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99贴子:1,370,566

『归途』(暮云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顾承欢,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就自己走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06 13:15
    『文案』
    黑暗也好,光明也罢,我所求的不过一个你罢了,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我要的只是在你身边而已
    顾承欢,别离开我,要不然我怕我控制不住会把你拉进地狱
    人生,不过一场梦
    这场梦的结局
    该终归何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6 13:22
      这儿顾冉,一个脑洞清奇的姑凉
      这篇文呢,是纪念我白衣尊者的,心疼我白衣,能失去的基本都失去了,希望有个姑娘能真正陪他到最后,不管在哪,正如我文案里的那句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6 13:29
        『原创人物』
        顾承欢
        身份:骁月将军顾赢之独女,铜雀蓝衣尊者(身份隐秘)
        家人:父亲顾赢,母亲楚月,师父张晗
        恋人:白衣尊者徐暮云
        武器:白玉笛,幻云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6 13:3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6 14:36
            文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6 14:5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6 15:02
                顶,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6 15: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6 21:06
                    『预告』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
                    别把你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你的那套对君尊有用,对我可没用
                    万事小心,如遇危险,吹响玉笛,我会现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6 22:35
                      以上三句分别出自三个人,宝宝们猜猜可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6 22:36
                        我来放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6 22: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6 22:59
                            『第一章』
                            顾府羽潇阁
                            夜间,淡淡的月光撒下来,透过月光照在雕刻着祥云图案的床上,一蓝衣女子静静得票躺在上面
                            突然,女子开口:“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
                            “尊者的警觉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一赤衣女子从屏风后走出,那女子一袭红衣,墨发披于双肩,发间的饰品随女子走动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君尊有任务?”蓝衣女子只是睁眼一瞬,随即又闭上。
                            “聪明,白衣暮云这次单枪匹马执行任务,而且。。”
                            “要我暗中出手?”听到暮云二字,女子从床上起身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磬儿突然笑出声,目光盯着眼前的女子,“承欢你和暮云不只是共事之情,还有师兄妹之情,你出手,我和君尊都放心,而且暮云也不会拒绝,你说呢”
                            “时间,地点”
                            “三日后,苍梧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6 23:12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6 23:16
                                接上

                                “苍梧族都牵扯进来了?”顾承欢挑眉,“越来越有意思了,一向主张和的苍梧都参与了,怪不得要白衣出手呢!”
                                女子走向赤衣,月光撒在她身上,仿佛她是月光精灵一般,随时会消失
                                “黄衣呢?他这次居然没参与”顾承欢仿佛想到了什么,目光中一丝狡黠划过
                                赤衣看着眼前的顾承欢,一向自恃貌美的她也不得不承认,顾承欢确实是个美人,否则也不会引得白衣百般维护。。。。。
                                “黄衣给了我这样一句:别把你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你的那一套对君尊有用,对我可没用”话罢,赤衣脸上也露出无奈之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6 23:27
                                  今天就到这儿了,我来立个flag,这一楼破15明天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6 23:3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7 00:17
                                      『预告』
                                      『蓝白合作毁粮道 隐瞒身份入尧汉』
                                      你明知道我生气的不是那件事
                                      情之一字,就是仙魔,也逃不过
                                      如遇危险,吹响玉笛,不管在哪,我都会现身
                                      放心吧,再不济,自保能力我还是有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7 08:04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7 08:0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07 08:25
                                            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7 08:33
                                              『第二章』
                                              顾承欢脸上浮起调侃之一,“呦呵,你这是对人黄衣做了什么?”
                                              磬儿面露尴尬“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向看不惯我和暮云”
                                              “白衣在哪?”
                                              “在和君尊商量毁栈道一事”

                                              『云舞阁大殿』
                                              “毁粮道一事我一人足以,不需他人插手”白衣男子半倚在一旁的柱子上,淡淡的瞥了一眼黄衣,说道。
                                              “感情你以为我想去是么?”一向脾气急躁的黄衣听了这话立刻不淡定了,刚想发作,却看到一缕蓝烟飘在空中,随即出现一蓝衣女子
                                              “毁粮道一事我和白衣去”
                                              顾承欢从现身一直盯着白衣,不得不说,白衣虽是男子,容颜可丝毫不逊于女子,真正是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那男子银发披肩,双目微闭,嘴角却微微上扬,“顾承欢,好看么?”
                                              “如果不好看,你觉得你还有能让我停留视线的资本么”
                                              “不准去”
                                              “你说不去就不去,我蓝衣的面子往哪放”
                                              上方的紫衣忽然睁眼,“此事蓝白明,赤黄暗,双手准备,我就不信他公羊朔有天大的本事还能同时照顾得了两方”
                                              “是”

                                              ————————————
                                              “徐暮云你什么意思,哎,你走慢点,我跟不上”蓝衣皱着眉快步往前走,却没发现前面的白衣一停下,静静地看着她,“打算投怀送抱?”
                                              “我是有这打算,你接受么”,蓝衣盯着眼前的男子,不确定的问道“你,还在生气?因为刚才的事?”
                                              “顾承欢,你明知道我生气不是因为那件事”
                                              “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说罢,两人的静在那儿。
                                              “情之一字,就是仙魔,都逃不过,更何况是他们”磬儿忽的叹息一声,“暮云我们从小看着他长大,一直以为他会没有任何软肋,结果出来了个蓝衣”
                                              “逃不过就不逃了,看着吧,暮云最后绝对要栽到蓝衣手里”紫衣半拥着磬儿,手轻抚着磬儿的墨发,“暮云从小便不喜吐露心思,可蓝衣偏偏要他说,你说这最后是谁先退步”
                                              “呵呵,”磬儿笑着,“还用说么,他俩哪次不是暮云先退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7 13:27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7 13:29
                                                  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7 13:34
                                                    地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7 13:40
                                                      我来放个『小番外』
                                                      很多年的某一天
                                                      徐暮云刚处理完事务,不经意间抬头,便看到自家小媳妇儿对着阳光很久都没动了
                                                      他走上前轻拥住她,“怎么了,一直盯着阳光看”
                                                      顾承欢抬起头,愁眉苦脸的说道,“不发光了”
                                                      徐暮云上下打量了她,顿了一下“欢宝,什么是不发光了”
                                                      “你看,我的指尖以前对着它就可以发光的”顾承欢指着太阳
                                                      听了这话,徐暮云苦笑,他当初是怎么看上这脑洞清奇的姑娘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7 13:41
                                                        小番外是有典故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7 13:42
                                                          接上
                                                          白衣男子面如冠玉,薄唇微抿,脸上不悦愈发明显。
                                                          终是受不了这冷气压,顾承欢走上前去,伸出右手去拉徐暮云,“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暮云,我并不想去猜,可是你又不肯主动说,那你是要我怎么办?”顾承欢抬头看向徐暮云,目光中泪水已隐隐可见,忽的落下来,划过她那精致的脸庞,亦划过他那颗冰冷的心
                                                          徐暮云从来都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软之人,可偏偏有一个顾承欢,就是不想看见她掉眼泪,心疼也好,舍不得也罢,总归就是不想。
                                                          从认识她开始,每次掉眼泪几乎都和他有关,想到这,不禁苦笑,什么时候铜雀白衣也有如此经历了。
                                                          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承欢,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人”,右手轻划过女子脸庞,像恋人间一般,“可我怕,万一哪一天我护不住你了,怎么办?”
                                                          “这次毁粮道,我怕顾及不到你”
                                                          “放心吧,再不济,自保能力我还是有的”
                                                          “如遇危险,吹响玉笛,不管我在哪,在做什么,我会马上现身”
                                                          “徐暮云,你就承认吧,你还是在乎我的!”女子看向白衣男子,十分肯定
                                                          “嗯,在乎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07 23:51
                                                            我情话满满小哥哥徐暮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7 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