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仙魔录吧 关注:10,156贴子:46,611
  • 24回复贴,共1

【女性向福利】与你的修仙日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咳嗯!这个帖呢是为大家提供各种情节福利!
注意哦:本贴撇开了所有剧情里的CP,只为给大家一个原创福利。如果真的是执着于剧情CP的请绕道~不喜勿喷~
男主角就是太乙里的所有男神们啦!女主是以“你”来写~但为了有时候方便称呼,所以还是得起一个名字,就叫“林诺”吧(瞎起的)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能够喜欢~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一家三口图 【图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09 12:52
    2020-05-30 06:24 广告
    当他向你告白时:
    希夷子:我留恋人间不愿飞升,是因为我希望守护人间,再就是我放不下你。
    宇文乾坤:说了你是我的就是我的,哪那么多废话!
    血煞子(手拖着下巴装作一脸愁苦的样子):你身段比不过我,这长相比不过我,就连情也不比我爱的深,诺儿你真是没救了,除了我要你还有谁会要你~
    你: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告白但同时还损了我一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9 12:53
      天一子(温柔一笑):我找星象子算了一卦,他说今天最适合跟我喜欢的女孩表白心意并且一定能成功。
      你:星象子算的那么准,那肯定成~
      天一子(故作为难状):那成不成,得看你点不点头呢。
      (疯狂点头中)

      龙易:因为做梦都是霜凝于是拒绝你的告白。
      (楼主:下次必须给我配合MD!
      龙易:是是是!我错了!)

      司空拙:诺姐,我一定誓死追随你,一定保护你!
      (你)得了吧,等你把刀法练好再说吧!
      (司)那诺姐姐我现在就去劈柴!(。・ω・。)ノ♡

      冯夺:采阴补阳这类事,唯独不想用在你身上。
      钟鸣:魔道玄门又算什么,只要为你我可以不顾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9 12:53
        当你偷偷跟在他后面时:
        希夷子(轻轻叹气):……诺儿
        你:∑(っ °Д °;)っ
        希夷子:其实你如果想知道我去哪你可以帮我推着轮椅的。
        司空拙:
        你悄悄的跟在司空小弟的后面,当然他完全不知道。一女子从他身旁走过,你突然看到他回过头来两眼放光,满脸犯花痴的神情。
        “哼!男人都一个样!”你说罢欲转身离开。
        “那个,大叔!给我拿笼肉包子!真香!”
        你:……
        楼主:都……哪样?
        (冯夺)
        你在一条僻静小路上远远跟着他,一眨眼的功夫他却不见了。
        “你在……找谁呢~”
        “哇啊啊啊!”一回头发现冯夺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唉,今日准备采采精气,你既然跟来了我也没办法了。”(故作幽怨状)
        你: “那那那你说怎么办!”
        冯夺(打横抱起):今晚你可得好好补偿我。


        南宫燿:
        (南宫):……
        (你):……
        (南宫燿):怎么了
        (你):没什么,我就四处逛逛。
        (南宫燿):林诺
        (你):嗯?(。・ω・。)
        (南宫燿):树枝。
        (你):树枝怎么了?
        (南宫燿):要断。
        “pia!”
        “啊啊啊啊南宫你个说话不全的**!”
        南宫燿(飞身接住你):小心。
        你(偏过头不看他):干嘛接住我,让我掉下去算了。
        南宫:担心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9 12:54
          当你生气时:

          司空拙:诺姐姐看我!
          (你并不理他)
          司空小哥又跑来你面前,各种倒立做鬼脸。
          你:你这是从哪学来的哄女孩的本事,笨死了。
          司空拙(茫然的挠头):以前我爹教我的,说以后得罪了姑娘要逗她开心!
          你忍住笑意低头向前走。
          司空拙:唉!诺姐你去哪啊?你别生气了我的肉包子分你半笼啊!一笼!一笼还不成嘛~

          (南宫燿)
          你(各种生气的表情)
          南宫燿:林诺
          你(等待他下文)
          南宫燿:……别生气。
          你:南宫燿你真是够了。

          (宇文乾坤)
          宇文:林诺。
          (你偏过头不理他)
          宇文乾坤:你生气了?!
          你:明知故问!
          宇文乾坤(双手抱肘严肃的看着你):你打翻师兄的丹药炉你还生气?师兄不怪罪你我当然不能宠着你!就你这态度,以后怎么给晚辈做榜样?今日必须给我面壁思过!三日内不许出门!
          你(Σ(っ °Д °;)っ):乾坤!别!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大神!师兄!姑奶奶!我给你按摩行不?我不要面壁啊!
          宇文乾坤:哼!
          楼主:林诺,碰上乾坤你就不再是个傲娇的命了。
          (冯夺)
          大寸(慢慢靠过来):怎么?生气了?
          你:明明说好了那种事克制一下,为什么又接二连三的找那些姑娘。
          冯夺(一把将你拦入怀中):好啦~我下次一定注意,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三天两头的寻花,你也有错哦~
          你:我有什么错……
          冯夺(轻轻咬住你的耳朵):你总是不给我,我不就得出去么?你要是晚上留我……我一定陪着你。
          (满脸通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0 11:11

            当鬼圣蠢蠢欲动欲图谋反时:
            冥圣(一脸无奈):师弟这又是为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还不满足?这掌教的椅子他若是想做,本仙自是可以借他两日过家家。
            (说罢拿着缚仙索要出门)
            弟子:师尊要去哪?
            冥圣(淡淡一笑):去收某个不听话的家伙,然后好好调教调教。


            当冥圣身体不适在床上的时候:
            “咳……”
            “师兄。”
            “你怎么来了。”冥圣微微蹙眉。
            “呵~当然是来看你了”鬼圣冷冷一笑,走到床榻旁坐下。
            冥圣大士看着师弟又气又无奈,整日想着推到他,又没有自己强,真是……
            突然鬼圣俯下身子,覆在他的薄唇之上。
            ?!
            冥圣一把推开他,刚想起身却没有力气。“师弟你想做什么!”
            “哼,要怪只怪你身体抱恙,今日……只得由我先发制人了。”
            说罢一点点褪去冥圣衣带。
            冥圣紧皱眉头:“你!乘人之危,日后有你受的!”
            鬼圣大士邪魅一笑,说:“呵呵,师兄,至少今日你是在我身下无疑。”
            冥圣微微叹气,也罢,今日就让着他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10 11:12
              当逛街遇到街头恶霸想调戏你时:
              (宇文乾坤)
              宇文(瞬间恼羞成怒):放肆!胆敢光天化日下做此等下流之事!
              恶霸(双手抱拳):哼!你个白毛娃娃竟然指责我?知道我是谁吗!
              宇文乾坤(拔出剑匣里的剑):我只知道欺负我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宇文乾坤vs恶霸,恶霸三振出局。
              某人躲在乾坤身后偷偷笑着。

              (鬼圣)
              (为你付发簪钱回头看见恶霸捏着你下巴)
              鬼圣:诺儿,过来这边。
              你甩开痴汉手,跑到他身边。
              恶霸:***是谁,敢坏老子好事!
              鬼圣(及其恐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我们回去。
              某痴汉吓尿。
              第二日,某小树林一男人尸体被发现,另外小丁丁不见了。

              (龙易)
              龙易: 敢欺负本帮主的女人,南宫燿!
              南宫燿:在!
              龙易:替本帮主好好教训他。
              南宫燿:是!
              龙易(满脸得意拉住你的手):走,我带你去聚仙楼吃饭压压惊,今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你:那南宫呢?
              龙易:交给他没问题啦!走走走!

              (南宫燿)
              因为南宫临时收到龙易的紧急任务,你只能自己解决恶霸。

              (星象子)
              星象子:诺儿。
              你:嗯?
              星象子:今天还是不要出门了。
              你(满脸不高兴):怎么了,难不成又是什么血光之灾啊……
              星象子:那倒不是。
              你:那你得给我个满意的解释
              星象子:你是愿意出门被一个丑男调戏,还是在我怀里好好看我?
              你:……我还是照镜子吧,我不出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11 10:43
                当司空拙看到恶霸准备欺负你时:
                司空拙(立刻举起刀冲上来挡在你身后):**!有种冲我来!诺姐别怕!我保护你!
                你:啊哈哈哈,那个大兄弟啊,今天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这个弱质少年一般见识哈~还不快跑!
                (说罢拽着司空拙手就跑)
                司空拙:诺姐姐你干嘛不让我教训他!
                你:就你这三脚猫功夫我救你就不错了!
                司空拙内心:难得有机会在诺姐姐面前表现点男子气概……又失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11 10:44
                  当你逃了他的课时:
                  (希夷子)
                  希夷子(点名):莫少哀
                  莫少哀:到。
                  希夷子:林诺。
                  ……
                  希夷子:林诺。
                  ……
                  希夷子:罢了……我们开始讲课吧。

                  (宇文乾坤)
                  (你正在昆仑山上躲躲藏藏)
                  宇文乾坤:站住!
                  你:完了Σ(っ °Д °;)っ
                  宇文乾坤(一个箭步出现在你面前瞪着你):理由。
                  你:什……什么理由!
                  宇文乾坤(逼近并双手将你抵在树干):逃我剑术课的理由。
                  你:师兄我……肚子疼。
                  宇文乾坤(眯着眼):哦?是吗?我看你元气挺满的,我看你现在连少哀这些晚辈都打不过!以后若是碰见魔道看有谁帮你!
                  你(坏笑):有你啊。
                  (宇文乾坤微微一愣,突然弯腰吻你)
                  宇文乾坤(恢复正经):如果下次再不上课,我绝对不饶你!
                  你:是……

                  (鬼圣)
                  你:……
                  (鬼圣面无表情的看着你)
                  你:……
                  (鬼圣面无表情的看着你)
                  你:我去陪冥圣的亲爱的在大士那炼尸了。
                  鬼圣:师兄说她没去。
                  你:你说吧今晚你上还是我下!

                  (冥圣)
                  (你们俩正在床上)
                  冥圣:诺儿。
                  你:嗯?
                  冥圣:你今日是不是忘了什么?
                  你(装作不知道):没啊,你的衣服我洗了啊。
                  冥圣:那你能把炼尸符画给我看看么?
                  你:……
                  冥圣(单手撑着下巴):嗯?
                  你:我去了鬼圣……
                  冥圣:听师弟说今晚他在上。
                  你(战战兢兢):那那那……那要不今晚也换我在上
                  冥圣(翻身将你压在身下):不可能!

                  (星象子)
                  星象子(摆好八卦招呼你来):诺儿,来,今日教你用八卦图算卦。
                  你:不想。
                  星象子:好歹我也是青玉坛主,这算卦一事还是不会差的。
                  你:我不想迷信。
                  星象子(抚额):那你还是去找天一子的那个小徒弟去玩吧。
                  你:好!那你帮我算算那边天气怎样。
                  星象子:晴天……(┯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12 18:42
                    美滋滋


                    回复
                    11楼2018-04-13 11:04
                      话说赤冥蜈蚣是鬼圣大士座下的“爱宠”,其实“爱宠”一词也不过是世人给的一个定义,殊不知赤冥蜈蚣早已修成人形守在鬼圣左右,只不过通常更习惯于以原来的姿态示人罢了。


                      一天深夜,冯夺刚刚入眠,门外突然有动静,一睁眼,发现赤冥蜈蚣正在自己身边,虽然经常看着它围着师尊,但它独自来找自己还是有些意外的。

                      “传鬼圣大士的命令,三日后随你师兄去查看元阳关口。”

                      “没想到你一个蜈蚣竟然也会说话。”冯夺起身摸着赤冥蜈蚣暗无光泽的外壳,而此时他身上的薄衫微露,腹部的肌肉隐约可见。
                      “不愧是人们口中的冯美人。”赤冥蜈蚣用低沉的声音略带玩味的说着。

                      冯夺有些不悦:“你也不过是师尊座下的一个宠物罢了,也想对我动非分之想?”

                      蜈蚣微微颤抖,仿佛在笑:“你当真信了那些人的话?本大仙在大士身旁时,你的祖宗都不知在哪。”

                      冯夺是个不服软的性子,邪魅的对赤冥蜈蚣笑着:“呵,罢了,就算你道龄比我久吧,这般模样又如何让我服你。”
                      冯夺话音刚落,未来得及反应,自己突然被一道黑影扑倒在床榻。


                      “你!”

                      窗外的月光刚好洒在床榻,冯夺渐渐看清了身上人的脸。狭长的双眼,高挺的鼻梁以及凉薄的嘴唇,拼凑在一起竟也如此好看,一点不输自己的容貌却比自己多了几分霸道,冯夺不禁抖了一下。

                      “若是以人的形态,便可——你,是这个意思么?”依旧是那个低沉的声音。

                      “赤冥蜈蚣……”冯夺说完名字便没办法继续说话了,渐渐身体越来越烫。

                      月色中,之间的两个绝美的身姿缓缓律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13 17:53
                        当有人向他告白时:

                        (冯夺)
                        同门师妹:师兄……我,我喜欢你,能让我在你身边吗?
                        冯夺(微微一笑):哦?我知道本公子我会让姑娘们朝思夜想,但要知道,你师姐早已住进我心房了。
                        师妹:林诺师姐看起来根本就不喜欢你啊,还限制你各种,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让师兄受的半点拘束!
                        冯夺(轻摇扇子):你怎么直到你师姐不爱我,我还就喜欢她管着我呢,越管我越爱我,只是嘴上不说罢了呵呵~

                        (龙易)
                        某路人(送给龙易一枝花):公子……我心悦你……
                        龙易(开心的挠头):啊哈哈哈哈果然本帮主魅力无穷,不过真是抱歉啊姑娘,在下心有所属,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司空拙)
                        小孩(五岁):大哥哥大哥哥!你真的好帅,云儿长大后可以嫁给你吗?
                        司空拙(连忙摆手):啊?!这这可不行啊,对不起我只喜林诺,不能去你啊!
                        小女孩(嚎啕大哭):哇呜呜呜……
                        你:司空拙!你竟然欺负小孩!
                        司空拙(满脸委屈):诺姐你你听我解释!她说她嫁给我!我不能答应啊!
                        你:区区孩子你较什么真,嫁就嫁呗!
                        司空拙:那不行!我我要是娶了她那诺姐你怎么办?
                        你(脸一红):……那换我娶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14 18:23
                          (冥圣)
                          某徒弟(满脸笑容):师尊您找我?
                          冥圣:你可知我今日找你为何?
                          女弟子:弟子……不知
                          冥圣(侧卧在毯子上):你过来。
                          (女弟子上前一步,坐在冥圣身边)
                          女弟子:师尊……
                          冥圣(眯着双眼):我似乎并没有让你坐在我旁边……
                          女弟子:师尊我……
                          (话未说完冥圣将她压倒在身下)
                          冥圣(压低声音):你似乎……对本座很感兴趣,那我问你……
                          女弟子(满眼迷离):只要师尊愿意,我可以将我的一切交给师尊,包括身体。
                          (冥圣突然念起御尸咒,随即画出符咒在她身上)
                          女弟子:师尊?!这是为何?
                          冥圣(冷笑):哼,我本想问你为何下毒手使得诺儿受伤,可既然你说这身体都属于我,那本座将你炼尸也是理所当然。
                          女弟子:师尊!我也是您的徒儿啊!!
                          冥圣:你与诺儿都是本座的徒儿,但有一点你得明白,诺儿还是我的女人。

                          (赤冥蜈蚣)
                          因为赤冥大仙一心想要反攻冥鬼二圣所以拒绝了所有女孩的告白。
                          至今单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14 18:24
                            当你赖床的时候:

                            (宇文乾坤)
                            你:(∪。∪)。。。zzz
                            宇文乾坤(一把提起你):林诺!你怎么还不起来!
                            你(满脸无辜):求求你了乾坤再让我睡一会儿吧!
                            宇文乾坤:我是洗漱完毕来叫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不行,你必须起来跟我去镇天崖练剑!
                            你(带着哭腔):你个**天刚亮你就叫我,况且昨晚那么用力你觉得我起的早吗!
                            宇文乾坤(脸涨得通红):胡说!那为何我一点事没有?
                            你:师兄,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很可怕的男人?正常人根本受不了啊●﹏●
                            宇文乾坤:咳,那你再睡会儿吧,我先出门了,昨晚……辛苦了。
                            (此时宇文内心:明明昨晚那么配合,还喊着要怎么今早就腰疼……)

                            (血煞子)
                            血煞子:诺儿~
                            (你翻身不理他)
                            血煞子(单手撑着头):小丫头,又想赖床?
                            你:别吵我我要睡觉。
                            血煞子(摇摇头,一把揽你入怀):唉,你这个懒虫,这毛病都传染给我了,乖,再睡一会儿……

                            (南宫燿)
                            南宫燿:诺儿。
                            你:……
                            南宫燿:林诺?
                            你:干嘛……
                            南宫燿:起床了。
                            你:我不要。
                            南宫燿:哦。

                            (星象子)
                            星象子:林诺?
                            你:我今天可以睡一天么……全身无力……
                            星象子(装作很可惜的样子):这样啊,唉,我今天算了一卦,今天诺儿要是在德玉轩买首饰抽奖可以得个头彩,可惜喽……
                            你(一秒变身):走!(。・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15 19:39
                              大家对冯夺的看法:

                              (冥圣)
                              冥圣:师弟的徒儿,从某些方面可以说是很像。
                              林诺(记者):比如说?
                              冥圣:都是美人胚子,而且可攻可受。
                              林诺:可攻可受?冯夺看起来不像攻啊。
                              冥圣(微微一笑):都是一个意思,被攻和做受。

                              (钟鸣)
                              钟鸣:不过是一个任性霸道的登徒子罢了!
                              林诺:任性霸道?
                              (钟鸣脸红不说话)

                              (赤冥蜈蚣)
                              赤冥蜈蚣:一个被我攻了的人而已。

                              (司空拙)
                              司空拙:一个欲求不满的人
                              林诺:怎么说?
                              司空拙:采花就不说了,就连我打他他都一直说再快点再快点。
                              林诺:……我怎么感觉你似乎曲解了什么也蒙对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17 12:12
                                当你把他的武器偷那着玩时:
                                (希夷子)
                                (你正耍着他的混元剑)
                                希夷子:诺儿!
                                你:⊙ω⊙?
                                希夷子(无奈地摇摇头):罢了,好在我的剑并不锋利。
                                你:那为何别人都说你的剑厉害?
                                希夷子:因为剑锋自在我心。


                                (血煞子)
                                你(手势):化血辟仙刀!
                                (没有任何变化)
                                ……
                                血煞子(大笑):哈哈哈林诺你个傻瓜,这是我的武器,你怎能使的动。
                                你(伸手准备碰):我偏不信!
                                血煞子:别!不要碰它!
                                你:为什么?
                                血煞子(皱着眉头):刀很锋利,别伤着你,而且……它的煞气,我是不想你沾染一丝一毫。

                                (冥圣)
                                冥圣:诺儿!
                                (呲啦)
                                你:⊙ω⊙?
                                冥圣:……
                                你:啊啊啊啊啊我的衣服着了!冥圣!!
                                (冥圣抬手一挥,火灭了,衣服被烧的残破不堪)
                                你(捂胸):怎么办要是被人看见……
                                冥圣(快速把你揽入怀里):下次还要再碰我的灯么?
                                (你快速摇头)
                                冥圣(微微一笑):那你可得好好接受惩罚哦。

                                (宇文乾坤)
                                (一日,宇文乾坤回到房中,看到你背对着他捣鼓什么东西,然后就看到你举起他剑匣里的一把剑。)
                                宇文乾坤(火从心起):林诺放下!
                                你(吓得松手):啊!
                                宇文乾坤(急忙上前):你!唉…!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腿都被割破了!
                                你:对不起……
                                宇文乾坤(帮你包扎):……你也知道错,罢了!我的错,现在还疼么?
                                你:疼。
                                宇文乾坤(担忧):那怎么办?
                                你:让我摸摸你的天罡剑就不疼了(。・ω・。)ノ♡
                                宇文乾坤(忍住怒气):……只许摸不许拿!不然我揍死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19 16:12
                                  林诺(主持人):现在八卦时间!最近我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鬼圣的徒弟冯夺把他尊敬的师尊给……攻了!而目击这一切的正是鬼圣的大弟子钟鸣!

                                  钟鸣(仍然未摆脱阴影):是的……
                                  林诺:那么,你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吗?
                                  钟鸣(双手抱头):我看到……我看到那个登徒子与师尊在过招,然后他乘其不备点了师尊的穴位……
                                  林诺:嗯!然后呢?
                                  钟鸣:然后冯夺不知对师尊说了什么,师尊满脸通红,就被那个登徒子抱回了房……然后我就看见冯夺脱了师尊的衣服……
                                  林诺:继续继续!
                                  钟鸣:……我不知道……我后来看到冯夺吻了师尊后就闭上眼没敢看了……
                                  林诺:那你有听到什么声音么?
                                  钟鸣:不行……不行!不可以的!求你了别再这样了……
                                  林诺:喂!钟鸣,你说啊,到底有没有听到什么?
                                  钟鸣(掩面):这就是我听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22 22:57
                                    颖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5-21 23:1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9-12 22:05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3-16 22: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4-05 1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4-06 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