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红师吧 关注:2,614贴子:140,587
  • 21回复贴,共1

【原创】梦回旧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梦回旧路


40分钟过去了……


前言
你们听说过“乌托邦”吗?你们认为有像“乌托邦”一样的国家吗?我知道有一个星球,那里的人们,社会,环境就像那个传说中和平安宁的国家一样。那个星球上的人们厌恶战争,喜欢和平;那个星球的科技十分发达,而且还用发达的科技帮助别的国家;那个星球有完善的军事体系,却从不主动挑起战争。
那个星球处在宇宙的边缘;那个星球的人们都十分友善;那个星球叫做亚古星。
在这个星球上,只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由他们的国王和王后一起来管理。国王和王后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们心地善良,平易近人,和人民的关系非常好。
上面提到过,他们的科技十分发达。可是,他们不是说把他们的科技拿去向别的星球炫耀,而是拿他们的科技去帮助邻近的星球,帮助他们共同发展,共同强盛。所以,他们对外的关系也是非常好的。
虽然他们的星球在内在外都处得很好,可是为了防止其它的星球入侵亚古星,对亚古星发起战争,所以他们才会建立起完善的军事体系的。
亚古星上的学制是有些不同的,他们是:小学五年,没有初中,高中四年,大学三年。三岁入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在学校住宿,大二上学期就可以找工作。在大学期间你可以有稳定的工作,只要按时回学校上课,毕业考试可以过关,那就能拿到毕业证书。
因为亚古星上的人民十分爱好和平,他们的性格也非常的友好,所以也经常被其他星球的人称为乌托邦国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4-14 19:10
    顶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5 21:04
      第一次海边旅行
      “母后母后,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呀?”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女孩,拉着一位扎着长马尾的年轻女士的手,撒娇地说,“坐了这么久的车,我有点饿了。”
      那位年轻的“母后”疼爱地刮了一下女孩的小鼻梁,说:“好了好了,我们就快到了。一到那里我们回去吃东西,好不好?”
      女孩亲了一下那位“母后”的脸颊,抱紧她的右手臂,说:“我就知道母后最最最疼我了!”
      这时,坐在对面的一位年轻的男子伸手捏住女孩的小脸颊,说:“你就知道你的母后,都不记得你还有个父王了吗?”
      女孩疼得大叫了起来,说:“疼疼疼疼疼疼啊!放手啊!”
      年轻男子放手后,女孩扑到“母后”的怀里,委屈地说:“呜呜呜,母后,父王他欺负我!”
      大家应该没想到吧,这就是亚古星国王一家的日常生活。
      年轻男子就是亚古星国王,留在深棕色短发;年轻女士就是亚古星王后,留着浅棕色长马尾;小女孩就是他们的孩子,亚古星公主亚德琳,留着蓝绿色披肩长发。
      到了目的地后,他们把一个大行李箱放到预定的酒店房间里。王后就把衣服全部用衣架挂好,挂在在衣柜里的架子上,亚德琳就帮王后挂衣服,给她递衣服,衣架。国王就把房间绕了一圈,看看客厅里有什么,厕所和浴室在哪里,有什么缺的。
      等一切东西都弄完了后,已经是晚上6点钟左右了。亚德琳望向卧室的落地窗外,太阳那橙红色的光把围绕在它身边的云照得通红,像是有人点火把它点着了一样。太阳正缓缓地向海面靠近,一点一点慢慢地向那水天交接的地方挪动着。这时亚德琳也说不出是太阳要下山了,还是太阳要入海了。
      正当亚德琳盯着窗外的夕阳看得正入迷时,国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说:“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呢?”
      被弹了一下脑袋的亚德琳瞬间回过神来,摸着被弹了的地方,大声地说道:“我饿了!吃饭吃饭吃饭吃饭吃饭!”
      国王叹了口气,伸手捏着她的脸,无奈地说:“你啊你,就知道吃吃吃,你脑子里除了吃,就没有别的了吗?”
      亚德琳挣脱他的手,说:“我的脑子里除了吃,还有母后啊。并且,父王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这时,王后就十分无语地说:“好了好了,你们俩父女就别吵了,先吃饭好不好?”
      终于,终于走上了旅游的正轨。
      他们在附近的街市上找了一个饭店,吵吵闹闹地吃完了晚饭。等他们出来时,代替太阳在天上的是漫天的繁星了。
      这时,一个男孩也从饭店里出来,看了一下天空,小声地说:“太阳……”
      “潜下去了……”一个女孩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在他身边小声地说道。
      男孩对这个回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对女孩的背影轻笑了一下,轻声地说:“真是有趣的太阳啊……”说完,他就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女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怎么了吗。”一个声音轻柔地问道。
      “嗯……没什么,母后,我们快回去吧,我有些困了。”
      “你这只猪啊,刚吃完就想睡了。”
      “……”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4-20 18:19
        你好啊太阳女孩
        小鸟在阳台的栏杆上嬉戏打闹,唱出优美的歌,海浪也很配合地为这些小东西伴奏。这就是自然的协奏曲:清新,淡雅,有内涵。
        在这样美丽的早晨,当然也少不了我们小公主充满活力的身影啦!
        “最近快要转秋了,别在水里泡太久,知道了吗?我把优畅放进你的小包里了,(优畅,就是亚古星研制的一种药物,吃下去后可以在水里呼吸、说话、自由地游走。可以干嚼,对身体无害,目前为止没有服用过的人有不良反应,一片可以维持功效三小时。)下水前记得吃啊。”王后一边叮嘱亚德琳要注意的事,一边帮她扎辫子。王后帮她梳好头后,在肩膀下一点的位置把头发扎了起来,松松的,看上去可爱清纯。然后王后帮亚德琳换上泳衣,披上她最喜欢的白斗篷。
        打扮完了后,亚德琳就迫不及待地跳下酒店,向海边跑去了。
        到了海边,亚德琳并没有立即下海玩水,而是静静地坐在海边的沙滩上,看着海浪冲上沙滩,然后退下,再次冲上来,又再一次退下。海浪每一次冲上来都会来上一些漂亮的小贝壳和海螺,有时候还会带上一两只小海龟,小螃蟹;而海浪退下去时,则会把一些游客们的东西也一同带回海里。
        每当亚德琳看到游客们的鞋子啊衣服啊玩具啊什么的被冲进海里,飘在海面上,东西的主人发现后,就大叫着跑去捡回自己的东西时,就忍不住想笑。
        这时,一个男孩坐到亚德琳旁边,友好地对亚德琳说:“你好啊太阳女孩!我叫尼克。”
        “嗯…你好。太阳女孩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啊?”
        “嗯…你不认识我?”
        “难道我们之前认识吗?”
        “嗯…不认识,我…我叫琳。”
        “那琳你刚才在看什么啊?”
        “在海边不看海看你吗?”
        “…哎,你们都不知道看海的正确打开方式。”
        “嗯…看海的…正确打开方式?”
        “是啊,我跟你说哦,海底才是最美丽的,在海底,你可以看到鱼群、珊瑚礁群、海峡谷,甚至是蓝鲸和鲨鱼也能看到,不过它们有些危险,只能远远地看哦……”一说到海底,尼克就像拧开了的水龙头一样,不停地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听上去好美的样子哦,能带我去看看吗?”
        “好啊!你带优畅了吗?我今天忘带了……”
        “嗯…妈妈好像说给我了,我找找看啊……嗯……啊!找到了!给。”说着,亚德琳吧一片优畅递给了尼克。
        “那,我们走吧!”说完,尼克拉起亚德琳的手腕,向蔚蓝的深海前进。
        以前那么多的人牵过我的手,为什么,为什么被他牵起时,会有不同的感觉。心里酥酥的,脸上烫烫的,我,是怎么了?
        当海水慢慢地浸没身体,一股清凉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切烦心的事,疑惑的事,郁闷的事都抛在脑后,眼前的事,是跟着前方那个热情的男孩,去那个他眼中美丽而梦幻的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4-20 18:19
          人家明明是只海龟
          “看!就在那里!”尼克兴奋地指向前面下方远处的一点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不明物体,那些不明物体在缓慢而有节奏地飘动着。
          慢慢地游近了,逐渐看清楚那些五颜六色的不明物体,原来是珊瑚和小鱼。这里的环境,真的像尼克所说的那么美,栖息的小鱼,浮动的水草,觅食的珊瑚虫,好奇而有惊喜的小男孩,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唯独亚德琳。她紧皱着眉头,四处张望着,警惕的看着四周。
          “琳,你干什么一脸严肃的啊?这么美好的气氛不应该好好享受的吗?”这时,那个好奇而又惊喜的小男孩瞪大眼睛,天真地问道,“难道你是在怕有鲨鱼之类的东西吗?哎呀,不用担心啦,这里不会有的,上次我来过也没有看见有鲨鱼什么的。就算是有,只要有我在,一切没有意外!”
          亚德琳看到尼克一脸乐观、无所畏惧的样子,嘴角微微地勾起一丝苦笑的样子,无奈地说道: “你没意外是因为你是尼克嘛,”你个在亚贾新宇你是不死的意思, “关键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总是要留个心眼的。即使是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会发生的事情,说不准我就是那个万分之一呢?所以……”
          没等某个怕万一的人说完大道理,尼克就捏着她的脸,做了一个笑容的样子,说: “哎呀,你整天担心这担心那的,那你该活得多累啊?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我相信,你笑起来的样子一定比现在好看一万倍的!”
          亚德琳挣脱他的手,揉着脸颊,有些生气地嘟起小嘴,闭上眼睛,把脸别到一边,说: “哼!什么吗,我本来就是很好看的!”刚说完,亚德琳就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蹭她的脸一样。她吓得立刻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小彩鱼在蹭她的脸,还有好几条小彩鱼都在她的身边游来游去,亚德琳开心的笑着小跑了起来,和小鱼们玩耍, “哎呀,你们干什么都跟着我呀?我的身上有没有好吃的,诶,哎呀,别这样,好痒,哈哈……”
          看着亚德琳开心地玩耍,开心地笑着,不经意间,某人的脸微微地红了,“这样不是很好吗?笑着多好看啊。”
          “尼克,你快过来看!”亚德琳惊喜地蹲在一块绿色的“石头”前向尼克招着手。
          “怎么了?”尼克用手揉了揉酥麻酥***,小跑到亚德琳的身边,一看亚德琳正惊喜的东西是块“石头”,“这块绿色的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吗?”
          亚德琳一脸无奈地说:“哎呀,什么石头啊?你什么眼神啊?人家明明是只海龟。”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4-20 18:20
            因为你真的……
            尼克戳了两下那个石头海龟,说:“这么大一只海龟,那它该有多少岁了呢?”
            亚德琳戳了两下尼克的脑袋,说:“哎,谁知道呢?这只有海龟自己才知道的吧。”
            这时,有一条小鱼停留在亚德琳的手旁,亚德琳见了,就把它轻轻地捧在手心里。尼克见了,说:“还真是羡慕你,可以和这些小鱼们玩耍呢!都没有小鱼愿意接近我……”
            亚德琳见尼克一脸惆怅的,就说:“你只有温柔的对它们,它们就会感觉到你的善意,就会接近你的啦!”
            尼克疑惑地说:“真的吗?”
            亚德琳点点头,微笑着说:“试一试嘛。”
            也不知道是真心想和小鱼们玩耍,还是被亚德琳说的话打动了,尼克的手轻轻地靠近亚德琳手里的小鱼。当快要碰到的时候,小鱼似乎感觉到什么,就快速地又到了亚德琳的手后,躲了起来。
            尼克失落的看着自己的手,说:“还是……不行呢。它们不大喜欢我,它们更喜欢你多一点,因为你真的……”他的声音轻轻的,绵绵的,夹带着失落与莫名的……心动。
            “嗯……我真的……什么啊?”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
            “嘿,你们在干什么呢?”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闯了进来,“有什么新奇的事情吗?”
            亚德琳与尼克吓得身体颤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带着黑色方框眼镜,冰蓝色头发,穿着白色衬衫,浅褐色外套,棕色长裤,衬衫和外套的袖子被卷到手肘处,手里拿着一台黑色相机的大哥哥在叫他们,“来,笑一个!”那个大哥哥上来二话不说就拍了一张照片。
            “大哥哥在这里干什么呢?”好奇的小男孩首先发问。
            “我在这里拍一些照片啊。”相机哥哥微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到。
            “大哥哥拍了什么照片啊?给我们看看呗。”这时,亚德琳也调皮地问到。
            相机哥哥也十分大方地按下相机的相册投影按钮,把照片直接放印出来,边放印边说:“我刚才拍的是一组深海鲨鱼群的照片,”说到这时,几张鲨鱼群的照片被放印出来,“我还拍了其它的几组照片,有大海的、森林的、星空的、晚霞的、动物的,”一边听相机哥哥说,一边看他把一组组、一张张照片放印出来,眼前美丽的照片把这两个小孩子看得目瞪口呆,“我已经拍完了5组照片,还剩下最后一组人物的照片,拍完后,我这次旅行的任务也就结束了,所以……”说着,某人把目光转移到两个孩子身上,“你们可以帮帮我,做我的模特吗?”
            两人一起看向相机哥哥,发现他正眨着大大的星星眼看着他们,恳求地说:“拜托了。”
            “明天我是可以的啦,只是不知道他而已……”亚德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明天我也没问题啦。”尼克语气中带着些许开心地说。
            “那就好,那我们明天什么时候见面呢?不如8:00吧?行吗?明天你们玩你们的,一切照常,我就跟在你们后面拍照,当我不存在就好了,明白吗?”相机哥哥叽里呱啦地一口气说完一大堆东西,亚德琳他们就点头,点头,再点头。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5-05 18:58
              可爱的小狗鲨鱼
              亚德琳看着前面一会儿后,拉了拉相机哥哥的外套,眼睛盯着前方,说:“大哥哥,你还在播放鲨鱼的照片吗?”
              “诶?没有啊,我已经把相机收拾好放进包里了,”说着,他把收好的相机重新拿了出来,放在亚德琳的面前,晃了两下,“那,就在这,怎么了吗?”
              亚德琳看到相机从背包里拿了出来,有些惊奇加害怕地指向前方,说:“那那个就是真的鲨鱼咯!”
              尼克他们顺着亚德琳指的方向望去,看到有一条鲨鱼正向他们游去。尼克一下子不知所措地说:“那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相机哥哥把相机放回背包,用手指抬了抬眼睛,说:“一般照理来说呢,鲨鱼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但也不排除例外的可能性,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说完,他拉起尼克和亚德琳的手,尽快向海面游去。
              尼克他们奋力地游着,鲨鱼也在后面穷追不舍,相机哥哥紧紧地抓住尼克和亚德琳的手。因为在水里阻力太大了,而鲨鱼原本就是水里的生物,在水里是占优势的,所以,很快鲨鱼就追上来了。
              眼看着后面步步紧逼的鲨鱼,张着血盆大口向他们逼近。相机小哥大可以丢下亚德琳和尼克这两小孩自己逃走,可是他却一直紧握着他们的手。当鲨鱼准备追上时,他想自己留下挡住鲨鱼一会儿,让亚德琳他们躲起来或者赶紧游走。正当他准备松手时,亚德琳先他一步挣脱他的手,然后慢慢地游向鲨鱼。
              鲨鱼见亚德琳向它游去,反倒是把它那张血盆大口合上了!
              亚德琳见它把嘴闭上了,就游到它的面前,鼓起勇气,把手轻轻地放在了鲨鱼的鼻尖上,见鲨鱼没有反应,就轻轻地抚摸着它。转过头对身后惊恐万分的一大一小松了口气,微笑着说:“好啦,没事啦。”
              听到这话,那吓得定在那里的俩人才松了口气,脸上凝固着惊吓的表情才慢慢舒缓开来。
              “那个……琳,真的……没事……了…吗?
              “对啊对啊,没事了,没事了!”说着亚德琳笑着拍了两下鲨鱼的头。
              “那个……女孩……鲨鱼…动了!”相机哥哥惊恐地指向鲨鱼说。
              “诶?”亚德琳疑惑加害怕地看向鲨鱼。鲨鱼正向她撞去,然后……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哎呀,怎么连你也在我身上蹭啊?真像一只小狗……不对,是大狗,哈哈哈哈哈哈哈……”亚德琳轻轻地抚摸着怀里的那只可爱的小狗鲨鱼。
              身后的两人又懵逼了,亚德琳转头对那俩懵逼说:“你们也过来嘛,不怕的,很好玩的啊。”
              相机小哥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似的,从背包里拿出相机,抓拍下那个和谐的瞬间,然后拉起旁边那个懵懵的小男孩的手,微笑着对他说:“走吧!”
              尼克不知道是被刚才的害怕冲昏了头脑,还是被现在亚德琳在水中与鲨鱼嬉戏的场景吓住了或者是被现在亚德琳可爱的微笑,甜甜的声音,迷人的身影迷住了,一下子分了神,不知道刚才小哥说了什么,就一脸懵逼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被拉到了那只可爱的鲨鱼前面。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5-12 22:37
                他/她的味道
                赤红的夕阳轻吻在海面上,大海妹妹十分娇羞,脸通红通红的,在一旁围观的云也慢慢地红了起来,大家都被这一幕羞红了脸。
                突然在这美好的时候,海面上出现了一点波纹, 一圈、一圈、慢慢地扩散开了, “再见咯,可爱的小鲨鱼,下次再找你玩哈!”在微湿的沙滩上某琳正对着海里的某鲨挥手告别,谋鲨,在海里看了看岸上的三人,在水中打了个圈,然后游回深海中。
                亚德琳低头寻看着自己的小包, “嗯……哪儿呢,哪儿呢,在哪儿呢……。”亚德琳看到一点白色的不明物体在不远处的地方,她小跑过去, “哈!原来在这儿呢! ”亚德琳拾起小包,拍了拍上面的沙粒,跨好小包。
                “那……说好了是明天了哦! ”已经走到远处的相机小哥,一边向他们挥手,一边大喊道, “明天见了,我可爱的小模特们! ”
                他们也向他挥手大喊: “明天见! ”
                相机小哥看到后,嘴角微微上扬,修长的手指,不知有意无意地轻轻按了一下快门键,然后转身继续远去。他们两人一直目送他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突然亚德琳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一转头,发现他们的头原来凑得那么近,近到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诶……你……哪来的外套啊? ”原来刚才搭在她身上的东西是某人的外套。
                “我这人吧,虽然有点丢三落四的,但也是有点记性的,不至于把自己的包也弄丢了。”这时,亚德琳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尼克的腰上多了个腰包, “虽然是夏天,但是傍晚的海边还是挺凉的,你全身还湿着,吹感冒了就不好了嘛。”
                洁白的外套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清新、自然,就像他的人一样。他的身上没有一般男生会有的汗臭味,他身上的味道不浓也不难闻,淡淡的,刚刚好。 “这样真的好吗?你不冷吗? ”
                尼克嘿嘿地笑了两下, “不冷,我身体强壮得很呢!”
                这时,一阵清凉的海风从海上吹来,给了他们一个来自大海的热情的拥抱。亚德琳看向大海,突然间来了句十分不应景的诗, “夕阳无限好,只是…… ”没等她说完,尼克的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只是什么只是啊,在这么美好的环境下就不要说这样的丧气话了!我们可以唱歌,“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
                亚德琳拉开他的手来了句: “跑掉了。”
                尼克捏住某琳的脸,说:“你少怼我一句会死啊! ”
                亚德琳似乎想起什么,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嗯……已经6点了……”
                尼克听到这话,似乎有点失落地说:“怎么了?你要回去了吗? ”
                亚德琳想了想,然后眨巴眨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 “不用这么早回去,还有时间呢! ”
                “那我们绕着海边走走吧。”说完,两人肩并肩绕着海边走了起来。她身上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给她披上外套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好软,外套披在她身上,大了一码,显得她很小,小巧玲珑的,很可爱。
                一阵海风轻轻的吹过,亚德琳把吹到脸上的细发轻撩到耳朵后面,红橙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为她掩饰住了因某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而红的脸, “海边的夕阳真美呀,比照片上的好看多了。”
                “那当然,大自然的美,只有亲眼看到过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的,就算是在先进的技术也不能捕捉到那些美。对了,你看过朝阳吗?要不明天早上一起来看看? ”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5-12 22:38
                  未来的老公
                  “如果可以,那当然好啊!”这是她今天第二次接受到他的邀请, “朝阳是很早很早才有的吧?明天几点呢? ”
                  “朝阳的确是很早才会看到,夏天的太阳出得特别早,要早上三点到,可以吗?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你的父母同不同意吧。”
                  “我父——母那边当然是没问题的啦,他们放心的!”
                  “那明天早上3:00到海边了,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玩呢!”
                  “嗯!好!明天不见不散哦!克哥哥明天见喽! 向克哥哥道别完了后,亚德琳小跑回旅店。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陷入了大海中,天空中仅剩些残余的火烧云,在慢慢褪色,由橙变红后变灰红最后变为了灰色,在这黑暗与傍晚交替之时,有个小男孩缓缓走入了大海里……
                  “ 滴滴滴滴,滴滴……母后。”
                  “平儿,玩够了没?该回来了哦。”
                  “这就回了,这就回了。”
                  上到旅店的房间后, “平儿,这件外套是谁的? ”然后拿着亚德琳身上的外套,仔细打量,“我记得我没给你买过这样的外套啊。”
                  亚德琳一边准备着一会洗澡后要换的衣服,一边说: “母后,那是今天和我游泳的一个男生给我的,他说怕我着凉了。”
                  “哎呦,看来我们家平儿很有男生缘的嘛。那个男生怎么样?给你的第一印象怎么样?那男生叫什么呀?今年多大了啊? ”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连串问题,亚德琳只能哭笑不得的来了句: “母后!你查户口呢?! ”说着,亚德琳走到王后面前,拿过外套。
                  王后蹲下来,摸着亚德琳的头,说: “哎呀,我不是想看看我们家平儿未来的老公怎么样的嘛。”
                  亚德琳的脸微红地大叫: “什么嘛!我又不喜欢他! ”
                  “好好好,平儿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外套湿了,我帮你洗了吧。”
                  亚德琳下意识地说: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洗吧! ”然后转身跑进浴室洗澡去了。
                  王后笑了一下,说: “都不知道自己宝贝的不得了了呢!”然后起身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亚德琳一边放着《大气》一边洗澡,洗完澡后,仔仔细细地把外套洗干净了,扭干水后晾了起来。她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到客厅,看见王后正在做饭,就问: “诶,母后,父王呢?父王去哪儿了? ”虽然现在才问有点迟了,有些没良心,不过总好过没问的好。
                  “你才想起你父王啊?小没良心的,亏得陛下平时对你这么好。”亚德琳听了,也只能不好意思地笑了两下, “陛下他说看着现在这会儿有空,出去走走,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亚德琳把浴巾放在沙发上,走到王后身边,看着她晚饭,说: “那母后怎么不和父王一起出去走走呢? ”
                  王后把手上的水擦干,然后捏住亚德琳的小鼻子,说: “我要等你回来呀,而且还要准备晚饭啊,不然一会儿我们全家人吃什么啊?好了,不要在这待着了,去看会儿电视或玩会儿游戏吧。”
                  某琳拉着王后的衣服,说: “不要吗,平儿想帮母后做饭!”
                  这时,一只大手捏住某琳的小脸,说: “你还小,连桌面都够不着,等你有桌子高了,母后再教你做饭吧,去玩吧。”
                  亚德琳嘟起小嘴,嘀嘀咕咕地走进了房间,她没得反驳,因为她现在真的连桌子都够不着,身高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痛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6-02 18:2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6-11 21:5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