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称为圣女的魔女吧 关注:427贴子:218
  • 6回复贴,共1

第四话 暖光聚集的地方(4)~(7)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1eyes罪与罚与赎的少女》镇楼。


回复
1楼2018-04-01 23:37
    二楼《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


    回复
    2楼2018-04-01 23:38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4)
      “到街道来后,稍微有点吃惊了。”
      “吃惊?”
      “啊啊。但是,并不坏呢。”

      一边对那些含糊不清的话感到奇怪,阿斯托蕾雅走到了街上。
      从据点那开始延续着相当长的仿佛广场那样的街道,附近的商店并排成列。
      向买家兜售菜品的店主,还有旁边的店传出了颇有气势的卖鱼的呐喊声。
      这些都一并进入耳中。

      “今天许久地从海上带来了晒干品。快看,请尽管用这个价格买’下吧!”
      “阿啦啦,虽然你这么说,但比平时高出的价格我可不会买的哦。”
      “那可是我店里常客的优’惠价哦?比起这边的蔬菜更能饱腹对吧?”
      “吃东西必须要有菜的吧!”
      “啊哈哈,并不对呢。”

      交杂着讲笑的店长们的对话都有种舒畅感,比起阿斯托蕾雅平常去购物的街道更加繁华热闹,能体会到这条街道独有的气质。

      “之前有段时间,因为奇美拉大家都很紧张。现在又变得开朗起来。”
      “那么……就太好了呢。”
      “怎么,说得事不关己似的。”

      虽然被这么指出了,但阿斯托蕾雅难有反应。
      只是擅自不满然后打倒了而已,即使结果上来说是好的,但该有什么反应该有什么话呢。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呢。”
      “诶?”
      “你现在就会明白。”

      伊欧苏说完后,卖鱼的男性突然发现了伊欧苏然后展现了震惊的样子。

      “这不是副队长吗!在干什么呢,到这种地方来!”
      “今天休息呢。”
      “要是休息就请早说啊,给您准备美味佳肴!毕竟多亏副队长的活跃才拯救了这条街……话说,难不成这位小姐!就是和副队长一起战斗的那位吗?”
      “……”

      伊欧苏只是微微笑着,而阿斯托蕾雅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但即便如此那个男性就无比感慨似地两手合掌。

      “晒干品,请拿些晒干品!话说,这该不会,只是两个人一起出来这吗?那么真是打扰了,这样的话,我把这些送去据点吧!”
      “你呀,别抢先了啊!副队长和小姐,我家的野菜非常鲜嫩,夹面包里可是最棒的了!我家也会送些去的。”

      在竞争似的对话着的两位店主间,这次是一个体态良好的女性插话了。

      “你们这些家伙,忘了吗?香酒送菜。稍甜的酒可以吗?”

      一边说着就开启了瓶盖的女性是卖酒的店’家。

      “谢,谢谢……”
      “什么,对这些谢礼感到困扰了吧!确实,要是参观街道的话就不打扰了,也不想这么不识趣。对吧?”
      “什……”
      “确实确实,嘛,玩得开心哦!”
      “会好好向据点提出预约的了!”

      识趣是什么意思!这样,阿斯托蕾雅还没来得及反驳,各位店长就回去了。
      阿斯托蕾雅微微颤抖着,但伊欧苏说着“那么,走吧。”地完全没有动摇。

      (为,为什么这么平静啊……!)

      感觉又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焦急,阿斯托蕾雅于是眉头紧锁。但是感觉要是表现出来自己会后悔的,所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回应道“好吧”。
      感觉伊欧苏是既有规矩又温柔的人。而且对阿斯托蕾雅预想外的事物也一直游刃有余,阿斯托蕾雅越想越生气,虽然这样但旁边的那个人却心情挺好的样子。

      “……感觉,伊欧苏真狡猾。”
      “嗯?”
      “没什么。”

      怎么了,要是被这么问了的话没办法好好说明。
      不过,感觉若是能生于同一时代的话就有更多交流的话题了吧,无法否定自己心中浮现了遗憾的想法。

      (真得,没救他就好了。)

      并不是真得从心底觉得不愿救他。
      只是,感觉很狡猾呢,不能冒出些脏’话啊。
      不过,既然已经将他从濒死状态中救过来了,之后就这么放置在那明明也完全没有问题的。毕竟就算有,也不过感冒那种程度而已。没有做到这点的自己,才引起了如今的状况。不能说是伊欧苏的错。

      (结果,我只是个半吊子而已呢。)

      四百年前,作为取得力量的代价而变得不老不死,那些事不可能就这么一笔勾销。
      伊欧苏他们存在的世界,要是那个时候自己不在的话可能就不能构建出来了。现在笑着度过生活的人仍存在着,真得很让人开心。
      即便如此,虽然知道自己会被世界遗弃为独自一人,但要是变亲密起来,只会让离别更为痛苦。

      “呐。”
      “哇、”
      “……难道,走太久了,累了吗?”

      感觉到异样气氛的阿斯托蕾雅,皱紧了眉。

      “无需担心那些。”
      “那就好,但你很久没走了吧。要是感觉勉强说出来也没关系的。”
      “就算若是我累了,不知道说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不会说的。”

      要是说累了之后,又被抱起来的话,我才不要——其实有着这样的言外之意,阿斯托蕾雅脸颊开始发热了。等等,我在想什么!于是,阿斯托蕾雅慌张地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啊啊,虽然作为一个邀请不太好,稍微靠近饰品店那如何?不需要绕远路的。”

      似乎察觉到阿斯托蕾雅内心的焦虑,伊欧苏继续前行的同时仿佛回忆起了什么那样说道。

      “请便?”

      但是,伊欧苏将可视范围内的饰品店视而不见。而且,他到底要买什么?而且饰品店什么的,对阿斯托蕾雅来说,并不太熟悉。好不容易去一次,在伊欧苏做完他的事之前,我也要慢慢看才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伊欧苏想要去的店,实际上是一个超级闪闪发光的世界。
      装饰有小颗宝石的戒指被精致的台座收纳,感觉那个项链的锁该不会是纯天然的吧,做成花朵形状的别针,要是去触碰了会不会就有花瓣掉落呢。

      (这,这样子的店铺,你还真能一脸平静地进去呢……!?)

      尽是璀璨光辉,对阿斯托蕾雅来说是遥不可及的。
      宛若为了童话中的公主而存在的店铺——不由自主地就这么认为了。

      但是,这时一个疑问油然而生。
      简直就是为了公主准备的店,伊欧苏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似乎之前就已经向店员传达好了要做的事,店员一见到伊欧苏就将其带到屋内深处。

      (……那是什么,好在意啊。)

      即使眼里看着饰品,阿斯托蕾雅也变得十分在意那边,就这样一边等着伊欧苏办完事。微妙地到店员那旁敲侧听,却也不是很懂她的样子。

      “久等了,走吧。”
      “诶诶。”

      拿着小小的纸袋,是心理作用么,总感觉伊欧苏心情很好的样子。
      到底买了什么?在这么想的时候,伊欧苏突然“稍微停一停可以吗”地向阿斯托蕾雅征求意见后便停了下来。然后从纸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条项链。

      “这是用魔石做成的项链。”
      “啊啊,是这样啊。”
      “果然自己加工的话太难了。”

      这条用细绳围住的红色魔石做成的项链,和阿斯托蕾雅持有的那条款式很相像。魔石由于过于坚硬,裁割相当困难。使用了这种设计的话就宛如从前的常见款。(魔石はあまりにも固くカッティングも難しいため、このままのデザインが使用されるのは昔から一般的だった。)

      “店主对这不知名的宝石感觉很不可思议呢。由于是秘密,密藏的品种什么的是他误会了。”

      这么苦笑着的伊欧苏收回了项链,把项链放回盒中又将盒子放入纸袋内。

      “不觉得盒子和袋子麻烦吗?现在戴身上的话,明明就不需要这些包装了。”
      “嘛,虽然是那样啦。事已经做完了,我们现在就去吃肉吧。就离这很近的。”
      “呐,虽然我现在才注意到……在这里,礼节是不是要做得庄重点?”


      饰品店即使从外部外也明显能感觉到高级感。
      而且这个地方,也藏有着与这高级感相当的上品珍宝。
      和最初与小店铺的店主们谈话时的亲切感相比,气氛上有些不同。

      但是,伊欧苏笑了。

      “假如所处街道不同的话气氛也会不同……至于这条街,我觉得和上一条是完全相反类型的。”
      “诶?”
      “原以为你进店后就会明白。我腹部这块已经准备万全了哦。”

      对这种调'戏般的话,阿斯托蕾雅朝伊欧苏的腹部打了一拳。
      但是伊欧苏只是继续笑着,完全没有动。
      【第四话 暖光聚集的场所(4)·完】


      回复
      3楼2018-04-01 23:39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5)
        确实如伊欧苏所说,进店后就能一目了然地感觉到完全不同的气氛。

        “哦,这不是伊欧苏嘛。你不是变得超级有英雄样嘛……这,你刚才是不是对英雄的字眼笑了啊?就这样笑出来好吗?”
        “那也请你不要一边笑着讲出来啊。那边,里头的角落,还空着吧。”
        “哦。虽说已经黎明时分了呢。”

        收银台的豪爽的男性说着“酒却随时能喝呢。”,在伊欧苏下单前就开始往玻璃杯里倒酒了。

        “……你是常客吗?”
        “嘛,这种地方的呢。”
        “话说,这家伙从王都来的第一天带着队长,结果喝酒喝过头了呢,噗噗。可厉害的醉鬼了不是?”
        “停,停。不能再对客人说更多了。”

        对稍微焦急起来的伊欧苏,店主不再多说,大笑起来。

        “伊欧苏……你,意外地是个傻什么呢。”

        虽然没看见到底干了什么才会在酒席上喝过头,但那份焦急已经证明了事实。是喝醉后就哭,还是喝醉后就笑呢?看来能当做笑话说出来的范围,并没有受到军'部处分的样子……至少,不是猥’亵事件吧。
        用手扶额的伊欧苏,小声地嘟囔着“老板”来抗议。

        “哦哦,抱歉抱歉。肉稍微给你增点量。”
        “你觉得这样就能糊弄过去吗?”
        “那,这杯酒也当做赠品吧。”

        一边这么说就已经完全没有抱歉的样子,伊欧苏对这样的老板深叹一气。

        “今天,莫尔加说过要买一部分的单了吧,那就没有什么优惠么?(足らずはモルガにツケてていいって話だから、それ何の得にもならないよ)”
        “那么就对剩下的部分进行优惠吧。反正都暴露了。”
        “老板。”
        “开玩笑的。”

        被这个喋喋不休的人缠着,阿斯托蕾雅催促伊欧苏到离柜台最远的地方坐下。想要靠着什么所以算了靠墙位置,但感觉这个地方很狭窄。

        “喝什么?”
        “……你决定吧。哪个比较合适今天的菜单?”

        因为读不懂菜单,所以才糊弄着让伊欧苏念的。

        “……你才刚大病痊愈,所以还是别叫酒了吧。”
        “叫些酒其实也可以的。”
        “不行。老板,有什么推荐吗?”
        “不要酒的话,首推自然是水。能衬托出肉的味道,很美味的呢。”
        “那,就这么拜托了。”
        “好的。”

        但是对阿斯托蕾雅的选择,伊欧苏显现了似乎稍微遗憾的样子。

        “用水干杯,吗。”

        原来如此,这样确实兴致高不起来。

        “……我其实叫酒也是可以的?”
        “不,那可不行。”
        “因为自己有大病初愈后做过头的前科?”

        对多少带有玩笑成分的话,伊欧苏却保持着笑容脸颊僵住了。
        这个略微奇怪的表情,被拿水过来的老板大笑了一番。(多少からかい調子で言えば、イオスは笑顔のままでも頬をひきつらせていた。少し器用な表情は、水を持ってきたマスターを大笑いさせた。)

        “啊哈哈,小姐是初来吧。所以才想要喝酒,但从白天开始就喝的,真有这种傻’瓜吗?”
        “那老板从白天开始就一言不发拿出酒来,这样好吗?”
        “哦,心情会舒畅的哦?嘛,请些吃些生火腿等一下烤肉吧。”

        尽说玩笑话的老板一边哼着小曲回去了。
        老板放下的生火腿成山堆,水也盛满到极限。

        “还真是生气勃勃的人啊。”
        “走路也像个太阳那样的人?”
        “真得,气势被完全压倒了。”

        一边说着,用玻璃杯干杯起来。
        在反作用下稍微要溢出来了,于是喝了口水,非常爽快呢。

        “好喝。”
        “那就太好了。”
        “伊欧苏的酒也好喝吗?”
        “酒也很好喝哦。嘛,队长也叫我自重些今天顶多只能喝两杯,我下杯也会叫水。并不是说我两三杯就醉这么弱哦。”

        这么交谈的时候入口开了,这次是别的客人进来了。
        客人也同样在老板满口讲着诙谐话时坐下了,然后便有制作好的食物端出来。于是这样慢慢地人正在增加,阿斯托蕾雅感到不可思议。

        “高峰时期,其实是会满座的。虽然今天提早了些时间也看上去不少人了,有时甚至会在外面排起队。所以虽然据点的大家都喜欢这,但休假日不会来呢。”
        “是这样啊。——已经,闻到好香的味道了呢。”
        “嗯。我觉得现在我肚子就这么响起来也不出奇。”

        意外地带着耿直的样子,伊欧苏将生火腿放入嘴中,然后“你也吃吧。很好吃的哦。”地递出食具。

        “多拿点也没事的。”
        “那就行。刚才我一直在东张西望所以没怎么注意生火腿。”
        “请好好注意。”

        反正也会吃下去的,没能说出这句牢骚话——这么想着,阿斯托蕾雅把生火腿放入嘴中。

        “好吃吗?”
        “……诶诶,很好吃。”

        必须要订正之前所想,生火腿就是美味到会让人这么想的程度。
        刚才,没有说出口真得太好了。

        “你,真得很喜欢吃东西呢。”
        “我也,直到最近为止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东西。”

        但是听到此言,伊欧苏轻声笑了。

        “自,自己都不知道,还真是意外啊。”
        “等等,用得着笑成这样吗。”
        “抱歉抱歉,不,感觉你能注意到自己喜欢吃东西这点真得太好了。”

        伊欧苏一边这么说着肩膀一直在颤抖,于是阿斯托蕾雅戳了他一下。

        “但是,伊欧苏你也喜欢吃东西吧。不是都能做料理么。”
        “感觉能让你开心,而且果然你很喜欢。那时,肚子饿……肚子总是饿的人太多了于是自自然然地就会做饭了。”

        那个“肚子经常饿”的其中一个人是自己吗,想要笑却笑不出。
        本来,伊欧苏应该是持有着“森林中救了自己的女性”的认识的,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后不应该会变成“经常肚子饿的人”的。

        “……我会肚子饿全都怪伊欧苏。是伊欧苏的错。”
        “抱歉抱歉。但是,有这些好吃的肉就原谅我吧。”
        “不行的伊欧苏,这个肉不是你的功劳,而是我的功劳。话说回来拜托多放点肉。等会儿还要追加。”

        轻轻地用一只手挡住想要赔礼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被“咚咚咚咚”地排开的大碗和碟子吓到了。
        首先是碗。碗内铺满了大块肉。肉的表面被炭火烤得恰到好处,肉的中央呈半熟状。这种颜色让人食指大动。
        然后又上了一碟,上面放着刺成串儿的肉。虽然没能看到肉里面。不过,恐怕和碗里的肉一样,已经被绝妙地烤过了吧。

        “虽然已经加了调味,要是不够可以再加点食盐,那样也会很美味的哦。”

        但是阿斯托蕾雅仅仅注视着肉,老板的声音已经显得遥远而听不到了。
        然后持有着这份感动,阿斯托蕾雅把肉放进嘴中。肉的美味从舌尖扩展,瞬间充满口中。

        “好吃……!”
        “那就太好了。”
        “伊欧苏也在干什么呢,不快点吃!这个,超好吃的所以在冷下来前快点!”

        要是冷静下来的话就能清楚伊欧苏自然会知道这种程度的事,阿斯托蕾雅其实也心中有数。但是,在这被强烈震撼的这个时候她无法判别出来了。以gachigachi的气势吃着,然后用手拿起肉串。保持着肉串的状态吃了一些,果然肉被绝妙地烤好了,而且,刚烤好的这时候更能品尝到美味。

        “太好了,真得很精神呢。”
        “诶?”
        “在醒过来前,你已经睡了两天。理由也不清不楚。”

        虽然原本想要咽下这些担心的话语,但还是说了出来。
        由于睡着所以不会有“腰好疼啊”“被关着好闲啊”的这类感觉,但若是伊欧苏也这么持续睡了两天的话,阿斯托蕾雅也会很担心。

        “……已经,没问题了。”
        “我知道。倒不如说,要是这个样子还说自己有问题,才会让人感到担心呢。”
        “啊,这样啊。呐,能再来一碗么?”
        “好吧。不用顾虑,会好好支付的。”

        听到伊欧苏答复后,阿斯托蕾雅叫来了老板,有点多了些烤串。
        得到气势很好的回复后,开始吃起了新的烤串。

        “呐,既然这么精神……那等会儿再稍微走一走,也没问题吧?”
        “嗯?虽然是可以啦,去哪?”
        “嘛,离着不远。”

        有什么事要这么含糊不清呢?阿斯托蕾雅思考着,但伊欧苏笑着说“肉,要冷了哦”,结果又继续吃起了肉。

        (嘛,去哪都无所谓就是了。)

        反正我要回到森林里去,等找到谁也没看见的时机就会回去,而今天计划先延迟了。
        这样的话,无论去哪里都完全没有问题的了。
        【第四话 暖光聚集的场所(5)·完】


        回复
        4楼2018-04-01 23:43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6)
          “多谢款待。很好吃呢。”
          “那么小姐,下次请以能喝酒的万全的身体来这。两个人搞垮伊欧苏吧。”

          在阿斯托蕾雅的对面,店主一边收下伊欧苏给的优惠券和款项一边豪爽地笑了起来。
          要是有下次的话……不,不可能有的,于是阿斯托蕾雅用暧昧的笑容以对。

          出店的时看到已经有几位客人在排队等候了,这时才注意到已到午饭时间了。

          “现在才中午饭的时间,稍微有点早,到夜晚前就会肚子饿了吧?”
          “那个你不用担心。今晚也会特别豪华,我想肚子先饿下来才好。”
          “虽然平时就已经觉得很豪华了……有特别菜单么?”

          对于阿斯托蕾雅的提问,伊欧苏只是微微笑着。
          虽然能从他的笑容中解读出肯定的意味,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是什么不能说出口的事吧,这是。)

          难不成是不好意义上的特别菜单。例如说,假如肚子不饿就不可能去吃得下去的菜单之类的,确实那样的话肯定没法说出口。不,即便如此也肯定比四百年前战'中的军’粮好吃。阿斯托蕾雅这样确信着。

          伊欧苏走向人比较少的道路。
          悠闲而平稳的风儿吹拂,听到了和据点稍有区别的鸟儿鸣啭。

          “真和平啊。”
          “啊啊。虽然有奇美拉在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但同样的景色安下心来才会去观赏。似乎能打出哈欠来。”
          “打哈欠可不行。(欠伸しててこけたりしたらだめだからね)”

          制服上沾上沙子的样子可不喜欢。
          一边这么想着阿斯托蕾雅一边说到,请注意点,然后听到了泄气的声音。

          慢慢地离开街道中央,在石阶上前进,登上了阶梯。
          一边想着这到底要干什么呢,中途便有些喘气了。泄气地嘟囔着,决不能输给气息一丝不乱的伊欧苏。平时能飞就不走,恐怕因此肌肉稍微衰退了吧。

          (……明天,要是能不肌肉痛就好了。)

          和受伤不同,即使是不老不死也没法逃避肌肉痛。
          至少就明天就好了,身体能暂时回到年轻时的状态吗——在阿斯托蕾雅这么想着的时候,伊欧苏慢慢地折返了。

          “没问题吧?要休息吗?还是说,这么走果然有点苛刻了?”
          “没,没问题。休息什么的,不用也。”

          虽然这么说,但说话也断断续续地,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而且不管怎样,现在这个地方也不是适合休息的地方。
          但要是说出来的话,没法排除又被抱起来的可能性。那样害羞的事,绝对想要回避掉。在这有可能被人目睹的地方,是绝对要回避掉的选项枝。

          “要是伊欧苏停下来的话,我,先走了。”
          “我明白了,那么,走吧。”

          似乎是想让步伐配合好阿斯托蕾雅的速度,伊欧苏缓步在阿斯托蕾雅的斜后方。已经有所放言的阿斯托蕾雅虽然觉得累了,但仍努力地摆动双脚。
          一段,一段地前进的时候,没有感觉到自己去了多高的地方。但是,有一次往下俯视的时候,就被那连续不断的阶梯数给吓到了。
          虽然要是飞的话是一瞬间就能到达的无需在意的高度,这样子用自己的脚登上就会变得相当费劲——这样子的想法以前是不曾需要的。
          然后笔直往前,再次开始登上一个接着一个的阶梯。
          然后,终于没有了再往上延续的阶梯了。

          “登顶了啊……”
          “辛苦了。”
          “不,不辛苦!”

          虽然反射性地进行订正,但要是气喘吁吁还扶着膝地进行反驳的话,明显毫无说服力。
          但即便如此,也不想向若无其事的伊欧苏表示自己累了。

          “这里……有什么吗?”

          在登顶后的阶梯上,有块稍微比胸口低的石壁,还放着似乎代替椅子当座椅的和代替桌子的大石头。石头是白色,但是毫无会让眼睛感到疼痛的艳色,漂亮的空间。但是周边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其他东西了。
          总而言之想先坐下……一边这么想,发觉在登顶的地方一直站着的伊欧苏,越过了阿斯托蕾雅,就这么笔直地沿着石壁的边际前行。
          然后,他向阿斯托蕾雅招手了。

          “稍微,到这来一下。”

          伊欧苏的头发随风而动,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阿斯托蕾雅一边看着他一边想着,于是按他说的做了。
          就这样和伊欧苏并排在一起,用手触碰着石壁……然后,震惊了。

          “……!”
          “这里,能将街道一览无余哦。”

          是和原本的地形也有关系吧,现在站着的地方比想象中的还要高。而且,似乎能将城内全景尽收眼底。

          “好厉害。”

          虽然是简短而又直接的说辞,但阿斯托蕾雅无法再有他言。
          虽然从高度上来讲比自己平时飞的高度要低。但是,这样子俯视街道还是第一次。未曾所见的光景,阿斯托蕾雅只是一个劲地睁大了眼。

          “走在街道上明明看起来都是些高大的建筑,但从这里看的话却显得如此渺小微型,那真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感觉啊。”
          “你经常来吗?”
          “当班时,想知道街上发生的事就会在这观察。能清楚人的动向和街上气氛,所以变得喜欢上这里了。果然,想要更加知晓自己所保护的街道呢。”

          还有很多完全不知道的事呢,伊欧苏这么一边补充说着,一边俯视着街道。他的表情显得很平静。很容易就想象得出,他很在意这条街道的事吧。

          但是,啊。

          “呐,为什么伊欧苏要来回礼那么多次呢?”

          既然如此中意这条街道,那么还带着东西故意走进森林,不是相当麻烦吗。
          确实要是别人看到阿斯托蕾雅的家的话也不会找到什么生活气息的,只能见到单纯的一间小屋而已。可是若已经来了这么多次,就能想象得出来在那生活确实是可以做到的了。
          而且,再重新想下的话,可能就会出现发生误解的人了吧。(それに、改めて考えれば勘違いする人も出てくるような状況だと思う。)

          “第一次的时候,真得就只是为了还礼才打算前去的。”
          “你说过呢。不过,还礼的话一次就够了不是吗?”
          “嗯。但是,可能这话会惹你生气……我觉得很像。”
          “……很像?”

          伊欧苏持有的理由实在想象不出来,虽然说了出来但仍存有众多疑惑点,阿斯托蕾雅对这句话歪了下头。谁?像什么?在卷成一团的疑惑中等待着伊欧苏的下一句话。

          “最初,虽然很激动地赶我走,但看起来总觉得很寂寞的样子。”
          “诶?”

          不,不对。最初我应该是真心想赶你走的。

          “我也最初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但是回据点后,我终于意识到,我觉得你和小时候的我很像。”
          “我像伊欧苏?”


          回复
          5楼2018-04-01 23:46
            不,不像啊。
            阿斯托蕾雅完全不觉得自己和伊欧苏有相像的地方。

            自己没有伊欧苏那样爱管闲事,也不会好好照顾人。
            自己虽然也像伊欧苏那样,有仰慕自己的部下,但没有能够一同闲聊的上司。
            自己没有伊欧苏那样明确有着想要保护的东西。

            没有在意皱起了眉的阿斯托蕾雅,伊欧苏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三兄弟的末子,只有我一个和长兄们年龄差距较大。长兄们不住家中,而双亲也很少在家。我明白大家都很忙,明白自己不能提出无理的要求。所以我没有抱怨一句话,相反我觉得我要做个乖孩子受到大家的夸奖才行。”
            “……”
            “但是,只有一个人在的家太大了。虽然想听其他人说说话,但我被他们称赞为一个从不说任性话的好孩子,所以我不能再多说些什么。虽然我觉得我不得不这么做,觉得自己必须如此,但实际上并不想这么做,一直都是这种奇怪的心情。”

            我并没有觉得过森林过于广阔。
            因为我觉得想要和其他人毫无关联地生活下去的话就只能住在森林里了。所以,森林肯定就是那个恰到好处的地方了。拜此所赐,在伊欧苏掉下来前,那个地方从未有人接近。
            也并没有想过希望听其他人说说话。要是讲上话的话,就有可能听说到周围对已经与他人所处年份不同的自己的看法了。
            也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去购物。而且时间长了才会记起要去一次。所以和别人说说话之类的,并不是必要的事情。

            一连串的否定不停地在脑海中浮现,但同时,做不到对——自己正在对伊欧苏回答道“确实是呢。”——的这件事装作没注意到。

            真想要赶伊欧苏走的话,明明用魔法就行了。
            没办法否定那些点心好吃的味道所带来的魅力。
            要是将伊欧苏做的东西尽数破坏掉,那他肯定也不会再来了。自己要是真对他生气了的话,肯定能够毫无疑问地实现自己的希望。

            但是,我做不到这些——无论怎么否定自己都好,伊欧苏来的话,自己总会开心起来。

            (……我,真是个半吊子啊。)

            自己最想否定的事,近四百年来的,被年下青年所说的话给说透了。这么想着流露出几丝苦笑。

            “你是为什么住在那儿的呢,我完全不清楚。所以感觉自己确实有多管闲事。但是,正因如此,难不成地,变得在意了起来……”
            “……果然,伊欧苏和我是不同的。伊欧苏,比我聪明得多了。”

            但是,怎么了呢。
            实际上很想和人说说话之类的,虽说如今注意到了这件事,那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呢。
            如果,将自己的事托盘而出的话,伊欧苏仍会一如既往地对待我的吧?
            不,比起这个……被周围剩下了的自己,会被伊欧苏忍耐着吧?

            (不会说的,绝对。)

            让我注意到了这些,谢谢了。
            虽然一直不愿注意到的,但我很开心呢。

            与所想的相反,阿斯托蕾雅紧绷了指尖。
            我,从今往后该怎么办呢?要是想再多说些话的话,就会想在这多打搅一阵子吧。但是自己已上了年纪这件事,终有一日会变得瞒不下去吧。那样的话,在意识到自己想要说更多的话的瞬间,就应该从这离开吧?变成这样的话,什么都没注意到就这么逃回了森林,那该多好。

            “……对不起,果然我说了多余的事。”
            “不是伊欧苏的错哦。只不过,我是笨’蛋而已。”

            只是自己一直对现实视而不见而已。(ずっと現実をみてこなかったツケが回ってきただけだ。)不是伊欧苏的错。
            一边想着,阿斯托蕾雅的手腕力度加大了,她将身体靠上了石壁。
            风从正面吹来,眼睛稍稍眯了起来。将答案就这么抛弃到这里能看到的地方就好了。扭过身子,到石壁那坐下来,阿斯托蕾雅一边想着各种事情。

            “你并不是笨’蛋哦。硬要说的话,感觉是个像傻’瓜一样的烂好人。”
            “结果还不是傻’瓜嘛。”
            “不对哦。比起这个,手,稍微借下好吗?”
            “手?”

            是要拿来干什么,一边想着阿斯托蕾雅径直地将右手伸出。
            也不会到现在才要来握手吧?这么猜想着的时候,伊欧苏用两只手将阿斯托蕾雅的手拉近了看,他注意到手背上的伤已经消失了。

            “手,已经恢复了呢。”
            “毕竟是轻伤。”
            “太好了。”
            “毕竟那是谈不上受伤程度的受伤呢,……啊啊,但若是受伤的话,那也是个理由哦。最初,虽然那么讨厌自己不擅长的包扎,在努力试过包扎后,就开始……感兴趣了。”
            “诶?你会包扎啦?”
            “嗯。”

            一边说着,阿斯托蕾雅将手抽离来看。她发现自己手机上有什么在发光。眨眨眼睛,发觉自己并没有看错,这次将手接近自己的正脸。
            那里穿戴着一只嵌有青钻的戒指。

            “这个”
            “因为,我觉得这个很适合你。虽然那个店里的人说,要是不知道手指的尺寸的话还是放弃为好,不过因为在这附近,戒指有着除魔的意味。”

            饰品什么的,除了魔石的项链外没收过其他。
            作为奖赏得到的,也只会全部用去换钱。但是,正因如此会明白。

            “好,好贵啊。”
            “……希望你别这么说出来。”
            “但是,我也没办法回礼。”
            “我觉得很适合你。和魔石的颜色,是一样的。”

            话指那一头乱发的伊欧苏,罕见地语速很快。
            那个样子和平时不太一样有点奇怪,阿斯托蕾雅稍稍喷了出来。(アストレイアは小さく吹きだした。)

            “……喜欢吗?”
            “嗯。很开心。谢谢你,我会珍惜的。”
            “这样说的话,我也很开心。”

            这个时候,一只鸟带有着其颇有特征的鸣叫声靠近了。
            阿斯托蕾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吓了一跳,那只鸟没有疑迟地突进到伊欧苏面前,然后就在那啪塔啪塔地扇动着翅膀。怎么看这只鸟都在用全身诉说着,自己有事找伊欧苏。
            伊欧苏一边对这只鸟苦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一片肉干给了它。于是那只鸟似乎是做完事了,就这么飞走了。用目光追送着它,就能发现它往的方向似乎是据点那边。

            “真遗憾,似乎差不多到时间了。得到了指令让我们回据点去。那个,是队长的传信。”
            “这样的话……是被说快要迟到了的意思吗?”
            “嗯。等会儿,今晚会有豪华的料理,还记得不?”
            “诶,诶诶。”

            这两件事有关系么?
            对还差一点就解开谜底的阿斯托蕾雅,伊欧苏露出了恶作剧成功似的的表情。

            “是宴会哦。庆祝奇美拉讨伐的。”
            “诶?”
            “那么,主角都一起没回去的话,会被生气的呢。”

            伊欧苏抱起还没将话理解过来的阿斯托蕾雅,就这么从石壁那下去了。他仍是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6)·完】


            回复
            6楼2018-04-01 23:50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7)
              阿斯托蕾雅,对宴会不可能不熟悉。
              特别像祝宴,就是以酒寻乐的宴席……阿斯托蕾雅是这么认为的。
              比起说是庆祝,不如说是沉溺在酒和料理中,阿斯托蕾雅残存着这样的认识。

              所以在回据点的途中,被众多女性围住的情景是完全没想象到的。

              “等,什么!?”
              “欢迎回来,久等了!那么,请让我们帮您更衣!”
              “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虽然伊欧苏看到了阿斯托蕾雅的求助,但他只是浮现出笑容然后“那么,待会儿见”地离开了。

              “不行的,小姐。更衣时要是那位大人在只会碍手碍脚而已。”
              “没错,没错。不如说,要以我们的力量把您打扮地能让人大吃一惊,就请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那么,首先从沐浴开始。很快就烧好水了,请让我们尽全力帮您。”

              在女性和女性和女性的前面,阿斯托蕾雅胆怯了起来。
              什么啊,这是。现在是要开始拷’问吗。
              不过,被抓住手腕引导到沐浴场的期间,只有一个叫喊声是不被需要的。

              “不行,等等,浴池这种程度就请让我一个人进——!!”

              绝对,绝对地,这是最低底线的不能让步。
              阿斯托蕾雅从心底这么呼喊着。而那点终于被承认了。
              个性真强——仅有这点呢。

              在度过被女性们支配的时间时,阿斯托蕾雅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但是原本认为那些话全都和自己没关系——而现在,阿斯托蕾雅的愿望变成了,希望她们能重回与自己无关的话题中。

              “您的皮肤很柔软细腻呢,所以化薄妆会比较好。透些红色那种程度,如何?”

              化妆之类的,人生一次都没试过。

              “您喜欢哪种类型的服饰?无论是漂亮的还是可爱的,这里似乎收集有各式各样的,机会难得试穿下吧。”

              衣服之类的,除了军服或者便宜的私服以外其他都没有穿过。

              “发型就,请问您的意见是?您似乎比较适合散发吗?还是说,扎到一块儿比较好呢?”

              发型之类的,很早起就没在意过了。
              所以,要是让阿斯托蕾雅来说的话只有一句话。全部拜托了,仅此。
              听到此言的女性们欢声上扬,从中阿斯托蕾雅只感觉到“或许要失败了”这样子。阿斯托蕾雅已经,没有任何能做的事了。
              然后在各位准备完成后,阿斯托蕾雅终于又找回了力量。

              酒宴不应该是让人开心的事吗。
              是让人感觉这么累的事吗。
              整装完备,女性们又发出了欢声笑语,阿斯托蕾雅感觉自己的心中也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消耗殆尽了。

              “这样就,能完美地参加祝宴了。”
              “没错,没错。烹饪班也干劲十足,所以请您尽情享受美食吧!”

              明明女性们的声音都是充满着好意的,自己却有种糟白眼的感觉,不过阿斯托蕾雅还是勉勉强强地保持着笑容。
              虽然估计准备时间也花了不少了,但还有一段时间,女性们都走出了宴席场地。阿斯托蕾雅松了一口气。虽然清楚都不是什么坏人,但一起跟着来还是不行的啊。
              但是不一会儿后,一位女性回到了阿斯托蕾雅的身边。

              阿斯托蕾雅本以为她是纳下东西了,但看到她用托盘端着茶,便理解了过来。

              “辛苦您了。”
              “谢谢。喉咙,正好干了呢。”
              “因为小姐您是大人物,大家都很激动呢。”

              对客气地笑着的女性,阿斯托蕾雅以苦笑回应。

              “这也有些点心,请问您要来一点么?”
              “谢谢了。看起来很好吃的烤点心呢。”

              看起来能一口吃掉的大小,似乎是将果实放在大块面团上烤起来的点心。阿斯托蕾雅不清楚详细的名称。不过,从飘过来的黄油的香气中感觉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这是,我家丈夫非常喜欢的点心。”
              “您家主人吗?”
              “诶诶。——小姐您,和伊欧苏大人一起毁灭掉了丈夫的敌人,真得,非常,非常……感谢……”

              对女性断断续续的言语,阿斯托蕾雅理解过来了。
              这个人的丈夫被奇美拉杀’掉了吧。

              一直都没有听说军'队的详细被害情报。
              但是连着一个月都是被害状态的话,出现殉’职者也不出奇。

              “今天的宴会,我丈夫应该也会感到开心吧。骑士是和平的守护者——那是,丈夫的心愿。那个,拜各位的帮的忙而成功了……终于,终于,大家的笑容重现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也感到非常开心。”

              女性说的话,是真心的呢,还是仅为客套话呢,阿斯托蕾雅没法判断出来。
              但是,阿斯托蕾雅仍铭刻着与此情此景相似的记忆。正因如此,她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不过,女性似乎也并不是要求着回答得样子。她说着“我稍后会收拾食具的了”,然后就这么到场地后方离开了。阿斯托蕾雅一边喝着泡茶然后一直看着其关闭的门扉。

              “……确实,要全部都圆满解决,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啊。”

              未曾见过奇美拉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对付方法的。
              就算幸免逃过一劫,伤势严重的话也难以痊愈的吧。不,就是有这种情况出现了,所以刚才那位女性才会这样子说吧。

              (刚才的女性的心中,要是能因吐露了这些话语而稍微舒畅一点的话……那也是挺好的吧……)

              不过,那份恨和后悔不是阿斯托蕾雅能够承受的东西。
              时间,能痊愈伤口的吧——?一边这么思考着,杯中已经空了。
              要是能再尝多一点就好了,这么想的时候门敲响了。

              “请进。”
              “我进来了。”

              那是,伊欧苏的声音。
              本以为是刚才的女性来收拾食具了所以有些紧张,但听到声音后立马放松了下来。
              明明,应该是放松下来了的,但看到现身的伊欧苏后,阿斯托蕾雅整个人定住了。

              “……”
              “嗯,怎么了?”
              “不……是伊欧苏吧?”
              “嗯,是伊欧苏。”

              听声音的话没有不同,这时清楚认识到他真是伊欧苏。
              虽然如此,阿斯托蕾雅认不出,这个人是和白天的时候一起吃肉的人是同一个人。这是礼服吧,比起以前见过的黑色军服,增加了许多精致的刺绣和装饰。比起这些……正所谓的“翩翩君子”的伊欧苏也比平时增加了不少……

              (不对,比平时增加了,什么鬼啊!?)

              到底在想些什么,对摇起头的阿斯托蕾雅,伊欧苏歪了下脑袋。

              “怎么了?”
              “唔嗯,等等。……呐,难道这场宴会是非常盛大的形式吗?我,完全不懂礼仪啊。”
              “啊啊,那个没关系。这种形式,是从最初的镇魂祭开始的。那之后便是不分座次、不讲虚礼地开怀畅饮也是可以的。这件制服,会沾到酒也说不定。”

              伊欧苏耸着肩讲到,然后又嘟囔了句虽然会稍微有些寂寞。

              “不久前,军'队里出现死’者了。”
              “这个,刚才听说了。从递茶过来的,太太那。”
              “这样啊。”

              在关着门的房间内走起路来的伊欧苏就这么笔直地走向窗边,仰视着开始染上茜色的天空。

              “虽然想成就,守护好人民的美谈。但是,我想成为连军'人也能守护好的军'人。光荣牺牲什么的,对留下的人来说只剩悲伤。”
              “……真坚定啊。”
              “光说是不行的,唯有更加努力,即使现实很困难。但是,我一定要做到。”

              将面向窗外的身体转过来,伊欧苏突然歇了口气。对于这样的伊欧苏,阿斯托蕾雅微笑以对。

              “你的话……肯定能行。”
              “你真的这么想吗?”
              “对不这么想的男人我是不会用‘坚定’这种形容词的,我并不会贱卖自己的语言。”
              “那么,为了不让你失望我会努力的。”

              虽然就像一句玩笑话,但却是一句约定。阿斯托蕾雅对此点了下头。

              “但是,请多想想自己的事情。”

              伊欧苏的话没问题的吧。但是想到了另一方面,若将其和过去的自己重合起来的话,这句话语就无论如何都必须说出来。
              伊欧苏稍稍睁大了眼睛,轻轻点了下头,微笑了起来。

              “那么,一同前往吧,这位小姐。”
              “阿拉,要当护花使者吗?”
              “要是你,不讨厌的话。”

              对这些装模作样似的演技台词,二人看着对方的脸,笑了起来。
              【第四话暖光聚集的场所(7)·完】


              回复
              7楼2018-04-02 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