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4贴子:9,779

【渣翻】006-家庭教师的懊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家庭教師の無念男主黑发、妹妹蓝发、母亲红发、女一(姑且算是吧!?)红发、母亲好友黑发我貌似发现了什么。。。


回复
1楼2018-04-03 20:27
    不管你发现了啥,我就是要插,而且是第一个插


    回复
    2楼2018-04-03 20:55
      我也是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3 20:55
        插插好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03 20: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3 21:03
            前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3 21: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3 22:46
                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3 23:34
                  坐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4-04 00:1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4 00:22
                      插好插滿


                      回复
                      15楼2018-04-04 00:50
                        度娘又吞掉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04-04 05:20
                          母亲和母亲好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4 06:41
                            后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04 07:09
                              卡米拉的胸一看上去就不像小孩子


                              收起回复
                              20楼2018-04-04 07:50
                                滑稽币献给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4 08:27
                                  第五话插完了,现在来插第六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04 08:28
                                    既然都插 那我也来插(大力插)小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4-04 08:32
                                      昨天插完今天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4-04 09:56
                                        插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4 10:03
                                          噗呲——≈≈›


                                          回复
                                          26楼2018-04-04 11: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4 11:26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4 12: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4 12:53
                                                  一边俯视着露出开心笑容的少年,卡米拉·亨涅菲鲁多【カミラ・ヘンネフェルト】一边小声叹息着。
                                                  或许不应该这么草率的做出约定,不禁这么想了。


                                                  并不是对做出有关魔法的课题没有自信。
                                                  而是这种程度就退缩的话,多少会有些自责,虽说被友人的索菲亚拜托了,但也不用特地承包家庭教师之类的东西吧。


                                                  所以那是,有其他理由的。


                                                  「嘛,因为要好好地想一下,所以今天就老实呆着。还有别考虑其他多余的事?」
                                                  「嗯……从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即使有在考虑,但我认为以这个身体将其实现也是不可能的」
                                                  「一般是这么想的呢……但是一般的家伙可是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弄成这么严重的肌肉酸痛啊」
                                                  「嗯……确实是这样呢」


                                                  这是一个盲点,索马露出了可以说是那样表情的脸,卡米拉这次吐出了呆然的叹息。
                                                  那包含着两种、意思。
                                                  而且那也是,与之前叹息的理由有关。


                                                  ――本来的话。
                                                  刚才卡米拉所说的严重的肌肉酸痛……一般的话、肌肉酸痛这类事应该很快消散才是。
                                                  特别是对持有着武术系技能的人更是,可以说是不可能会有的事。


                                                  这是单纯的话,那些人,根本上、如文字意思,不会有肌肉酸痛。
                                                  根据各种技能的效果进行最适行动的结果,过度使用肉体产生肌肉酸痛之类的事那是不可能的。
                                                  更进一步说的话,因为技能的效果肉体得到了强化。


                                                  嘛除非,做远超技能效果外的事,还不不明白吗。
                                                  比如说,举起远比自己还重的巨大铁块、之类。


                                                  如果做了这样的事的话,说不定就会肌肉酸痛……但做那样的事并不能归纳为普通的范畴吧。
                                                  正因如此,一般会产生肌肉酸痛那是不可能的事。


                                                  话虽如此,这毕竟是持有技能的情况下的话题。
                                                  实际上,持有武术系的技能的人并不是那么的多。
                                                  大部分的人虽然可以学会,但是并不是一定要学会的东西。


                                                  考虑到会被魔物和盗贼这类存在袭击的可能性的话,慎重起见学了也没什么损失吧……不过,如果考虑到这类的事的话,雇佣护卫的方法更切实际吧。
                                                  因此,除了成为士兵或进入与这方面相关的场所,一般是不会去学武术系的技能。
                                                  如果有做这些事情的时间的话,还不如多记些与自己职业方面相关的知识,就是这么回事。


                                                  不过正因如此,偶尔也会有变得肌肉酸痛的人在。
                                                  比如说,从魔物的袭击下,全力的逃跑之后。


                                                  基本上这个国家,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和某件事的原因,几乎没有魔物和盗贼之类,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打算在这个国家度完终身。
                                                  有去其他国家做生意的人,也有因某事而外出的人。
                                                  这样的人们……就会产生肌肉酸痛。


                                                  嘛其中也有因单纯的兴趣而锻炼着身体的人……这么做的人们当然会肌肉酸痛。
                                                  对卡米拉来说,如果做这类事的话老实地学会技能不就好了,这大概就是价值观的差异吧。


                                                  这类人,所重视的并不是实用性,而是为了锻炼身体、这才是目的。
                                                  闲话到此结束。


                                                  总而言之,因为这些原因感到肌肉酸痛的人虽很少见,但也并完全不是没有。
                                                  但是那也只是,在常识范围内的话题。
                                                  如此、浑身剧痛那样的肌肉酸痛之类,卡米拉听都没听过。
                                                  「话说回来,说起肌肉酸痛,你究竟是做了怎样的事?会变成这样,我想应该是相当乱来了吧」
                                                  「嗯……不,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做了些我认为是必要的事」
                                                  「必要的事、话说……」


                                                  那大概、是真的吧。
                                                  至少,索马是这么想的,卡米拉看到那脸算是理解了。
                                                  同时地,即使是问了做了什么也不打算说吧。


                                                  「具体地是做了什么?」
                                                  「那是秘密」


                                                  所以即使被这么回答了,也在设想中。


                                                  与其说是、装作偶然想起的风格而撒了谎。
                                                  不如说其实是一直在计量着那个时机。


                                                  嘛以结果来说,无论哪一个都偏离了预想――


                                                  「即使我是你的家庭教师、也不行吗?」
                                                  「不如说正因为是家庭教师、才更加不行呢。造成如此失态的原因和事,并不是会让人感到有趣的话题」
                                                  「嗯……」


                                                  那句话,恐怕是真心的吧。
                                                  但是正因如此,卡米拉突然不得不这么想。
                                                  如果没进行技能鉴定的话,这个孩子究竟又会怎样的呢、这样。


                                                  当然即使不是卡米拉来进行技能鉴定的话,也会被别的谁技能鉴定吧。
                                                  所以并不是这种意思……例如、索马不是在这个家,而是在别的、作为贫穷的村子的孩纸出生又会如何,想着的是这样的事。


                                                  要说为什么会这么想,那是因为技能鉴定这类东西,其实并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那个理由很简单,技能鉴定要花费相应的钱。
                                                  嘛虽然不是那么太高额的价格,但尽管如此也不是能很轻易拿出来手的钱。


                                                  当然也要有相应的价值,而这也取决于人。
                                                  如果没有好技能的话,就会被人认为没有价值……实际上,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好技能。


                                                  只是,那个结果为了不向错误的道路前进,光是这样就觉得有足够的价值了吧,那也只是卡米拉他们,每天没有浪费度日的人们的价值观。
                                                  像贫民区的人们,这类的话,不接受技能鉴定也不稀奇。


                                                  然后那恐怕是,索马最能发挥才能的环境。


                                                  未持有技能的人,敌不过持有技能的人。
                                                  这是这个世界的常识、真理之一。
                                                  想要颠覆它是不可能,连挑战也只是白费功夫。


                                                  虽然确实存在未持有技能的人战胜持有技能的人事例,也能作为例子。
                                                  但是那说到底,也不是作为肯定努力的例子。


                                                  那个意图,完全相反。
                                                  穷极一生,锻炼到极致,与下级同等为止就以竭尽全力、表明完全是无意义的事了。


                                                  所谓下级,可以说是最低限度。
                                                  作为正式的士兵被认可,其下限。
                                                  说到底也只是独当一面,离一流还很远。
                                                  那就是、所谓下级技能的东西。


                                                  正因如此,接受技能鉴定的身体,徒劳的努力是不会被肯定。
                                                  即使想做,也会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停下吧。
                                                  比如,反正学不会什么技能、这样。


                                                  但是……是的,所以、卡米拉会这么想。
                                                  就算是说锻炼到极限为止,但那也不会伴有几乎激痛那样似的全身酸痛吧。


                                                  这样的话,一般人是不可能那样的。
                                                  不管做了怎样的事,必定会在哪有所刹车的。


                                                  那么、将其变为可能的索马呢?
                                                  如果没有阻止的人,到底能前进到何种地步呢。


                                                  下級、中級……或者是……?
                                                  想着这样的事。


                                                  说起来,本来就不需要,苦恼于肌肉酸痛。
                                                  只要用魔法治疗了的话就可以了,这也应该是必要的才是。


                                                  虽只是听来的话,但索马奔走全身的是,真的激痛。
                                                  而且,不用说是小孩纸,就连大人也会发狂的激痛。
                                                  因为是医生所说,那就是事实吧。
                                                  到底怎样,才能忍耐那样的疼痛呢。


                                                  事实上卡米拉,与索马并不太熟识。
                                                  卡米拉虽住在这个宅子,见面的机会也有很多,但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
                                                  只是从索菲亚那有所听到过,知道些索马相应的事。


                                                  但是老实说,卡米拉并不相信着那些。
                                                  认为是双亲的偏袒,夸张地在说着吧。
                                                  所以对卡米拉来说,索马只是说话方式稍有些不可思议的少年。
                                                  (译;男主的说话方式一直是以【我辈】自称,也能翻译成我、我们、吾。为了体现说话方式奇怪、和原文,之后直接用【我辈】表示算了,为什么不用吾的话,因为其他词汇也有吾的意思)


                                                  卡米拉对索马所拥有的印象,基本上是这三天所亲眼看到的东西……因此才会,如此想。
                                                  真的很遗憾、这样。



                                                  卡米拉是家庭教师。
                                                  而且,还有、被诺伊蒙多所雇佣的立场。
                                                  为了不让索马做多余是事,只能这么做了。


                                                  嘛,考虑到会变得徒劳的可能性很高的事,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想要见证那最后、这也只是我的任性呢」


                                                  真的很可惜、那么想着,从嘴里吐出了这样的话语,卡米拉小声地叹息了。


                                                  收起回复
                                                  30楼2018-04-04 13:04
                                                    抽出来


                                                    回复
                                                    31楼2018-04-04 13:08
                                                      话说这作者真的很能水


                                                      收起回复
                                                      32楼2018-04-04 13:08
                                                        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4-04 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