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吧 关注:2,981贴子:33,790
  • 6回复贴,共1

完整版《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回复
1楼2018-04-07 16:58
    简介:小说《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又名《千帆过尽梦无痕》完本


    主角:贺梓凝。霍言深


    作者:慕寒


    回复
    2楼2018-04-07 16:58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陌生有力的怀抱


      此刻,贺梓凝已经和霍言深一起进了套房。
      她帮她将脱下的西服挂起来,然后,冲他认真道谢:“霍先生,谢谢您的帮助,今天要不是您……”
      “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霍言深转头看向贺梓凝。
      “为什么?”贺梓凝不解道。
      “我早晨是不是问过,你和简安安有没有过节?”霍言深道:“你说没有。但是,我明显看出来她是针对你。”
      一个品行端洁,不在背后诋毁别人的人,又怎么可能偷东西?
      可是贺梓凝却不明白霍言深的意思,她抬眼,困惑地看着他。
      霍言深却不想解释,而是吩咐道:“给我放水,我要泡澡。”
      “好的。”贺梓凝连忙点头,走向洗手间。
      只是,当她弯腰去试水温的时候,小腹却突然一阵绞痛。
      她算了一下日子,心头一沉,这几天,正好是她的生理期。
      当初,她生下贺宸晞不久,租的房子还没到期就被房东赶了出去。
      那时候天气很冷,她抱着孩子没地方去,躲在麦当劳洗手间里喂了孩子,实在没办法,又坐车去了李大海老家乡下暂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养好,后来每次生理期,她的肚子都会很疼。
      贺梓凝有些郁闷,现在正好在她工作的关键时间,可不要出乱子才好!
      她快速去了自己的房间换了护垫,继续帮霍言深放水。
      忍着痛终于放完,她走到外面,恭敬地冲他道:“霍先生,水已经放好了。”
      霍言深已经换了居家服,米色的色调,让他原本冷肃的气质多了几分居家的温和。
      见他去了洗手间,贺梓凝终于能够放松一些,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想找止痛片。
      可是,这次出来没想到会在酒店住这么几天,包里以前的止痛片已经吃完,贺梓凝没办法,只好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热水,捂着自己的小腹。
      一阵阵的绞痛下,时间变得有些煎熬。而就在这时,贺梓凝听到霍言深的声音传来:“李小姐——”
      贺梓凝忍着痛起身,走到浴室门口,声音有些虚弱:“霍先生,您叫我?”
      霍言深道:“嗯,我的浴袍掉水里了,你去看看更衣室里还有没有干净的?”
      “哦,好的,您稍等。”贺梓凝只觉得双.腿发软,小腹里面好似坠了铅块。
      她艰难地去了更衣室,找到一件浴袍,费力地取下来,然后来到浴室门口:“霍先生,找到了。”
      “你进来吧,顺便把水放了。”霍言深随意道。
      他穿没穿东西?贺梓凝有些犯憷,不过这是她的工作,所以还是走了进去。
      好在,霍言深的腰上栓了一条浴巾,挡住了下面,可是,上半身却毫无悬念地暴露在了贺梓凝的视线里。
      她发现,他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倒三.角形状,线条流畅肌肉有力却不夸张,漂亮的胸肌和腹肌,好似漫画里才有的标准身材。
      她快速收回目光,将浴袍递给霍言深,然后,又走到浴池边去放水。
      小腹的绞痛一阵汹涌似一阵,贺梓凝用手撑住浴池,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动弹。
      房间里,因为霍言深泡过澡,氤氲着热气,水蒸气钻入呼吸,带来令人眩晕的感觉。


      回复
      3楼2018-04-07 16:59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全文在线阅读
         霍言深突然想起七年前的那个夜,那个女孩给他的感觉。
          此刻,这样的感觉跨过时光,让他涌起同样深深的欲念,恨不得将怀里的女人就地正法!
          而贺梓凝,在感觉到自己被什么顶了一下的时候,就猛然反应过来了。
          她明白,男人这种生物,是根本经不起撩的。
          如果,他再看到她的脸……
          七年前,那个痛苦的经历,她不会再上演!
          她深吸一口气,就在霍言深要将她按在浴池边的时候,趁他不备,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她被他不着寸缕的身材晃了一下,然后连忙转开眼,向着浴室外大步跑了出去。
          霍言深没想到贺梓凝力气那么大,他竟然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
          看着她仓皇逃脱的背影,他眯了眯眼睛。
          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主动勾.引他成功的!
          叫李晓菲是么?他记住了!
          他向来有洁癖,刚刚被女人碰过身体,于是打开喷头,想要再冲冲澡。
          微凉的水淋了下来,身体深处的热意终于消失不少,身体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只是,就在他要离开浴室的时候,突然看到地面上有一抹刺目的红,而且,浴缸里,也有。
          他的瞳孔一下子缩紧,这个女人受伤了?
          不对,她身上不像是有伤口的模样。难道是……
          ‘生理期’三个字,从霍言深的脑海里蹦了出来,那还是他从初中生理卫生课上知道的东西。
          这些年,他身边几乎没有女人。
          开始的时候,是和孪生兄弟较量。后来,也一直在商场上拓展霍氏。
          可以说,除了七年前那次纯属意外,他还真没碰过什么女人。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场意外,他之后竟然染上了很深的洁癖,对女人绝缘。
          到了现在,他的洁癖越发严重,以至于他的身边方圆两米,都不能有雌性生物。
          可是,这个李晓菲,完全就是个意外。
          他不排斥,还产生了生理冲动!
          刚刚,他看到她流血,还有一丝想要关心她!
          霍言深有些懊恼,手指,不由抚.摸向了小指的地方。
          那里,原本有他的那枚外祖父送的海王之星戒指,可是,已经随着它后来的女主人,遗落了七年。
          霍言深眸底的火光,随着想到那个女孩,一点一点冷却下来。
          他向来言出有信,既然承诺了会对她负责,那么,他就等她十年!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找到她,他也不得不按照家族使命,结婚生子。
          此刻,贺梓凝在房间里,快速地洗了澡,她用热水不断冲着自己的小腹,感觉好了些,这才擦干身子吹了头发,又给自己重新化好了妆,走出了房间。
          “李小姐,我觉得你有必要未你刚才的行为,解释一下。”霍言深此刻已然恢复了上位者的淡然。
          他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酒杯,里面的红酒暗红似血。
          “我是有些身体不舒服才会摔倒。”贺梓凝又摆出平日里近乎木讷的表情,道:“霍总,实在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不过我会……”
          “过来坐!”霍言深强势地打断她的话。
          贺梓凝看向他指的地方,分明是他身边的位置。
          她的唇角绽出一抹微笑:“霍总,我的身份不敢和您并排坐。”
          “我现在是你的老板,老板的话,你是不是应该服从?”霍言深又指了指:“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又来了,他的话根本就是圣旨……
          贺梓凝没办法,只好坐在了霍言深身边。只是,她的背脊挺直,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刚才,你把我的浴巾扯下来了。”霍言深仿佛说着什么无关痛痒的话:“你想勾.引我?”
          “霍总,那只是意外。”贺梓凝就要起身:“我给您道歉!”


        回复
        4楼2018-04-07 17:00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37章 以我深情,与你白首
            殿内,两边各走来一个花童,男孩穿着漂亮的燕尾服,五官精致漂亮;女孩穿着粉色公主裙,挽着花篮,俏皮可爱。
            他们走在霍言深前面,随着他们往前,花篮里的花朵撒开,落在了红色的地毯上,好似纷飞的夏花。
            也是到了此刻,贺梓凝才第一次见到这个超五星宾馆的真容。
            两旁的方形石柱有四五米高,上面刻着古老而精致的雕花,每隔五米便有一根,撑起整个镂空的回廊。
            回廊有足足十米宽,地面中央是厚厚的红毯,两侧的铺满了白玫瑰和粉玫瑰,而墙面上,全是统一的红色纱幔,被廊柱上安装的隐形空调吹动,随之摇曳。
            整个回廊完全露天,仿佛古埃及神庙,开放式的格局,庄严、肃穆、大气。
            霍言深抱着贺梓凝,一步一步走到回廊的尽头。
            殿堂两旁,宾客早已坐好,此刻,见到主角登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最前面的两个小花童仿佛是橱窗里的娃娃,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抱起来啃上两口。而身后的新郎新娘,更是惊艳了众人的眼。
            男人身材高大,英俊贵气好似天神下凡,而他怀里的女人,仿佛夜空里落下的月光、空谷中绽放的幽兰,让人忍不住怀疑,到底是不是一场虚幻的美梦。
            在他们身畔,三位伴娘和三位伴郎也是女的优雅、男的帅气,让人移不开眼睛。
            众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打破了此刻几乎无可挑剔的视觉盛宴。
            霍言深抱着贺梓凝一直走到了用厄瓜多尔玫瑰搭建的台上,这才轻轻放下了她。
            此刻,阳光从殿堂的穹顶落下,贺梓凝裙摆上的钻石在阳光里折射出炫目的光,合着白玫瑰上露珠的斑斓,美得好似花海里的花神。
            主持人此刻都有些激动道失语了:“这是我主持过的最美也是最大气的婚礼现场!更是我见过颜值最高的婚礼现场!刚刚,我提前打过无数次的腹稿一下子全忘了,只是因为,我们的新郎新娘和伴娘团、伴郎团,实在太美了……”
            此刻,霍言戈听着主持人的话,他的目光,一直都锁在贺梓凝的身上。
            无数次,他梦想着和她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而此刻,梦想成真,可新郎不是他。
            甚至,婚礼之后,他再不能叫她‘小凝’,而只能叫她‘嫂子’。
            他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了西服口袋,里面,那根红线的触感渐渐清晰。
            他微微用力一拉,红线在手指上勒出印痕,有痛感传来,才稍稍让他找到了几分存在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郎才女貌,我只想问一句——”主持人看向霍言深:“霍先生,您和贺小姐,是互相一见钟情的吗?还是谁先追的谁?”
            霍言深听了他的话,转头看向贺梓凝,毫不犹豫道:“我对她是一见钟情!是我追的她!”
            “wow!”台下一片掌声。
            霍言深继续道:“我追了她七年,终于追到了!”
            “wow!”台下开始起哄。


          收起回复
          5楼2018-04-07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