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称为圣女的魔女吧 关注:427贴子:218
  • 6回复贴,共1

最终话 如今铭刻幸福时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4-05 16:32
    二楼。
    我这就溜了。


    回复(1)
    2楼2018-04-05 16:32
      最终话如今铭刻幸福时光
      在据点举办的第二次酒宴,主角果然仍是伊欧苏和阿斯托蕾雅。
      这次莫尔加当班看守,所以阿斯托蕾雅能够不被酒鬼缠上地安心在上座坐着……本应如此地,有人代替了那个酒鬼。

      “……队长。喝太醉了。”
      “没关系啦—?你也喝啦。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有下次这样华丽的宴会对吧—?话说,你和小姐关系真好呢—?”

      对苏法列的发言,阿斯托蕾雅呛了一口。
      感觉伊欧苏不会有这种发言方式,是因为军'队的纪律在控制着吧——不,我也顶多看过伊欧苏吃惊的样子而已。

      “什么啊,就算这样我~也是队长哦~?有好好看着队员的事情的呢~”
      “那么,请再自重一些。(もう少しピシッとしてください)我只看到你一昧喝酒而已。”
      “你说什么—!?”

      把苏法列的玻璃杯拿走,伊欧苏强行让他喝水。
      大量水洒了出来,但伊欧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伊欧苏也,其实在害羞,吗?)

      这样的话,伊欧苏现在的样子就是对外的害羞的样子了,这么发觉后阿斯托蕾雅在内心偷偷笑着。而且,要是表现得更加害羞就好了呢……不过感觉要是自己首先说些什么去逗弄伊欧苏的话,阿斯托蕾雅自己也会害羞起来。

      “蕾依(レイ(re i))也,不要趁乱喝酒。”
      “……被发现啦。”

      伊欧苏在人前一直都称呼自己为“蕾依”。(“蕾依”(レイ)是“阿斯托蕾雅”(アストレイア)名字的一部分。)
      蕾依不是什么罕见的名字,但毕竟和圣女同样叫做“阿斯托蕾雅”太显眼了。这意味着,很少有人会起这个名字。

      (嘛,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就会叫我阿斯托蕾雅。很特别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呢。)

      然后阿斯托蕾雅将杯子里的酒换成果汁,沙发被水沾湿了一大片,然后有些困倦地找伊欧苏。

      “说起来你们,什么时候举办结婚仪式啊?什么时候入户口啊?”
      ““哈!?””
      “什么啊,你们还没说这些吗?你看啊,伊欧苏在遇到小姐的那时开始感觉就迷上小姐了呢,吃肉醉酒的那时也说过……”
      “队长,闭一下嘴。”

      伊欧苏毫不客气地将上官的头夹到胳膊下,很有气势地困住了他。
      酒席上的话这样子也勉勉强强地在许可范围内吧,似乎有这种说法。

      “…………”

      但是,对这样意想不到的发言,阿斯托蕾雅不由停止了行动,伊欧苏耳朵也变得通红。

      “那,那个,伊欧苏。”
      “什么。”
      “大概再这样下去队长就要窒息了……”

      听到阿斯托蕾雅的话,伊欧苏“啊”地一下子松开手。
      苏法列又恢复了气势。

      “真是—,只是开些小玩笑而已就遭殃了啊~”
      “自作自受。”
      “你给我道歉啊。”
      “我才不要。”

      听着伊欧苏和苏法列这样的对话,阿斯托蕾雅耸了下肩。

      “而且原本来说,在结婚前至少要交往满一年,然后结缔婚约后也大概还需要一年时间吧?”(注:这应该是阿斯托蕾雅说的话)
      ““……诶?””
      “诶?”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虽然一边想着阿斯托蕾雅歪起了头,但应该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才是啊。

      “嘛,嘛,一年是最低期限的话,在各种场合都有延长的可能……现在要两年?难不成三年?那会不会延期太长了啊?”(同阿斯托蕾雅。)

      阿斯托蕾雅心想,要是战’争时期的话期限会迅速缩短,但现在和平年代的话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基准吧。难道,已经变得那么急了吗?常识来说到底是怎样啊?
      阿斯托蕾雅困惑着,眼前,伊欧苏和苏法列把脸扭了过去。

      “小姐,大概是有着古风习惯的地方出身的吧?呀,伊欧苏福莱特是不会说想尽可能早的了,之后还要等一段时间啊。”
      “……嘛,嘛,结缔婚约后还要一年以上,其实还是会有的呢。那些有悠久历史的贵族至今也要半年时间,确实是呢。”
      “低位王族也是差不多样子吧。”

      ……感觉似乎,想象的状况和现在有些区别。
      不过,还没有想到这些的阿斯托蕾雅已经暂时没有听他们说什么了。

      (但,但是被说成是古风习惯。……我的常识,恐怕在其他地方也与现在大部分地方的常识不符啊。)

      这样就,糟糕了。
      为了不出丑,感觉要再次学习起来才行。
      至少,要是不会读和写就麻烦了。

      “呃,啊,对啦。伊欧苏,这个。”
      “嗯?啊,护身符。”
      “嗯。总而言之放在口袋里,忘了给你了。”

      很好地完成了……毕竟是自己说想做的作品,总之必须要没什么问题地完成它。文字是自己使用的文字,所以文字是不会有错的了。

      “……呐,蕾依。这里,是不是多了点?”
      “诶,是吗?你的错觉吧?”
      “嗯。大概,多了些字……你写了什么?”

      对伊欧苏的指出,阿斯托蕾雅本想要顺其自然地糊弄过去。但是,伊欧苏的记忆力比意料的要强。既然不认识文字,那就应该不会察觉到文字数目的变化才对。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告诉我也行吧。”
      “不是叫你别在意这些了吗。”

      绝对,不会说的。绝对要装傻到底。

      (绝对,绝对……只有我知道的,那个时代的求婚语句,是不会说出来的……!)

      想着反正看不懂,才将这些刺绣上去的。
      《请让我和你漫数日月。》
      这句话感觉对现世来说已过于古老,将来也不会说出口。例如说,即使在真的求婚场合也,阿斯托蕾雅这么想着——

      (话说回来,刚才我的发言也很像求婚了不是吗!!)

      决定交往还没过一个月啊。

      但是却,但是却!
      果然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向护身符发誓!

      “呐,蕾依。”
      “我没写很重要的东西上去。”
      “所以说,”
      “你们啊,别在这里打情骂俏了啊!”

      对暴躁起来的苏法列,阿斯托蕾雅在心中叫到“干得好!”。
      虽然我没有打算互相调情,但这样就能结束话题了!
      就这样吃着东西,悄悄地喝些酒也挺开心的……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手腕被拉了起来。

      “出去了。”
      “出去……宴会呢?可以吗?”
      “可以的啊,是队长命令。”

      一边说着,伊欧苏向苏法列讲到“待会的事情就拜托了哦。”地,便从屋内出去了。

      “都是你擅自做的呢。”
      “不喜欢吗?”
      “……也不是不喜欢。”

      不过,感觉开着玩笑就上勾了。(冷やかされると思ったら少し引っかかるだけだ。)
      都怪苏法列说了些多余的话,看起来备受瞩目了。
      伊欧苏也察觉到了吧。

      “但是,在那里我不能叫你阿斯托蕾雅。”
      “……”

      感觉这真是个,狡猾的理由啊。
      不过,今晚是场宴会。喜欢主角,有什么不好呢。

      “那么,我也叫你伊欧苏福莱特吧……呃,等等,为什么不行啊。”

      第一次叫他本名的瞬间,时机相当受挫的恋人的心情,他真得明白吗?
      心想是不是说得太差他没听到啊,这时“吓了一跳”他这么说道,看来是听到了啊。

      “对不起,但是,那个,没想到阿斯托蕾雅会这么说所以。”
      “……那,就只叫你伊欧苏了。”
      “抱歉抱歉。时不时那么叫我我会很开心的。”
      “时不时?”

      说是很开心,但听起来似乎又没有那么开心是怎么一回事啊?

      “毕竟我,喜欢被称呼为伊欧苏。”

      不过,伊欧苏略带羞涩地笑着。
      那是,和与苏法列在一起时不同,毫无隐藏地说出了令人害羞的话。

      “……感觉你赢了呢”
      “嗯?”
      “没什么。”

      阿斯托蕾雅用手遮住脸。

      (心脏,只有一个而已的吧。)

      感受到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啊啊,现在,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正活着。

      “谢谢你,伊欧苏。”

      于是,就这样,阿斯托蕾雅扑向伊欧苏,用手腕抱住他的脖子。
      伊欧苏虽然似乎一瞬间感觉有些突然,但很快就抱紧了阿斯托蕾雅。
      【最终话如今铭刻幸福时光·完】


      回复
      3楼2018-04-05 16:33
        感謝翻譯……………嗯!?這書那麼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6 15:35
          这书。。好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5 23:01
            恭喜腰斩了。。。。故事好多没有展开吧


            回复
            6楼2018-08-27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