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吧 关注:3,784贴子:3,748
  • 4回复贴,共1

【48】急展開?【WEB】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WEB:
https://ncode.syosetu.com/n3881dn/

場景描述語死早Orz


文筆不好 能看見很多重複字眼
沒仔細再看過 錯字可能很多


回复
1楼2018-04-13 21:56
    在那之後過了幾天,總算到了發表筆試結果的日子了。我和迪蒂兩人看著貼在談話室入口附近的白牆上,那大約有A4大小的兩張羊皮紙。


    「有了,大小姐。大小姐是第5名的樣子呢」


    「嗯~,明明是想要在10名上下的。嘛、嘛,從至今發生的事來看,沒有得到第1就是件好事了吧」


    迪蒂從紙上找到我的名字並唸出上頭的名次,令我感到安心,但卻也因為和預想的名次有些不同而感到不滿。話雖如此,之前因為神明的惡作劇而成為了第一名,在這之上想在實技、筆試雙雙得第一也很困難,所以還是不奢求了吧。嘛、雖說從以第一名的成績看來,我要獲得第一應該很簡單吧。


    (嘛、雖然也想過筆試隨便搞搞也行,但如果比薩赫的成績還低的話,感覺我會再起不能,因此就瞄準了上位呢)


    在心中想著對他很失禮的事情,我讀起了貼在前方的名次,然後在熟悉的名字上停留視線。莎菲娜是中上,薩赫則是從下面開始數比較快的名次呢。


    「哈~啊...我在這麼,嘛、雖然和預料的一致就是了」


    在我沉入思緒時從一旁傳來了嘆息聲,將視線從紙上移開後,便看見了失落著的莎菲娜。


    「嘛嘛、成績比平均高,已經不錯了呀。而且實技還在上位呢」


    看著一臉失望的莎菲娜說出安慰的話語後,本來低著頭的她便抬起頭,露出了稍微有些精神的笑臉。聽說經過這次的事後,莎菲娜的升學已經確定了下來,讓我安心不少。雖說是題外話,但"那個"從大會以後就一直無故缺席,甚至連這次的筆試都沒現身,所以好像被退學了又好像沒有。嘛、可以確定他明年肯定是沒法升學了就是。但對我來說是怎樣都好啦...


    「對阿,對我們來說還是實技重要」


    「你倒是給我多學習些」


    似乎是聽到我們的談話了吧,倒數10名內的男人若無其事的這麼附和我的話,於是我便交叉起雙手半瞇著眼反駁薩赫。


    「但真厲害呢,米雅妮大人。實技取得優勝,筆試還第5名,真是太完美了」


    「才、才沒那種事」


    像是要從閃爍著翡翠色瞳孔,一臉看著憧憬之人的莎菲娜
    的視線逃開一般,我退開了半步。這並非謙虛,而是打從心底不想被她那麼誇。


    「也是呢,還有傳聞說如果你沒躺2週的話肯定能得第一」


    「誒? 誰說的」


    再次遇上那亂七八糟的傳聞令我不禁警戒起,想從薩赫口中探出情報源而反問著。


    「加里斯前輩」


    (那個前輩阿...咕、做這種多餘的事)


    仔細想想,當初為了能夠將筆試衝到上位而借助了加里斯前輩的力量,將以前的考試卷從頭到尾複習了個遍。知道這件事的謎之解說者加里斯前輩會那樣推測其實也能夠想像得出來。我失落放棄抵抗那傳聞。而且這次的大會也讓我明白隨意行動的話,反而會讓事態惡化。


    「哦哦、真的呢。米雅妮大人是第5名麼,真厲害」


    「如果和加里斯前輩說的一樣的話,本來拿第一名也不是問題呢,都是因為身子弱...」


    不知何時被同年的同學們給包圍住,而他們每一句話都在抬舉我。說起來自從出現那謎樣誤解後,周圍的人就開始紛紛關心著我了。說是崇拜也不為過。
    每當我想做什麼時都會被說「我來做,你坐著就好」,就算說自己不累也會被說「不要勉強自己」,被大家擔心著的我陷入了超級過度保護狀態。已經厲害到過來照顧我的迪蒂在回到家後都在嘆息自己丟了工作的程度。


    (這樣下去不行。這種狀況肯定是會讓我變成廢人的狀況阿。得做點什麼)


    因為從小就和迪蒂一起生活,那種差點就要發展成依存症的廢人狀態感覺快要再次發作,為了避免那種事態,我從很早之前就一直努力改變。像之前,為了讓大家明白我真的很健康而拿起各種東西、活潑的動著,但大家都只是一臉"我們都懂,你別勉強了",用著溫柔的目光注視著我。仔細一看,甚至還有幾位千金從我身上轉移視線,摀著口抑制著哭聲。


    (但話雖如此也只讓他們看了些輕微的力氣而已,或許盡全力展示一遍就能瞬間解除誤會...但總感覺那麼做之後,最糟的情況下可能直接不把我當人看)


    回到家和迪蒂商談後,也只得到了這種結論,最後什麼也沒能做到的就這麼到了今天。


    「米雅妮大人?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莎菲娜擔心的窺探著從剛才開始就很消沉的我,於是我便先放下思考抬起頭。


    「誒、不,沒事唷」


    「還是坐到椅子上比較好吧,各位請讓一讓」


    我否定的擺擺手後,班上的某個人忽然這麼說道,於是本來聚在紙前的大批人群瞬間分成了兩半。


    「撒、米雅妮大人」


    於是、大家都讓出了道路。


    「謝、謝謝」


    (阿阿...好想趕緊從這狀況中逃脫)


    對於大家的善意,我露出了有些抽搐的笑容,在莎菲娜的帶領下離開了。




    --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日,和往常一樣上完課的我帶著迪蒂回到談話室時,在門口遇上了伊克斯老師。


    「來的正好、雷加利亞。學園長找你,跟我過來吧」


    留下這句話的她連回答都不聽的直接往前,在談話室外頭的走廊上邁步離去。而我只是頭上頂著問號,和同樣頂著問號的迪蒂互相對視下傾斜著腦袋,然後在伊克斯老師的催促下,加快腳步追上她。
    從校舍中出去的我們在廣闊的中庭那用石頭鋪整的道路上行走,朝著前方超級顯眼的鐘塔前進。雖然至今為止都不知道,但在父親的事情中聽說了學園長的我稍微去調查了下後,才發現學園長在那個高聳的鐘塔最上層有個房間。越來越接近鐘塔的我張著口眺望起高大的鐘塔。不過說是高,也沒有東京塔那麼誇張,差不多只有5樓左右的鐘塔,從學校剛建設時就存在,是個有著相當年紀的建築。從周圍的校舍都只有3樓左右的高度看來,鐘塔應該算是十分高了。
    跟在伊克斯老師後頭抵達鐘塔前的我們再次感嘆著抬頭眺望。由石瓦漂亮堆砌出來的四角形建築物,在上方嵌著巨大的文字盤,並掛著兩根巨大的鐵棒。雖然對這大小感到了驚愕,但比起這個我現在比較在意爬到最上層要多少體力。


    「在做甚麼、快來這」


    我像個笨蛋一樣保持望著上方的狀態呆住後,抵達入口前的伊克斯老師便轉過身來催促我,於是我便慌慌張張的奔到她身邊。
    進到內部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在中央聳立著的多數巨大齒輪合體,像是機關般的東西。對此我再次感嘆了出來。我們跟在伊克斯老師身後,走到建在分別在左右牆壁邊的兩列寬敞的樓梯,就那麼沿著牆壁轉著往上爬,爬到了比有著機關的房間要更高的場所。
    此時的景色和剛才迥然不同,只是個用石瓦建成了空房,而在一旁還設置著樓梯,看起來還有更高的房間。剛才因為機關太多而沒注意到,但這塔一旦沒放置東西,就顯得十分寬廣呢。
    想到還要繼續往上就有點嫌累,不過伊克斯老師完全沒打算休息的繼續往上走,於是我也就嘆嘆氣跟著沿螺旋階梯登上去,然後忽然進到了充滿生活氣息的房間。
    牆壁邊擺滿了書櫃,而精緻的絨毯上有著幾何學模樣的設計,讓鮮豔的色彩填滿了地板。高度也十分高,看上去有兩層但中間卻沒有用天花板擋,只有從我們登上的階梯為中心分成兩方的樓梯而已。看上去就像是能夠將兩層一覽無遺的圖書館。


    「在這裡等著,我去叫學園長」


    伊克斯老師這麼說,留下我們便往上爬去,而我們也就看著老師的背影,而沒能注意到從後頭湊近的詭異人影。


    我了個摸!
    *這裡只是狀聲詞"ムニュッ!"*


    「嗯嗯,這還真是值得期待的幅度阿」


    「呀啊啊啊!!」


    在我後方的迪蒂發出了詭異的尖叫,我慌張地轉過頭後,便看見她那發展途中的雙丘正被後方的某人隔著女僕服給抓住了。


    「什!」


    對這突破大腦應對能力的事情而呆愣住後,這次又有甚麼東西從我後方快速的通過了。


    「做什麼阿、這個色老頭」


    從我後方通過的當然就是伊克斯老師,她拔出腰間的劍,朝迪蒂後方那做出如此下流行為的流氓指著。


    「這不是伊克斯麼,我雖然這樣,但也是學園長唷。還是選選語氣...」


    「對女性公敵沒有必要改語氣,趕緊給我離開」


    被伊克斯老師認真的氣勢壓倒的我只能呆然的眺望事情發展,於是迪蒂後方的人便從她身邊離開了。而那個人是個身穿豪華長袍的老人。有著年長之證的皺紋的那張臉現在也溢著生氣,長到肩膀下方的白髮,與差不多長度的鬍鬚使人印象深刻。要挑毛病的話,就是那個人的眼神十分下流吧。
    從老人手中被解放的迪蒂淚目的躲到我身後,於是我便為了保護她而警戒了起來。


    「HOHOHO,不用那麼戒備吧,剛才那只是打個招呼罷了」


    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學園長撫摸著自己的鬍鬚,於是伊克斯老師便嘆著氣將劍收回,然後站在我們與學園長之間。


    「那個、伊克斯老師」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雷加利亞。這人便是這亞爾托里亞學園的學園長,弗爾托納‧布托爾里加」


    沒法理解現狀的我向伊克斯老師要求說明後,她便一臉打從心底無奈的表情介紹老人的身分。雖然感覺入學式時似乎見過,但那時因為在和睡魔戰鬥所以完全沒印象。看到那時的睡眠魔法(?)的施法者站在我面前,比起這件事,還是對方的名字更令我驚訝。


    「誒! 布托爾里加不就是」


    「誒誒、雖然很讓人羞愧,但那是我的祖父」


    像是在回答我驚訝的聲音一般,從二樓深處走出的瑪姬露卡搖曳著她的金髮縱捲,一臉不好意思地從上頭走下。


    「HOHOHO,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來談談吧」


    在我的理解還沒追上時,周圍的人便開始推進話題,在大家往二樓前進時,我也只能一邊整理情報一邊先跟上去了。




    二樓似乎是接待室加上工作房,內部有著精緻的木雕長桌與椅子,在那些的前方還有兩個夾著桌子的大沙發。仔細一看,那個長桌的後方還掛著繡著亞爾托里亞學園校徽的大布幕。
    我和瑪姬露卡坐到其中一邊的沙發,而對面則是坐著伊克斯老師,學園長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迪蒂為了準備茶而沒有就坐,除此之外,伊克斯老師旁邊還有個中年帥哥菁英男一臉溫和的望著這裡。從瑪姬露卡的介紹來看,他似乎是艾雷奧斯的導師,讓我更加無法明白現在是甚麼狀況了。


    「那麼米雅妮醬」


    「醬?」


    瞬間將沉重氣氛掃開的學園長那輕浮的語調,讓我不禁回問了。


    「這次是有事商談才請你來的」


    我充滿抗議的視線被學園長笑著無視,於是我也只好放棄掙扎的聽下去。


    「請問是什麼事?」


    「直截了當來說呢,米雅妮醬。你明年要不要編入艾雷奧斯試試?」


    因為太直接了,我不禁張著嘴愣住了。




    (48話)


    回复
    2楼2018-04-13 21:56
      感谢翻译大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13 22:0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4 00:42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4 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