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9贴子:9,739

【渣翻】004-原最强、进行确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元最強、確認をする第四话还是me,,,貌似又有新的翻译君驻扎了并且接了第五话,,,emmmm看了下第四话貌似比之前其他话还长上那么点所以慢慢翻得了,,,估计会用上几天吧。。。因为很忙所以不要在意,,,另漫画生肉我记得妹妹应该就是那个蓝发吧。。。名字是叫莉娜。。。还有你们这些家伙别给我在译名整合里水啊,,,真是水破天际了!!!


回复
1楼2018-04-02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2 21:3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4-02 23:20
        莫名吞我贴。。。


        回复
        10楼2018-04-03 02:09
          阳光从树缝中照射进来,索马一个人走着。


          周围所存在的是,胡乱竖立着的树木。
          也就是所谓的森林,已经完全看不见东西,在后方本应有一个很大无谓宽广的大宅邸。
          那是索马他们所住的位置,总而言之索马现在跑到外面来了。


          但是周围并没有人影,在那里真的是只有索马一个人。
          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悄地溜出来了,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实际上,这是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回复
          13楼2018-04-03 02:10
            要问为什么的话,索马离开屋子到外面来,是不被允许的。
            因为在房子外面有很多的危险,而且还没有进行实技训练的现状更是不被允许的,这就是为什么的理由。


            但是连那样的事也不知道的,索马更进一步地往深处前进。
            在房子背面所蔓延着的,是被称为魔之森,可以说是很危险的地方、呢。


            不过这并不是,自暴自弃。
            本来现在所走的路,是一直所走惯了的路。


            回复
            14楼2018-04-03 02:11
              没错,今天以前也是、索马有外出来过这个森林,而且还多次往返过。


              轻松地走着,也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
              虽说只是重复的往返,但并不是所谓的自暴自弃……或者说,索马并没有那么做的理由。


              嘛或许也会有吧,会那么做的理由也只有一个――


              「嗯……没有才能、是吗。……嘛,那种事不管怎样都好呢」


              这么嘟哝着,立马斩断了所浮现的思考。


              那并不是逞强,也不是将错就错。
              而是从心底、真正的,这么认为。


              原本被周围说了各种各样的话,但那也只是多亏了前世的记忆与经验,索马比谁都能理解这点。
              虽然被周围抬举成天才之类觉得不好,但从最开始索马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所以,没有才能的话,从头开始就好……即便如此索马被母亲告知没有才能,会惊呆了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也就是说,没有任何技能的话,说不定连魔法也不能使用。


              回复
              15楼2018-04-03 02:11
                没错,索马想使用魔法。
                这是诞生在这个世界,知道有魔法存在后的到至今唯一的绝对的目标。
                本该是这样的却被说这是不可能的,当然会如此惊呆吧。
                (译;这年头法师想着成为近战,近战憧憬着魔法,和尚羡慕道士,道士羡慕和尚,更甚某剑发着刀气...真是够了)


                正因如此,才会失意地离开房间……但是如果是就那样而放弃了的人的话,索马就并不会到达那剑之顶峰。
                因此立刻恢复了的索马,就那样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突然,想到了某件事。
                会来这,是为了――验证、所想到的那件事。


                ……嘛,老实说的话,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比如,关于如何看待这次的自己。
                至少,不能像至今为止那样做事。


                其实索马对自己家是怎样的家,家里又持有着怎样的姓之类,完全不知道,只是看着房子的大小有着某种程度的想象。
                不告诉这些,是因为有什么理由,等有机会了才来告诉这些吧。
                嘛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岂止如此,索马恐怕连长子的权利也会被剥夺吧。


                而且那大概、没有错。
                从母亲的态度来推测,那是太过充分的材料。


                对索马来说不成问题,但对母亲他们来说,没有学会任何技能这件事,应该会成为大问题吧。
                这是这个世界特有的事,还是这个国家特有的事,或者说又是另一回事、果然还是不能明白。


                但是那个究极地要说的话,不管怎样都好。
                虽然有可能会与母亲的关系发生改变,这点多少能够想到,但没有办法的话就算在意也没有办法。


                比起那些,现在有要做的事。
                因此放弃多余的思考,朝与名字相反连平静都能感觉到的地方,更深处前进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8-04-03 02:12
                  楼主真肝,我先睡为敬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4-03 02:14
                    哦呀。上来水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4-03 08:21
                      感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3 08:30
                        喵(^・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3 10:11
                          楼主,剩下的是被吞了,还是没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3 12:5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3 13:03
                              进入森林后,已走过相当长的距离了吧。
                              注视到一棵树的索马,朝它附近走去。


                              「嗯……要是这个的话应该可以了吧」


                              那是棵很粗、巨大的树。
                              索马当然不用说,就连壮点的大人一人也抱不住吧。
                              两人……不、或许要三人才行,就是这样粗的树。


                              试着用手持的木棍轻敲了下,理所当然地纹丝不动。
                              想将它斩断,即使是拿着铁剑也不知道可不可能……不、老实说那是不可能的吧。
                              或者说有可能的是,持有着相应才能的――技能的那种东西。


                              但是那是以这个世界的常识来考虑,索马如此嘟哝着。
                              真的是这样吗。


                              持有技能的人虽与拥有才能的人同义,但没有掌握技能并不意味着没有才能。
                              比如,即使未持有剑术技能但也能挥剑……未持有剑术技能的人,战胜持有着剑术技能的人的记录也有。


                              但是那只不过是,为了告诫人别骄傲自满,称为教训的东西。
                              终究也只是例外听来的事――


                              「……是例外呢还是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那也就是说,即使没有技能也还是拥有着可能性的事」


                              即使未持有技能,也有战胜持有者的可能性。
                              那么到底,两者差别是什么。
                              即使未持有技能,又能到达何种程度呢。


                              未持有剑术技能,也能挥剑,胜过持有技能的人。
                              那么的话……未持有魔导技能,就使不出魔法吗。
                              这就是为此而来、进行的确认工作。


                              在眼前的是、巨树。
                              即使有剑术技能,以索马手里拿着的木棍的话,别说是斩断(叩き斬る),恐怕连一点伤害也做不出来吧。


                              但是,同样的技能,那也是存在着等级差的。
                              如果是它上位的话,其效率也会改变。


                              下级之上是中级,中级之上是上级,上级之上是特级。
                              等级越往上的话,挥舞同样的武器,其结果也完全不同。


                              正因如此,如果普通不可能的话,用剑术技能的上级……不、即使是特级,那棵树也不可能被这根木棍斩断。
                              那么反过来可以说,没有技能的索马,如果能用这根木棍把那棵树斩断了的话。
                              即、就算没有技能,索马使用魔法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样的事――


                              「……呼」


                              一边考虑着这样的事,一边慢慢地吐息,垂下耸拉着的手。


                              ――瞬間。
                              索马早已挥剑、踏进。


                              那是索马前世所擅长的技之一。
                              但是同时那是,只在前世所锻炼的技。
                              什么也不用考虑挥剑,那是只在前世的肉体下才能做的事。
                              (技/译;这里原文给的【技】虽然也能翻译成技能[技术、技巧、本领,总感觉不出味],,,但和前面所出现的技能【スキル】容易混淆,所以我直接用原文,单字【技】来表示,以分两者区别,而且单字‘技’给人感觉更比格高。。。)


                              在这个世界索马,别说是最低限度的锻炼,甚至连被称为剑术的锻炼的东西,也没好好地去做。
                              不管头脑能记着多少,但身体肯定跟不上吧。
                              (译;这已经完全能称为魔法笨蛋了,,,快醒醒你的本职是剑士啊!)


                              ――不过。
                              这是以常人、来说呢。


                              被称为剑神的男人、无视着那全部常识。
                              身体该怎么做。
                              到达顶之至的剑,这个灵魂始终记得。


                              然后索马决定放出的那个,剑闪根本无法比拟的那个。
                              在脑里所描绘的是、曾经所看到过的某流派的奥义。
                              自己将它汲取,磨历到极致――


                              「――呼」


                              ――剣之理・神殺・龍殺・龍神之加護・絶対切断・見識之才:我流・模倣・斬鉄剣!!!
                              (――剣の理・神殺し・龍殺し・龍神の加護・絶対切断・見識の才:我流・模倣・斬鉄剣。/译;漫画这段比小说这段更燃来着,,,啊...好想看漫画熟肉啊,,,反正我在某灰机吧重开公告有申请过,要是能接就好了,,,不管谁都行快来个汉化组接手漫画吧。。。)


                              与尖锐的气息一起挥出的手臂,在脑里所描绘的地方停下。
                              脚的位置、和握着的木棍,都与所描绘一样。
                              那根木棍,理所当然一样,与挥舞之前保持这同样形状。


                              收起回复
                              25楼2018-04-03 13:24
                                感谢翻译(❁´ω`❁)。大大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3 13:37
                                  老总 差点被捉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4-03 13:44
                                    水够就去申请个吧主吧,不然迟早覆盖广告


                                    回复
                                    28楼2018-04-03 13:50
                                      这帖子不知为何,,,顶不上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3 14:0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8-04-03 14:08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3 14: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4-03 16:34
                                              那个事实,如果有从旁边看到了的人的话会感到很奇怪吧。
                                              要说为何,从始动的位置考虑,在那轨道的途中有着巨大的树干啊。
                                              不管怎么想都会撞上去,并且折断吧。


                                              不,说起来的话,连那声音也没有响起……不过。
                                              以索马来看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在他的嘴角上浮着小小地微笑。


                                              「……原来如此」


                                              紧接嘟哝着……以此为信号似的,声音响起。
                                              但是那,并不是从手里的木棍
                                              而是从眼前的巨树、传来。


                                              以此同时,巨大的树动了。
                                              从被斩裂的位置开始,滑动落下。
                                              没错、也就是说,索马仅用木棍,就将那巨大的树木斩断了。


                                              但是索马会浮现笑容,并不是那个理由。
                                              那个理由是,不管几次都会重复同样的事。


                                              「嗯、这样的话……或许我也、能够使用魔法呢」


                                              未拥有技能的索马,甚至将拥有技能的人都不能实现的可能、给实现了。
                                              那么的话,说不定魔法也是一样的事吧。
                                              就是这么回事。


                                              索马想确认的,只有这样而已。
                                              那个方法就是这个,用索马所最擅长的,来以此证明就行。


                                              那几乎是不可能一样,有那种程度的话或许有可能,但只要有这可能性的话就足够了。


                                              「之后就是,要怎样才能使用魔法……嘛、努力调查,试试看吧」


                                              也就是说,要做的事与前世相同。
                                              一味地以那为目标。
                                              仅此而已。


                                              嘛、只是……现在立刻去做,好像有些勉强呢。


                                              「嗯,嘛……要说当然的话也是理所当然呢」

                                              倾斜的巨树,终于落地回响,在一旁倒着。
                                              索马望着那、点头――感觉、视野逐渐歪斜。
                                              就像是被突然切断那样、倒在了那里。


                                              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少女停下来了离开的脚步。
                                              不可能没听见……不应该听到的声音,反射性的肩膀跳动。


                                              「欸……什么声音……?骗人……因为这里可是……」


                                              响起声音也就意味着,有什么使之发生的东西在这的事。


                                              但是这里是魔之森
                                              虽说只是擅自的被命名……不、正因如此、从那边不可能有谁过来才是。
                                              特意侵犯边境的理由之类――


                                              「……嗯,难道、就是那样吗?那样的话……」


                                              不告知的话,这么想的时候,才立马想起自己的状况。
                                              如果被村里知道了的话会发生什么,这是不用想的事。
                                              而且那是非常地、不期望的事。


                                              「话说如此但也不能放着不管……不,还不知道一定会是那样的事」


                                              没错,也许只是偶然树木腐烂倒下了。


                                              嘛果然那只是自我方便的想法吧――


                                              「……总之,先去看看、吧。就算是被发现,只要宴请了的话,总该会有办法的吧……」


                                              那大概是自暴自弃吧。
                                              而且少女会来这里,并不是有什么目的。
                                              而是因为没有什么目的,只能来这了。


                                              被发现的话有可能会被杀,虽是这么想的,但说不定这样也挺好不禁这么想了。
                                              然后看开了的少女,就那样朝声音的方向前进……在那里。
                                              马上发现了,被斩断了的巨木与、在旁倒下的少年。


                                              收起回复
                                              34楼2018-04-03 16:5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4-03 17:14
                                                  虛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4-04 02:12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4-05 21:11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4-05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