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吧 关注:5,837贴子:9,505
  • 5回复贴,共1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简介:
一夜之间从富家千金变成流浪狗,季怀然悲催地发现,这个世界照样运转正常,就连穆子析看她的眼神,都与从前述无二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季家大小姐了。


回复
1楼2018-04-06 10:18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第八章 你究竟有多恨我
     一个小小的格子间,一台电脑在桌子的右上角,旁边一棵小小的仙人球,应当是上一任主人留下的,季怀然看到它时,花盆里的土已经干了个彻底,仙人球的刺刺上也染了些微的黄色,估计是要死了,她瞅着觉得可惜,也没有扔掉,而是给浇了点水,仍旧摆在原位。
     一直心神不宁。
     按照她对穆子析的了解,很快穆子析就会开始针对她。刚打开文件翻了一页,就有一个年轻姑娘,应当是哪家的秘术,过来,精致的妆容却木着一张脸:“经理叫你过去一趟。”
     季怀然觉得奇怪,自己一个新人,也没有做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被经理传唤?半信半疑跟着走到经理办公室,门没关,可以看到一个中年有点秃顶的男人正在低着头办公,秘书将她带到门口就走了,季怀然礼貌地敲敲门。
     “小然啊,进来。”
     季怀然进去,规规矩矩地坐在办工桌对面,中年秃顶的胖子一脸笑意:“小然啊,我看了你昨天交上来的策划,我觉得,非常不错,公司现在就需要你这样上手快又踏实肯干的人才啊。”一边说一边端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在办公室闲逛,这种其实很普通,坐得久了,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在办公室实在是太常见了。
     “在大学一定担任了不少重要职务吧。”
     “还好……”季怀然笑着转过身,看到经理走到门边,愣住了。经理姓杜,杜经理看似闲逛一般走到办公室的门边上,看似随手地将门关上了。
     季怀然站起来:“不知道经理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事,你坐,你坐,就是看你工作能力不错,特意叫你来,我们随便聊聊。”说着一只手搭上季怀然的肩膀,按着她坐下。
     季怀然坐下了,可是那只手却没有拿开,经理似是故意压低了声音:“像你这种,如果做得好的话,升职是很快的事情。”一边说,那只手滑下来,眼看就要滑到衣领里面。
     季怀然猛地推开他:“对不起经理,我还有事,先走了。”
     幸好经理只是关了门,没有锁门。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眼眶一阵肿胀酸涩。
     穆子析,你这样对我,究竟是有多恨我。
     站在办公室门口,季怀然深吸了好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等眼眶的酸涩感慢慢褪下去,刚准备推门,就听到门里传来叽叽喳喳议论的声音。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什么!真的假的,咱们公司还能有这种事!”
     “那怎么就不能有啊,我可是亲眼看着经理关上了门。听说人家啊,本来就是走后门进来的呢。”
     “嘻,什么后门不后门的,我看是厚脸皮,就算是没后门,人家都能自己硬生生开出一个来。”
     “听说,她还跟新来的副总经理不清不楚呢。”
     “啊?什么?你是说,穆家的那位少爷!”
     “切,就她?她也配!也不看看她那副德行,一天天阴沉个脸,跟死了亲爹似的。”
     办公室一阵桀桀笑声,季怀然的脸色煞白,有时候,她真是不懂,大家都是爹生娘养,何苦苦苦刁难,何苦针锋相对。
     若是这想法被爸爸听到了,他一定又会叹气说:“哎,都是我把你保护太好了。”
     那么,为什么你不能继续保护我了呢?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回复
    2楼2018-04-06 10:19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第九章 暗算
       手在门上停了良久,攥紧又松开,终于还是在最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就在她踏入办公室的一刹那,议论声停止,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各干各的,可是,季怀然还能够感觉到那些若有若无的目光,就像阿绿的刺一样,扎在她心上。
       阿绿是季怀然给桌上那颗无主的仙人球取得名字:“以后你跟了我,你就叫阿绿吧。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最后一句几近不可闻,都是被抛弃的人,多了点相依为命的味道。
       纵然她是走了穆严华的后门才进的公司,可是人事部经理,借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说,那么唯一这样放出话来的,必是穆子析无疑。
       季怀然感觉脑袋像是炸裂了一般的疼痛,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卫生间,最近肚子总是不舒服,想来,应该是亲戚造访吧。
       这样想着,她关上了隔间的门。
       门外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已经是下班时间,整个走廊里空无一人,公共卫生间只有一个小小的排气窗,因此光线格外昏暗,季怀然害怕起来,好在,门外的脚步声不见了,仿佛幻听。
       季怀然推门准备出去……推不动……推不动!季怀然慌了神,拼命撞门,可是门好像是被从外面堵住了硬是推不开,那阵脚步声再一次响起,伴随着挪动东西的响声,季怀然后退了几步,心道:不好!
       可是厕所隔间一共就那么大,就算是季怀然提前觉察到了异样也无可奈何,无处可躲,果然,下一秒,一个脑袋出现在隔间正上方的空隙,季怀然还没有看清是谁,一桶水就兜头浇了下来。
       水是臭的,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异物,总之很脏,季怀然缓了好一阵,才把内心的恶心压下去。
       门外传来姑娘们脆亮亮的笑声,然后就扔了桶,离开了。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季怀然坐在马桶盖子上,一直到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冷风,让浑身湿透了的她打了一个哆嗦,方才她一直在反反复复想一个问题:那个桶那么脏,那些爱美爱干净的姑娘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拿着桶的那个姑娘真是倒霉死了。
       想完之后笑笑,仿佛一切与己无关。
       她用了些力气爬出隔间,然后重重摔在了卫生间肮脏冰凉的瓷砖地上,小腹的绞痛一阵紧似一阵,催命一样,季怀然咬着牙扶着墙走出了公司。
       自从熟悉了路线之后,她就再也没让穆恒来接过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搭乘地铁,再走几分钟的路自己回家。毕竟,不是真的大小姐,落魄了就是落魄了,不可能说再摆多大的架子,穆严华把她悄悄塞进公司,大约也是不想让她太过招摇。
       就像她现在,浑身滴着脏水,浑身臭烘烘地走在大街上,就连要饭的都要退避三舍。
       没有按照每天的习惯坐地铁,也没有打车,她这个状况如果还要去坐车,一定会被人家嫌弃死,反正也不算很远,四站路而已,正好走走,吹吹夜风。
       自从父亲出事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夜景了,如今看来,竟是跟从前的并无不同,这世间繁华从来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改变。变的只有她一个而已。
       前方亮起一道刺目的远光,随之而来一阵响亮的汽车鸣笛的声音,季怀然抬手挡住了眼,从指缝看过去,辨认出了熟悉的车牌号码。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回复
      3楼2018-04-06 10:20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第十章 无所谓了
         开车而来的,是穆恒。
         他在她身边停下车:“季小姐,太太见你一直没回去,叫我来看看——季小姐,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看到季怀然浑身湿透,一直在不停地哆嗦,夜晚风凉,穆恒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到季怀然身上,然后将她扶上车:“今天连少爷都回来了,心情看起来不错,等着您回去一起吃碗烦,结果看您一直没回来,老爷夫人就打发我出来接一下。”
         说着看了看季怀然:“您这是……”
         季怀然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的街景,不是不开心的表情,只是冷淡得没有表情,就连嗓音都是冷冷淡淡的:“没什么事,摔了一下,摔到了脏水里而已。不好意思,弄脏你车了。”
         “没事没事没事。”
         穆恒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了季怀然一眼,还是那样的冷淡,穆恒从小跟着穆子析,也算是跟她比较熟悉,他能感觉出来现在的季怀然绝对跟以前的季怀然不是一个样子。
         具体如何不同,他也说不好,明明看着跟以前一样好看,却好像一瞬间老了几十岁,它是指心里年龄。
         停了车,季怀然从容地推门进去,果不其然,穆家一家人都在:“穆叔叔,穆婶婶,不好意思,因为出了点小事,所以让你们久等了,真是对不起。”她站在客厅一进门离大家比较远的地方,彬彬有礼,从容不迫,依然是大家闺秀。
         “没事没事,”穆婶婶走过来,“没事就好,看你那么晚还没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可担心死我了,天哪!你这是怎么弄的?快快快,快上去洗个热水澡吧,一会该感冒了。”
         “谢谢叔叔婶婶,那我先上去了。”
         她身上还披着穆恒的西装,穆子析本来在专心致志地打游戏,听到她回来的声音,原本是百忙之中抬起头来想看一眼她的狼狈惨样,其实他突然这么频繁地回家,也不过是因为回家可以折磨季怀然,一想到可以气得季怀然鸡飞狗跳,他就非常开心。
         特别是下班之前,他偶然听见几个小姑娘说,季怀然被整的很惨。
         他就很想看看。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却在看到她身上西装的那一刻眯了眯眼睛。
         季怀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波澜不惊的眼神扫过来,穆子析的游戏死掉了。他气愤地将游戏机摔在一边,想了想,站起身追了上去。
         卧室的门没有关,女子绰约的倒影映在磨砂玻璃上,季怀然一拉开玻璃门,就看到穆子析不怀好意盯着这边的目光,她翻了个白眼:“看什么!”
         “睡都睡过了,还怕看?”
         季怀然不理他,自顾自去擦头发,穆子析贱兮兮地凑上去:“我听说你今天过得有点坎坷?”
         “你这消息倒是灵通。”
         “怎么样啊,要是干不下去,你可以跟我爸说不干了的,反正穆家肯定养得起你。”
         “干,好好的为什么不干,我好得很。”
         穆子析眯着眼:“你就不生气?”
         季怀然面无表情地将毛巾扔到盆里,力道掌握得刚好,穆子析就凑在她身边,冷不防被溅了一脸水:“跟**在一起久了,也就无所谓了。”
         “啧,季怀然你到底有多恨我?”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回复
        4楼2018-04-06 10:21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第十一章 麻木
           季怀然眯着眼睛看回去:“这话该我问你吧?”说完不再理他,裹着睡衣钻进被窝,“我要睡了。”
           这话原本是逐客令,没想到穆子析格外兴奋地在她身边躺下,还恬不知耻地扯过去一半被子:“刚好刚好,一起睡一起睡。”
           季怀然已经不会再激烈地反抗,再激烈地生气,仿佛是一潭死水,无论什么东西扔进去,都惊不起一点波澜,她原想穆子析原本就是个喜新厌旧的性格,慢慢就会厌倦了自己,自己再利用他一段时间,等母亲的病情稳定了,她就离开他,自己想办法凑剩下的医药费。
           嗯,就最后小小的利用一下。
           不过让她惊讶的倒是,穆子析真的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在后面抱着她,老老实实地抱着她睡了一整晚。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就对上穆子析委屈巴巴的眼神:“你把我的手都压麻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倒并没有什么不同,穆子析没有跟她一起走,还是她一个人坐地铁,再走五分钟的路程,等到推开办公室的门,时间也就已经差不多,里面的人已经三三两两,正在叽叽喳喳谈论什么事情。
           “我真的看清楚了,真的特别帅!”
           另一个撇撇嘴:“帅有什么用,也轮不到你头上,你没看人家有多恩爱。”
           前一个更加不屑:“切,恩爱又有什么用,再怎么恩爱,她也不是穆大少爷的枕边人,我听说啊,穆大少爷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呢,也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公司,季家的独生女。啧啧,千金小姐啊。”
           “哎……”一个故意叹了口气,“哪还有什么千金小姐,季家早就已经名声扫地,没落了。我听说那个季家小姐,当天晚上走遍了所有的朋友家请求收留,都被拒之门外了呢,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讨生活,穆家会不会承认这个儿媳妇,到还说不定呢。”
           “那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几个人议论得热火朝天,根本没有注意到季怀然,抱着一摞子资料,默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给桌上的阿绿添了点水。
           “那这么说来,穆大少爷真的可能跟曾小姐在一起?”
           “嗯,这还真说不准,你看穆少爷都多久不管公司的事了,曾小姐刚接下一个推广,他就跑过来弄了个副经理来当。”
           “那哪是来当副经理,分明是舍不得自己的小娇妻。”眼风瞥过来,却恰恰是针对季怀然,阴阳怪气道:“所以我说啊,某些人最好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可千万不要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这少奶奶呀,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季怀然无所谓地随手打开一本文件,然后一手托着腮一手机械地翻着,那些铅字在她眼前晃动,最后都变成穆子析的脸。
           主管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纷纷噤了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各干各的,三十多岁的女主管精干而老练,看到下属的慌张,知道刚才必定是又在嚼八卦,却也没有在意。
           “季怀然。”
           季怀然猛地抬头,条件反射地站起来,站起来之后才有点局促:“我,我在这里。”
           “经理叫你过去一趟。”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回复
          5楼2018-04-06 10:22
            都市言情《那一眼生情》小说全本阅读


            第十二章 你还有完没完
             经理?想到那张油腻腻色眯眯的肥脸,季怀然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原想问问经理找她是什么事情,可是主管没有等到她回话,通知过了之后,就抬着尖锐的下巴自己先走了。
             周围戚戚议论声又起:“你看,我就说有什么吧,这有些人啊,就是擅长给自己开后门,不像咱们,只能一辈子干这苦差事了,哎……”最后一句音量放大,明显是说给季怀然听。
             季怀然咬咬嘴唇,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死就死吧,她是这么想的,她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那么,还害怕什么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纵然是如此想,可还是一阵难过,站在经理办公室门口犹豫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敲门。
             “请进。”
             推开门,令她惊讶的是,不仅是经理,而且副经理和曾月也在。
             在副经理穆子析面前,高高在上的总经理居然也像个跟班一样,忙着端茶倒水,穆子析坐在曾月身边,一只手绕过后背环住她的肩,轻轻安慰,看起来很是恩爱亲密。
             曾月很漂亮,低胸装露出精致的锁骨,眉眼都是精雕细琢过的,一丝丝细纹都没有,一点点瑕疵都难以找到,此时此刻却是一脸怒容,季怀然愿意承认,美人发怒,就算是发怒,也是很好看的。
             穆子析在场,经理也不好说什么,客气地让季怀然坐下。等到季怀然坐在曾月对面,曾月才将桌上的一份文件拿起来,重重摔在季怀然身上:“你看看你写的是什么东西!”
             文件夹的外壳很硬,砸在季怀然身上,让她不自觉地皱起眉,力道太大了,里面的文件飞落一地。
             季怀然顿了顿,什么也没说,蹲下身,将文件一张一张捡起来,整理好。
             穆子析看着她近乎匍匐在地的姿势,刘海斜斜地垂下来遮住了眼帘,添了几分柔顺,再不是小时候那副锋利模样。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他想起跟季怀然第一次的那个晚上,想起季怀然像一只惊恐的小兽,在他怀里低声哭泣,身体莫名腾起一股燥热,不禁扯了扯领带。他想起那天晚上,问季怀然:“往日你早就扑上来打我了。”
             她也是这般低眉顺眼,连声音都是低的:“如今不敢了。”明明是实话实说,可就是这样直言不讳,仿佛是对所有事无所谓也无期待,让他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感觉,仿佛突然被人攥住心脏,他别过头,不再看她。
             曾月还在喋喋不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就拿这样的策划给我看?全部重做!做不出来你今天也就不用下班了!”
             季怀然一声不吭,捡好文件抬起头时,看到穆子析的手依然紧紧地揽着曾月的肩,将她牢牢护在怀里。
             她想,真好,如今自己已经不会有感觉了,可能是,真的忘了吧。
             “没什么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曾月别过头不理她,季怀然抬脚刚准备走,背后就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等等……”
              威信关注,【迷书吧】,回复, 377


            回复
            6楼2018-04-06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