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利夫妇吧 关注:10,348贴子:201,083

【彬彬有丽】0408 电视剧《烈火如歌》续文·且待山花烂漫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烈枫与战如歌女儿的故事。
提笔写这段,应该是想给自己喜欢的角色一份自觉可以承受的温暖。
而这故事里上一代故事的怨不该他一人来解,这故事的终局也不该如此绵延他的一生。
有些事埋起来供起来也但也总在,愿求一个彻底的无碍于心。

十七年后……
故事里战枫出场时十九岁,在电视剧里应该过了两次年,终结时也有快进两年,所以猜想他电视剧结局时应该二十三岁,十七年后正好四十岁,很好的年纪。


回复
1楼2018-04-08 22:40
    二楼放说明:
    ①虽有年龄差,但我只对心智成熟的恋爱有执着,这是个人的立场和写文的取向。
    ②也有姑娘问我,为什么非得是如歌的女儿呢,不能是这生生世世魔咒外的另一个人?可能是因为我希望这故事能有一个彻底无碍于我心的缘分,有些局不想烈枫一人来解,有些事如过只是埋起来供起来却也总是纠葛,想要冲开这个魔咒,了结一段悬心。
    ③请勿转载
    ④初定计划是每周更1-2次,每次更三个段落。
    ⑤楼主是个随心的,晚婚晚育的孩子妈妈,希望能随心地写,也希望大家能随心地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
    同人本就是个人脑洞里的故事,能喜欢是恰好,不喜欢是常态。
    同人本就是小众又小众的娱乐,开心便好,若不喜欢,翻过放过,互相安好。


    因为以上,所以我想这文放在cp吧是最合适的,这里少了外头粉丝圈的纷纷扰扰,跟多的是恬静无为的等待。
    愿大家看文开心❤


    回复(2)
    2楼2018-04-08 22:42
      且待山花烂漫时
      电视剧《烈火如歌》同人文
      by jincecilia(吉君


      【I】
      “烈叔叔,烈叔叔!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呢?这次你怎么没去门口迎我……”
      少女的步子迈得大大的,脚上软底鞋踩踏着石头铺的地,噗嗤噗嗤作响,身上的衣料摩挲着在奔跑里散开,后头的薰衣喊着:“小小姐,小小姐,您走慢些,庄主他……”


      山庄樱花散落,明媚柔暖,又是春日正盛。
      这是少女出生时,庄主叫人栽下的,零落细碎,却遍布山庄可以种植的每个角落。
      “人家栽树都是成片成林,唯独烈叔叔这里细碎成这样,但是风景,倒比别处有趣了。”
      薰衣提了气追着,不觉间小主人武功已达上乘,这样一路奔袭,面不红气不喘,竟比她娘亲当年更胜一筹。
      “说是庄主不在庄里呢。”
      “瞎说,每次我来烈叔叔都在门口迎我——莫不是娘亲爹爹没把我要来的消息传过来?”
      “小小姐,您说要来到现在,也就不到两日,讲不定那传信的鸽子人都没您脚程快。”
      “嘻嘻,这也是。要不就是青龙堂没好好做事。”
      “小小姐,不可胡乱说。”
      “嘿嘿,我就看晚些时候烈叔叔会不会回来,如若回来了,就说明青龙堂有好好干活。”


      说话间,便是枫院。
      少女推开门,里头只有莫言在打扫,年长的莫言甚少说话,被收在院子里做管事已经好多年。
      少女看见莫言,带着笑福了一福。莫言定了定神,便朝这边恭敬地行了礼,就继续打扫。
      “估计烈叔叔就喜欢莫爷爷这样不说话又听不到的。”少女抿嘴朝薰衣说。
      薰衣没有答话,她只觉得这枫院是越来越静了。


      枫院树荫蔽日,比五年前更是茂盛,或不如说这里的主人由得他们随意生长,从不叫人刻意裁枝断叶。
      “烈叔叔院子里的树最是不讲道理。”少女抬头望天,那天却满是枝杈,阳光只能斑驳而下。
      “小小姐是要在枫院等庄主吗?”薰衣问。
      “我不想回娘的院子,也不想去爹的院子,我又没有自己的院子,我当然在这里等啊。以前烈叔叔在,他叫我去哪里我便去哪里,可今天他又不在。”
      少女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双手交叠做枕头趴在石桌上。


      莫言不一会儿就送来暖茶和小点心,还给递了两块软垫,意思是让放在石凳上,好坐着舒服些。
      薰衣感激地接过,感谢的话还没出口,莫言已经退了老远。


      午后暖阳,就算是趁着缝隙泻下,也是叫人暖得生出困意来。
      少女不一会儿就眯着了。
      薰衣想了想,便寻思着要去找个可披盖的给少女挡挡这春天不稳的寒意。
      正思忖着,莫言便递来一件蓝色披风:“庄主的披风,刚洗好拿回来的。”


      薰衣感谢着接过,顺口问道:“今日庄主出去办事,可交代你什么时候回来?”
      庄主一早离院,未有交代。若是没有交代的,多是半日一日便回。”
      “这些年,庄主,可好吗?”
      庄主仍是每日练功,查管庄内事务,与各管事议事,若无事便回院。”
      “那——那边院的姬少爷,可常来?”
      姬少爷眼睛不方便,多是庄主过去,庄主去得多,姬少爷便就不常来。”
      “嗯,这样。多谢您了。”
      “薰衣姑娘客气了。”


      薰衣低头抿了口暖着的茶汤,一丝涩口。她想说:那边院的姬小少爷该五岁了吧。
      提手扶了扶少女身上滑下些许的蓝色披风——蓝色粗布的料子,边缘都有点磨毛了,洗涤多次的缘故,阳光下竟稍稍有点泛白。
      薰衣看着睡着的少女,她生日刚过完,已经满了十六岁,面膛上带着粉色、皮肤细致光润,泛着年少的光芒。
      这些年过去了,多少人事变化了,又有多少人事依旧如此,譬如她和烈枫,都仍旧孑然一身。
      她陪着少主,那人也有一个老奴守着。
      心里的头的故事,怕也是反复磨着如同这手下的旧披风。


      枫院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莫言迎了过去,薰衣站起身来,烈枫回来了。


      回复
      3楼2018-04-08 22:44
        【II】-1
        一身粗布的蓝衣裳,卷曲的头发一把束起在脑后,他的头发一如以往一般拳曲执拗,但却十分听他管束地披散在他的后肩膀。他没有蓄须,皮肤带着日晒后的清淡小麦色,但仍旧掩不住天生的白皙。在注意到趴在桌子上的少女时,剑眉两道轻微挑起,朝着薰衣走过来。


        庄主。”
        “怎么突然来了?”
        “小小姐过完生日就说一定要见您。小姐姑爷拗不过她,便随她了。”
        “嗯——小姐——师妹,她,可好?”
        “小姐好。小姐姑爷也让我代问庄主好。”
        “他们……最近可好?”
        “说是要去江南。”
        “江南?去看雷门主?”
        “姑爷说,这天气那里的风景好看。”
        “……说的是。”
        烈枫低头看向还在睡的少女。


        薰衣低头思忖着他语句里的思念。

        这是无解的题。
        就像她想问一句那边院子里失明的少爷可好,他在做什么,是否开心,也终是问不出口……


        莫言,把我的床准备一下。”
        烈枫说完,俯身连着披风抱起少女,下一秒便感受到了这孩子身长和重量与记忆中不同。
        定了定身,搂了搂紧,看看抱在怀里那孩子的面庞,早不是几年前小姑娘的样子。
        “这几年,这孩子一下子长大不少。”薰衣在一旁看着烈枫说,烈枫微笑,犹豫了几秒,才又往屋子里去。


        回复
        4楼2018-04-08 22:49
          加油哦楼楼!我初三狗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4-08 22:51
            【II】-2
            迈步移动间,“孩子”已然醒转,发觉正是烈枫,下一秒便熟稔地搂住:
            “烈叔叔!你回来了!你不是说我每次来你都要去门口迎我!你都没来!”
            烈枫怔了怔,下一瞬便笑开:“谁让你跑那么快,收到消息的时候我已在庄外了。”


            莫言已经将软褥铺好,还加了新的毯子。


            回复
            6楼2018-04-08 23:13
              烈枫拿起毯子想给她盖上:“跑太快累了吧,再休息会?”
              “我不要睡了,烈叔叔!”她端坐起来,手心朝上伸到烈枫面前。
              “什么?”烈枫笑容宠溺,眉眼成线。
              “生辰礼物啊!”伴随嘟起的小嘴。
              “你突然来的,我怎么准备?”烈枫收了收下巴,故作为难。
              “瞎说!瞎说!又不是突然这个生日,突然不突然有什么相干?!说好的,樱宁每年生辰烈叔叔都要准备礼物的——难道说,烈叔叔你忘记了!”
              她一下子跳下地,下一秒就已经站在烈枫跟前。


              然后她便发现,自己虽然仍旧是仰望着他,却是比五年前近了许多,这变化叫她惊喜,一下子忘了之前讨要礼物的事。
              “哇,我真长高那么多啊!”
              她走近烈枫跟前比划着。
              “烈叔叔,你有胡茬。”她抬头仰望笑颜如花。


              这孩子脸庞与他娘亲并不近似,眉宇间更像银雪的儒雅清灵,但笑起来却如她娘亲一样甜美张扬。



              上一次见她,还是个小小姑娘,现在已经是大人模样。
              “要不要用胡茬扎你?”这孩子幼时他常如此逗她。
              “可别了,我今天擦了香粉,抹了胭脂,可不能让胡茬——等下,礼物呢?”
              她退开一步再次伸手。
              烈枫看着她,突然有些感慨,那年,如歌十六岁的时候……


              收起回复
              7楼2018-04-08 23:13
                【II】-3
                “在那边箱子里有个红布包,是给你准备的。”
                她几乎是跳跃着就飞向了床边的红木大匣子,烈枫的屋子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家具,自她小时候起,这只在这个屋子里特别惹人眼目的箱子里,总是放着她感兴趣的东西,小时候的拨浪鼓,雨花石,布头娃娃,里面还有烈叔叔的书啊字啊,各种让她觉得烈叔叔好厉害的东西。
                今天,也不例外。
                “就说烈叔叔怎么可能忘给我礼物!每年都有的!”

                红布包被打开,里面是一柄镶着宝石的短剑,素银的剑鞘两面分别写着 “落樱烂漫,天赐安宁”,剑把顶上的宝石颜色也很特别,对着光是淡粉,逆着光是鲜红,轻轻拔短剑出鞘,已然是开过锋的,剑身上刻着小小一朵樱花。
                烈枫看到,这孩子的眉眼里写着的尽是惊喜和珍惜。
                “喜欢吗?”
                “嗯嗯嗯!这剑有名字吗?”
                “倒是没想,可以叫樱宁剑。因为正是给樱宁的。”
                “是烈叔叔做的吗?”
                “请人做的,今年年头得了小小一块玄铁,想着给你或是最合适。你不是嫌弃你爹的剑太重,又觉得你娘的鞭子不好使。”
                “我其实,没想要用那些。我跑得快,不用打。现在有了这个,我估计我都不舍的跑了,啊也不是不舍的跑……”她的眼睛里闪着星星,捧着礼物挪不开手。

                烈枫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满满的:“哪能总靠跑的。”
                从这孩子出生起,给自己的都是这种满满的,甚至是盈溢处来的无法形容的柔暖和触动。

                “来,伸腿。”烈枫对着樱宁说。
                “什么腿?哪条腿?”
                “你惯用右手,就绑右腿吧。裙子拉起来一些就好。”烈枫蹲下来,从怀里拿出东西往樱宁腿上绑,樱宁一惊。
                “烈叔叔这是做什么?”
                “给你做了一个可以把剑放在腿上的剑套,方便携带。庄里没有合适做这类女红的人,便在庄外找的人手。没想到有点耽搁了。”




                回复
                8楼2018-04-08 23:16
                  “所以烈叔叔早就知道我今天要来的!?”
                  “其实不知,只是礼物总要预备下——万一你们哪天想起就来庄里了,又或者,我好差人送去,只是日子的确有些差了……”
                  “我就说为什么没收到烈叔叔的礼物,我就说你不会忘记的,所以,我就自己跑来了……”
                  烈枫绑完,特别试了试松紧,觉得牢固和舒适都可以了才站起来:
                  “没忘,只是时间耽搁了,没想到你自己来了。你大了本事也大,长高了跑更快了。本来今天就要出去拿它回来,回来路上才知道你来了。没赶上去迎你,食言啦。”
                  烈枫已是许久没一口气说这样长的话,那么细碎的交代着,诉说着。

                  下一秒,樱宁张开双臂环住了烈枫的腰,把自己整个埋在烈枫的胸口:
                  “烈叔叔最好了,樱宁真的喜欢你!我就说今年得来看你!就想着得来!”

                  这不是樱宁第一次抱住烈枫,只是上一回,十岁多点的樱宁还是那样小小的,发髻还没有这样梳起来。小小的幼儿,如今已经是少女。
                  烈枫有点无措的抬手抚着樱宁的后脑勺,以前他抚着的常是头顶后脑的位置,如今掌底除了能感受发丝根根绵密,还有那落于肩头凹陷的承托,他手的重量不再悬空,可以依靠着,颈窝里染出一点点温暖,暖得他心头愈发柔软。
                  “就为了一把剑高兴成这样?”
                  “嗯——嗯~~”少女点头又摇头,但始终把自己的脸埋在烈枫的胸口,感受着烈枫的手掌抚着自己的头发,然后把手臂环得更紧了。
                  “我就知道,知道你没忘记。”

                  薰衣在一旁默默看着,轻轻的蹙了蹙眉,又展开。


                  收起回复
                  9楼2018-04-08 23:16
                    【III】-1
                    “我已经让人把你娘和你爹的院子打扫了,你晚些自己看要去哪边。”
                    “我能睡烈叔叔这儿吗?”
                    “十六岁是大姑娘了,要自己睡了。有薰衣陪你。”
                    “就知道是这样。哼。”
                    樱宁松开了环住烈枫的手臂,嘟了嘟嘴,重新坐到了烈枫的床上。
                    “那我要在这里午睡。”说罢踢掉了自己的鞋子,收腿上了床,感觉到了新绑上的剑套,把自己手上的剑放了进去,试了试,刚刚好。
                    “试试看把剑抽出来,顺不顺手。”烈枫提醒道。
                    她故作夸张的抽出剑来,歘的一声,挂在腿边的裙子料子割开了条缝。
                    “小心!”没等薰衣喊声落下,战枫已经一把固定住了樱宁的手腕。
                    “到底是武器,不可当玩具。”烈枫眉头一紧看着樱宁。
                    “呃……”樱宁扯了扯嘴角,看着烈枫的表情,一脸尴尬。


                    烈枫松开手腕,拿下短剑收入鞘中,又帮着解开了绑腿放在一旁:
                    “说要午睡的人,赶紧睡吧。”说罢对着薰衣示意,自己便挪步要走。
                    可是衣服却被人拽住。
                    自然是樱宁。
                    “烈叔叔去哪儿?我和你一道?”
                    烈枫视野里,是自己被拽住的衣服下摆和樱宁澄亮的眼,他不是第一次被樱宁拽着拉住,只是那都是她幼小的时候,现在的樱宁……


                    回复
                    10楼2018-04-08 23:20
                      【III】-2
                      樱宁从小时便不似如歌,樱宁更爱对他撒娇,虽也和如歌小时候那样不服输,但樱宁从不正面反驳他的意思,只是腻着他,一直腻着他,直到他依着她。
                      为了这个如歌曾特别找他说,不可太惯着,说银雪已经太宠爱,再加上大师兄,这孩子真是要“无法无天”。他也总是在如歌面前应承得很好,但到了樱宁这里,三两回的便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原则”。
                      烈枫记得自己对如歌说:“师傅小时候也这般宠你的。”他还想说,你小时候,我也喜欢这般宠你。后来,你长大了,我也想过,要这样宠你一辈子,宠到你去哪里找都没有人可以和我比……


                      “我去练功。”他有些失神的回应道,轻轻地拉出自己的衣摆要走。
                      樱宁并未想到烈枫会挣脱,一脸意外:
                      “我和你一道!”樱宁想要下床,烈枫伸手压住她肩头。
                      “你休息,听我话。”
                      樱宁有些困惑,想要坚持一下,说些什么,但看着烈枫的样子,懵懂间却感到不好再要求。


                      薰衣目送烈枫出去,看他带上门,听见他对院子里的莫言交代些什么。
                      微微叹了口气,转向樱宁:“小小姐这两日的确是累了,现在睡一会儿,晚上再和庄主闹吧。”
                      “……谁‘闹’了……!——哎!”樱宁转身背对薰衣躺下。
                      “倒是把外衣脱下来呀,小小姐。”


                      回复
                      11楼2018-04-08 23:21
                        【III】-3
                        瀑布边。


                        天命刀还是那把天命刀。
                        如歌离开山庄的这些年,包刀把的布条他已经换了数次。
                        天命刀他很少离身,除了那次裔浪告诉他身世,他丢了刀想要逃离开。


                        这把刀是爹爹给他的。
                        大约是要告诉他,有些事,是天命。
                        当年和如歌掉包,他爹爹便就是拿自己孩子的命堵。
                        他不怪自己的爹爹,为了如歌,他愿意。
                        只是……


                        他羡慕玉自寒,他可以释然,可以放下,可以云游四海,可以坦然见如歌,可以那么清楚地知道她想要什么,也可以毫不忌讳受如歌对他的好。
                        他却是不行。


                        他挥刀斩下,瀑布的水流被他的刀力斩断溅开,又恢复奔流一处。
                        他俯冲向下,潭水爆裂开水珠四散如雨下,又回归一池涟漪如旧。
                        发丝贴粘在他额上脸颊,水滴顺着下巴淌下。


                        打坐在岩石,体内气息在丹田心口乱窜。
                        暗河宫的心法微妙,第九重他终究没能突破。
                        这时不时就乱窜的气息,这些年倒成了他熟悉的伙伴,这心魔每日相伴着,竟与之相处安然到从故敌成旧友,生出了亲昵。
                        “大约你是最知我的。”他运功安抚住了体内的不安,轻轻呢喃了这句。
                        你是最知我的。
                        他放不下,冲不破,他终日惦念着那声如歌曾带着爱意和眷恋呼唤的——“战枫”。


                        可他已只能与“天命”相伴。
                        他知道只有他认了如今这命,才好拦下所有恩怨换来沉静。


                        他也已四十。
                        这些年自然有人向提婚事,提后代,提山庄的将来。
                        有人说,樱宁是不是可以培养着以后来掌管山庄?
                        他驳了。
                        他很高兴樱宁的爹是银雪而不是自己,有这个想法的一瞬,他又嘲笑自己,他哪里来的资格做樱宁的爹。


                        他曾示意姬惊雷碧儿,愿不愿让自己的孩子以后接替庄主
                        记得姬惊雷想拒绝却不好意思开口的踟蹰,也记得碧儿带着温婉的语气半开玩笑地回应:
                        “我和惊雷这一生都不会离开这庄子的,看镌儿自己吧。只是我看这孩子天资一般,莫说管理事务,我看他在习武这件事上也不太上心,比不得大小姐家的樱宁一丝半点,我也只想着他能承欢膝下,怕是要让庄主失望。”
                        惊雷便补充道:“师兄身体那么好,何必那么早打算。”
                        烈枫记得自己带着毫不意外的笑饮完了碗里的酒。


                        大家对这江湖都无留恋。
                        自己又何尝不是。


                        回复
                        12楼2018-04-08 23:22
                          烈枫,战如歌还有点不习惯呢……这个视角不错期待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4-08 23:24
                            【III】-4


                            他起身。
                            握了握手里的“天命”,抬眼望天际湛蓝,云淡风轻。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早就过完了,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叫烈枫的躯壳。
                            但他有天命。
                            是的,他有天命。


                            “烈枫!”

                            清丽的嗓音划过空气,如剑锋划开绢帛,撕裂一般,却又是如此轻巧地钻入烈枫毫不设防的耳朵,叫他灵魂震荡,恍若隔世。


                            “烈枫!哈哈哈!”
                            “小小姐,不能这样称呼庄主!”薰衣想拦也拦不住。


                            樱宁小跑着,跑向烈枫。
                            对上烈枫蹙着眉头的脸,樱宁才放慢了步子。
                            脸上浮起促狭的笑,福了福道:“烈叔叔不要生气嘛……嘿嘿。”
                            烈枫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真生气了?——我只是一时贪玩,想着从来没听到有人喊你全名,就想喊喊。”樱宁真的有些紧张了,说到后面低下头声音几乎是嗫嚅。


                            “……你娘亲,还有你爹爹,都怎么称呼我呢……”
                            樱宁抬头看着烈枫:“娘亲,她喊你大师兄,爹爹随着娘亲喊。”
                            “他们……他们,常提起我吗?”
                            “……”什么是“经常”呢?
                            “我问得唐突了——我们走吧。”烈枫再一次握了握自己的天命刀,迈步要走。


                            “烈叔叔,你练完功了?”樱宁缓一步,跟在后头。
                            “练完了。”
                            “晚上我们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烈叔叔陪我一起吃的话,我都可以。”


                            烈枫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向樱宁:“樱宁大了,能陪我喝酒了吗?”


                            收起回复
                            14楼2018-04-08 23:2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4-09 00: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9 00:30
                                  加油/写的很好!期待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9 06:5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9 07:31
                                      心疼枫哥


                                      回复
                                      19楼2018-04-09 10:01
                                        先收藏为敬!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9 10:21
                                          新楼来踩一踩!鲜花送给你!


                                          回复
                                          21楼2018-04-09 10:30
                                            我在这儿等楼主回来,等着你回来把那桃花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4-09 14:59
                                              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9 15:53
                                                天命难违,天命真的难违么? 所以的痛苦悲伤悔恨遗憾都留给战枫了,这样真的很不公平。希望楼主笔下的“烈枫”能放下曾经,遇到一个能安抚他所有情仇的好姑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9 16:17
                                                  不错,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9 20:01
                                                    【IV】

                                                    “樱宁大了,能陪我喝酒了吗?”
                                                    走过来汇合的薰衣听见了这一句,上前答道:“小小姐不会喝酒。”
                                                    “谁说的,年节里陪我爹爹喝过呢。”
                                                    “你娘亲不让你喝的。”
                                                    “我爹爹说,少喝一些不会有事,我已大了。别人家的姑娘都开始要许配人家了。”
                                                    “这和许配人家有什么关系——小小姐,你娘亲可是交代过,不可饮酒。”
                                                    “爹爹说可以喝,可以喝!”
                                                    樱宁朝着薰衣做了生气的鬼脸,抛下这两个大人一路跑向前。
                                                    薰衣没有看烈枫,只是兀自蹙着眉头,恭敬交叠于上腹的手,暗暗搓着指关节,对着烈枫福了福示意告退,便加快了步子去追少女。
                                                    不一会儿烈枫提气跟上,对着薰衣说了句:“是我的不是。”
                                                    然后超了薰衣,飞身到了樱宁前头。


                                                    “是烈叔叔的不是,不喝酒,我们喝别的。你玉叔叔年节时候送来南边的好茶叶,我还没来得及品。”
                                                    “为什么娘亲说不可以饮酒,就不可以。我爹爹说我可以的。”
                                                    “你爹爹怕是也听你娘亲的。”烈枫微笑着。
                                                    少女却走近一步看着他:“为什么烈叔叔也要听我娘亲的?”
                                                    烈枫一愣,回神道:“因为她是你娘亲。”
                                                    “那我爹爹也是我爹爹,为什么不可以听他的?就因为我爹爹听我娘亲的,你也要听我娘亲的?”
                                                    “父母为大。”
                                                    “父母为大,父还在母前呢。”
                                                    “……樱宁大了,学会顶嘴了。”
                                                    “我小时候不顶嘴吗?”
                                                    “我不记得你小时候和我顶过嘴。”
                                                    “那是你。”
                                                    “樱宁——”
                                                    “知道了,不喝酒,喝茶。”
                                                    樱宁脚一点地飞身上树,震落一树樱花瓣。
                                                    “我喝茶,烈叔叔喝酒。我陪烈叔叔喝酒。”
                                                    少女的声音荡漾在樱花瓣间。
                                                    “还有,玉叔叔的茶我早喝过了。烈叔叔自己留着便好。我只要烈火山庄自己的茶叶。”
                                                    少女纵身几跃,一路樱花瓣。


                                                    收起回复
                                                    27楼2018-04-09 21:53
                                                      【IV】-2
                                                      这移栽来的樱花树,这几年也如少女般,丰盛地成长着。
                                                      烈枫看着飘落的花瓣,看着少女身影飘远,看着薰衣急急地追去……
                                                      那一声“烈枫”又在他心间重重一荡。
                                                      烈枫轻轻摇了摇头,握紧的拳头,手指掐进掌心。
                                                      他纵有心魔,也不该如此的。
                                                      他只是迷惑了。
                                                      他低头,心里的难堪几乎叫他无地自容。


                                                      樱宁出生时,不是在烈火山庄。
                                                      虽然算好了差不多待产时候要回庄,但是樱宁却执拗地早了半个月。在路途中的银雪和如歌想了想,便决定干脆在平安镇生下孩子。
                                                      得到消息的时候,烈枫一下乱了方寸,他早在山庄里准备了许久的一切,全都用不上,虽然知道有银雪照应,可仍旧反复叮嘱人手里外跟随以备不时之需。
                                                      那时便如现在的季节,是春天。
                                                      烈枫等了两个时辰没有得着如歌顺利生产的消息,踌躇着却仍抵不过内心的惶恐,终于飞身下山。
                                                      他记得一路看见粉色乳白的花瓣飘落下来,在傍晚时有一种奇异的美丽,他讶异于自己以前从未注意山间这花。


                                                      他到平安镇如歌处时,银雪迎出来。
                                                      虽然银雪一贯儒雅安然,嘴角也始终带着笑意,但烈枫知道,他是紧张的。
                                                      因为他为他拿去肩头花瓣的时候,手是微微颤抖着的。


                                                      收起回复
                                                      28楼2018-04-09 21:54
                                                        【IV】-3
                                                        产房是意外的安静。
                                                        烈枫以前听说,女人生孩子一定是要大喊大叫的,可是他在一墙之隔的门外,却听不见任何大声的喊叫,虽然仔细听,便能听到如歌时断时续的呻吟。每及此时银雪便站起身来来挪会儿步,随着时间推移呻吟也越发密集。
                                                        烈枫看着银雪,多次想问些什么,又咽了回去,只得捏紧了拳头坐在椅子上焦灼。
                                                        挨不过半个时辰,银雪便冲进了产房,虽然黄琮挡了,自然也是无用。
                                                        烈枫见银雪进房,倒是松了口气。


                                                        他记得他当时问黄琮:怎么不见玉师弟?
                                                        玉自寒怎会不来呢。
                                                        他记得黄琮答:王爷说,庄主您一定会来,烈火山庄有人来便好了。他身子不便,晚些去山庄道贺。


                                                        烈枫意识到,他此刻是以如歌的娘家人身份出现的。
                                                        他出发前,却并未想到这一层,他只是念着如歌,如歌,如歌,如歌你要安好。
                                                        他永远不如玉自寒那样,将事情看得透彻又办得稳妥。
                                                        他惭愧,他陷于自己的纠结里逃不脱,当年玉自寒满世界为如歌找寻银雪下落时,他只是默默担心如歌受不住银雪死去的苦。
                                                        他总觉得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是无望的。


                                                        回复
                                                        29楼2018-04-09 21:55
                                                          【IV】-4
                                                          樱宁的哭声很响亮,但哭不过一会儿,就安静下来,黄琮看了告诉他:是女孩子,已经在吃奶了,公子陪着,大小姐很好。
                                                          烈枫记得自己一下子松在椅子上,手心额头满满是汗。


                                                          要走的时候,银雪出来,递给他一样东西放在他手心,烈枫一看,是先前银雪从他肩膀拿下的花瓣。
                                                          银雪道:“是樱花。”
                                                          烈枫看着他,不明所以。
                                                          “如歌想好了,说要叫孩子‘樱宁’。”
                                                          “什么?”
                                                          “樱花落下,带来安宁。在肚子里的时候,就一直叫宁儿。你带来的樱花。”


                                                          烈枫看着银雪,一下子真气涌上眉心,胸口一热,几乎要吐出一口鲜血。
                                                          银雪一把扶住他的手臂道:“暗河宫的心法对你来说,是凶险了些。”
                                                          烈枫苦笑,然后笑容绽开,眼角都渗出泪来:“樱宁,樱宁,好……照顾好,照顾好歌儿,不,师妹……替我,谢谢她。”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很好地站在那里,他拍了拍银雪的手,示意自己不要紧,然后便翻身上马,一路狂奔回山庄,疾驰中,樱花飘落,抚在他脸上,被泪水黏住,又被风吹开……
                                                          那天夜里,他在曾经的池塘边,痛哭。
                                                          无声的,痛哭。


                                                          回复
                                                          30楼2018-04-09 21:55
                                                            【IV】-5
                                                            第二天,他命人在山间选几棵方便移栽樱花树植到山庄里,更差人挑选樱花树苗,在山庄里种下。


                                                            他第一次见樱宁时,樱宁满月过两日。
                                                            粉嘟嘟的人儿裹在鲜红色的包被里,已经会冲着他笑。
                                                            其实,是他先看着婴儿笑的,他都不知道。
                                                            凌堂主慕容堂主看着烈枫的笑容,互相对视着红了眼。
                                                            他们是知道的,眼前这个改名叫烈枫的孩子,多久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如歌银雪带着小樱宁在山庄住了一年,百日宴周岁宴烈枫办得比过年还隆重,江湖上盛传这女娃娃将来是要继承烈火山庄的。
                                                            于是,如歌决定要带着樱宁离开山庄。
                                                            烈枫知道她想离开,便说好,他知道自己也没有资格说不好。
                                                            玉自寒那一年也在山庄,记得他问如歌:
                                                            师妹可打算再生一个孩子?
                                                            如歌摇了摇头:我和银雪已然定了,不会再要孩子了。
                                                            玉自寒得了答案看了看烈枫,终道:也好。只是,你不必在乎那些江湖言论,想回来山庄就回来。孩子也是——这里终是你的家。师兄你说可是?
                                                            烈枫记得那时候樱宁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扑在了自己的腿上。

                                                            烈枫记得如歌笑得明媚灿烂。
                                                            烈枫记得自己蹲下来对着樱宁笑:“烈火山庄永远是你们的家。”
                                                            烈枫还记得如歌说:“这孩子会姓战。”
                                                            战樱宁。


                                                            回复
                                                            31楼2018-04-09 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