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称为圣女的魔女吧 关注:425贴子:218
  • 4回复贴,共1

第七话 魔女之战,骑士之誓(2)~(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赤发白雪姬》镇楼。


回复
1楼2018-04-05 13:05
    二楼《六花的勇者》。


    回复
    2楼2018-04-05 13:06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2)
      到水湖后,阿斯托蕾雅让伊欧苏稍微离开一点距离。
      然后在湖边屈膝的阿斯托蕾雅,往水面上流入魔力,画出了复杂的魔法阵。已经画过很多次了,经过数百年时间也显得不难画了。

      终于完成的图案发出光芒,水沿着线上升。
      阿斯托蕾雅站在上面,高举两手。

      (……这次,绝对要成功。)

      “请回答我的呼唤!”

      听到阿斯托蕾雅的话后,整个水湖发出光辉,水花飞溅飘往高空。然后仿佛被什么弹开了似的向四周散开。

      过去也看到过这里。但问题在接下来。
      阿斯托蕾雅直直地往水湖上看。

      发光的水湖上,有黑影出现。
      那是,我所求的龙吗——?
      那个影子随着雾的飘散,仿佛脱掉面纱一样缓缓露出身姿。

      “呀呀,人类的小女孩。直接见面还是初次呢。”

      那是,极其妖艳的美女。
      赤瞳和红颊与白肤和白发相照应。
      但是头上的角和细长的瞳孔,表明她并非人类。

      “你是……龙?”
      “诚然。这里对龙的姿态来说太狭窄了,所以才使用了这么小的姿态……变得挺好看的对吧?”

      这里是森林。绝对不可能狭窄才对。
      这都嫌窄的话,那原本是相当庞大的姿态了。

      但是,真得呼唤出来了……龙对着睁大双眼的阿斯托蕾雅笑了。

      “从我身上取下我的血,继续活着的小姑娘在开始到森林隐居过日子的时候,我还觉得‘真无聊’,但这几天变得相当开心啊。”
      “……这种说话方式,难不成,一直看着?”
      “一直,是有语病的。我也没闲到这种程度。不过,嘛,闲下来就会看看。想着有空就看看吧,毕竟是我故意给予血给人类的。”

      然后在湖面上慢慢走动的龙,终于站到了阿斯托蕾雅面前。

      “因为你的一时冲动,这个国家被拯救了。”
      “这样啊,别这么理所当然。堵上性命,呼唤我的国家,还有要拯救国家的人们。这个结果,要是能让他们也看看就好了呢?这次会相应呼唤出来,也是对,小姑娘你给我看到了有趣的事情的,回礼。”
      “……”

      为什么呼唤不出来,为什么,呼唤得出来。
      明白这个根本原因的阿斯托蕾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难道,能不能让龙感觉有趣就是能否办成的理由吗,这谁能想到啊?

      “嘛,也就拜托理解我凭兴趣行事吧。人类平时呼唤了神明然后获得我力量的分毫,但就能使用自如了吗。而且,之后人类会怎么做也让我兴趣冒然。虽然说其他人获得我的力量后会怎样呢(ほかの奴らからは我らの力を人に与えるなどとうるさく言われたが),嘛,感觉判断得不错呢。”

      龙抿嘴笑了,然后说。

      “人类真得很有意思呢。特别,最近你这小姑娘的动向相当有趣。所以,作为帮我解闷的回礼,实现你的一个愿望吧。但是要在做得到的范围内,就补充一句吧。”
      “……感觉,真狡猾。神明这种存在。感觉和想象的不一样啊。”
      “虽然也有能让人类心动的如想象般的神明存在,但也有像我这样狡猾的神明呢。——好了,小姑娘,告诉我你的愿望。”

      有着一副装模作样的表情,这就是一直所说的龙吗?
      但是,龙不可能说谎。拥有着压倒性强大的力量,会感到烦闷的龙,没有必要说谎。
      阿斯托蕾雅,将仅此的愿望说出口。

      “请告诉我从不老不死中解放的方法。”
      “那是指,现在立刻殒命的意思吗?”
      “!”

      这是,没想到的。
      四百年来,身体的年龄停止了。换句话说,再让时间动起来的时候——身体会急剧地发生变化,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指,腐朽下去吗?)

      但是感到不知所措只是数秒的事情。

      “冷静下来。”
      “伊欧苏。”
      “没事的。这位神明大人,是为了解闷才出现的,她不会想要,那么无聊的结局的对吧?”

      不知不觉站在背后的伊欧苏耸了下肩膀,阿斯托蕾雅吃了一惊。龙大笑了起来。

      “啊哈哈,真是冷静的年轻人啊。和这位啥都没做就过了年纪的小姑娘很不一样呢。”

      被骗了?被戏弄了?
      面向紧皱眉头的阿斯托蕾雅,龙略显奇怪地继续着。

      “但是,你说得没错,正解呢。再喝一次我的血嘛。我现在,没有弄伤自己分点血给你的心情,不过那个魔石也染上了我的血吧。喝下那块魔石。再来一次试炼。”

      那块魔石,是指阿斯托蕾雅的项链。
      过去,喝下龙血,殒命了的朋友的核。
      阿斯托蕾雅吃了一惊,然后紧握项链。

      “做好觉悟了吗?姑且,会给你做好告别的时间的。毕竟我也不急。”
      “……”

      阿斯托蕾雅,抬头看向伊欧苏。
      但是对着沉默着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也沉默以对。
      然后再次看回前方。

      “不需要告别哦,不如说是这种方法的话就放心了。也有友人的应援,肯定能成的。”
      “这样吗。那么,就去进行究极的运气测试吧。我就在这看着。”

      阿斯托蕾雅对着龙,弯腰行了一礼。
      然后从项链上取下魔石,注视了几秒。

      “伊欧苏,手,借我下可以吗?”
      “啊啊。”

      这样,就能看清回去的路了。
      没问题的——怀抱此愿的阿斯托蕾雅含住魔石。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2)·完】


      回复
      3楼2018-04-05 13:07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3)
        过去接受试炼时的事,阿斯托蕾雅不太记得了。

        感觉自己被放到了一个舒适的地方。
        感觉被放到了连睁眼也会被冻僵的极寒之地,感觉被放到了连呼吸也痛苦的酷暑之地。

        只是,留下了零碎的记忆。

        “……”

        但是,这次的试炼,仿若重逢旧友。

        轻轻睁开双眼,能看到被朝露沾湿的草地。
        不,这里是……自己昨天进行召唤仪式的湖水那?

        微暗,但确实天亮了的森林里,头脑相当感觉相当迟钝,阿斯托蕾雅手指先动了。

        (……活下来了。)

        用手触碰地面,慢慢起身,然后听到了上方传来了温柔的声音“醒了吗?”。

        “……唔啊啊啊啊,什么,伊欧苏,话说膝枕!!”
        “不,这个,也不会就睡地上吧。”
        “虽说如此,虽说如此!!”

        阿斯托蕾雅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一边拉开距离一边大叫,响起了奇高的女声。

        “真得,人类真有趣。这位这么懒的小姑娘,居然慌成这样。真是让我愉快呢。”
        “龙……性格太恶劣了……”

        对念念有词的阿斯托蕾雅,龙“这不是好性格那什么是好性格?”地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恭喜。这样终于能成为慢慢老去的人类的同伴了。”
        “谢……谢谢……”
        “虽然不清楚,两次喝下龙血还活下来,体内寄宿着两块魔石的魔女算不算普通人,嘛,从会年老而死的意义上算是普通吧。”
        “……”

        就这样,率直地感到欢喜可以吗?
        明明就应该感到开心的,感觉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不对的话似的。
        这么想着,突然手被后面拉住了,阿斯托蕾雅屁股着地。

        “……过于,被龙独占了的感觉不太好啊。”
        “伊欧苏。”
        “哈哈,那么我就离开了。反正,离开了也能看到情况。”

        一边说着,龙浮向天空就这样身姿在光中消失了。
        但是,在消失前,她留下了十分了不得的话语。

        “话说回来,因为召唤术的魔力,相当数量的魔物向这里来了的样子。例如,之前打倒过的奇美拉就在附近。”
        “哈!?奇美拉,还有!?”
        “稍微静下心来就能感觉到魔力了哦?真是的,人类修炼还不足啊——嘛,尽可能努力吧。性命只有一条了哦。”

        对于边说边消失的龙,阿斯托蕾雅咂了下嘴。
        居然醒来后就要咂嘴了,这谁想得到呢?
        说起气息的话,确实有两头在接近。两头……这么想真是相当麻烦。

        但是,阿斯托蕾雅嘴角上勾。

        “呐,砦之街的副队长。在这一网打尽的话,据点的各位也,周边的村落也——大家都能安心地生活下去,了呢?我,虽然只是个路过的魔女,能雇佣下吗?名字叫做,阿斯托蕾雅。”
        “——噗。”
        “伊欧苏?”
        “不,不如说这边才是拜托了。但是,仅有一件事。阿斯托蕾雅,能听听伊欧苏福莱特的愿望吗?”
        “什么?”
        “别勉强自己。”

        听到伊欧苏这么说,阿斯托蕾雅笑了。

        “比起至今干过的事,无论多么胡来都谈不上数呢。”
        “阿斯托蕾雅!”
        “玩笑就到这,来了,两头奇美拉,打倒后回去吧!”

        然后,一大早就太过华丽的战斗拉开了序幕。然后逐渐染上胜利的色彩——。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3)·完】


        回复
        4楼2018-04-05 13:08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4)
          伊欧苏和阿斯托蕾雅打倒了两头奇美拉的事,迅速在城中传开了。

          “武神和战斗女神啊。没想到,降临人间了。”
          “在说话吗苏法列队长,有空想神明的事情,不如减轻些工作量吧。神明似乎不太喜欢工作的样子。”
          “说什么啊,给我做工资份内的工作啊,副队长。”
          “虽说现状是加班费还没给够。”

          一边叹息,说着“嘛,军’队的话没办法。”,看上去已经放弃了的样子,伊欧苏继续垂眼工作。
          在打倒两头奇美拉后,在回据点中途,两人又将偶然遇见的盗贼团退治——但是实际上受了伤的阿斯托蕾雅,结果不得不进行疗养。虽然这么说,她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在屋里每天放松而已。

          (……嘛,我自身的魔力太大了,只不过被烫伤了而已。)

          看来新加入体内的友人的核,隐藏着比至今为止的力量强大上数倍的魔力。龙并不是普通人,这么说就意味着,她早就知道了。

          但是,同样这么行动的伊欧苏并没有受到需要疗伤的伤。不过,追加上盗贼团的后续处理,结果看上去比阿斯托利亚还削减了更多生命值。

          “嘛嘛,放轻松伊欧苏福莱特。至少作为安慰,已经允许你在小姐的屋内执行工作了对吧?”
          “……”
          “但是小姐不见了的时候伊欧苏一脸慌张的样子,真是相当难见呢……居然,是去讨伐奇美拉的残党了,虽然我也没有想到。”
          “队长,是来打扰的话请从屋里出去。”
          “是是,待会儿再来。”

          一边说着一边离开的苏法列,“干完这些就去准备晚宴吧。”地样子变得相当开心。
          然后屋内只剩下了两个人的时候,阿斯托蕾雅向伊欧苏说话了。

          “伤口,还没怎么痊愈呢。”
          “痛么?我有带镇痛剂。”
          “不不,并不是特别痛。……伊欧苏,脸好恐怖。”

          是因为一直持续着睡眠不足的状态的原因吗?
          那样的话劝他睡一觉比较好。伊欧苏深叹一气。

          “所以,都说过你别乱来了。”
          “没办法的吧,我也没想到魔力会上升。”
          “你有一双漂亮的手,所以一定要重视啊。”

          伊欧苏没有从文件中抬头。
          翻阅文件的速度也没有变,非常自然的样子。但是,阿斯托蕾雅的脸颊仿佛被火烧了一样。

          (……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啊!!)

          而且要是被说了这种话的话,突然想拜托他握住自己的手……阿斯托蕾雅不由地把脸埋到双膝间。
          有气势真是件可怕的事啊。到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自己说出过那样的话啊。

          (毕竟,是想和伊欧苏在一起所以才希望解开不死的诅咒的……那个不就是自己的告白吗!!为什么那么若无其事啊!回答呢回答呢!!)

          那个时候全凭气势行动了。
          这么想着,阿斯托蕾雅继续埋着脸发出干笑。

          (可能他没觉得那是告白吧……要说这以上的告白才行吗,还是说找其他的时机说才行啊……!真得,太糟糕了……!)

          要是地上有洞想把脸埋进去,而且想要用冰冷却自己被火烧了似的脸——阿斯托蕾雅独自郁闷着的时候,传来了伊欧苏动起来的声音。

          “伊欧苏?工作呢?”
          “嗯,休息。”

          慢慢伸着懒腰的伊欧苏,就这样靠近阿斯托蕾雅的身边。

          “能坐你旁边吗?”
          “现在还问?”
          “也是呢。”
          “……”
          “……”

          然后二人都沉默了。

          (等等……这,好难受啊!!)

          至今为止在无话可说的时候说了什么了呢,阿斯托蕾雅拼命回忆着。但是回忆起来,只记得基本上都是由伊欧苏发话的。基本上没有由自己发起话题的记忆。

          (对啊,一般都是伊欧苏……但是,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啊,话题都用完了吗……?)

          那可,糟糕了。

          “那个呐,”
          “那个呢,”

          但是正决定要开口的时候,和同样这么做的伊欧苏撞在了一起。两个人不由地呆住了,然后互相对视着笑了起来。

          “你先?”
          “不,阿斯托蕾雅先吧……不,果然还是我先说可以吗?”
          “嗯,当然。”

          阿斯托蕾雅本身并不是有话想说了。
          虽然以为沉默下来了,那个是错觉吧——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看到再次站起来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睁大了眼。

          “那个,不是有话要说吗?”
          “嗯,虽然是很重要的话……但,样子和形式也很重要。”
          “?”

          到底要说什么。
          阿斯托蕾雅没能理解状况地继续看着伊欧苏。伊欧苏在阿斯托蕾雅面前屈膝。然后小心地没有碰到阿斯托蕾雅的伤口……拿起她戴着戒指的右手。

          “请让我说,阿斯托蕾雅大人。您,能允许在下傍在您的身旁,做守护您的剑吗?”
          “……”
          “不行吗?”

          看到略显困扰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完全呆住了。
          但是看到伊欧苏的那副脸后,终于理解了事态。

          (稍等一下。不是让你这么做啊……!)

          明明答案应该只有一个,但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声音回答。好奇怪啊。明明没有这样的预定事项的!!

          “我,我没想过,要接受骑士的誓言。”

          不对,不是这样!
          虽然出声了,但我到底说什么啊,阿斯托蕾雅自己吐槽着自己。
          那么就拜托了,这样说明明就可以了……为什么我没这么说啊。
          想要现在立刻打倒笨蛋的自己。在伊欧苏把手拿开前,必须要好好回答——

          “姑且,打算进行过告白的。果然没有被注意到啊,那个。”
          “诶,什么时候!?”

          没有那种记忆。
          看到阿斯托蕾雅一脸震惊,伊欧苏苦笑了。

          “……很不甘心,所以,保密。”
          “…………。那我也保密。”
          “什么?”
          “保密!!”

          我也之前打算过告白的——之类的,很不甘心所以谁也不会说。
          而且现在比起那些,要好好地回答他才行。
          脸变得通红的阿斯托蕾雅重新考虑起了伊欧苏的话,然后清了清喉咙。

          “呐,伊欧苏。再努力一点可以吗?”
          “要是我能实现的话,无论什么。”
          “那么,不客气了。……你成为剑的话,我变成为盾。只被保护什么的,和我的性格不符。”

          听到阿斯托蕾雅的话,伊欧苏不知所措的样子。
          阿斯托蕾雅看到那个后笑了起来。

          “没有拒绝的理由啊。但是,注意伤口。”
          “到处都是呢。但是,你不也到处都是伤口吗?”

          然后,互相对视着笑了。

          “那么,恢复精神的话这次要去买刺绣的针线了。护身符,要缝给我的吧?”
          “确实呢。要是别这么期待就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呢。——啊啊,这是,给阿斯托蕾雅的信。”

          有给自己寄来的信,阿斯托蕾雅完全没有料到。
          虽然接过了那封信,但很不巧都是不会读的文字。

          “……对不起,不会读吧?”

          阿斯托蕾雅将撕开封口的信递给伊欧苏。
          伊欧苏小心地打开信,读了起来。

          “‘那个时候做的山菜汤已经吃完了,所以下次来的时候我会放更多山菜进去的,到时再联络吧。’什么,这是?”
          “啊,忘了。”

          说起来,虽然叫他们先留些汤,但就这样回来了。不过,奇美拉的传闻可能由路过的商人那说出去了吧。
          虽然感觉很抱歉,但汤没有就这样烂掉而安心下来了。

          “呐,伊欧苏。要去喝,非常难喝的汤吗?”
          “……难喝?”
          “嗯,非常地。吓到感觉心脏会跳出来那种难喝。但是,能见到很有精神的老夫妇。”

          劝诱伊欧苏,不仅仅是想将他也卷进去。
          既然这样,想制造一些在一起的回忆,阿斯托蕾雅是这么想的。

          “虽然稍微有点精神过头了,但都是好人哦?”
          “那真是……期待,吧?”

          牵强地笑着的伊欧苏,慢慢缓和了下来。
          他扶膝站起,坐到阿斯托蕾雅身边,然后慢慢靠了过来。

          “有点忍受不了了,就稍微让我休息一下吧。”
          “就稍微哦。”
          “嗯,就稍微。”

          一边想着这么撒娇真是少见啊,阿斯托蕾雅看着很快就发出鼻鼾声的伊欧苏,心变得温暖起来。能够安心下来,真是舒服啊。

          (……怎么,我可能也有点想睡了。)

          虽然想再多看看初次见到的伊欧苏的睡颜,但被规则的鼻鼾声诱惑着去睡觉。真浪费啊,虽然这么想着,但不久阿斯托蕾雅也不再抵抗睡意。

          (即使醒了,幸福的时光仍能继续。)

          将自己的手与伊欧苏的重叠,阿斯托蕾雅慢慢地合上了眼。
          【第七话魔女之战,骑士之誓(4)·完】


          回复
          5楼2018-04-05 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