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称为圣女的魔女吧 关注:427贴子:218
  • 2回复贴,共1

第五话 愈血重流(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三月的狮子》镇楼。


回复
1楼2018-04-03 22:45
    二楼《恶魔幸存者2》。


    回复
    2楼2018-04-03 22:46
      第五话愈血重流(2)
      治愈之力。
      那是指,这个世界不存在的,无需代价的回复魔法吧。
      阿斯托蕾雅所做的魔法,是将患部移植到自身上,若非不死,便伴随着性命危险的治愈方法。不过,并不是称作治愈之力的东西。

      但是被说了预料外的事后,阿斯托蕾雅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应。
      该怎么说明好呢?但是代替没有回答的阿斯托蕾雅,伊欧苏继续说了下去。

      “一直,都感觉很不可思议。我的伤也,莫尔加和厄尔巴的伤也……你使用了治愈之力,救了我们吗?”
      “……”
      “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在森林中生活。虽然一直都探查着原因……要是那种力量,被人知道的话,很有可能就被坏人利用,而且你自身恐怕也会很危险。”
      “……”
      “所以为了从危险中远离,才去到森林中。特异的力量……而且也是性命攸关的力量,要是有这种力量的话,即使不愿接近坏人,也不会奇怪。”

      他搞错了,对此,既开心,又伤心。
      感觉变得恶心的地方,也从心底里安下心来。
      但是,阿斯托蕾雅仍无法就这么附和他。

      (……刚才,我,是想要被注意到吧。毕竟,既然那样我就不用烦恼了——)

      自己已经无法思考了,所以想要逃掉。
      对这样的自己,现在,没有说出真话的自己生气着,恼悔着。要是说打个比喻的话,想让刚才的自己消失到哪里去。

      伊欧苏正等待着回答,膝盖跪在地板上,他仰视着一昧无言的阿斯托蕾雅。
      阿斯托蕾雅往下偏了下头,在视线的角落看到了伊欧苏。

      “如果,可以的话……能,移居到这条街道上来吗?”

      伊欧苏屈膝说着的话,仍是阿斯托蕾雅意料之外的提案。

      “一直住在据点里的话,那个,立场上感觉很难。但是,街道上的家也借给你,那样有什么的话我都可以帮上忙。”

      自信的力量,真有那治愈的力量的话会给这个提案高兴的吧。
      但是,并不是这样。
      阿斯托蕾雅咬着嘴唇,用力握紧了拳。

      “我,在这里。所以,再,多依赖下我,不行吗?”

      对着最后有些奇怪的样子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摇了摇头。
      不是不去依赖。而是没有依赖的理由而已。

      “稍微,有点累了呢。我稍微,去看看天南的情况,慢慢休息一下吧。”

      最后抚摸了下阿斯托蕾雅头发的伊欧苏,在出房间前又多说了一句“晚安”就把门关上了。
      一边听着渐远的脚步声,阿斯托蕾雅有慢慢抬起了头。

      “……真得,太天真了。”

      声音虽然轻轻地,但清晰地传到自己耳畔。

      我再次认识到伊欧苏是如此地稳健,处变不惊然后解决事项。他虽然搞错了,将回复魔法认错为治愈之力,然后推论出“必须隐藏起来”。但伊欧苏自身对此似乎并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
      这样的他的话,搞不好连不老不死这一个特别的存在就很好地理解掉。
      而另一方面也期待着,他会不会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答案是不,呢。

      (就这么天真下去的话,能够享受到一时的幸福。但……要是就这样,仍然不做好觉悟的话……我,绝对会后悔的。)

      就这样长而久之下去,逃脱只会更加困难。

      (为了得到真正期望的状况,我必须要解开不死的诅咒。)

      阿斯托蕾雅过去也曾为了找到那个方法,到各个地方奔波。
      但即使有追求不死的记录,有关如何解除不死的记录则完全没有。

      (现在也依然,若没有其他不死的人类的话,也不可能找得到解除方法。)

      放弃了探索,是因为品尝到了这以上的绝望。
      于是进到森林里,对过去拯救过的人们感到恐惧,同伴已经年老,孤身一人地落后于时间,找不到解决方法。在时过境迁中,变得无法直视现状。

      “……不……要说可能性的话,还有,一个。……要是再现让自己变得不老不死的,那个仪式……可能会得到线索也说不定。”

      其实阿斯托蕾雅之前也曾尝试过。
      进入森林后,试过好几夜,但都重复失败的,古代禁术。

      (再尝试一遍……?)

      就算就这样继续放弃,也不可能得到仪式成功的预兆的吧。
      面对着毫无反应的水面,不知心碎了多少次。
      即便如此,现在,想再试一次。

      “这也,不行的话。就不可能再待在这里了。”

      阿斯托蕾雅,慢慢站了起来。
      清楚自己正两腿发软。即便如此,我无法忍受什么都不做。

      (映照着天空的,大水池……确实,应该南边有。)

      踏上窗沿,呼唤风儿来到身边。
      感觉自己身体隐隐作痛,感觉比心痛的时候更痛。

      然后在睁开眼睛的同时,阿斯托蕾雅从这里飞了出去。
      【第五话愈血重流(2)·完】


      回复
      3楼2018-04-03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