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92贴子:2,992
  • 23回复贴,共1

第一部・终章・同じ名を持つもの・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占个坑,这一节主要讲拉特卡的身世


回复
1楼2018-04-09 11:10
    进领地军的兵营已有一个半月,现在的体力已经不至于呕吐了。
    但即使如此还是没有为了晚餐去狩猎的精力,拉特卡不吃晚饭的生活还在持续着。

    今天行军训练的距离增加了。即使如此,坚持到了最后,也算是一种进步吧。但是脚疼得厉害,所以拉特卡没有去看望艾丽泽,而是早早地躺上了自己的卧铺。

    说起狩猎——他想起了作为领主女儿新护卫的贵族女性。金发的女子,拉特卡在训练结束后好几次看到她来训练所舞枪。
    那个女子的枪法比领地军中任何人都要好,心血来潮参加狩猎时也能轻松猎到大型猎物。托她的福,用“大小姐”来揶揄拉特卡的士兵一点点地减少了。

    那样的她,表现在拉特卡眼前的日常言行也与他脑海中贵族的形象不契合。
    “贵族的女儿们,都是每天穿着新的礼服哦”……拉特卡的耳朵深处回响起令人怀念的声音。
    虽然距离听到那个声音已有2年,但是记忆却仍然十分鲜明——不如说,想忘也忘不了。


    收起回复
    2楼2018-04-09 15:52
      感谢翻译


      回复
      3楼2018-04-10 05:04
        感謝翻譯,蠻好奇這個角色在作品的定位點如何,應該不會是替身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0 11:42
          自从四年前领主死后,卡尔迪亚领领民的生活在一点点地恢复。
          两年前的春末,村里的大人们终于完成了黑麦的播种,在这村民们还都忙得自顾不暇的时期,巡回的修女旅团突然造访了希利尔村。
          当然,村里的人们连欢迎她们的余裕都没有。但是以内心平静为课业的她们并没有表示出哪怕一点点的不满,而是以进行志愿服务和传播“逸话”的行动迅速地融入了村子。

          ——现在的贵族们,全都忘记了自己的本分,反而最大限度地去争权夺利,穷奢极欲,违反了神的教诲。

          那位少女把这些“逸话”对拉特卡反复说过多次。
          与此同时,修女们说给村民听的那些在旅行期间耳闻目睹的贵族生活和领主贵族的傲慢言行,正可谓前领主支配下人间炼狱的真实写照。因此村民们对修女们说的话,以至于对修女们都深信不疑。

          作为结果,修女们成了希利尔村村民的盲信对象。
          即使是只对修女们的话一知半解的拉特卡也不例外。倒不如说对那些话最为深信不疑的人就是他。

          与他交谈的见习修女的事情,拉特卡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少女所说的全部,就这样作为他对贵族的常识被固定了下来。
          这个盲信的理由,与拉特卡当时的处境有关。


          收起回复
          5楼2018-04-10 14:27
            那个时候,拉特卡每天都带着一身的伤,白天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到外面找能呆的地方,晚上就睡在别人家门口。
            如果呆在家里的话,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
            得了心病的母亲,已经认不出拉特卡了。
            黑色的头发和领主重叠,红色的眼睛和领主重叠,仅仅只是颜色相似而已,对于心已经坏掉了的母亲也足够了——发狂的母亲甚至差点把拉特卡的眼皮缝了起来。从那之后,这对母子就互相将对方视为避之不及的恐怖对象。
            拉特卡又跟平常一样,走到了村子的外侧。村民们都疏远拉特卡。对他来说,村子和家里一样,也是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

            拉特卡没有父亲。母亲是在作为“劳役”的时候怀上的拉特卡。

            因为大了肚子而被赶回村子的时候,拉特卡母亲的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居何处,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领主命令“劳役”生下的男孩都必须要杀掉,不然的话全体村民都要受罚。
            “劳役”们的去向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唯一的共通点在于“侍奉的对象是贵族”——也就是说,生下的孩子有继承了贵族血统的可能性。女孩姑且不论,生下男孩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受罚的村民里生下孩子的母亲自然是首当其冲,因此如果她们生下了男孩就会把他遗弃掉。

            但是拉特卡的母亲已经疯了。她没有叫产婆,而是一个人生下了孩子。
            她生的是一男一女。女孩在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拉特卡的母亲抱着女孩的尸体在村子里徘徊,假装自己流产。拉特卡就这样一直被隐藏了起来。直到懂事之后,领主的死讯传来之前,拉特卡每一天都在破败小屋一样的家里与母亲一起度过。
            “拉特卡”这个女性名字,本来是要留给那个姐姐或者妹妹的。拉特卡的母亲并没有给孩子准备男性名字。

            听到了领主的死讯,母亲疯得更厉害了。
            被母亲那疯狂的矛头所对准,忍受不了母亲超出常理的行为,拉特卡逃到了外面。
            然后他的存在才终于败露。
            虽然已经没有了必须要杀死拉特卡这种孩子的规定,但他还活着这件事就足以让村民疏远他。

            母亲暂时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平静,但是两年后,她的心病更厉害了,已经认不出那个自己背着所有人养大的,重要的孩子了。

            每天都摇摇晃晃地一边看着地面一边在村子的边缘徘徊。一边走,拉特卡默默观察到了自己憔悴的样子。在这之前母亲就是他的整个世界。被这样的母亲伤害的事情,侵蚀了他的精神。

            ——为什么低着头走路?走路不看前面的话,很危险哦。

            最初听到那干净而充满元气的声音时,拉特卡并不认为那是向着自己说的。
            离开家后,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透明人。
            对那时的他而言,与他人的交流是最为欠缺的必要的事。

            ——喂,没事吧?

            肩膀被抓住,惊讶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回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双从稍微高一点的地方,笔直地俯视着,映照着自己的,与黎明的天空同色的眼睛。


            收起回复
            6楼2018-04-10 16:45
              感谢翻译


              回复
              7楼2018-04-12 05:28
                如火般赤红的光线隔着眼皮烧灼着拉特卡的眼睛。

                被照进来的光线所扰,之前一直浅睡着的拉特卡一下子醒了过来。转过身张开眼睛,房间被隔着窗户照进来的夕阳染成了红色。

                肯定是在训练结束后就睡着了。

                想办法转动起刚睡醒还在怠工的头脑来把握现状。
                已经睡了几个小时了,明明感觉自己才躺下没多久。支起稍微变轻松了的身体,背朝夕阳的方向。

                房间外,从走廊对面的食堂,回响着士兵们愉快的吵闹声。
                隔着墙壁的模糊声响,就和周围与自己的关系一样。拉特卡紧紧地抿着嘴唇。
                拉特卡喜欢黎明,而讨厌黄昏。
                那是因为像今天这样,听到大家愉快的声音隔着墙壁传来,感到寂寞的原因吧。
                带着污泥那样沉杂的各种感情,向着有精神失常的母亲等待着的破旧小屋走去。从沿途的人家传来各种富有生活气息的声音,仅仅如此也足够给拉特卡柔软的精神再添伤痕了。
                看着孩子们呼唤父母的场景,让拉特卡心里塞满了无法排遣的嫉妒和悲伤。

                谁都可以,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只要有人能看着自己,承认我的存在就好。拉特卡至今仍这样渴望着。

                最初实现了拉特卡的愿望,甚至告诉了他各种各样事情的,是那个有着红碧色瞳仁的见习修女少女。光凭这一点,她就足以得到拉特卡的盲信了。

                缓缓吐气,将与回忆一起慢慢蔓延的孤独感排遣出去,拉特卡无意识地看着夕阳照耀下的墙壁。
                卡尔迪亚领的黄昏很短暂。被暮色染红的墙壁不知不觉地昏暗了下来。

                黎明的天空是那位少女的瞳色,而血红的暮色则与领主女儿的瞳色相似,或者说,那位已经死了的领主。
                自己的瞳色是否也是如此?——这样的疑问突然浮现在了脑海。虽然被说是红色,但是自己的瞳色自己是看不到的。

                (本节完)


                收起回复
                8楼2018-04-12 15:29
                  感謝翻譯,真的太麻煩就跟英翻一樣意譯就好了,這個作者用詞真的很難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13 01:49
                    感谢翻译


                    回复
                    10楼2018-04-13 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