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咒族吧 关注:8,887贴子:13,238
  • 16回复贴,共1
还是把莉芙法格改成莉芙蛙了


回复
1楼2018-04-01 23:12
    我和美亚、卡姆拉、索菲亚等人被尼禄古力夫带到教堂的某个房间,隔着桌子与尼禄古力夫相视而坐。
    总而言之,比起莉芙蛙的事情,我们先向他传达了最具有疑问性的欧肯的事情。
    尼禄古力夫大惊失色。

    「怎、怎么会,欧肯居然……。真是太抱歉了……都怪老朽没有看人的眼光,才导致亚贝尔阁下和美亚阁下置身于危险之中……」

    「没、没有这样的事!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请抬起头来吧!」

    尼禄古力夫好几次地向我和美亚哈腰点头,真是受不了。
    差点就被旁边的克洛伊的眼神杀死了。

    尼禄古力夫似乎也知道,在教会中存在着准备对其他国家发起进攻的过激派。
    据说是另一位大神官、玛利亚斯在暗中进行煽动的结果。
    然而,关于对迪恩拉特王国的拉尔克领下手一事,尼禄古力夫似乎并不知情。
    因为至今为止的行为都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企图做出这么歪门邪道的事情的话,怎么说也不可能熟视无睹了吧,尼禄古力夫愤慨道。

    由于已经判明了尼禄古力夫是友方,所以我打算将之前埋藏的有关玛利亚斯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尼禄必然会为国家而感到耻辱吧。
    而且我也脱不了关系。
    毕竟我插手干涉了利维伊国今后可能涉及到的一件大事。
    所以我认为将这件事一字不漏地传达给尼禄古力夫也是合乎道理的。

    若是尼禄古力夫这样的人格高尚的人的话,即使本国的上层人物被杀死也不会因为心存怨恨而对我求全责备吧。

    「可以暂时地请尼禄古力夫先生以外的人离席吗。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希望让尼禄古力夫先生知道」

    「作为尼禄古力夫大人的随从,我有着常时贴身保护尼禄古力夫大人的义务。和异教的魔术师共处一室什么的,我绝不允许」

    克洛伊中途插嘴。
    这是当然的吧。毕竟克洛伊和欧肯都是同一阵容的人,倘若是尼禄古力夫的监视者的话……在这个状况,肯定会不肯离席。
    怎么说也不可能在克洛伊面前讨论玛利亚斯的事情吧。
    虽然我仍在思考是否应该等待下一次机会,但尼禄古力夫比我先开口了。

    「克洛伊,在外面待着。亚贝尔阁下有话要说」

    「可、可是!我在担心尼禄古力夫的安危啊!」

    「老朽说不用就是不用。亚贝尔阁下是值得信赖的人物。信仰的差异并不是差别对待的原因。利维伊大人也并不希望这样。不要再说这么失礼的话了」

    尼禄古力夫用严厉的口吻批评。

    「……啧!实在是非常抱歉」

    克洛伊向尼禄古力夫低头,心情低落地走出房间。
    紧接着卡姆拉、索菲亚和美亚也陆续离开。所有人出去后,在我用魔术确认了没有人在偷听之后,简述了了从拉尔克领受到玛利亚斯的攻击、到我总算是恢复健康并亲手逮捕了玛利亚斯的过程。

    「居然!那个令我们头痛的玛利亚斯,竟然已经被亚贝尔阁下制服了!」

    尼禄古力夫大吃一惊,并对我表示感谢。

    果然那一连串的事件都是玛利亚斯的单独行动。
    由于作为水神四大神官之首的教皇萨特利亚现在正忙于维持四分五裂的利维拉斯国的治安,尼禄古力夫也担任着保护各地孤儿的工作,所以就忽视了持有过激思想的玛利亚斯。
    四大神官剩下的一人总之就是个奇怪的魔术狂,虽然对拥有庞大知识的利维伊表示浓厚的信仰,但对国政和传播信仰之类的事情都不抱有一丝兴趣,虽然似乎察觉到玛利亚斯的暴行,但却决定放任不管。

    这次混入尼禄古力夫一派的那一伙人的头目,似乎也是玛利亚斯。
    总之就是已经失去了首脑的残党。
    尼禄古力夫曰「假如老朽返回利维拉斯国并向教皇直接上诉的话,这次骚动肯定会逐渐走向结束的吧」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怕这件事还会闹得更大呢」

    「虽然接下来需要进行询问让他逼供,但恐怕欧肯也是因玛利亚斯的命令才与老朽同行的吧……。也就是说,老朽也是完全被玛利亚斯利用了呢」

    尼禄古力夫无力地垂下脖子。

    「……不过这样一来,老朽也没脸去见帕尔加斯村的人们了呢……。让村民们受苦的竟是老朽的同胞什么的……」

    尼禄古力夫难过地讲道。
    毕竟他那么拼命地为村民们看病。
    这份冲击对他来说是不可衡量的。

    「怎么会呢,这完全不是尼禄古力夫先生的错啊!没必要那么烦恼吧」

    「可是,因此事而受苦的人数不胜数……这样下去也许还会出现死者。可恨的玛利亚斯,身为大神官竟然做出这种事……」

    「放心好了!尼禄古力夫先生,这些是我入手的莉芙蛙!」

    我向尼禄古力夫展示了承载着堆积如山的莉芙蛙小瓶的欧特姆。
    欧特姆对我的声音做出反应,跳上桌子。
    放在上面的麻袋摇摆不定。

    「这、这些……哪些是莉芙蛙呢……?」

    尼禄古力夫用困惑的表情盯着袋子。

    「全都是莉芙蛙!总共有五十份!这样所有村人都能痊愈了吧!」

    「全都是!?这里有、五十份!?不、不可能、这种事,难道说……」

    尼禄古力夫似乎大惊失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从袋子里取出莉芙蛙的小瓶,浮现出茫然的表情。

    「老、老老朽是在做梦吗……居然……居然有这么多!居然有这么多莉芙蛙!」

    嘴巴一张一合地,宛如初见瓶子的婴儿般啪塔啪塔地用手触碰小瓶。
    由于兴奋过度,尼禄古力夫差点就从嘴里吐出唾液。

    「哦哦……亚贝尔阁下,简直就和在神话中出现的利维伊大人的使者、天使利维兰一样……!将企图引发扭曲利维伊大人教义的大事件的玛利亚斯的计划防范于未然,而且还将大量的莉芙蛙送来病魔泛滥成灾之地!不,老朽认为只有这个可能!这样的话,就能够拯救被病魔折磨着的村民们……」

    虽然不知道利维兰是个什么东西……恐怕是只在利维伊教的圣典中登场的人物吧。

    尼禄古力夫感慨万千,开始从眼中流出偌大的泪珠。
    在我依然不知所措时,尼禄古力夫握着我的双手。

    「感激不尽,亚贝尔阁下!您是这条村与我国的英雄。不……在不远的将来,肯定会作为这个世界的英雄而名留青史吧!在这里和您相遇真是三生有幸啊!」

    「怎、怎么会呢,您太夸张了!」

    紧接着尼禄古力夫抱着我的肩膀,轻轻地拥抱了我。
    虽然冷不丁地吓了我一跳,但我并不讨厌这样。

    没想到敌对国家的上层人物也会说出这么感人肺腑的话语。
    所以说人永远都不知道人生中会发生什么事。
    不过被这么有威严的人仰慕什么的,真是肉麻得让人惶恐不安啊。

    「真是不好意思呢,年纪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兴奋……」

    尼禄古力夫满脸通红,一边嬉笑一边与我拉开距离。

    「没、没事……」

    我也感觉有点害臊了。
    我们面面相觑,露出腼腆的笑容。

    「我说……说起来,莉芙格拉斯要等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呢?」

    药能不能顺利地完成也是个问题。
    毕竟玛利亚斯的残党仍然潜伏在帕尔加斯村这里。
    也许会用尽手段进行妨碍。

    「若是使用简易术式的话,从现在开始大概到明天正午就能完成了吧!」

    「然后,虽然说出来有点厚脸皮……能教我莉芙格拉斯的制作方法吗……?」

    「嗯、嗯……该怎么说呢,毕竟在利维伊教中也只有一小部分人被传授了做法……。要是亚贝尔阁下也成为老朽的同胞的话,老朽会很乐意地马上手把手教你……」

    果然还是不行吗……。
    说的也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嗯……这、这个还是免了吧……」

    「那真是太可惜了……」

    尼禄古力夫心有遗憾地说完后,又清了清嗓子。

    「……唔姆,不过莉芙格拉斯的做法到底是怎样的来着……老朽也不太记得了呢。偶尔地复习一次,确认一下好了」

    「诶……?」

    尼禄古力夫向我眨了眨眼,恶作剧般地付之一笑。

    「利维伊大人拥有海阔天空般的器量。被规则束缚而有恩不报,肯定会遭报应的吧?」

    「尼、尼禄古力夫先生……!」

    尼禄古力夫的身后仿佛出现了光晕。
    因为过于感动,我的眼角处也终于闪烁出泪光。

    「对克洛伊也要保密哦。那孩子虽然是个好孩子,但脑袋有些许顽固……。虽然这也是她的优点之一……」

    尼禄古力夫高兴地发着牢骚。

    「材料也是能简单集齐的东西吗?」

    「高等曼德拉草的根需要少量呢。虽然这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但并不是能轻易入手的东西呢……。对于利维伊教仪式必须的东西,老朽还带来了多余的分量呢」

    「……原来,是这样啊」

    其实,我打算偷偷地制作莉芙格拉斯并送去给海尔村长。
    听说海尔村长在卧病之前就敌视着利维伊教,因此而没有被送进去医院。
    即使分发莉芙格拉斯也有极高的可能性被搁置在后。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在想,能不能让我来准备海尔村长的莉芙格拉斯呢……」

    海尔村长似乎是被大部分的利维伊教徒讨厌的样子。
    如果尼禄古力夫轻率地伸出援手的话,在现在的微妙的组织状态下,很有可能会失去权威。
    在入手了莉芙蛙的现在,玛利亚斯的残党们很可能打算让尼禄古力夫的威信扫地。

    在意海尔村长的只有尼禄古力夫和他少数的亲信。
    即使不是玛利亚斯的残党,也可能会存在敌视着海尔村长的人。
    将私自贩卖材料之事公之于世的话,他们从中获得的支持也会减少。
    在这种情况下,这应该是他们想极力避免的结果。

    「哦哦!老朽也在思考该怎么办,亚贝尔阁下要是愿意的话,那可真是帮上大忙了!老朽暗中地派人将材料送去给亚贝尔阁下好了。」

    「诶,真、真的可以吗?」

    「毕竟人命关天呐,这是当然的了。利维伊教内部的事情,就交给老朽来办好了。倒不如说,让作为外人的亚贝尔阁下费煞苦心什么的,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没有这样的事……」

    「顺便把多余的几分材料送给你吧。毕竟亚贝尔阁下对莉芙格拉斯颇有兴致呢」

    「这、这可当真!」

    虽然是接受了恩惠,但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太轻浮了……?
    不,虽然我是很高兴啦,但之后就不能拖尼禄古力夫的后腿了。

    「内部的事情就交给老朽解决。不过……请对其他教徒保密哦」

    尼禄古力夫竖起食指莞尔一笑。

    「尼、尼禄古力夫先生……!」


    回复
    2楼2018-04-01 23:13
      真是滴水不漏,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回复
      3楼2018-04-01 23:22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2 01: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2 01:16
            尼禄古力夫 ,真是太強大了。居然能讓男主信任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4-02 06:37
              大概是弄假的配方來害主角吧結果他自己改良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2 13: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2 15:36
                  我怎么感觉女主比男主机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4-02 16:0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2 23:35
                      我带着有色眼镜看感觉怪怪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4-02 23:43
                        普通的的看真的很普通就像教科书那样正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4-02 23:4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3 07:46
                            之后就是装作和蔼可亲,结果被迫弄假成真已经控几不住现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7 10:33
                              7-11比較常見的是紙網袋


                              回复
                              16楼2018-04-08 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