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灵飞经吧 关注:70,292贴子:1,075,491
  • 51回复贴,共1

【将军说书】另一个和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面讲了一个从受害者变成复仇者的水怜影,一个从复仇者变成悟道者的冲大师,这次来讲讲一个从悟道者变成迫害者的朱元璋。
=====================================
朱元璋冷冷说道,“【朕也当过和尚】,不照样做了皇帝?和尚能当皇帝,道士怎么就不能陪伴太孙?”
-------------------------------
特别有意思的是朱元璋有当和尚的经历,打天下那几年倒也表现出了些悟道者的智慧,然而最后诛杀功臣,提拔藩王,其实一手导演了“权转崩盘”的悲剧。
=====================================


回复
1楼2018-03-29 13:25
    “你说事发之地是濠州,那是朱元璋龙兴之地,你又说他相貌丑陋但【气魄惊人】,临危不乱而指挥若定,足见你对他十分佩服。道长这样的人物,让你佩服的人怕是不多,想来想去,也只有朱元璋了。”
    席应真拍手笑道:“妙啊,又被你猜中了。可惜无酒,要不然当浮一大白。”
    乐之扬笑道:“道长救了朱元璋,必然跟他做了朋友吧?”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席应真笑骂道,“他可是当今天子。天子无友,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
    乐之扬知道席应真说话喜欢欲扬先抑,便笑道:“朱元璋那时还不是天子,若不广交朋友,恐怕也得不了天下。”
    席应真一怔,叹道:“鬼灵精,小小年纪,倒也颇通情理。不错,我和他一见如故,两人性子一起,当场拜了把子。”
    乐之扬恍然道:“原来你们不是朋友,而是兄弟。”
    “那也是多年前的事了。”席应真幽幽一叹,“【他如今孤家寡人,什么兄弟功臣,早已不在他眼里了。】”
    乐之扬身在京城,自然一清二楚。这些年来,【朱元璋诛戮功臣,动辄抄家灭族。】乐之扬亲眼见过,监斩官令牌一掷,无论男女老少,人头滚做一地。他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瞧,倒是江小流兴致颇高,每逢此等盛举,总要兴冲冲地去凑热闹。
    -------------------------------
    “我不爱住在京城,借口巡视天下道观,时常在外云游。大约两年之前,微儿写信给我,说是许久不见,心中思念云云,我接信一瞧,也有一些想念这个小徒弟,于是动身入京。这几年,朱元璋杀戮太过,功臣旧友凋零大半,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很孤单,见了我这个方外旧友,执意将我留在宫里喝酒下棋。这一天,下了两局棋,他忽地说起皇太孙允炆,心中十分担忧。【太孙德行有余但雄才不足,他虽百计防范,仍恐有所遗漏,眼下朝廷里的障碍大多扫荡一空,骁悍难制之臣均为诛灭,但朝廷之外仍有隐忧。】尤其东岛余孽,过了这么多年,死灰复燃,这几年竟有闯宫之举,虽然未能得逞,但也叫人警惕。他问我可知东岛方位,打算造船征讨,捣其巢穴。
    -------------------------------
    朱元璋过去是靠人格魅力吃饭的,倒也是聚集了不少能人异士来帮他打天下。
    然而等他登上皇位,玩兔死狗烹比其他人更溜。
    关键是他选了朱允炆这个弱主做接班人,害怕他能力不足以压制老臣,所以抢先一步扫除障碍。这个逻辑就非常奇葩。
    治国是一个集团的事情,接班人无能,那更应该多加历练拉拢有才能有基础的党羽,特别是功臣之后,怎么会反而诛灭能人,扶持新手呢?于是朱允炆的能力被他给【帮死了】。
    ======================================


    回复
    2楼2018-03-29 13:25
      朱允炆沉默一下,慢吞吞念道:“大明承运,皇后教曰:硕妃出身异族,狐媚工馋,暗怀诡谲,七月产子,殊为可疑。其子棣,聪睿天成,超群绝伦,暗怀问鼎之心,恐难久居人下。惜乎其母有玷、孕不足月,是子若登大宝,恐令朱氏浸衰、日月易主,万里江山落入异族……”
      “够了!”朱元璋一声断喝,“拿过来,朕瞧瞧。”
      乐之扬听得分明,不觉心惊肉跳,倘若遗教属实,非但天下震惊,朱元璋更是颜面扫地,至于燕王一派,再无翻身余地。
      胡思乱想间,忽听朱允炆惊叫:“皇祖,你怎么烧了……”乐之扬心头一凛,收起杂念,凝神细听。
      【只听朱元璋冷冷说道:“这遗教是假的!”朱允炆道:“可三皇叔……”朱元璋道:“我跟孝慈做夫妻的时候长,还是跟老三做父子的时候长?”朱允炆支吾两下,低声道:“自然是做夫妻长……”
      朱元璋道:“孝慈的笔迹我一清二楚,我说假的,就是假的。这玩意儿狗屁不通,老四是硕妃所出不假,然而足月而生,宫中老人均可作证。硕妃产后血崩,朕痛悼久之,多年不忘。孝慈与硕妃情同姊妹,悲悯老四孤弱,故而将之收养。老四,打你记事以来,皇后待你,可有任何不妥?”
      “父皇明鉴……”朱棣语声哽咽,“母后待我如同己出,大恩大德,儿臣永志不忘。”】
      --------------------------------
      朱微盯着张敬祖,似乎难以置信,犹豫一下,轻声说:“张指挥使,你,【你难道在监视四哥?】”
      张敬祖干笑两声,并不回答。乐之扬冷眼旁观,心里十分明白:【朱元璋刻忌多疑,不但用锦衣卫监视群臣,连自己的儿子也信不过。】看起来,晋王逆谋得逞实属侥幸,若非“乐道大会”,冲大师手段再高、胆量再大,要想成功也是白日做梦。
      --------------------------------
      张钰想了想,从容说道:“小将以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是假的,陛下顾念父子之情,或许还容王爷活命】,倘若晋王谋逆是真,一旦当权……王爷必死无疑。”
      --------------------------------
      朱元璋前面表面上看相信朱棣,实际上一直都让手下监视着朱棣,既然如此,朱元璋根本就不可能对朱棣身世毫无怀疑。
      随着晋王作乱,朱元璋对朱棣的信任**已经吹爆了。
      烧了不利于朱棣的证据其实完全是换取朱棣忠心的表演罢了,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朱棣已经是满朝武官当中北据蒙古的王牌。
      而把朱棣放到功高震主位置的又是朱元璋自己。
      =======================================


      回复
      3楼2018-03-29 13:26
        带甲入宫,不合礼仪。朱允炆眉头大皱,正想斥责,不料燕王快走两步,赶到御座之前,抱住朱元璋的膝盖放声痛哭。
        【朱元璋略一错愕,叹了口气】,拍了拍朱棣的肩膀,软语道:“老四,你受苦了。今儿亏得有你,你在外,朕在内,咱爷儿俩联手,天大的事儿也难不住咱们。”
        朱棣连场苦战,九死一生,忽见父亲无恙,心中自然感动。【可他素有心机,带甲入宫,抱膝哭泣,大有逢场作戏的嫌疑,听了朱元璋的话,心满意足,洋洋自得】,瞥了朱允炆一眼,站起身来,抹泪说道:“儿臣听说谋逆之事,心如油煎,只恐父皇有所长短,今见父皇无恙,实在按捺不住,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
        【燕王冷汗迸出,心中明镜也似,朱元璋让他送的并非良药、而是毒药。原本赐死晋王,一个太监便可,朱元璋偏让他亲自动手,警告之意,不言自明。】
        --------------------------------
        “你留在京城,早晚跟他一样。”朱元璋漫不经意地说道,“【老四,你回北平去吧!朕活着一天,你就在那边呆上一天,朕有生之年,你都不用进京了。】”
        “父皇!”燕王脸色惨变,他自忖功高,本想留在朝中、窥视神器,趁着捉拿逆党,恩威并用,收编晋王一党。朱元璋江河日下,朱允炆柔弱无能,只要老皇帝一病不起,以朱棣之能,不难把控朝政、颠倒乾坤。不料朱元璋洞若观火,先下手为强,决然让他离京。燕王一腔雄图化为泡影,心浮气躁,焦急起来。
        “【你回北平,高炽、高煦留下,由朕看着好好读书!”朱元璋手拈白须,悠然自得,“张玉、邱福立下大功,官升一级,宁王手下有缺,让他们去大宁当差好了;至于道衍,他也功劳不小。席应真的弟子,不稀罕人间的富贵,呵,朕就让他当钟山寺的主持,京城的香火总比北平的旺盛吧!】”
        --------------------------------
        朱棣在平乱上面自我膨胀了,朱元璋表面上装的亲善,实际上已经把朱棣当成朱允炆甚至自己的威胁了。
        他拿朱棣外放,高炽、高煦收为人质,手下拆散可谓是战术胜利,然而战略上彻底败了。
        既然他要做恶人,那应该把朱棣也杀了,这样才会真正消灭威胁朱允炆的障碍,这样朝廷就没有真正一个人能够威胁到朱允炆。
        然而朱元璋放过了朱棣,同时也让朱棣对朱元璋再无对父亲的尊重。
        以朱棣的能力虽然斗不过朱元璋,斗朱允炆却绰绰有余。
        ========================================


        回复
        4楼2018-03-29 13:26
          “所以你杀了母亲、饶了儿子,将他抚养长大,令其割据称王。”
          “你……”朱元璋大为诧异,“你也知道?”
          梁思禽点头:“我还知道,天道轮回,这个儿子要为母报仇,夺取你的铁桶江山。”
          “胡说……”朱元璋想要伸手拍床,可五指一动,又无力地垂了下来,他大口喘气,声嘶力竭,“【老四】他不敢……”
          “不敢?还是不能?”梁思禽的目光咄咄逼人,自从相识以来,乐之扬从未见过。
          “不敢!”朱元璋停顿一下,“只要允炆不削藩……”
          “他会削藩!”梁思禽冷冷说道,“你心知肚明,又何必自欺欺人?”
          朱元璋转眼看向朱允炆,后者迷迷瞪瞪,仍未恢复神志。朱元璋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忽又怒道:“削藩又怎样?【老四再厉害,以北平一城之地,岂能抗衡天下?】”
          “风起于青萍之末,你以一个濠州,不也夺取了天下?”梁思禽声音平淡,不带一丝情绪,“【如今精兵强将集于北疆、抗拒蒙古,燕、宁二王控弦二十余万;南方诸军久享太平,弱不能战,开国功臣扫荡一光,老成宿将凋零无遗。支强干弱,取败之道,安史之乱由此而起,大唐盛世因此而衰。】我记得叶伯巨跟你说过,可你一怒将他杀了。”
          ---------------------------------
          这一曲《杏花天影》,乐之扬再也熟悉不过。朱元璋昏迷时也吟过,忽从梁思禽口中唱出,乐之扬不胜诧异,定眼望去,梁思禽目光柔和,仿佛追忆什么。朱元璋的神态却好有一看:他直勾勾地望着梁思禽,【若悲若狂,如惊如怒,似恍然,又似恍惚,无数的神态从他脸上一闪而出,燃尽了残余的精力,只留下无尽的虚无。】
          ---------------------------------
          可笑的是朱元璋完全知道朱棣的难制,朱允炆需要更厉害的领导班子来取得优势,可偏偏把开国功臣杀光的就是他自己。
          不管朱棣是不是梁思禽的儿子,反正朱元璋最后信了。
          朱元璋想到的是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培养了一个大患,朱家的江山甚至都便宜了外人。
          =========================================
          朱元璋以修行者基础起兵,通过魅力开辟了大明朝确实曾经算是伟人。
          然而年老时为了不成器的接班人不惜舍弃人格,杀戮无度,一手好牌打成了“靖难之役”的悲剧,也真是晚节不保。


          回复
          5楼2018-03-29 13:27
            书中朱元璋只想用朱棣之能 不想予朱棣之权 还要略显“刻毒”的把朱棣推向其他继承人的对立面 以制衡其他儿子企图为朱允炆继位和集权扫清道路
            这里和朱元璋要依靠梁思禽之智勇 又不愿意梁广开民智 改革维新 一度还妄图通过控制占有女人来拴住梁 当然最后两件事都失算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29 14:48
              @剑圣凌心
              顺便讲一下韶纯的问题:
              谁想韶纯张口就说:‘【当皇帝敢作敢为,不为仁义所拘,不以道德所限,陈友谅能杀徐寿辉,你为何就不能杀了朱元璋?】’我吓了一跳,望着韶纯,只觉十分陌生。【韶纯也自觉失言】,说道:‘你不杀他,关起来也行。’我惊怒交集,拂袖而去,事后回想起来,蒙人以强者为尊,以征服为乐事,韶纯出身蒙古王族,难改先辈遗风,喜欢高高在上,藐视仁义道德,她会那样想,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只要慢慢教诲,不难让她回心转意。

              “我想得容易,不料【韶纯固执不化,软磨硬泡,逼我争雄逐鹿】。一来一去,双方争吵起来,我那时年少气盛,逼急了,丢下一句:‘你要当皇后,怎么不去找朱元璋?’她听了这话,定定地望着我,似乎有些伤心,半晌说道:‘好啊!这是你说的,将来可别后悔。’我说:‘绝不后悔!’说完就出门去了。

              ----------------------------------------------------
              梁思禽沉默良久,长长地吐一口气,接着说道:“朱元璋见我发呆,十分得意,说道:‘怎么样?她叫阿硕,生得美么?’阿硕是我对韶纯的昵称,取自《硕人》之诗,我常说她跟诗中的庒姜一模一样,韶纯也很喜欢这个名字,此时从朱元璋口中说出,我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当时韶纯脸上稍有一丝受了强迫的意思,我一定杀光堂上之人,倾城亡国也在所不惜。】谁知道,【她满脸欢笑,媚态横生,故意当着我面,对朱元璋撒娇弄痴、百般逢迎。】望着二人调情,我心如刀割,痛不欲生,可我也明白韶纯的心思,她聪明果决、剑走偏锋,有意激发我的妒意,逼我杀掉朱元璋取而代之。这一步走出,再也无法回头,唯有竭尽智能,与天下英雄争锋。
              =================================

              我觉得首要的是韶纯放不下优渥的生活条件,平民也不是生不起孩子。她巴结梁思禽甚至可以说一开始就有私欲作祟,她鼓动梁思禽就是真心话流露。她对权力的欲望远高于感情。
              如果她真的在乎梁思禽的感情,多少在梁思禽面前会留下蛛丝马迹吧!可偏偏满脸欢笑,这是为了刺激梁思禽的表演还是真心高兴傍大佬,梁思禽根本没有读出来,后面都是猜的。而根据韶纯的性格,后者反而更高。
              若韶纯早知自己身孕,在梁思禽气走之前说出来逼他夺权岂不比假意委身老朱刺激他更加安全现实?

              敢让朱元璋喜当爹也真是拿聪明人当傻子了,若韶纯真是性情中人拼个鱼死网破倒也合理了,偏偏她是拜权的,那打掉孩子再嫁给老朱岂不更无把柄?


              收起回复
              9楼2018-03-29 16:05
                【治国是一个集团的事情,接班人无能,那更应该多加历练拉拢有才能有基础的党羽,特别是功臣之后,怎么会反而诛灭能人,扶持新手呢?】
                这个逻辑是对的,所以太子朱标还活着的时候,不少开国老臣也还活的好好的。然而朱标死在朱元璋前头了。
                洪武二十五年,朱标死。二十六年,蓝玉案发。二十七年,傅友德赐死。二十八年,冯胜赐死。
                洪武二十五年的时候,朱元璋65岁了。


                回复
                10楼2018-03-29 19:36
                  我不认为吧里绝大多数人能评价一位帝皇。

                  因为对很多人来说,很难做到站在帝皇的角度来进行客观评价。


                  收起回复
                  12楼2018-04-04 21:45
                    灵飞经完结了吗?在哪能看?或者能买到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4-06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