后轻笑了下:“师父也很想你。”
                              “师父……”奥斯卡不敢置信的看着悠离。悠离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先放开我。”奥斯卡看到了悠离微红的耳朵,笑着放开了他。
                              另一边,宁荣荣也和自己父亲会和了。
                              回到史莱克的队伍,悠离也没管那些人的讨论。他拿出了琴,平静的弹琴。慢慢平复心中杀欲,平和心境。奥斯卡坐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的守着他。
                              “小狐狸,你还需要修心。”尘心突然开口。悠离琴音一停,片刻后他叹了口气:“修行修心,我还是差了。到底是比不过师父啊!”
                              “比不过就比不过,你和那老家伙比做什么?那老家伙都勘破情关,就差羽化了。你还和他比什么?”清宇没好气的说道。手中结印,一个个充满魂力的手印融入悠离身体里,助他化解数千人的怨念和恨意。
                              悠离有点不甘心:“总是想比一比的。要是有一天能够超过他,我也真的出师了。那里像现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8-05-10 20:10
                                清宇知道自家师兄对这件事十分怨念。从小到大,师兄做什么都是最好的,但是却没得到过师父一句夸奖。师父曾说:“要是哪天你能得我一句夸奖,那你就出师了。”师兄一直认为自己做的不够好,就一直努力做的更好,甚至一直以师父为目标。他认为只要做的比师父更好就能得到夸奖了。可是……
                                “师兄可知道,为何师父一直不让你出师?”清宇问,不等他答,清宇就自言自语似的回答,“师兄一直以来都没有经历情劫。师父怕你出师后爱上了那些污秽之物,污了一颗道心。师父更怕你坏了咱道家规矩。”
                                清宇停下了结印,笑容温柔:“不过师兄,你现在已经能出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8-05-10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