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称为圣女的魔女吧 关注:427贴子:218
  • 5回复贴,共1

第六话 魔女所憧憬的世界(1)~(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浜虎》镇楼。


回复
1楼2018-04-04 22:08
    二楼《神幻拍档》。


    回复
    2楼2018-04-04 22:09
      第六话魔女所憧憬的世界(1)
      这是发生在四百年前的事。
      被帝国军进攻的王国状态极差,前线终日混战一片。
      王国失去了众多士兵,刺寒的狂风呼啸首都。

      这个时候,在王都,有一团魔法师正暗中进行着从古被禁的召唤术。

      召唤术不仅是禁术,而且其本来成功率就很低。术者很可能反受影响。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来自异界的使者,可能会不借力量给术者,反而夺取术者的性命,然后就这么回异界去。

      即使如此,王国也不得不依赖那仅存的可能性,依赖于异界的使者。

      然后呼唤出来的,是被白磷覆盖的龙。

      对一片震惊的周围,明白了状况的白龙一笑了之,然后给予了自己的血’液。

      ——饮下这些血的人,依然能够生存下去,而且还能获得超乎人类的力量。但是,无法忍耐的人就会就此回归灰烬中去。

      留下这些话的龙,就这样回到异界去了。

      之后,众多人喝了这些血。然而,众多人都因此殒命。
      血也仅存无几,希望之光被黑暗包裹的时候,最后的一个人喝下了血液。

      (——那就是,我。)

      阿斯托蕾雅所持的魔石的前主人,她的友人也因为龙血而殒命。
      先于阿斯托蕾雅饮血的友人,在最后给阿斯托蕾雅留下话语。

      《我要让世界变得和平起来,到那个时候来举杯庆祝吧。》

      “……我想要寻找死'去的方法。这些可没法对她说啊。”

      是过去为了守护人们而行使的,而且还是夺取友人性命的罪魁祸首的召唤术。
      既然能出人预料地让人变得不老不死,那现在开始,阿斯托蕾雅做的就是逆转当时的事情。委婉点说的话……就是想'死,为了死'亡而行使召唤术。对此真是复杂啊……不可能没有内疚之情。

      这个,和以前行使召唤术时一样。

      但是,考虑到手头上的线索,只有呼唤龙这个可能了。
      虽心有内疚,但不这么做不行,自言自语着。

      到了离砦之街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阿斯托蕾雅从天上降落。
      感觉差不多将魔力用完了所以停了,虽说就算掉下来也不会死,但还要残留为了行使召唤术最低限度的魔力。

      召唤不是由魔力的量决定的。虽然不可能完全不需要魔力,但要是仅仅由魔力量来决定成功与否的话,因为龙血而增强了魔力量的阿斯托蕾雅不可能会失败。

      (召唤所需的魔力,只不过最低限地拿来在水面上描绘召唤用的魔法阵而已。失败的原因,是其他别的什么吧……应该。)

      与召唤有关的,是尽可能努力地再现当时的场景。
      但是成功的那次并没有特别献上什么,只是在水面上描绘魔法阵而已——自古都是这样。

      (能尝试的东西,就上百上千回地去尝试。……但是,没能做到。)

      是哪里不足吗,还是仅仅是运气不好。
      但是,即使仍不清楚的现在,阿斯托蕾雅已经没有前进的道路了。

      只有一轮新月,森林一片漆黑。
      但对于长时间在森林中生活过的阿斯托蕾雅来说,这种程度不成行道的阻碍。
      就算最差看不见了,也能用风抓住该走的道路。

      不过,和下定了决心有关,虽行进着但不安正一点点膨胀。
      这次呼唤,真的会出来吗?在那里,能找到解决办法吗?

      想到这,阿斯托蕾雅加快了步伐,就这样笔直驱进。
      虽说是驱进,但仍完全不能和平时走路的速度对比。
      即使这样也想更快地,找到能够进行召唤的场所。

      就在行路中途,阿斯托蕾雅耳朵听到了吵杂的树叶响声。
      这声音就像是魔物在开阔道路那样。
      但对于魔物来说这声音未免太长了,阿斯托蕾雅不禁停下了脚步。

      虽然知道有什么在,但那到底是什么呢。
      但是,这个听起来有点像人类发出的——一边这么想着声音接近了,然后在那确确实实的漆黑一片中,确确实实地有人影在低木中出现。那个人禁不住发出悲鸣。

      “呜啊,谁在那儿!?”

      正在靠近过来的人是五十岁左右的女性,她似乎没有看到阿斯托蕾雅的样子。
      没灯的话确实勉强——一边这么想着,阿斯托蕾雅心脏安心下来地回答道“是我在。”。然后终于看清对方的样子了。

      “……那个,您……脚上,有伤吗?”
      “啊啊,不小心,摔了。”
      “……”

      在这种时间,这种场合里。
      很明显地,遇到意料外的状况了吧。

      “……手,借一下。单脚没问题吧。”
      “可以吗?毕竟,你肯定是急着回去吧。”
      “不,我没有什么急事。”

      实际上很急。相当急。
      但是,更不好意思放受伤的老妇人在这个地方不管。虽然附近感觉不到魔物的气息,但可能有普通的野生动物在徘徊也说不定。
      老人妇人也别无他法了吧,虽然看上去姑且在小心观察的样子,“这样啊,麻烦你了。”地接受了阿斯托蕾雅的意见。其实实际上也是真得被麻烦到了。

      “你住在据点那边吧?”
      “不,是相反方向。从这不远的地方。而且,和老爷子一起住的。”
      “相反方向?”

      这样不就凑巧和自己的目的地是同一个方向吗,在那种罕见的地方也会有人住啊。
      这里最近的村庄都有相当一段距离。在这附近的话,并不是个有良好便利性的地方。像自己那样过着毫无生活感的生活还说得过去,普通的人类的话,不得不思考“这么不便的事为什么要干呢。”
      但是老妇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阿斯托蕾雅的疑惑。

      “啊,住哪都是自己的家。比起这个,稍微借你肩膀给我……你,比想象地要高个子呢。”
      “……那个,没事吧?”
      “是吗?抱歉啊。”

      对着老妇人没有抱歉意思的声音,阿斯托蕾雅只能干笑了。真奇怪,明明知道刚才不久,自己还在做出会影响自己一生的决断。

      (……但是,果然不可以放着不管啊。)

      虽然有会左右自己的未来的事情,但并没有像老妇人那样面对着紧急事态。这么想的话,
      但是,老妇人稍微比想象的要重这个是计算外。
      虽然看起来身材矮小,但人类都有着像这样子的重量吧。

      (……但是,糟糕了。这个阿姨都这种重量的话……搬我的伊欧苏,恐怕也觉得我相当重吧。)

      虽然只顾着害羞了,但也注意到了一件怎样都好的事情。
      因为她被老妇人的两只手腕支撑着,阿斯托蕾雅即使想立马抱头害羞也不做到。

      “嘛,并不远,上年纪的人也能走到的距离。”

      相信着这位老妇人的话,阿斯托蕾雅一步一步往前。
      【第六话魔女所憧憬的世界(1)·完】


      回复
      3楼2018-04-04 22:10
        第六话魔女所憧憬的世界(2)
        不久后看到的老妇人的家,对于阿斯托蕾雅来说算勉勉强强地不远,就是会这么说也不奇怪的微妙的距离。

        老妇人的家相比阿斯托蕾雅的小屋稍微豪华一点。
        家外有着小小的旱田,还能看到驴子的身影。

        “现在都这个时间了,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如何?”
        “……”

        没有对老妇人邀请做出回应,不是因为急着赶路。
        而仅仅是因为阿斯托蕾雅上气不接下气地没法回答而已。已经快累得,连动都嫌麻烦了。

        (刚,刚才回复的只有毅力,还真被注意到了啊……)(さ、さっき回復したっておもったのが気力だけだったって、本気で気づかされてしまったわ……)

        再加上老妇人一脸轻松的样子,所以每次她一开口,阿斯托蕾雅考虑着的事情就会通通飞走。真奇怪,不管自己是怎样一个容易被影响的人,但感觉自己这次的步伐也太快了——阿斯托蕾雅不禁这么想着。

        (她,老妇人不管怎么说充其量就七十岁,吧。)

        明明我都过了四百岁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禁认为,老妇人的话语真轻快啊。

        (要说,人生的经验差的话,明明觉得应该指我这边的……)

        由于长期一个人闭门不出,完全没有成长吧。
        而且连成长的必要也,成长的意义都,变得不需要去考虑了……。

        阿斯托蕾雅继续背着老妇人站在门前。
        因为两只手都没有空,敲门的是老妇人,开门的也是老妇人。
        老妇人敲完门后就立刻开门,完全没有必要去敲门啊。

        “我回来了!抱歉晚了。”
        “啊啊啊,太好了,我很担心啊。迟了不少,我都想去找你了。”
        “那就好,要是身上有'病的你进森林里去的话,还没找到就走不动了吧!”

        出来迎接老妇女的,是和她年龄相仿的男性。他手中正如其所说地,拿着夜晚出到森林里去所必须的灯笼和手杖。老妇人从阿斯托蕾雅身上下来,将附近的,恐怕是那位男性的备用拐杖拿走,然后走进男性那边。

        “总而言之,收拾起这个灯具吧。还有,这孩子是客人。她把我搬到这的。”
        “居然,嘛。这位客人,是哪来的神明大人吗?”
        “不,路过的而已。”

        神明大人的话比起背人,会有稍微更好的登场方式吧。但不凑巧地,眼前只是一位像是燃料被切断的没有魔力的魔女而已。
        但是老妇人笑了。(しかし間入れず老女は笑い飛ばした。)

        “但是,你还真敢,路过那种地方啊。若除非野兽,感觉就只有盗贼啊山贼之类的人会路过那了。”
        “既然这么说,那我未免太受信用了。明明怀疑我是普通的贼人,却敢乘我背上吗?”
        “毕竟啊,要真是贼人,也不过是个笨蛋嘛?”
        “……”

        这个人对恩人说什么呢。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没有想到怎么去否定。
        正确来说,就算否定了感觉也会很快无话可说,所以保持沉默了……这么说比较接近。不知不觉,认为自己战胜不了这个气势。

        “人类,对生命的危机是敏感的呢。你也是,这样子吗?”
        “……或许,是这也样吧。”

        感觉过去确实是有这种情况。但是,现在又是怎样呢。
        要是现在也持有着这种危机感的话,就不会被少年刺腹了吧。
        在死不了这个既有前提下,危机感恐怕也薄弱了不少。
        但是,听到阿斯托蕾雅的回答,老妇人发出了似乎更加惊讶的声音。

        “你,明明那么年轻,却如此干脆利落!这样的话连看得到的东西都会看不到了吧。”
        “呀,虽然确实如此……
        “但是在这样的半夜三更里你到底是想去哪儿啊。到这前方的话,离家什么的会相当远不是?”
        “不,有事到那而已。”

        一边想着真是个话题转变得很快的人啊,阿斯托蕾雅环视屋内。
        能治疗伤口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吧,擅自打开了箱子。
        虽然觉得有些失礼了,但看来这位老妇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事实上,在阿斯托蕾雅拿急救箱的时候,她已经像是理所当然一样在附近坐下来伸出脚了。帮我治疗吧,似乎是这种意思。

        “比起这些,你又要到哪里去呢?”
        “啊啊,我的话去稍微摘点山上的野菜。用来制作山菜汁,你尝过吗?”
        “是,食物吗?”
        “吃过呢?”

        在回答吃没吃过前,老妇人就得出了结论。
        虽然也宴会上没能吃到什么,但喝了些酒所以并不觉得饿。……不过,嘛,听到这些话慢慢地又想吃些什么了。

        一边感觉自己还不够成熟,阿斯托蕾雅停下了手,没有阻止老妇人站到厨房去。

        “抱歉啦,那个人总是有点强硬。但,并不是坏人。”
        “哈啊。”
        “这是,有助于我调理身体的草药,就长在附近。所以,那个人怎么都不听,过去非要一直住在这。”

        所以才要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啊,稍微有些理解了。

        “要是有行路商人经过,他们会卖些肉啊或者谷物给我们。但是,生活仍谈不上是便利吧?我也,说过住街上比较好,但她并不听。”
        “……嘛,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想住的地方吧。”
        “哈哈,你还真是位性格柔软的小姐啊。”

        男性略感奇怪地说道,同时也催促着阿斯托蕾雅坐下。
        在椅子上坐下的阿斯托蕾雅,再一次环顾屋内。

        “是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吗?”
        “不……我只是觉得,画真多啊。”
        “啊啊,是兴趣呢。”

        男性所画的画,大多都是风景画。
        但是其中也有着从背后或者其他角度描画的老妇人。无论是哪张,都笼罩着温暖人心的气氛。

        “关系真好啊”
        “啊啊。”
        “真羡慕。”

        听到阿斯托蕾雅的话后,男性眯起了眼睛。

        “小姐你也,有想呆在一起的人吧。”
        “诶?”

        对突如其来的话语,阿斯托蕾雅睁大了眼睛。

        “不和那个人在一起吗?是去与其相会的途中吗?”
        “诶,那个。”

        并不是不明白无需真去回答正微微笑着的男性。
        但是,说不出任何糊弄这位男性的话来。并不是指男性有着无言的压力。只是不知不觉便心想,毕竟和这的关系有限,就算说出来了也无妨。


        回复
        4楼2018-04-04 22:1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5楼2018-04-04 22:12
            第六话魔女所憧憬的世界(3)
            一片漆黑中,蠕动着的魔力——这个,就不是什么友好的存在,阿斯托蕾雅遗憾地发觉了。

            “但是……奇美拉已经被打倒了,所以你恐怕是,阿丹库(アダンク(a dan ku),没查到是什么魔物)。”

            阿丹库是喜欢近湖洞窟的魔物。
            长而尖锐的爪子,有着如巨大的老鼠那样的身体,但身姿比眼睛还敏捷,而且它的爪子的杀伤力也很高。过去会用它的爪子制成武器,就是这种程度的坚硬。
            由于阿丹库只吃年轻人的性质,而且所幸这里也没有老人,看来是不会袭击过来的吧。

            “嘛,要对它把我也算作年轻人一事,表示谢意吗?”

            但是,一旦暴走就很难恢复原状这点很危险。
            虽然想在一定距离寻找时机,但阿丹库很快就会察觉并且逃离是个难点。

            (多亏刚才难喝的山菜汁,恢复了一些精神。)

            在阿斯托蕾雅用缠绕着身体的同时,阿丹库突然出现了。
            迅速往后退的阿斯托蕾雅往地上踢了一脚,这次她飞越了阿丹库,把握住了阿丹库的背后。不过阿丹库的行动相当快,再次向阿斯托蕾雅接近。

            (不适用魔力地争取时间,果然是不行的吗。)

            这么做出判断的瞬间,阿斯托蕾雅挥动了右手,向阿丹库释放了冰粒。
            虽然充分明白不会造成大的伤害,但这样就有了些余裕了。朝着阿丹库薄弱的地方,阿斯托蕾雅踢了一脚。
            阿丹库华丽地飞了,撞倒了树木。

            并不是不能进行物理攻击。只是,没能强到能一击必杀的程度。

            (阿丹库,啊啊看起来被打得很厉害呢!)

            所以要是能砍断它尖锐的爪子的话,就胜券在握了。
            被追加攻击着的阿丹库放低了身子,露出威吓的样子。
            但是,即使它进行威吓了,阿斯托蕾雅依然照旧行动。

            “必须,得砍断它的的爪子才行。”

            于是阿斯托蕾雅制作出精致的冰刀。
            虽然本来的话打算保持远距离刺向它给予最后一击的,但不巧阿丹库不是会因为遭刺就停止行动的魔物。必须要切成两半。

            虽然这么说,但并不是单纯地比试剑的力度。

            “我可是有风的助力的。”

            强风将想要逃开的阿丹库压制住。
            另一方面阿斯托蕾雅乘着风,就这样飞往阿丹库那。
            然后,瞄准它的首脑,一下子将剑挥下。

            “好的,搞定了吧?”

            比想象地还要开心。
            但是就在阿斯托蕾雅这么认为的下一个瞬间,阿丹库的亡骸——应该如此的,却发出了不详的气息。吓得迅速后退的阿斯托蕾雅架起了刀,从阿丹库被切开的首脑中似乎出现了些“什么”。

            这个“什么”,是比刚才的阿丹库大上一圈两圈的阿丹库。

            “……这是,蜕皮了吗?”

            虽然是蜕皮了,但很明显正在体内恢复没有收回的质量(明らかに体の中に収まっていない質量になっている)——一边想着,阿斯托蕾雅再次回到战斗状态。
            阿斯托蕾雅脸稍稍扭曲了。

            (太大了,我砍恐怕会很费劲吧……。没有那样的腕力,能不能再一次用强风一起按住呢……?)

            不过,即使巨大化了阿丹库仍是阿丹库,所以应该不用陷入苦战——就这样疏忽大意着,但又立刻打起了精神。

            《人类,对生命的危机很敏感。》

            老妇人曾经这么说。
            自己死不了的阿斯托蕾雅,对那种危机感很薄弱。
            而且像奇美拉那时候的“有谁可能会死去”的状况也,现在并没有发生。

            (但是,现在,我要是疏忽大意的话,可能会打扰到其他人吧。)

            好好地看清楚,然后,打倒它。
            一边这么想着,阿斯托蕾雅用冰刃挡住阿丹库上挥的爪子。不过巨大化的阿丹库的爪子有预料以上的冲击力。
            向着快要碎掉的冰剑,注入魔力使其恢复坚硬。冰剑发出兵兵兵的响声。

            (即便如此,好重!!)

            以全身的力量和魔法卷起狂风,并借着风的力量阿斯托蕾雅与阿丹库保持了距离。然后,就在考虑该怎么战斗,的时候。

            突然阿丹库的头飞落向天边,这谁能想象得到呢。

            “……诶?”

            自爆啦?
            阿斯托蕾雅这么想的只是一瞬间的事。
            慢慢倒下的阿丹库的后面,没有料到地,伊欧苏正站在那儿。

            和擅长夜视的阿斯托蕾雅不同,伊欧苏在这么暗的地方认出对方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伊欧苏胸前红色的魔石正发出光芒,将他的轮廓清晰地照映出来。因此,他也能清楚地看到周围——在这么理解过来的同时,阿丹库巨大的身体倒地,一动不动了。

            “……伊欧苏,为什么会在这?”

            拭去剑上的血迹,然后将剑收回鞘内。阿斯托蕾雅一边看着这样做的伊欧苏,一边懵了。在被担心前回去……这个作战已正如所见地完全失败了,不过现在那种怎样都好了。确实考虑到自己背着老妇人移动的时间和滞留在小屋的时间,那么也差不多到马匹追得上的时间了——

            (诶,呜哇!?)

            伊欧苏好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被突然从正面抱住的阿斯托蕾雅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另一方面伊欧苏明显安下心来地叹了口气。

            “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稍微有点事要做所以”
            “有事,这个魔物?……讨伐的话,说一声不就行了。刚才才打倒的,很危险的啊。”
            “……对不起。但是,地方,你是怎么……”
            “不,没事的话就太好了。地方是魔石告诉我的。我持有的魔石,它似乎很怕你,所以走反方向就行了。”

            ……魔力还有这种力量吗。
            一边这么想着,但是最重要的话,还没有说出。

            “对不起。并不是的,并不是感觉到了魔物的气息才来这的……”

            即使一个人恐怕也能打倒它。不,感觉能打倒。
            但是,对他的到来感到开心。

            “这个,那个,谢谢你。帮了我。”

            而且,现在的话似乎能说得出口……阿斯托蕾雅模模糊糊地想着。

            “呐,伊欧苏。我,想和伊欧苏一起活下去。”
            “诶?”
            “……诶?”

            刚刚,我,在说什么啊?
            阿斯托蕾雅心想着,然后在脑海中,自己又发出了声音——然后叫喊了起来。

            “啊啊啊,不对…………!!不,不对!!”
            “啊,嗯,等等,冷静点……!?”
            “说错了,说错了!!各种顺序都搞错了!!”

            阿斯托蕾雅的叫喊声,还有伊欧苏的叫喊声,都在森林中回响着。
            【第六话魔女所憧憬的世界(3)·完】


            回复
            6楼2018-04-04 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