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1贴子:9,777

【渣翻】011-家庭教师与赎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家庭教師と贖罪感觉放假后速度有所降低了。。。这话貌似又有撩妹,,,少年,,,你这是打算拐走黑长直么。。。瞄了眼某家评论,,,真是各种奇才,,,神字无敌论,,,这到底是哪来的初二无敌少年,,,我觉得异世界就需要这种人前去拯救,毕竟中二可是人类的最高战力。。。


回复
1楼2018-04-06 02:55
    爆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4-06 03:00
      越中二越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6 03:13
        男主厉害的是前世的经验,那是刻在灵魂上的东西,然而男主转生之后看重的技能不过是所谓的适应性而已,大人物认为男主废没有成长空间很正常,毕竟他们光靠鉴定根本看不透男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06 04: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6 07:01
            你是有多爆肝,我12才刚开始翻你就追上了Orz


            回复
            6楼2018-04-06 07:15
              厉害了这小说要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6 07:17
                好好好 感謝翻譯爆肝處理


                回复
                8楼2018-04-06 07:38
                  但愿翻译菌的肝功能可以长存,不要搞住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6 08: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6 08:43
                      插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6 09:15
                        头一次的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4-06 09: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6 09:2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6 09:22
                              但愿翻译菌的肝功能可以长存,不要搞住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6 09:23
                                抢个位置先,为大佬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6 09:43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6 10:20
                                    mark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4-06 10:29
                                      cha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6 1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6 11:04
                                          某家的评论让我知道了智商的下限原来可以这么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06 13:13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6 13:15
                                              插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6 14:31
                                                _(:з」∠)_ 有点 没搞懂 男主前世 是这个世界的人 还是 不是地球的另外一个世界 。标题的异世界有点 不太了解


                                                收起回复
                                                26楼2018-04-06 15:11
                                                  插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4-06 16:21
                                                    都插一下,好吧,我插多几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4-06 16:43
                                                      翻译菌要呵护好自己的肝啊。不过插,还是要插的


                                                      回复
                                                      29楼2018-04-06 16:44
                                                        眺望着对自己的话认真侧耳聆听的索马,卡米拉突然露出了苦笑。
                                                        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事,不禁这么想了。


                                                        总之虽不明白索马是否能理解,但现在对索马所说的话并不是能对普通6岁儿童说的事。
                                                        特别是有关魔族的话,本来是从中等部升高等部才开始听的内容。


                                                        高等部——也就是,学者和研究者或是,国家要员才被允许进入的最高学府。
                                                        在那里所说的话,是大部分国民都不知道的情报。
                                                        与其说是机密,不如说是为了避免混乱,还有处理原本无法理解的情报……但是这个六岁儿童,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理解着,所说的话。


                                                        果然――


                                                        「……嘛,就是这么回事吧」
                                                        「嗯?怎么了吗?」
                                                        「嗯不,这只是我的事不用在意。不管怎样,确实魔族如你所说,并不是邪恶的存在。但、那个战斗力是确实的。不管怎说要和魔族对战,最起码也需要中级的技能呢」


                                                        一边继续着说明,卡米拉一边回想着的是,从索马的家庭教师那,接受这个担当时候的事。


                                                        ……不,严格来说,那不是正确的。
                                                        要说为何的话,那是因为卡米拉只是从他们那单方面被交接。


                                                        特别是索马到底学了多少……有关其进度,都没有被告知。
                                                        算术、一般教养、国外史,等等等等。
                                                        索马虽到现在为止每科都有着不同的家庭教师,但现在那全部都变成一个人了。
                                                        嘛索菲亚的想法——公爵家之首早早地就知道了这事,增长起来,或者反过来说没有萎缩,硬要说的话除了范围外的没教,那以外的真的是全灭了。
                                                        (まあソフィアの考え――早々に公爵家筆頭ということを知ってしまい、増長してしまう、或いは逆に委縮してしまったりすることのないよう、敢えて除いていた範囲こそ教えられたが、それ以外は本当に全滅だったのである。)


                                                        没有什么可教的了,这不可能吧。
                                                        他们可是公爵家正式所雇佣的人。
                                                        虽有听到现在就这样参与着索马的妹妹莉娜的教育工作,但像放弃工作之类才是难以想象的吧。


                                                        所以卡米拉最开始,以为索马是被人讨厌了。
                                                        索马的说话方式和态度因人而异,以此在意的人也会有吧,像公爵家的家庭教师之类这种人基本上自尊心很高。
                                                        因此想着是不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冲突了。


                                                        但是如果是全员的话那就很奇怪了,于是接下来想着的是,自尊心虽是自尊心,应该是发生了有关别的事吧。
                                                        既然事情发生了那就没有办法,以家庭教师来看就像是在中途被说已经可以了。
                                                        那不就令人很恼火了吗虽这么认为……但是试着想了下的话,那么就只能从这离开了吧。
                                                        就这么被移交到莉娜那,但那也感觉不同。


                                                        然后去想着下一个可能性……但在那里陷入僵局了。
                                                        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那是因为,比起这现在不是想这些的场合。
                                                        像挖苦一样,相当于高等部的参考书被留下,不管怎样到底能学习到多少完全不知道。


                                                        要怎样进行授课呢。
                                                        光考虑这点就已经绞尽脑汁。


                                                        嘛考虑着各种各样转换心情是有必要,然后在后院里与索马相遇了……而且那可以说确实是有意义的事。
                                                        要说为什么的话,与索马进行对战后想到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顺利的转换了心情……或者说,为什么之前就没想到过呢,那才是真正的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一件很简单的事。
                                                        直接向索马,打听授课到底进行到何种地步就行。
                                                        真的是,为什么之前没有想到呢。


                                                        虽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但既然是借口的话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不管怎样,就这样告诉我了……虽各种各样的事都赶在了一起,但那一瞬间也结束了。


                                                        所要准备了的高等部的东西,没什么。
                                                        真的是,从一开始就被准备好的东西。
                                                        那完全是被转让了的东西。


                                                        是的,索马已经,学完了中等部全部内容。


                                                        那到底是多么让人吃惊,就不用我说吧,但同时地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
                                                        那也就是,他们完全不告诉我进度的理由。


                                                        这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你看错这个才能了,这就是家庭教师全员想表达的信息。
                                                        (译;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样的家庭教师!!!)


                                                        即使不做这么拐弯抹角的事,明明用嘴直接传达还更快……嘛,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也是这个国家的特色吧。
                                                        还有,也与卡米拉是技能鉴定士的事有关吧。
                                                        不管怎样。


                                                        「嗯……基本上可以认为魔族持有着的技能等级很高,这样呢」
                                                        「啊啊。至少我国,认为魔族很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呢」
                                                        「……技能的等级,不,本来,对手会拥有着怎样的技能,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明白的事吧?」
                                                        「嘛,那是正确的。确实我们技能鉴定士要鉴定出对方所拥有的技能,必须得接触对方的身体呢」
                                                        「那么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判断呢?」
                                                        「很单纯的事。因为很强所以这么联想了。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一次也没有,鉴定过魔族的谁的技能。」
                                                        「呣唔……」


                                                        这就是索马会呻吟的理由,卡米拉也能想象出来,大概也不会有错。
                                                        恐怕索马,是这么想的。
                                                        那真是,过分――


                                                        「……从以前开始就感觉到了,这个国家是不是太过绝对重视技能了?确实技能的话简单易懂……或者说,不止是这个国家这么做」
                                                        「不,你所感觉到的是正确的。其他国家也没什么不同,但像这样绝对重视着的也只是这个国家呢」
                                                        「嗯……这样的话,是因为有什么原因吗?」
                                                        「嘛呐。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个国家过于偏重技能是,因为这个国家所发生的经历。
                                                        原本这个国家是邻国的一部分,但因为待遇太差而独立出来了。


                                                        只是,待遇太差也是有理由的,并不太丰富的土地……不,因为是贫乏的土地,所以税收不好。
                                                        也还有这个原因,即使与魔之森相邻着,但却并不重视着这里。
                                                        甚至,还被当做抑止魔族的缓冲地而处理着。


                                                        知道这些后生气切断了关系的好几人移居到这里,别说赶走随心所欲的魔族,相反还狠狠地调转刀头,宣布在这里独立和建国。
                                                        移居了的一人成为了王,为了保护这个国家从最初收集各种各样的人才开始,以技能为基准进行了。


                                                        「以技能为基准,是吗……?」
                                                        「啊啊。到现在为止也参考着,把它当做绝对的事,而且士兵的质量确实地提高了。最低也需要拥有武术系的技能,在原所属国家攻过来的时候,用十分之一左右的兵力将他们打回去了,这也是有名的故事。」


                                                        但是这之所以能成为可能,是因为被那个国家逼入绝境了。
                                                        虽并不想那么做,但不被重视的话就不得不自己站起来,全住民是因为理解到了这点。
                                                        如果是其他国家的话,肯定会遭到市民们的强烈反对而失败吧。


                                                        事实上这是正确的判断,现在不存在追随其他的国家。


                                                        「嗯……这就是这个国家会绝对重视着技能的理由啊……」
                                                        「不,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吧。说过了吧?也只是收集人才的基准。」
                                                        「……原来如此,明明是贫乏的地方,我辈却到现在为止一次也没这么感受到过呢。我还一直以为那是因为是我家呢……为了摆脱现状,不管什么工作都以技能为基准而进行人才分配了么」
                                                        「……还是惊人的理解力呢,不如说过了头。你真的是六岁的小孩吗?」


                                                        卡米拉投来了吃惊的视线,这是当然的吧。
                                                        然后国家很好地成功了……不,不如说成功过了头,所以这个国家的住民们,到现在还绝对相信着自己的技能,不相信不行。


                                                        「原来如此……嘛,如果是这样的话,现状的样子也算是能理解……」
                                                        「嗯?还有什么其他疑问吗?」
                                                        「不,我想、老师讲得相当详细了」
                                                        「……嘛,这是在国内史才有的内容,本来这个国家才建国十几年呢。果然老了到了忘了的年纪」


                                                        即使想忘也忘不了,也能这么说。


                                                        「呋ー呣……」
                                                        「什么啊、还有什么吗?」
                                                        「不,只是单纯,对我辈的现状,更加能够理解了」
                                                        「啊啊……嘛,也就是说那么回事吧」


                                                        没错,索马恐怕,在其他国家出生的话就完全没有问题。
                                                        即使没有觉醒任何技能,也能一直作为公爵家的长男长存。


                                                        但是这个国家是不被允许的。
                                                        这个国家的居民们是不会接受的,


                                                        即使是索菲亚所期望着,那也没任何办法。
                                                        而且,正因如此――


                                                        「……你有,对我抱怨的权利」


                                                        ――本来,卡米拉会承包家庭教师,也是为了赎罪。
                                                        不,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索菲亚准备了这样的机会。


                                                        曾经、到后来被称为勇者,当时才只有十岁就被打乱了人生的少女。
                                                        无法忍受其罪孽提出了辞职的卡米拉,与被挑选成为专属技能鉴定士一样。


                                                        那并不是,打算让索马对自己复仇吧……但至少卡米拉,认为就算那样也没关系。
                                                        或者,在心底也是这么期望着。


                                                        但是。


                                                        「呋呣……?抱怨、吗?」


                                                        索马所浮现的表情是,茫然自失,那样的东西。
                                                        到底在说什么完全不明白。
                                                        至少索马全身,是如此说着。


                                                        「……不,因为没错吧?谁会拥有着怎样的技能,会觉醒,那个细节不通过技能鉴定士就不知道。所以如果我撒谎了的话……说你觉醒了适当的技能的话,你的人生就不会被打乱了。所以……」
                                                        「不,说实话那怎样都好?」


                                                        确实那个脸,好像真的是如此说着。
                                                        从刚才就没有变,就这样感到困惑。


                                                        是的,认真的,真心的,卡米拉的烦恼怎样都好,如此斩断掉了。


                                                        「……怎样都好?你对自己人生的转折点,要说这么样都好吗?」
                                                        「嗯……这是已经说过的事,但我辈所期望的只有魔法知识……只要能使用魔法就好了呢。这么考虑的话,因自己的时间也增加了而在高兴着呢,没有要抱怨的理由……唔,倒不如说我辈,应该更感谢老师您呢?」


                                                        不仅如此,在说感谢的时候,脸还变成奇怪的画风了呢。
                                                        到底要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好,卡米拉因是自己的事所以不明白……但能明白的事,只要一个。


                                                        不知为何,只是单纯地想要笑而已。
                                                        (译;这时候只要笑就可以了。。。)


                                                        「是吗……是吗」


                                                        然后,一边无意义的点头,卡米拉突然地想到了。
                                                        从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对战分结果时就有足够干劲了。
                                                        看来更加地有干劲了、这样。


                                                        心里变得轻松,卡米拉的嘴角轻轻上扬了。


                                                        收起回复
                                                        30楼2018-04-06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