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轩吧 关注:648贴子:22,692

【有雷】【有雷】这只白毛大狐狸超凶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31 14:03
    晚上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31 14:03
      伪剧本体,因为猫懒,不想写很多有关环境描写的字。


      引子:刘备独坐,一歌姬鼓琴,旁边数人和音。
      刘备心里独白:听曹操说起袁绍,好似一无是处,知曹操将与袁家相争,故对袁家颇有贬低的心思。但还是被曹操蒙了。眼下邺城就自己和孙乾两人。听说下邳已经被曹操拿下,不知道云长翼德两人知道带军北上否?家眷应该在子仲那里,倩倩(甘夫人的小名)她俩(甘夫人和糜夫人)好着,应该在一起吧。
      嫣然:刘使君在想何事?
      刘备(蓦的惊醒):姑娘唱完了。
      嫣然(笑):豫州,奴家刚刚没有唱,只是轻弹了一曲。使君想听什么曲子?
      刘备:姑娘随意。(停顿一下)我明天还要去xx府上,我去休息了。你们如有兴致,自个玩。

      刘备起身走,歌姬和从人收整乐器。
      刘备独白:那妞没有再跟过来,怕是以后不会来搭理我了。也好,清净省心。这个嫣然不知道是袁家哪一个公子的歌姬,袁家几个公子,唉,如果袁绍少几个儿子,这里估计会更强上三分。
      仆从:嫣然姑娘怎没有侍候使君梳洗?
      刘备:她在忙着。我自己来也是一样,其实我不习惯有人给我洗。
      仆从:使君在家时,难道夫人也不与使君梳洗么?
      刘备:其他人我不习惯。
      仆从:使君和夫人真是恩爱啊,望你们早日团聚。小可这些年里没见一个男人能对嫣然姑娘的情意视而不见。
      刘备(笑)独白:我住进来第二日,那妞就问我——是不是男人,我没理她。我不理她几次,她亦不来撩我了。
      刘备:是我老了吧。她在我这里平白耽搁时日,原是何处的美人,还是回去吧。
      仆从:使君说得,尚公子既是舍得嫣然,哪有要回去的理呢?使君思念夫妻情分,嫣然姑娘权当养在府里歌舞也不亏啊。当初尚公子为她赎身,那棵珊瑚树有一人高呢。
      刘备独白:震惊,居然是袁尚府里的人。幸亏我这些日子没有精神理会她。
      引子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31 17:42
        傍晚 xx府门口,车马很多,人很多,人声嘈杂。
        赵云:玄德!
        刘备独白:谁在叫我?自己一向是让人称自己的字,但是在邺城,嗯还有在许的时候,人情复杂,我就没有让人这般称我了。但声音有些陌生又像曾听到过?
        刘备(揉眼,喝多了头昏)
        赵云:刘豫州!玄德!
        仆从一:你在喊谁啊?
        穿着一身白狐裘的人出现,赵云:玄德,我从豫州一路过来,好容易才找着使君。
        刘备独白:子龙是常山人,他怎生说从豫州来?我该怎生称他?
        刘备(拉过人来):你一路上冷不冷?
        赵云:有使君给的狐狸皮,云路上不冷。
        xx府的仆从:这位小兄弟在门口一个时辰了,说要找人,我们。。。

        刘备拉着赵云要上车
        仆从一:使君,此车狭小,我等与客人另寻一辆。
        仆从二(面向xx府的仆从):我家有客人,不知能否借下尊府的车马?
        赵云:不用了,云坐在前边就是了。
        ————————————————————
        车中。仆从一边架车,一边和赵云说话。
        刘备独白:子龙只知我打豫州来,不知我从哪条路来,他们在套他的话,不能,不能。
        刘备:云儿,云儿!
        刘备独白:本来该呼子龙的,他假称打豫州来,我称他在本州的名字,万一让他被打探出来,岂不是害了他。他已经自己说了名,我就呼他名吧。反正我喝醉了,喊得偏了也不算啥事。
        刘备:云儿,这邺城够大的!北面。。!
        赵云:嗯。。。嗯。
        刘备:西面。。。!
        赵云:嗯。。嗯。。
        刘备独白:邺城子龙怕比我熟很多。他和我说话,就不和袁家的人说了。他们也不敢打断我和子龙说话。不过就这样也躲不了多久啊。子龙来找我,要是他真是从豫州来的就好了。这样云长和翼德也快到了。眼下的情景,云长和翼德带人马来,不知会不会被拦在沿途关口,让他们在外边等我的话。。。这个邺城真大。居然还没到!

        ——————————————————————
        仆从:使君,到府了。
        刘备:云儿,这是我现在住的地方。你是先吃些?还是先洗浴?
        赵云:我先洗吧,跑了一路。

        赵云吃饭。
        刘备:云儿,这个丸子是xx馅的,你尝尝。
        赵云:嗯。。嗯。
        刘备:云儿,这个。。。
        赵云:嗯。。
        嫣然:小兄弟,这个。。
        赵云:嗯。。嗯。谢谢姐姐。
        刘备独白:这根本没有机会给子龙说我是怎么来的。

        嫣然:小兄弟。。
        赵云:使君,我有些困了。
        嫣然:我带你去客房。

        刘备独白:这妞不会看上子龙了吧!好像子龙看这妞也是有些不转眼的样子。好吧,这妞生得对得起她的花名,一笑千金。我身上怎么冒汗了。子龙出现的时候,我出了一身汗。车上我又出了一身,这又出汗,不过我今天喝的酒是彻底醒了。

        刘备:嫣然姑娘,我想洗个,你给我看看水好了没?

        嫣然独白:使君叫我给他看看去,呵呵哒,先都是指使我巴不得我离得越远越好。因为我和那个小兄弟聊了会么?那个被使君云儿云儿喊的小兄弟长得真好看,身量又高。像他脸这么好的,长得高的可少,像他长得这么高,脸长得这么好可少。不知道他姓名,一会我去问问他。

        嫣然:你的水好了,要我~
        刘备:不必了。

        刘备独白:这妞走得好快,似乎不对劲。
        刘备往客房走去。

        嫣然换了一身红衣,站在客房门口,正在扣门。
        赵云:姐姐,何事?

        刘备咳了一声。
        嫣然:使君。

        刘备独白:这叫我怎么说呢?我来得及时么?要是我晚一步,这妞把门敲开了,这,这,,这!这温柔乡里怕是招得一干二净,不出事才怪了!
        刘备扣门:云儿,是我。
        赵云(开门):使君,何事?
        刘备(拉过):跟我走。
        赵云:去哪?
        赵云独白:这里好像哪里都是一样吧。

        刘备把赵云抱起来,往自己屋里走。
        赵云独白:这是!这是他喝醉了抱错了人么?我比嫣然重这么多,应该是没有抱错吧。。?要是拉着我走,那可能是错了。还是看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吧。我也有事要跟他说,本来打算慢慢找机会的。。但是被很多人看着呢,真的很不好受,闭眼。平原的时候,大家在一起,云长和翼德和他在一道,平原有人派刺客,他俩保护他,这里应该不会有刺客吧。没有听说玄德有特别的爱好,先看看情况吧。

        嫣然独白:这,这是撞邪了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01 00:24
          愚人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1 00:26
            一路有人照明,刘备走到房间,仆从推开门,退后。嫣然跟进来,将灯烛拨亮。
            刘备独白:这时候我说,我抱错了人,应该来得及。(看了一眼赵云)我要是把人放床上了,就没有回头路了。他来找我的时候,说的是来找刘豫州还是从豫州来找我,我记不清了,他几次要说豫州的事务,给我打断了。他没有去过豫州,袁绍这豫州人不少,他道听途说的露陷就完了。但是他要是说是来找刘豫州的,我抱着他不是害了他么?我抱着的真的是子龙吗?会不会是我喝醉了做梦了,他的声音和以前不一样。他的气息和以前不一样。子龙的话,我应该是抱不动他的吧。我们去徐州的路上,他从马上昏倒了,我扶他,我都撑不住他,还是云长帮忙的。他没有挣开我,应是我没有做错。

            刘备把人放到床上

            嫣然:使君,我要留下么?
            刘备:不用了,一会儿你进出时,响动轻点。
            赵云(睁开眼):使君,这是干嘛?
            刘备:当然是干你啊。
            刘备(贴耳朵轻声):那妞还没走。舍不得她走?
            赵云:我路上听说你是和袁谭来的。这是袁尚的人。
            刘备:我住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在里边了。(提高声音)腰给我抬起来,你压到衣服了。


            嫣然拿了几个瓶子送进来。
            刘备:把帐子放下,你可以休息了。
            嫣然:是的,使君。

            嫣然对着镜子里的花容月貌:我还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了,原来不是我的事。等天回话公子,讨刘豫州欢心这事我办不了。
            ——————————————————
            刘备:你怎么知道她是袁尚的人。
            赵云(笑声):袁熙说的。大约两年前吧,袁尚拿一棵红珊瑚和人换的,因此她还改了一个名——绛树。袁家给你待遇还真够高的。
            刘备(惊愕):你认识袁熙?
            刘备独白:袁熙认识他的话,我告诉他怎么走不也无济事么?不对,袁熙认识他,袁熙的人在邺城的也不少。他怎么会说他从豫州来。
            赵云:看把你吓得。我认得袁熙,袁熙他们又不认得我。你有什么急事要说啊?
            刘备:我们分开的几年里,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记得你的声音不是这样的,你的气味也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说你从豫州来的?
            赵云(郁闷):难道我说我从常山来的?我故意仿着豫州那边声气说话,你没有听出来么?这味是洗浴时候给洗的。我家里和邺城里人认识的有一些,我要从豫州过来,怎么能和以前的一样。我决定来之前,没有用香物了,自然没有味了。这样邺城里就没有人知道我不是豫州来的了,当初平原和我们朝向的朱灵早投曹操了。我还可以把我的年岁报小五六岁,这样更没有人认得出我了。
            刘备独白:到明天,以前就是认识你的人,怕都要怀疑认不认得了。
            刘备:这些年里,你有受过什么伤么?身上有疤么?
            赵云(懵):为什么问这个?
            刘备:万一,不是万一,如果有人,我不会说不上来。我这些年没有受过多少伤,疤还是早些年那些。你如果不记得了,我可以给你说。
            赵云:不必了,你那些我都知道。我这些年啥伤没有。
            赵云独白:我怎么感到太不对劲了,我是不是该回客房去睡,好像我在他房里的时间不是很久,想想他是走的,来的时候真不该闭眼睛。
            刘备: 我从小沛出来。。。走。。。又走。。。又走。。到了平原。。和袁谭从。。快到邺城的时候,听说郑玄也来了,我们又去了元氏,然后就是这里了。
            赵云:哦。我知道了。
            刘备:子龙可一定要记住。明天就有人问你,如果忘了,不要自己想着说,就说你记不得了,不要离开我身边,我来帮你说,我不会让他们带你去审讯的。
            赵云:我记住了。好了,还有什么?
            刘备(轻轻摸头):给我说一遍。
            赵云:。。。。。。好啦,你还有什么要说?
            刘备:没有了。
            赵云:没有了!
            刘备:轻点声。门帘外边不见得没人。
            赵云独白:我能骂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4-01 10:34
              刘备独白:子龙那边好像有些抖,他的情绪好像有些激动,有些气喘的声。我抱他走,他没有挣出来,我解他衣服,他也没有不让,莫非。。这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就算。。我也不算吃亏吧。
              ————————————————————
              赵云:从见面到——到(停顿)说了这么多废话!这些话在车上不能说么,你只要说走了xx(地名)xx(地名)就可以了。我要识不得道路,敢说是豫州来的吗?豫州到徐州到兖州到青州到冀州互相之间怎么走,我都知道。你搞这么大动静,居然只是为了说你是怎么走的!!
              刘备独白:呃,证明我想多了。我被鄙视了(心情好难过)。子龙不会看不起我吧。不会觉得我太笨要远离我吧。呜,好难过。
              刘备:我不知道你识得路,我怕你是一时口快才说从豫州来。我怕袁绍的人发现你不是。
              赵云:袁绍的人发现我不是豫州来的,影响不到你的,你是豫州牧,由朝廷册封的州牧来站队袁绍的,只有你一个。还是曹操的盟友来投,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自称是豫州旧部,就算拿住,根本不会影响你的待遇。
              刘备:我是没有影响,你呢?你一旦被拿住,就完了。
              赵云:他们要拿住我再说。你这样,我才是完了。
              刘备(想钻地洞的声):对不起。我会送你出城的。你家人或者朋友在哪个方位,我送你过去。
              赵云:不必送了,我找得到路。你如果送我,我只怕还得送你回来。你孤零零一个,万一路上失踪了,袁绍找我赔豫州牧刘备,我怎么办?
              刘备:好啊,那我们就在这里。不要乱走。
              赵云:好,你去哪我去哪。我发现你是真没有话要给我说了。
              刘备: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赵云:没有了。本来是有的,但是无所谓了,反正你去哪我去哪。我们还有一些人,一些脸生的跟着我在邺城里边,一些有些和这里人有过朝向的,我让他们在肥邑等着。我们先统一好了,都说是豫州来的。要是像你这样见到才教人记路,一个一个的在床上去背路线(嘻嘻嘻笑声一小串)我睡啦。
              刘备:好的,睡吧。其实我想起,还有一件事。你靠这边来的。(伸手去拉人)
              赵云:别!别过来!
              赵云挪到床边,赵云要滑下去了,赵云抓抓抓抓。。。。没抓住,掉到榻上。
              赵云:我就在下边,使君。
              刘备:我准了你在下边,但你不能把被子都拖下去啊。
              ————————————————————
              被子快速下落,刘备终于抓住一个角。伸手往下边探摸,只感到矮榻上铺满了被子,摸不到里边有人。
              赵云:屋里没有被子么?
              刘备:这间屋就这一条被子,虽然很大一张,但是再大也不够你这么拖啊。
              赵云:那先前嫣然睡哪儿?
              刘备:她一直没在这里。所以这里才只有一床被子。你都裹成蚕茧了。
              刘备把榻上蚕茧一样的赵云搬回来。
              刘备:乖,我不会怎么的,只是明天这样好应付他们一点。。。快好了,不要急。。好啦。

              刘备从赵云脖子边上离开。
              刘备独白:虽然这回是男孩子,但是我印的力道比在小甘小糜身上的力道要大,第二天应该会有痕迹的吧。如果没有,早上再说。

              ——————————————————
              清晨,刘备醒了。赵云还在熟睡。
              刘备:子龙。云云。云儿。
              赵云:zzz
              刘备独白:云长和翼德平原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早就醒了,两个都没有比我起得晚过。这一只睡得好沉,不过睡得好表示他不讨厌我,那就好好睡吧。
              亮光逐渐透进窗户,赵云醒了。刘备装睡。
              赵云醒了一会,赵云:使君。。玄德。。
              刘备:唔。子龙醒了。
              赵云:嗯。但你别叫我子龙。
              刘备:我叫你云儿,我们离开这里了,我再叫你子龙。
              赵云:嗯。
              刘备:我想起来好像有个事情。
              刘备开始在床单上拨弄嫣然拿的瓶子。
              赵云:这是干什么?
              刘备:这是——你不用知道。这个全部交给我来给他们说。
              赵云把刘备的手拉过去咬了一下。
              刘备:兹,你咬破了。

              ————————————————
              客人:刘豫州,听说昨天有人找你。
              刘备:是啊,我在小沛时候,收留了一只白毛狐狸,不过没想到,它长大了——超凶的。
              刘备把手腕翻亮出来。
              客人:是很凶。这么凶,你们哪个在下边啊?
              刘备:这么没轻没重的家伙,你敢不让他在下边吗?

              一只云内心:感觉主公这番对话好像很不妙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1 17:59
                小解说一下,为什么赵云说自己知道几州的道路,刘备立即怂了,说要送赵云回家。
                因为当时没有地图册,大范围地理信息必须有大家族的支撑,对于赵云这边来说,他留在刘备身边,还是离开刘备,在和刘备睡在一起后,两个选项依然存在。什么睡在一起就在一起,对于有实力的家族成员来说,不存在的。
                而且对于当时的大家族的家庭风格来说,离开刘备更为是鼓励行为。刘备的行为类似作死。

                回一楼的内容,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文里刘备和赵云的举动都在作死类。
                当然还有写文的猫。
                愚人节不知所言。


                赵云要给刘备说的话是啥?
                猫也不知道。赵云带人找刘备,准备相当多,肯定不会全部目的就是只为了找刘备在一起。
                和刘备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是赵云行动里可以接受的,但不是理想的,猫觉得赵云当初找刘备,应该有一番与记载行事不一样的预算。但是呢,情况变化,改变量可以接受,于是就是我们看到的活动轨迹了。

                为什么说,两个人跑床上,是刘备先作呢?赵云要找刘备有事情,没有床笫联系的刘备比有联系的刘备更适合,所以赵云不可能拖刘备上床,虽然赵云的力气比刘备大。

                史载:先主与云同床眠卧,看起来好像促进关系,猫眼观之,这是一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1 19:36
                  作死零星小段子,背景同正文。

                  九条命一
                  平原,大家无聊的时候,互相拿生肖取乐,xx是属猪的,哦,原来笨是有原因的啊。xx
                  oo属鸡,哦,原来oo一天臭美是有原因的啊,oo
                  有人问赵云属啥?
                  赵云:我属猫,猫有九条命。
                  。。。。。。
                  九条命二
                  赵云对刘备说道:九条命给你弄没了一半,五条命没了。
                  刘备:这么严重么?
                  赵云:至少四条命。
                  刘备:那就是你还有五条命咯。好好跟着我。
                  。。。
                  九条命三。
                  刘备:子龙,你多的命能不能交给我,由我来保护他们。如果有一天,你只有一条命了,你走吧。
                  。。。。。。
                  九条命四
                  赵云:又有两条命没了。
                  刘备:你没有出门,丢哪了?
                  赵云:我看嫣然在练习跳舞,我跟着跳了跳,本想活动一下。结果被她打了两鞭子,都在同一个地方。好痛。两条命都给痛没了她肯定是故意的,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说我动作不标准。
                  刘备心道:我能说活该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1 22:34
                    我怎么有点看不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1 22:44
                      一个正经梗变歪梗的脑洞。
                      先说正经的,刘备在刘表那里几年,大腿都长肉了,刘备一天上厕所发现自己这个现象,感到荒废。这个小事记载在史书小段子上。

                      客人:刘豫州养的大白狐狸爪子真会抓,爪子印还一圈挺整齐。怎么抓的哩。
                      (拉过赵云的手揉了一阵丢开)
                      来客走了。
                      刘备(安慰):不打紧吧。
                      赵云:他是想看我手上有没有茧。
                      刘备抓过:你手上没有。
                      赵云:是啊,所以袁绍那边不会有疑心了。
                      刘备突然想到一个事。
                      刘备:云儿,你不能理会那个嫣然,不仅是她,这里所有人,你都不能理会。你的腿和普通人不一样。
                      赵云:。。。。
                      猫估计是脑子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1 22:53
                        一句都没看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1 23:39
                          解说一下大环境,刘备在建安五年初跑到袁绍那里,成为吉祥物。
                          赵云让属下背好路线,好冒充刘备的原属人选。
                          袁绍和曹操开打在即,袁绍用来看管吉祥物刘备的人手是有限的,看管一支几百号的吉祥物是不可能。
                          赵云几百号加入刘备,就意味着吉祥物不再是吉祥物。

                          袁谭和袁尚都想成为袁绍的继承人,都在各自拉关系。吉祥物刘备也是被拉拢对象。
                          绛树——嫣然这个角色是套用,绛树是当时真实的一个歌舞伎,被称为当时排名第一的歌舞伎,地位就像现在当红明星一样。古代很多香艳诗词里都有出场。不过刘备在邺城的住所里肯定有袁家送给他的美女。

                          刘备从小沛出发,中途跑过很多地方,从青州平原和袁谭一路来的邺城。刘备的路线与小沛到邺城的主流路线——豫州—兖州—邺城路线完全不同。因为兖州在曹操那里,刘备不可能过。而这是当时路人局意识里的主流路线,除了这条路,80%的人不知道该怎么走。而且小沛到平原也有很多路径,刘备跑路的时候,曹军也在继续攻打豫州徐州地界,刘备跑的路线的记载资料是个迷,是几条路线之中的一条。
                          赵云等等人员要冒充刘备的人员,他们的路线要和刘备的路线基本一致,最多有一两个环节有个村落不同的微小差距。大的路线差距即会被袁绍的人认定为假冒,假冒就是间谍,间谍是可能会死的(能跑掉的当然不算,比如赵云这只有被发现冒充也跑得掉的自信)

                          刘备按照80%的路人局看待赵云来找,怕赵云被袁绍的人发现冒充他的部属,然后被拖出去砍了。想告诉赵云自己怎么走的,让赵云记住,好应付袁绍的人的询问。因为吉祥物的看管严密,刘备觉得找不到地方可以详细告诉赵云。想啊想啊,想到一个只有两个人可以有时间单独聊天的地方——床。

                          美女看上小帅哥的梗,又让刘备担心更加重一把,如果袁家放的美女套路一下赵云。在刘备眼里看来,赵云是要跟着袁家派的美女跑了。


                          对于赵云来说,刘备其实只需要提示几个关键地名就可以。有了关键地名,赵云自然可以排出路线,并且告诉下属。
                          赵云一开始亮明是豫州来,想聊豫州有关话题,是提醒刘备说路线,刘备则是觉得赵云是仓促的随口一说,没有准备路线,或者准备很差。毕竟这个先准备近乎全部路线后再来对应刘备怎么走的能力,在当时来说,很难,刘备认识的人里,可以说全部没有这个能耐。所以刘备不知道赵云有几州全部路线信息,并且可以任意组装路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2 08:59
                            赵云没有问到路线前,是不会公开还有人是一路的。
                            因为路线没有落实,无法统一,提前暴露人员只会是申请穿水。

                            刘备眼里来找的就只有赵云一个人,他要保护的只需保护赵云一个。
                            床的主流功用是睡觉的,不是聊天。两个人在床上,99·99的认定都不是畅谈人生。
                            隐藏好处就是赵云背不住刘备的路线,刘备也可以用——这是我的人,你们不许带走的撒泼耍赖的方式保护住赵云。
                            但是对于赵云这种本来曝光都可以跑掉的来说,刘备这个床伴保护政策就坑得一比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2 09:12
                              继续作死。
                              刘备带赵云出门,见赵云在车上翻找。
                              刘备:你找啥?
                              赵云:我上车前,嫣然说车上放得有东西。
                              刘备:别找了。
                              赵云:我好奇。

                              找到了。

                              赵云:真的有啊。我今后简直无法直视车了。
                              刘备:所以我叫你别找的。

                              赵云:一开始人还说车小,坐不下两人,还是同一辆车,吱吱吱吱吱。
                              刘备:有这么好笑么?

                              赵云:我好像听你对人说,我很凶?
                              刘备:你确实是。
                              车里温度急下,赵云:有人好像说我欠调教?
                              刘备:我说,我们最好对外统一一下攻受,按说,我是主公。(周围空气立即处于结冰状态)你说了算,(气温稍微升高了一点)反正都是蒙混他们的,我都不吃亏。
                              赵云:但我感觉怎么都是我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2 11:31
                                下车了,赵云不动,刘备只有自己先下去。
                                刘备:云儿,扶着我。
                                赵云下车。不留神的小滑一下,刘备鼻子被擦碰到,流鼻血了。
                                赵云:使君,是云儿不好。
                                刘备:不打紧
                                孙乾目瞪口呆,转瞬恢复正常。
                                有人问:公佑,他们是。
                                孙乾:玄德公一直很宠他今天是意外。(他喵的这是怎么回事,估计有大事,帮忙盖一盖吧)


                                刘备:有必要这样么?
                                赵云:有必要。不然我一路的人不知道情况。

                                刘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2 13:53
                                  无极限作死

                                  刘备拉着赵云跑出来,路上围绕的人太多,刘备又抓住赵云的手不放,因而绊倒不少人。连推带拽的出了人群,刘备觉得呼吸都通顺多了。
                                  听到赵云说:“嫣然还在里边呢。”
                                  刘备道:“管她的,她是这的老手了,让她自个回吧。那些人看起来像要吃人一样,你居然一点不怕。”
                                  “全是战五不到的渣渣,怕个毛。我要是乐意,只要片刻,立即可以让他们跑得精光,没跑的全趴软下来。”
                                  刘备道:“有些人身份可不低”
                                  赵云接道:“袁绍不在就没事。”
                                  刘备摇摇头,看着赵云混着丝绳半散的头发,面颊上妖娆的花纹,心道这只大白毛狐狸越来越不乖了。
                                  ——回到之前。

                                  有人拿了一份请帖。邀请刘备带上府里的人一道去参加一个聚会。
                                  刘备:带多少人啊?
                                  刘备看着送贴的人,是一家的主人,心道送帖子不用他亲自来吧。
                                  送帖人:带得当然是越多越好。有不明白的,可以问嫣然姑娘嘛。送帖人朝刘备挤挤眼。
                                  刘备哦的应下来。还是忍不住问了,“为何要你亲自来一趟。”
                                  “这个帖,我们都是这样送的。”


                                  嫣然拿过请帖,道:“就是去玩一会儿。不过要化妆的。使君带几位去?”
                                  从嫣然的话音里,听到几分旖旎,刘备本打算推却。赵云跳过来,“好玩么?”
                                  “好玩。”嫣然道。

                                  刘备道:“好吧,我们三个去。”
                                  嫣然:好,我来上妆。

                                  画好了,嫣然拉着赵云,到处招呼:看,怎么样?我画的。
                                  一片好好好。
                                  刘备:“真的好么?我都看不出是谁了。”
                                  赵云:“怎么看不出来,明明就是我。”
                                  刘备心道,这在对着镜子说瞎话。不是这些天一直见着赵云,眼前这位眉毛连在一起,眼角快飘到耳朵,脸颊上还有一道说不清是字符或是花络的人,自己这些天和他朝夕相对,只隐隐可以看到有几分原貌的影子。

                                  刘备暗叹一口气,这是用假面来逃避现在的处境么?陆续来了数百人称是自己部曲,袁绍已经答应自己回豫州和原部汇合了。没几天了,让他疯一下算啦。

                                  到了,嫣然伸手挽住刘备,“使君,我们进去吧,云儿,你就在外边。”
                                  刘备:“不,云儿和我进去,你在这里。”
                                  刘备见此处,聚着各家来的姬妾娈童。刘备拉过赵云,走了进去。
                                  临走,刘备听到嫣然说了一句:“使君当真留我在这?”
                                  刘备:“你也可以回去。”

                                  刘备走了进去。
                                  有乐人靠过来,“嫣然姑娘,你新家的这位好像不懂行情的样子,你没有给他们说,带进去的是互相换人的。”
                                  嫣然:“人家有人家的玩法,他们就没有分开过。”
                                  乐人:“那你可够了。好在有尚公子给你撑着。对了,你给那娃儿标的什么价?”
                                  嫣然:“我自然是随缘啦,什么价找刘使君商量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3 00:00
                                    暖贴


                                    回复
                                    19楼2018-04-03 07:40
                                      嫣然:“听说你带了一个小家伙,在这么?给我瞧瞧。”
                                      乐人指了一个聚着角落:“在那。不过不及你那个。只有眼下的颜色能哄得人,我估计他不到十六就不行了,男孩子残得太快了。你那个多大?”
                                      嫣然:“刚及冠。算年龄大的了。”
                                      乐人:“我看再过三年,如果胡须长得慢的话,再过五年他都不会怎么变。”
                                      嫣然:“哦。里边出来唤人了,看来行情还挺好。”
                                      乐人:“好一阵都是我们这些人,这来了一个新的,何况货色又好。他太高了点,如果低一尺左右,那就真的是极品了。扮个绝色美女都没有人看得出来。”
                                      嫣然:“有点意思。哪天我扮出来带给你们瞧瞧。”
                                      “主家叫我了,告辞。”
                                      ————————
                                      回转刘备和赵云
                                      刘备:“你以前来过?”
                                      赵云:“没有,以前听说过。我哥在世的时候,我要是溜着去的话,会被打断腿,我哥去了,家里各种事情没有断过,哪有空。”
                                      刘备:“有的人先前看上去有模有样的,我没进去之前,还不知道有些人到底是人还是鬼,袁绍这里居然聚有这么多!”
                                      赵云:“物以类聚,曹操那里亦是差不多的都是。他们眼里,我们才是异常的。”
                                      刘备:“我们确实也不正常。”
                                      赵云:“但是比他们好点。而且我们不正常也在在他们这里才不正常。他们是一直没有正常的时候。就是有正常的人在里边,也会被逼疯的。不然你干嘛从许出来?”
                                      刘备:“我不知道我算什么人,只是觉得这苍天就算重立,也不该是这幅景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3 16:54
                                        送帖子的那位又来了,刘备没好气的说:“你那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送帖人言道:“刘豫州,我这是为你好,你家那只大白狐狸在你面前完全是恃宠生娇,飞扬跋扈。。。”
                                        刘备只那人每说一个词,背心就出一大粒冷汗,冷汗连连。心道,嫣然又在给赵云化妆,随时可能画好了出来。听到有人说他的坏话,自己就惨了。
                                        刘备道:“好啦,你别说了。”
                                        送帖人道:“是不用说了,你死拽他不放,只剩下被咬得更凶的份了。你做个要卖他的架势出来,吓吓他,让他有个怕觉,信不他立即会收敛自己的性子。这下只有上天了。说起来,你家这只,除了长得可爱,其他可以说没啥优点了。”
                                        刘备道:“其实他除了性子不大好外,其他可以说没啥缺点了。”
                                        嫣然‘噗’的笑起来,“好像这个优点够了。”
                                        刘备问道:“云儿在干嘛?”
                                        嫣然道:“正在拆他收到的情书。”
                                        送帖人:“刘玄德你看看,多猖狂。”

                                        正在看信的赵云,脸上的妆没有昨日那般妖异。听到有人进来,赵云继续看信件,没有作理会。
                                        送帖人侧头看着刘备。
                                        刘备:“云儿。你认得全么?”
                                        赵云:“有些字不怎么认得住,你帮忙瞧瞧吧。”
                                        刘备:“我叫你多看看书,你就是贪玩。玩就玩吧,我觉得你还是七八年前可爱,那时你还爱学,我说的事,你都愿意听。这几年越来越不乖了。以前是乖乖的裹在皮袍子里就是一只大号的白毛狐狸,长大了成精了。”
                                        赵云:“难道我能不长大么?”
                                        刘备:“长大了,你也是我一个人的。记住了。出去玩可以,别忘了自个。”
                                        赵云:“我记住了——你是我一个人的。主公,我记得一个字不差哦~”

                                        余下两人一齐暗道:这俩没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3 20:57
                                          刘备迷迷糊糊的醒来,闻到一股香甜的气息,手不由往那边顺过去,忽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张清俊的少年的面孔。刘备浑身一激灵,手立即缩回来,那边是子龙呃,好在还碰到人,刘备心里暗道好险。。

                                          他想了想,想来应该是气味的问题,嫣然那丫头把自己的香粉还是什么的,都往赵云脸上身上弄,这一位又是全盘收下。
                                          “我的将军,却只能在我的床上。”刘备忽的觉得很是讽刺。隐约间瞧见赵云手在外边,刘备爬起来给他盖好。这一起来才发现,那边岂止一只爪子在外边。
                                          屋里烘着暖炉,赵云斜着半边身子都在外边,刘备把他塞回被子里,触到的身体倒是热的,把那边的被子折好,刘备有种自己成了老妈的感觉。

                                          用手滑过头发,香气从发根和后颈透出来,果然和嫣然那妞用的是一个气味。

                                          指尖划过的皮肤与第一晚差不多,想来分开的几年里,他的日子至少过得不错。刘备想。

                                          刘备回想这些日子,赵云一起来的同伴那些,赵云一边说自己闲得无事,一边把同伴的形貌性情等等信息告知刘备,所以碰头时候,互相像真个失散又汇合的君臣一般。
                                          来人的大体路径几乎一致,让先时袁绍那最后几个疑惑的人也放弃了。
                                          赵云有时候也跟着刘备,要去同伴那里转悠,刘备先怕走了风声出事,赵云说,他不露面才是要出事。果然赵云一道和他们打招呼,来的同伴行色不变。刘备转念一想,太反常的事,反而提醒了大家别有隐情莫要暴露吧,像孙乾,不是好像一副知道自己有个叫‘云儿’的人的样子么。

                                          十二岁左右被自己收留后一直在自己身边快八年,路上追随自己的时候掉了队的云儿。
                                          这故事给人说多了,刘备觉得自己都信了。

                                          如果是真的,自己那时遇到这么一只小可怜,可能会收留吧。不过这个家伙能够跟到邺城来么?
                                          刘备不禁苦笑。
                                          不可能,云长翼德都没有想到要来这里。公佑是自己先前让他来联络的。其他人就是想到,只怕都没有能耐寻过来吧。当然里边有子龙,他能不走都可以说出来路上的一切,走一趟完全没有问题。
                                          如果是自己收留他,可能除了这张面孔仍然是这样,其余他有的的都不会再有,这张面孔也是他的,是他父母是上苍给他的。

                                          要是他哥哥活着,看到他在这里,自己怕要被打死吧。刘备想。

                                          在徐州,赵云告诉自己,他要回常山去。
                                          “为什么你跟我们来徐州?我们是来曹操军交战的,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刘备问。
                                          赵云道:“我已经答应了要来的。如果回去了,不是让你们很孤单么?”
                                          救援徐州的陶谦,当时的青州刺史田楷去岁已经救过一次。这一次,他不想再救。我是要去的,子龙说他和我一路。最后议定我和子龙去。尚未出征,他哥哥离世的消息来了,他没有说,直到我们解了徐州之围,才告诉我——他要回家。

                                          在青州的子龙,还是现在的子龙,哪个才是他呢?前边的子龙,好单纯的样子。单纯的锋锐,单纯的求问,单纯的展露,还有那单纯的善良,那时候他才十八岁,是很单纯的年龄。过了七八年了,是该长大了,一上来就是给我撒谎。

                                          第一次见到子龙,是伯珪那里。那时候他喝醉了,他对我说,一人一天往东边走,东边的一户人家邀请他作客,如果他不是往东边走,是往西边走,一边的主人也邀请他,那么他是哪家的朋友呢?
                                          他是喝醉了,不喝醉不会这么说。我说,我以前和你一样,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答案,只是我后来我不管如果是怎么样,我想的只有现在和以后,希望对你有帮助。

                                          伯珪似乎知道子龙这些七七八八的小想法,伯珪也知道我喜欢这个小小的家伙。
                                          他说,他让子龙带队青州的骑兵,在管人的方面,可能需要我帮一把。他说他知道我会帮他。
                                          我知道,他让子龙管,是因为以前刘虞不准他行动的事情压得他心情不好受。
                                          他说,不是那个缘由,他说赵云待不久,把他派到青州,离开他乡里,他才不得不努力施展。
                                          伯珪给我说,赵云来他这里之前,肯定在军旅待过,那里待他是倾心相待,所以他才年纪轻轻,有一身带骑兵队伍的本事。不过他早打探过,不是袁绍那边的。
                                          我道,难道是董卓那边的人。
                                          伯珪乐了,说我联想丰富。不管赵云是哪来的,现在到了这里,派得上一阵用场,不使白不使。
                                          伯珪让我别对子龙太好——‘他肯定不缺对他好的人,一直不缺。’伯珪说道。

                                          我对子龙友善,其他人是不是对他很好,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子龙不会对人如对我这么好。
                                          他还在我身边,简直是奇迹。
                                          我想,除了我,他不会别人身旁睡得沉静。

                                          天亮了,按照以前,他快醒了。我试着隔着被子搭在他肩上,果然他眉毛先动了一下,然后睁眼,他说:“你醒了。”
                                          我道:“刚醒。”
                                          他又闭上眼睛。“还早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05 19:26
                                            刘备起来,赵云仍然趴着。刘备看过上去,觉得眼前赖床的这只,年龄再说小两岁都可以,从俯视的角度看过去有种比当初交往时还幼小的既视感。
                                            当初乖巧的那个,和现在这个不时任性的这个,哪个是本人呢?就算本人是任性的这个人,相比自己带给他的处境而言,他现在的任性似乎不过分。
                                            哪怕以后他就是这个脾气了,似乎也不是问题。刘备想。

                                            赵云睁开眼睛,见刘备在看自个。赵云:“你起得这么早。”
                                            刘备:“是你起得晚吧。云长翼德他们都起得比我早。”
                                            赵云:“不会吧,我在家都是这个时候起来。”
                                            刘备:“好,是我起得太早了。再说啦,我要不早点起来,你在里边怎么下床?”刘备暗道:除了第一晚,你在外边,后边的时候,你一爬上床就吱溜滚到里边去了。(按照以前的床的布局,睡外边的那一只要照顾睡里边的一只。)

                                            赵云:“嗷。”伸展。“我醒来,见你在想什么,想什么?”
                                            “我在想,袁绍说拨一营给我们,我想我们可以出城了。还有我想到伯珪了。”
                                            “唔?”
                                            “伯珪曾说,你很喜欢玩,我觉得这近一个月,好像你的一场游戏。”
                                            赵云眯上眼睛,靠近。“还有呢?”
                                            刘备:“我们往豫州过去,会和曹操对上。这可不是玩了。”刘备搂过靠过来的赵云。
                                            赵云:“你怕曹操?”
                                            刘备:“我怕就不在这里了。”
                                            赵云:“一样。我怕曹操,那还来找你?”
                                            刘备:“去徐州的路上,你就昏了。”
                                            赵云:“那是那天我没吃多少东西。给徐州送援兵的消息,还是我带人冲过去的。”

                                            刘备看着赵云信心十足的样子,不认识的人果断会认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刘备当然知道赵云和曹操军交过手。自己也和曹操军交战过,除了曹操,曹军其他人,自己是不怕。赵云的胆子感觉比自己还要大。
                                            刘备:“还是小心点,别太得意了。万一落到曹军手上,你就惨了。”
                                            赵云:“放心,只会曹军落到我手上的。”
                                            刘备:“好啦,这里你还可以安全的玩几天,如果你当以后也是在玩,小心一些的玩。”
                                            赵云:“那就是说,我现在还可以使劲玩?”
                                            刘备:“你开心就好。对了,你不要弄得和嫣然一个味。”
                                            赵云:“不是才说‘我开心就好’么?难道你舍不得那妞了?”
                                            “好吧。你开心就好。你乐意玩到啥时候我就陪你到啥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5 22:04
                                              刘备有些后悔早上说的话了。
                                              嫣然又来给赵云化妆,化了擦走,接着再画,又喊人搬来一个箱子,刘备看到里边拿出来的各种发髻,直接黑线了。
                                              统统给我走开!走开!假发扔走!梳子扔走!粉饼扔走!。。。人也给我走开!云儿给我回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备喝问。
                                              赵云:“你不是说我随便玩么?”
                                              刘备:“你知道你在玩啥吗?你家把你养大,给你延请名师,送你出去游学,是希望你这样么?”
                                              赵云:“这和我先前不是差不多么?”
                                              刘备:“差不多?我告诉你,差很多!你敢扮成女人,我就敢上了你!反正以后时间很长,我们不止这些天。你自己先好好考虑。”
                                              赵云:“谁说我要扮成女人的?”
                                              刘备:“你在逗我么?我老婆都接了两个了。这些男人需要吗?”刘备从地上拿起一支碎流苏的钗子。
                                              “给我洗掉。”刘备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赵云跑到镜子面前坐着。
                                              刘备再次令他去洗。
                                              赵云:“我这根本不用。”赵云转过身来,面对着刘备,说道:“我看我现在的样子和你想的事情不搭界。”
                                              刘备揪住他脑袋,“你看看你现在哪点还看得出是你?”
                                              赵云睁开大眼睛看着处于暴走边缘的某位。“你说我如果一直像现在这样子,你想上我?”
                                              刘备一口应道:“是。”
                                              “我以前就是这个模样的。你从前对我好,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当我是兄弟?”
                                              呃,刘备不由一愣,转瞬间他算是明白赵云这些时日里闲得无聊地干嘛了。
                                              刘备把镜子扔出去,拿过帕子在赵云唇上擦了擦,把上边的红痕给他瞧。“你以前会是这样?别去看镜子,镜子会骗人的。我要想上你,你还下得了床!”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下不了床?”
                                              “是个雏就别装妖精。”
                                              “你才别装。”
                                              “对付你这个没经验的家伙,至少怎么对付女人我会,比起你来说够了。所以你别扮成女人来考验我。赵云,你这是在钓鱼,知道吗?”
                                              “把人打昏的经验,我也有不少,虽然你没有试过。”
                                              看来是不死到临头真个不知道厉害或者是嘴硬。
                                              刘备突然伸手下去抓住,稍微用了一点点力。
                                              “痛!放开。”
                                              “不是打昏人的经验很多么?我倒看看,你现在打个试试?”
                                              “你给我放——嗷呜!”
                                              “去洗了!”

                                              ————————————————
                                              嫣然:“云儿怎么哭了?他不是很让着你的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5 23:09
                                                丢硬币看老天怎么安排一只备,结果老天赞同揍一顿。

                                                问了一个是刘备迷的猫友虽然是游戏迷上的。得知刘备的老婆还丢在豫州,不知道被曹操抓走还是被大舅子救出来的状态。。。表示狠狠揍一顿,居然敢背着老娘找野男人(原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6 13:23
                                                  刘备去袁绍处落实城外驻所,要走前,看到赵云在摆弄一些草枝,嫣然跑来跑去的拿诸如剪子锉刀研钵一类工具。
                                                  刘备问:“在制香?”
                                                  赵云嗯了一声,说要制点好让人起得早的香。
                                                  嫣然在边上,“云儿兄弟,教教姐姐怎么制的。”
                                                  “制点赶虫子的,我们要走了。要是你”刘备本想说话时,拨一下赵云的脑袋,被赵云闪过。
                                                  刘备心里暗道:这是生气了么?好像是有些生气了。
                                                  “要是你不胡闹,早些这么乖乖的在家制香——”刘备话没有说完。赵云起来走到一边去了。
                                                  嫣然道:“使君,到晚上再多哄哄吧。早儿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了,现在他正不气着,我们问他也不说。”
                                                  刘备心道:没有你们这些起哄唯恐不乱的主,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有没有打他主意上边去。心里这般想着但还不能表露出来,刘备随口说了句,“看着今儿他做了些啥,我回来给我说。”

                                                  刘备走了。

                                                  仆从说道:“嫣然姑娘,你可坏规矩,我们打赌,你说刘备会哄他,我说会再教训他。你去给刘备说,要多哄哄。”
                                                  嫣然:“哦,我不说,难道他就不哄了?”
                                                  仆从:“当然不是,我亦没有在乎这点彩金,姑娘开个心就好。”
                                                  嫣然:“说得怪甜的。有什么事?”
                                                  “没事,姑娘多看我几眼就好。”
                                                  “有趣,你一月才多少?”
                                                  “我家倒不在乎这点。”
                                                  “你不是”
                                                  “我也是尚公子使我来的,姑娘见得人物多,不是大人就是美人,我这种估计留不了心,谁叫爹妈不给我生得好一点呢。听说姑娘要来这里,我还托了人,才来到呢。”
                                                  “哈哈哈。你这太好笑了吧。那你说,你能娶我么?”
                                                  “这——我和”
                                                  “算啦吧。你养不起我的。我除了丝竹和粉黛,其他什么都不会。要裁剪要饮食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们看都不看你。你跟着转——”
                                                  “我也没亏啊。去岁里我本来打算要去学制香的,公子就派我过来,本来我想只要跟定刘豫州了,不学也罢。不想他喜欢男人。不过云儿居然会,我就当这里是学了一份手艺了。”

                                                  刘备回来。嫣然给他说:“云儿别的没有做,只是拿了一床被子去屋里。”
                                                  “这是和我分开么?”
                                                  “我可没说。”

                                                  好吧,多哄哄。刘备想。
                                                  转念又一想,其实不哄也可以吧。反正自己没有打他什么不该打的主意。时间久了,他自然知道。如果哄,怎么去给一个没有女人的大男孩解释自己是不可能打他主意的问题,好像是解释不清楚的,搞不好越描越黑。要是子龙长得跟云长翼德差不多就好了,那样就没有人去起这个话题了,他也不会因此东想西想了,像第一个晚上,多乖,一点不闹腾。

                                                  晚上,刘备看赵云进屋去了。刘备看看时间,比昨天晚些。刘备也进去。
                                                  赵云裹在一被里,床上还有一条在外边放着。
                                                  “哦,这个是我的。”刘备伸手去拉被子。
                                                  “拿上!然后下去!这是我的床!”床一边传来声音。
                                                  “没说不是你的。”
                                                  赵云再次申明:“我说——你下去!”
                                                  “啥——”刘备话没有说完,被推了下去。
                                                  “我都下来了,你还动手做什么?”
                                                  “动作这么慢,不该教训么?”
                                                  ——————————————
                                                  外边:“里边好像和我们猜的不一样啊。”
                                                  “但是管我们什么事呢。打是亲骂是爱,最多不过睡地板呗。”
                                                  ——————————————
                                                  刘备忍住声:“有你这么对待主公的么?”
                                                  赵云闻言,伸过来的手慢下来,刘备赶紧去格挡,却被一带一滑,刘备手腕给扭住,再一扭。
                                                  “嗯—!”这谁说的三天不练手生的!老子天天活动,这一只一个月就没有动过。
                                                  “那么有往属下床上爬的主公么?”
                                                  刘备的头和右臂都给压在床沿边动弹不得,看不到赵云的表情,只有用左手怕打床方。
                                                  怎么没有人来啊!

                                                  赵云松开了手,刘备坐在地上,看看自己的右手腕,“可以啊,你比以前凶多了。”
                                                  “哪里,这一个月退步不少。”赵云半蹲下来。
                                                  赵云:“需要叫护驾么?”
                                                  刘备横了眼前这一位,一瞬间,刘备觉得自己那些传说养男宠的祖宗都是有毛病,毛病还不小。自己的小甘小糜就是闹脾气的时候,也是小粉拳轻轻打你胸口,那些找男人的,是不是皮痒啊。
                                                  “别打脸。”刘备提了一个要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7 21:44
                                                    刘备抱着被子,先在塌上。
                                                    用赵云吹灯前的话“除了床,屋里任何地方,想睡哪里睡哪里,到了驻地后,这儿的地板都比帐篷里强。”
                                                    说完,赵云就点上熏香,放了头发,吹灭灯,上床睡觉了。
                                                    榻太短了,实在卷着脚难受,刘备干脆卧到地板上。
                                                    屋里有火烤着。被子很大,一个人裹着可以裹两圈,不冷也能睡。就是贴地各种响动有些大,刘备迷迷糊糊听到一些不明声响,不知道哪儿传来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里,耳边又一阵不明声响,刘备醒了。刘备滚到床边,想搭着上去。手碰到另一支手。刘备赶紧缩回来。
                                                    他又不盖被子了。
                                                    刘备想了想,决定还是给赵云盖上。自己比他年长,他不懂事,自己不能不懂事。刘备给自己说:万一着凉了呢?刘备把灯点上,这回被子掀得更多,只有腰腹盖着,手脚都在外边。
                                                    刘备给他拉上,没有折边,免得热了又给踢开。

                                                    睡着的赵云反而看起来没有白日里那般孩子气,眼睛闭着,没有了一双黑瞳透出的柔光来干扰人,两道鸦翅般的眉毛连着笔挺的鼻梁,轮廓优美到可以说精致。
                                                    刘备把灯吹灭,睡回地板上,自己被怀疑打别人主意是活该。这顿打已经是来晚了一个月。要是他当时不干,现在会是怎么样?
                                                    ———————————————
                                                    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声音。“主公。”
                                                    刘备睁眼,眼前有亮光,鼻子里一股樟脑味,这一醒再想睡都不行了。
                                                    刘备对面前这张脸的主人不禁发出疑问:“主公?”
                                                    这张脸的眼睛已经睁开,不同闭着时候的清灵,一双黑眸里柔光涟漪,好像这一切不是他的功劳。
                                                    刘备不由暗道:这演技是不是太好了

                                                    刘备:“我还是主公?”
                                                    “当然,主公。”
                                                    “那昨晚你是造反啊!”
                                                    “早上你为什么欺负我?”
                                                    “哦,说来你这还是我有错了,小家伙。谁叫我说过我是你哥呢,我当昨天我们过了过招。今后我们不在一处了,以后没找到人给你理被子前,自己睡着了别乱踢,会着凉。”
                                                    “。。。”
                                                    “现在啥时候了?”刘备问。
                                                    赵云:“不知道,应该还早。”
                                                    刘备:“你制的这起得早的香,这水平还去给人当老师哩。”
                                                    赵云:“蜡没有封够,化得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7 23:15
                                                      刘备总结这一个月,一切的一切不利都是由自己拉着赵云上床开始的,证据就是之前赵云很乖,很懂事,自打之后一切就变了。

                                                      刘备分析,要是这样的话,到了营地,一切的一切会重新好起来。赵云又会变成好乖好乖的样子。

                                                      ‘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以前拿来开玩笑,没想到这个玩笑一旦落到自己身边,简直悲催啊。

                                                      希望这个家伙以后遇到一个妞,他拿她当爱人,人家拿他当哥哥
                                                      呃,好像这个想法不厚道自己不该计较的。刘备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7 23:44
                                                        要出城了,赵云:“好像我记得,主公你说过——要保护我的。”
                                                        刘备:“是啊,我说过。”
                                                        赵云:“但是好像你没有保护我呢?”
                                                        刘备望天。

                                                        某某府邸,一片慌乱,“不好啦,不好啦,主人出事了。”
                                                        罪魁祸首看着刘备。
                                                        刘备:“我们走!”
                                                        消息传得挺快,刘备和赵云刚回来,这边也得到消息了。
                                                        嫣然:“云儿,你可以啊,把人整个扣澡盆里,我听说好像是救不过来了。”
                                                        赵云:“唔。”无所谓啊。
                                                        刘备:“家里先待着。”

                                                        刘备给袁绍说:“我早说过,他超凶的。我一直带着他,就是为了保护旁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7 23:56
                                                          正文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07 23:56
                                                            文外,曹丕投送的第一份诗,口吻是思君啥啥,贱妾啥啥。赵云在邺城很温柔的话,猫觉得曹丕不会这么怂。
                                                            这么怂,只怕赵云在邺城的时间里对刘备很凶。
                                                            自己自觉去站队攻受很重要,这是个态度问题。
                                                            综合信息加考虑之下,曹丕采取宣称自己是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8 00:0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