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15回复贴,共1

227 王会议:英杰涌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下一章才到威廉然而不知啥时候翻


回复
1楼2018-04-02 01:34
    「噢—噢—,这不是原超级大国尼迪卢克斯大人吗。能请您让开道路吗」

    「开什么玩笑!不过是个无名小国!你想向七王国挑战吗!」
     与青之国尼迪卢克斯撞个正着的是——
    「七王国之间不是也有着高下之分吗……你们和我们没多大差别啦」
     加利亚斯的附属国阿奎塔尼亚。尽管这个国家在地理上被奥斯特贝尔格、加利亚斯以及东方的蛮国包围而不得不成为附属国,但只看国力已经完全超过了桑巴特和圣劳伦斯。是被称为准七王国的众国家之一。
    「怎么回事真吵啊,所以我才讨厌王会议啊。既拘谨苦闷又会莫名激动起来……不觉得真笨吗?嗯?」
     从大马车中探出头部的是尼迪卢克斯自傲的哈斯伯格家的后继人,『青贵子』鲁道夫·雷·哈斯伯格。常伴他左右的侍从,『死神』莱茵贝卡也在一旁。
    「国家地位就当那边高啦。啊啊,美妙的……那、啥,是叫什么国来着?」
    「真是无礼啊青贵子,要我教教你礼仪吗」
     阿奎塔尼亚的人拔出剑。看到他们的动作尼迪卢克斯一方也拔出剑。
    「到底是哪边无礼,阿奎塔尼亚的将领!」
    「不知道名字这一点就叫做无礼啊,『死神』莱茵贝卡阁下」
     带领阿奎塔尼亚队伍的男人拔出极长佩剑的瞬间,在场全员的激情一下被泼了冷水。莱茵贝卡眯起眼睛。
    「这股气势,看来您是『屠龙者』加隆阁下」
    「虽然称为龙但其实不过是条蜥蜴。还不会喷火。在东方大概被当做家畜饲养吧?」
     一瞪就令斗志烟消云散。不过采取了轻微的备战姿势就变成这样。他是作为对抗东方蛮族的防波提而长年战斗在最前线的武男。还参加过与奥斯特贝尔格之间的战斗曾和斯特拉克勒斯交过手。
    「那么,你们要退开?还是不退?」
     尼迪卢克斯一方被加隆的斗气压制。
    「莱茵贝卡,头盔!」
     鲁道夫的声音传来。尼迪卢克斯一方感到惊叹。其中当事者莱茵贝卡最为惊讶。他在命令自己在这里,以『死神』的身份战斗。
    「可以吗?」
    「当然。如果普通请我们让开也不是不能让,但既然被威吓并被小看那就不可能再让了吧。一场小打小闹,只不过会死掉一名大叔而已」
    「……我知道了」
     定下心意的莱茵贝卡拿起部下递来的黑色头盔——
    「那我就蹂躏了」
     戴上头盔,她的视野被黑暗包裹——
    「到此为止!两人收起武器」
     鲜明强烈的声音出声制止。莱茵贝卡在堕入黑暗的一步之前勉强刹住。加隆也收起佩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单膝跪下。
    「加隆,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其他人也被庆典的热闹给带偏了」
     是由于日照的原因吗,看不见突然出现的男人的长相。是因为他刚好背光吧。
    「嘿诶,好像有能讲理的人在啊。你叫什么名字?」
     鲁道夫的反应让莱茵贝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是因为,鲁道夫很少对他人抱有兴趣。展现出想要询问他人姓名这种客气态度的情况,在莱茵贝卡的记忆中只有屈指可数的次数。
    「伽列里乌斯、伽列里乌斯·杜·阿奎塔尼亚。是他们的首领」
     鲁道夫简单点个头打声招呼。看到他的动作伽列里乌斯也点了个头。身为阿奎塔尼亚的王却有着轻易低头的度量。
    「我是鲁道夫·雷·哈斯伯格哦。请多关照哦」
     在这里一旦采取低姿态的动作就会有损国名。先不论鲁道夫是否要考虑到那一点,伽列里乌斯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并不是寻常之辈。
    「那我们就先走了哦,阿奎塔尼亚的伽列里乌斯和……大叔」
    「我叫加隆啊。真是个无礼的小毛孩」
     结果变为了尼迪卢克斯的大马车先行一步,阿奎塔尼亚的众人目送的局势。就算冲突被制止了,这样也会有无法信服的部下吧。即便如此,伽列里乌斯和加隆也深切的认为这是正确选择。
    「那就是『死神』吗。感觉……赢不了啊」
    「确实啊。在深渊蠢动的瞬间,冷汗真是流个不停」
     如果,死神现身了,大概这里会变成血海吧。就算最终能解决死神,事态也已经不会是能划分在打闹范围内的情况了吧。加隆本来是打算探一探死神的虚实因而进行挑拨,而理解到他的目的却差点引起无法挽回的事态的青贵子这个男人——
    「是愚者还是贤者……鲁道夫这个男人也深不见底」
    「确实、是那样啊」
     想要鉴定结果却变得更难判定了。


     先行的尼迪卢克斯一方、
    「哎呀刚才的气氛真是紧张啊。莱茵贝卡没有暴走真是太好了」
    「想让我暴走的可是少爷!」
    「那种事根本无所谓啦——」
     华丽地无视莱茵贝卡的吐槽,鲁道夫从窗户窥视外面。
    「他们是杰物。大概尼迪卢克斯没有在综合意义上超越那两人的将领呢。而现在, 这个国家到处都是那种家伙们。我特意没带马塞兰和杰奎琳,而是带你们来的意义,要好好思考下哦」
     鲁道夫视线的前方并排坐着红、白、黑的年轻人。
    「不能只追赶三贵士的年轻人。得好好理解到一味追赶前人背影的结果就是现在的尼迪卢克斯。好好在这次会议期间鼓起超越前人的干劲并寻找超越他们的方法。会成为很好的刺激哦。特别是这次呢」
     鲁道夫露出微笑。现在,在这个乌尔提奥中各国所拥有的怪物们正齐聚于此。能从中吸收些什么、能从中理解些什么,因此鲁道夫特意不带三贵士而是带来了年轻一代。其意义必须再次确认一遍。


      ○


     红莲女王的面前排列着强壮的男人们。
    「你们理解到我们也是客人了吗?」
     男人们露出了满脸的笑容。站在他们中心的男人披着奢华的毛皮向前迈出一步。他脸上满是轻蔑,看到那副表情位于女王身侧的贝林的脸上隆起了青筋。
    「客人也有高下之分啊,岛国的公主大人」
     男人们发出哄笑。乌尔提奥的市民们也被传染地大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你是说讨伐了七王国的我等地位不够?」
    「桑巴特那种小国,不过只是加利亚斯的附属,一个交易据点而已。不过是毁灭那种国家,别以为那样就能和在我等伟大的劳伦西亚大地根深蒂固的我等相提并论啊小姑娘,历史的深度和你们不同啊!」
     男人沐浴在支持的喝彩声中。看着他那愉快的表情——
    「学到了一课。谢谢你不知名的男人。……贝林,梅德拉特,给他份谢礼」
    「遵命!」「好的好的」
     两名骑士遵从女王的号令上前。先不论贝林,梅德拉特的身形矮小。看到他身形后有人大笑,有人吹口哨调侃,周围产生了嘲笑的漩涡。
    「贝林爵士。我知道你在生气。在这基础上提出请求。……把这些家伙全都交给我解决!」
    「……别大意。中央那个男人可是很习惯战斗」
    「哼,如果只是强壮高大就算强大,我可成不了骑士啊」
     梅德拉特最厌恶的就是对自身的嘲笑。就算身为自己主人的阿波罗尼亚被如何诋毁他的感情都不会有什么大波动,但嘲笑的目标是自己就不同了。特别是对体型的侮辱——
    「得全都杀掉,做什么都行对吧!」
     必须要对方付出相应的价值吧。


      ○


    「这可是做过头了啊丽蒂安大人……再怎么说这个分配也实在不行吧」
     三大巨星齐聚一堂。规格外的热量在周围散开。
     奥斯特贝尔格的大将军『黑金』斯特拉克勒斯,艾斯塔德的笔头将军『烈日』埃尔·席德,以及圣劳伦斯引以为傲的『英雄王』维钦托利。与他们同行的阵容也极其豪华。每一个都是能在普通国家立于顶点的卓越人才。不过三人的存在感超群到令他们显得黯然失色。
    「真是久违喏,肌肉笨蛋和装嫩老头」
    「你变得更老了啊斯特拉克勒斯。差不多要衰老死了吧?」
    「真令人恼火的面孔们。你们相被本大爷杀了吗?」
     只有这里的气氛超越了庆典的空气。每个人都踌躇不敢开口,沉默紧张的空间极其异质。他们的部下也全都保持沉默,忍耐着压溃自身的感觉。只是出现在眼前就有这等压力,如果在战场上作为敌人相遇会是何等的绝望感呢。
    「赶快走吧维钦托利。我差不多想休息了啊」
     悠然在那种气氛中行走,介入三人之间的男人。斯特拉克勒斯和埃尔·席德的表情变化了。斯特拉克勒斯是兴趣,埃尔·席德是——
    「被击溃到那种程度竟然还敢站在本大爷面前吗,弱小的小子啊」
     杀意。认真的杀意让他的部下艾薇拉和迪诺等人,以及斯特拉克勒斯都投去了惊讶的视线。如同正处于战场般的杀意冲动,在远处观望的人都颤抖得脸色发青,甚至还出现了失禁的人。观察情势的男人也,
    「真是夸张啊。要是被那直接针对我只有一定会昏迷的自信啊」
     对直接沐浴那种杀意的男人感到怜悯。就连加利亚斯的百将也无法在那种强度和高浓度的杀意的针对下保持正常吧。如果在战场就能让大军停下,他们有着那种引力。
    「那时受你关照了。我学了一课啊。老实说,我甚至很感谢你」
     就算完全承受下杀意,那个男人也仍在前进。走到埃尔·席德的眼前,剑刃能够触及的范围内后男人停下了。埃尔·席德丝毫不展现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将手放在自己的武器上。他动作的言外之意就是,随时都能斩了你。
    「谢礼就留到战场上。现在的我还赢不了你吗……你就等着吧,我很快就会追上」
     然后他走过了埃尔·席德的身旁。埃尔·席德眯起眼,松开了握住自己武器的手。看到他的动作,迪诺和艾薇拉也放任男人通过。
    「原来如此啊。难怪德西德里奥和赛菲莫赢不了。这就是——」
     黑色男人闯入了三大巨星支配的空间。并且留下了自己的存在感。那般充满杀意的埃尔·席德停住了剑刃。能够理解那个异常事态的人少之又少。然而,那步伐、那姿势,毫无疑问那个男人是,
    「这就是,『黑狼』沃夫吗」
     听众被他那鲜明强烈的气氛所压倒了。只是一瞬间,在仅仅一瞬间,三大巨星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那到底是多么厉害的事情呢——
    「新时代、吗。你在勒紧自己的脖颈啊,维钦托利」
    「希望你感谢我啊。对你来说是最棒的礼物吧?狂战士」
     埃尔·席德裂嘴微笑。从自己手下逃走的小子越冬后力量有了巨大的成长。逃离的目的地是英雄王的领地这一份幸运。让那幸运能够出现的生命力。已经没有质疑的余地。埃尔·席德感谢上天。
    「看来会变成一个好时代啊老不死们」
    「你也是老不死吧……你在笑些什么装嫩老头」
    「不,没什么。我就先走了。各自都得尽量跟上时代啊」
    「你连内心都变成老头喏。老夫仍然在全盛期,不如说现在正是巅峰」
    「连说话方式都变成老头的家伙说什么说。本大爷永远都是最强」
     既有对新时代的袭来感到内心雀跃的巨星,也有对新时代抱有担忧的人。他们的恐怖之处是感情的变化,不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变动全都能将其变成自己的原动力。他们很强。如今也不可置疑的强。而今后他们也会保持强大。半吊子的新时代就会被他们轻易吞没吧。
    「就去碾压一趟吧!」
     最强仍然是这三人。能都动摇他们的牙城的人数仍然是零。


    收起回复
    3楼2018-04-02 01:36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2 01:38
        感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4-02 01:58
          青貴子出場難得沒跟歐派扯上關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2 03: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2 07:45


              回复
              8楼2018-04-02 11:37
                鸡冻的我赶紧去看了下篇的生肉~


                收起回复
                9楼2018-04-02 13:27
                  其他新星都装完逼了,我就想看威廉的逼怎么装


                  回复
                  10楼2018-04-03 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