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天空小说网吧 关注:3,700贴子:36,068
  • 3回复贴,共1

1912年1月1日,广州盘福路。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912年1月1日,广州盘福路。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但宽阔的大街之上却依然人来人往,初春的寒意和浓重的夜色似乎并没有把那元旦带来的热闹气氛带来丝毫的影响,两边的商铺连夜开着,门口上挂着的那一盏盏红纸灯笼,把整条盘福路都照得灯火通明。远处海棠寺中传出来的诵经声和人们的喧闹声夹杂在了一起,回荡在夜色之中,俨然一副开元盛世的景象
而在街道的尽头处,一间巨大的中式古宅静静地屹立着,夜色的朦胧再加上它那阴暗的色调,一眼看上去就好像一只睡着的黑色巨兽一般,街上那喧嚣与热闹到了这个路口,仿佛好像感受到这只巨兽的危险一般,畏畏缩缩地主动绕了开去,使得这一片区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古宅的大厅之中,十张太师椅之上,此时正坐着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大厅之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是静静地坐着,不发一言,房顶上那几盏黑木制成的灯笼,缓缓地燃烧着,发出一种忽明忽暗的白光,照在大厅中的人的脸上,使得他们那阴沉得要滴出水来的脸就好像一块石雕一般,看上去有些骇人。
“诸位,今天召集大家来这里。”在漫长的沉寂之后,一把苍老的男声终于是打破了这个有些诡异的场面,坐在正中央那张太师椅上的人咳了两声,清了一下喉咙,开始说话。
“相信,不需老朽解释,诸位也应该知道此行的目的。”
“关于中土之后的政治走势,现在正是最后决绝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
“老朽认为,虽然说西洋在近几十年,在政治和器物之上已经超过了中土的水平,但是以老朽看来,中土几千年来都是以君权至上为治国的方略,孙文此举,未免太过于激烈,不太利于中土的发展。”
话音未落,坐在左边的一个人就开口打断了老人的话,他拨了一下从脖子旁垂下来的辫子,沉声说:“哎,张老爷子这话就中听了。”
“我朝,乃是天朝上国,多年来百姓平安,国力昌盛,岂能是那西洋能够比得上的。”
“再说,若是学习金毛鬼那一套奇淫巧技,我们这些奇人如何立足世间?”
“孙文想建立国民政府,这简直就是背祖弃宗,荒唐至极,轻则劳民伤财,重则动摇国家根基。”
“依我看来,我们应该全力阻止才对。”
“呵呵,动摇国家根基?”这个时候,坐在右边的一个人突然不屑地笑了两声,他把左腿搭在右腿之上,右手拇指拨了拨戴在食指上的黑色戒指,笑着说。
“我倒是觉得未必。”
留辫子的人听到这一句,转头看着说话的人,右拳微微一握,几簇黄白色的火苗立刻从他的指缝之间蹿了起来,但转眼之间又缩了回去。
他冷冷地说:“打铁陈,汝又有什么高见啊?”
那个人冷笑了一声,站起来向着那位老人作了个揖:“呐,张老爷子,不是老陈我不尊重你,但是这些原则性的东西,我不讲清楚不行。”
“依我看来,西洋的技术虽然源于我们中土,但是以之前的鸦片战争来看,无论是船还是火炮,我们都远远不及他们。”
“即使我们奇人的确可以与之抗衡,但奇人始终都是占少数,不足以和大量配备精良的洋兵战斗,这就是为什么要学习西洋技术的原因。你口中的天朝不也在不久前才设了那领事馆,来招待洋人吗?”
“而至于说,你所说的天朝。”说到这里,那被称为打铁陈的人突然伸出右手食指,指着那留辫子的人。
“我就奇怪,你怎么会觉得这个由那些满人在那瞎搞出来的王朝会是天朝大国?”
“满清都已经大势已去了,你还留着条牛鞭挂在脑袋后面,恶不恶心啊?”
“不是我说,咱的御厨大人,怕真是成了满人的狗了。”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有几个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们本来就很看不惯那厨子身上那一股奴性,之前碍于清王朝还处于鼎盛状态,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被挑起了话头,立刻就开始释放自己多年来的憋屈了。
那被称作御厨的人整张脸都气得变了形,他唰地站了起来,两只手猛地拍在太师椅扶手上。
熊。
刹那间,一簇簇黄色的火苗,宛如无数条小蛇一般,以御厨的双手为起点,向着太师椅的各处飞快地侵蚀过去。
只是两三秒的时间,那张太师椅就被烧成了一堆焦炭。
“这种叛逆的话你们居然都可以说得出来?简直就是背逆宗庙!”那人指着那几个笑的人,激动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打铁陈的面前,一手抓着他的衣领,手臂之上火焰升腾,霎时间就把他整只小臂都映成了半透明的黄色,而伴随着火焰的燃起,大厅中的温度也是瞬间开始飙升,转眼间,整个大厅就好像一个大蒸笼一般,就连八仙桌上那一壶茶水,都是冒出了阵阵的白烟。
“哟哟哟,主人被骂了,咱们的狗子升起了喂哈。”打铁陈冷笑一声,淡淡地说。
“尔找死!”御厨咆哮一声,正想出手,但就在这个时候,打铁陈的右手却是突然一伸,指着御厨的咽喉。与此同时,他手上那一只黑色铁戒居然就好像液体一般融化了开来,缠绕在了食指和拇指之上,凝成一截寒光流转的黑色刀刃,死死地抵在御厨的脖子之上。
“来啊,你够丧,你就放火烧我。”打铁陈冷哼一声,手中的刀刃往御厨的脖子抵进了几分:“看看是你把我烧死更快,还是我一刀割断你喉管快。”
气氛顿时就仿佛凝固住了一般,坐在身边的人都坐不住了,除了最开始发话的那一位老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准备情况一旦激化就上去阻止。
咔轰。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一声震耳欲聋的闷雷忽然毫无征兆地在夜空之中炸响,使得众人都是为之一愣。
“在这里搞内杠,你们……都特么当老朽我死了不成?”老者脸色一沉,一拍桌子,只看见电光一闪,那张厚重的八仙桌在老者那一掌之下,居然被生生轰出了一个手掌形状的大洞。
一股无形的威压从老者的身上爆发而出,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这股威压的压迫之下开始发起了抖来,全身的汗毛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御厨深深地吸了口气,把自己的怒气压了回去,对着老者说:“对不起,是予太冲动了。”说完,重新站了回去,但是却反应过来自己的椅子已经被烧成了灰,立刻觉得有些尴尬,只能干咳两声站在那里。
老者哼了一声,又恢复了原本那一副温吞的形象,他挥了挥手:“诸位今天聚在这里,为的不过是统一一下意见并不是来搞内杠的,现在正是变动时期,奇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再搞内杠,恐怕不是太好。”
“所以,还是用那最简单的方法,投票,小数服从多数。”说着,他举起了他的手:“反对国民政府建立的,举手”
一时间,整个大厅有重新陷入了那一种诡异的沉寂之中,除了三个人举手之外,其他的七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
毕竟,这个决定太过于重大,一个决定就可能左右中土之后的发展方向,若是选择不当的话,又将是一个乱世,这个局面,即使他们拥有超于常人的能力,也是无法挽回的。
“诸位,听老朽一句劝。”老人放下手,看了一眼两边的人,长叹了一口气:“不是老朽不赞成改革,但是孙文的做法实在是过激,而且对于帝国的态度过于软化,你们可以去租界那一边看一下,那些洋人根本就是当我们是狗一般地看待,根本就是有损国威。”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仰头看了看外面那黑沉沉的天空,那双充满了沧桑的双眼之中闪过一丝忧虑:“而且,老朽最担心的不是这个,还有一层更加重要的原因。”
“另外一层原因?”
在座的大多数人听到这句都是互相望了望,很是疑惑。
使得国家破碎,社会混乱还不是最重要的?那会是什么呢?
老人伸手,从衣袋之中摸出一个黑色的木盒。
木盒不大,差不多是一个笔盒大小,整个盒子表面呈现青黑色,在灯光的映照之下,盒子上居然浮现出了一条条细小的幽蓝色纹路,随着灯火的忽明忽暗而慢慢地在盒子上游动着,仿佛几条游动的青龙一般,隐隐之间散发出一股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
老人摸了摸木盒的表面,在盒子的侧面不知道按了什么,那个盒子居然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从盒子的顶部开始好像花朵绽放一般,向着四面打了开来,露出了藏在盒子之中的那东西。
青黑色的长方体,此时正立在盒子之中,在长方体之上,一圈圈繁复的幽蓝色光纹不断地变换着形状,时而化为一只只飞禽异兽,围着长方体飞快地奔跑着,时而又是化为无数的奇花异草,缭绕着长方体不断地生长,宛如一幅森罗万象的浮生图,散发出一股蓬勃的生机。
“张老爷子,这个莫非是……”御厨看着那个长方体,双眼之中猛然闪过一抹焰光,向前走了两步:“镇龙柱?”
“算你识货。”老人轻笑一声,拿起那长方体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这个,就是历代皇族掌握着的镇龙柱,可以镇住国家的龙脉和气运。”
“同时,它也可以显示一些征兆,比如说朝代更迭之类的。”
“当年,光绪帝把这个盒子交给我的时候,这玩意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但是,在近一个月来,随着孙文的改革越发激烈,这玩意上的纹路就开始变得异常了起来。”老人长叹了一声,用手指弹了弹那长方体的顶部。
熊。
当手指触碰到镇龙柱的瞬间,整支镇龙柱突然猛地颤抖了一下,原本浮现在其表面的幽蓝色纹路也是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一抹诡异的猩红色,就好像条从九幽之中窜出来的邪龙一般从镇龙柱的底部盘绕而上,直至柱的顶部。
霎时间,那股蓬勃的生机就被那血红散发出来的暴戾、血腥的气息吞噬而去,使得整个大厅之中,都充斥着一种浓重的血腥之气,令在场的众人都不禁倒吸了口寒气。
“居然比昨天又浓了几分。”老人看着镇龙柱,眉头皱了起来,沉声说。
“这……”打铁陈有些吃惊地盯着那一抹血红,拇指有些紧张地拨了拨铁戒:“老爷子,这是预示着什么吗?”
“你问到点上了。”老人摊了摊手,语气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
“自从我第一次见这东西以来,最起码也有两百年,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现象。”
“不过,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就是了。”
众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即便看不出来寓意,但是刚刚那一股恐怖的气息,即便是他们这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狐狸们也感觉后背发凉。
难道真的和孙中山的改革有关系?
改革真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我始终都是觉得吧,孙文的改革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打铁陈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在奇人圈子里面混迹多年,也是知道镇龙柱有这种能力,但是在接触到西方政治和技术时他也是确确实实地感觉到它们比中土先进得多,按理来看应该是没错的。
“毕竟,一个东西存在的时间太久,总会产生或多或少的腐朽,而改革则……”
“哎呀打铁陈,算了吧。”御厨挑了挑眉毛,向着打铁陈露出了一个嘲讽属性max的笑容:“汝这是被西洋妖术给迷了心,回去好好修身养性,过会儿再出来蹦跶吧。”
“我吃……”打铁陈被气得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忍不住想爆粗,但被老人狠狠地瞪了一眼,顿时把后半句咽了回去,无奈地摊在椅子看,和御厨大眼瞪小眼。
“还有没有人反对的?”老人问。
整个大厅都没人回答,显然每一个人都被镇龙柱的异象震惊了,再加上老人的实力和威信,更加是没人敢反对了。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正想开口说话。
哐。
突然间,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在大门处响起,大厅中的人顿时把注意力全部锁定在了大门之上。
“怎么回事?”御厨的脸色顿时一黑,对着坐在左边最后一个人大声说:“喂黑牙佬,汝那老烟枪搞出来的幻术不靠谱啊,咋搞的?”
“不可能!”那个人抖了抖手上那一支发着寒光的黑色烟斗,缓缓地吐出了两个烟圈,半眯的眼睛瞟向门口。
“我来这的时候设了三种幻阵,最外面那种鬼打墙当是警告。
“中间那种是十八层炼狱,精神强度如果没有我们这种水平,进去了不出几分钟就会被吓得猝死。”
“最后那层,我为了保险起见用了饿鬼道,六道轮回最恶心的一个,我弄的时候看了一眼都有些受不了,绝对不可能有人突破进来……”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这一次撞击比上一次还要猛烈了不少,所有人都有些惊讶地看见,那一扇厚得好像装甲车外壳的铁门此时竟是被硬生生地打得凸出了一个拳印。
紧接着,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好像烧鞭炮一般不断地响起,几乎就是两三秒的功夫,那一扇铁门就好像纸片一般被打得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大厅前的石砖上。
“我了个……”黑牙佬那双眯着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开来,看着地上那一扇嵌在地板上的铁门,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
“草尔**保险。”御厨骂了一声,全身上下在一瞬间就化为了一片黄色的光焰向着门口直扑过去。
“全体备战。”老人唰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力一跺右手上的龙头拐杖,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雷鸣,一道道细长的金色闪电宛如无数张牙舞爪的金色小龙一般向着门口方向刺去。剩下的八人都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纷纷向着门**掠而去。
十个人同时出手,一时之间大厅前的院子之中嚟喇爆破之声不绝于耳,金色的闪电,白色的烟雾,夹杂着丝丝黄色的火焰,在院子中肆虐开来,所过之处,那坚硬的花岗石砖都是在转眼之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4-01 11:08
    emmmm,主角还没出来,这些可以后面插入,黄金三章别浪费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4-10 11: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