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2贴子:3,625
  • 12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一百二十三话 决战II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3-28 11: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28 11: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28 11:45
        第一百二十三话 决战Ⅱ

        另一方面,两翼。

        联合军骑兵和罗泽尔军骑兵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联合军骑兵是罗泽尔军的两倍。
        但是,战况并不一定就是联合军占优。


        “切,敌人的轻步兵太碍事了!!”

        罗兹瓦尔德将飞来的石头用剑弹飞,不高兴地咂嘴。

        罗泽尔军骑兵不足就用轻步兵弥补。
        当然,骑兵不可能会输给轻步兵。

        但是,战力的不足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弥补的效果。


        骑兵们分为二班。
        一个是以艾克乌斯骑兵为中心的部队,吸引敌方骑兵和步兵。
        另一个是罗兹瓦尔德率领的罗萨伊斯骑兵,打倒敌方的象兵队。

        “你们!!不要管骑兵和步兵!首先去杀大象!!”

        罗兹瓦尔德强行抑制住闻到大象的气味胡闹着的马,一边向大象逼近。
        然后投出爆枪。

        爆枪贯穿大象厚厚的皮肤,深深地刺入。
        然后在大象悲鸣的同时爆炸了。

        枪炸飞了周围的肉,罗兹瓦尔德的头发被染红了。

        大象发出很大的声音倒下了。

        罗兹瓦尔德部下的罗萨伊斯骑兵纷纷向象投掷爆枪,杀掉大象。

        但是罗兹瓦尔德的表情看得出阴翳。

        “真奇怪啊。按照预定的话会对声音感到惊讶,令大象战斗不能了。

        大象们没有在意爆枪的爆炸声,从正面突入。
        罗兹瓦尔德向大象的面部投枪,向旁边逃跑。

        后方发出了爆炸声,大象倒下了。



        马和大象都是纤细的生物。
        被爆炸声惊吓暴走也不奇怪。

        虽然知道会有几头顽强面对声音的大象和马,但是所有的个体都很顽强就很奇怪了。

        实际上艾克乌斯骑兵也是在爆炸声中不能使用的,所以罗萨伊斯骑兵和大象附近没有敌人的骑兵和轻步兵接近。

        “咒术吗……”

        罗兹瓦尔德自言自语着。

        罗兹瓦尔德没有确认的手段,但罗兹瓦尔德说的是正确的。



        罗泽尔军预先,得到了敌人使用称为爆枪的武器,这样的信息。
        而且它的特征是声音、烟雾和火焰。

        马和大象都不擅长声音、烟雾和火焰。

        既然事先得到了信息,不可能不采取对策。


        以麻里为中心的罗泽尔的咒术师预先给动物们施加了咒术。
        喂食混入大麻的饵料,施加咒术,处于兴奋状态使其克服声音。

        尽管如此,战况渐渐开始倾向于联合军的优势了。

        原本联合军骑兵就罗泽尔军之上,艾克乌斯骑兵的练度也远远胜过罗泽尔骑兵。
        可依靠的大象没有了,罗萨伊斯骑兵的被害数就开始减少了。

        问题是“渐渐”,这个说法。
        到联合军骑兵迂回到罗泽尔军的侧面为止,能制止库琉乌将军的中央突破吗。

        那就是胜负的关键。



        “■■■■■!!!!”

        大象的叫声摇撼着大气,脚步声摇动着地面。
        烟尘扬起,象的大军四十头,笔直突击过来。

        看来是打算抛弃奴隶部队了。
        打算连我们一起加工成肉馅吧。

        不过,也不打算老实地被加工。


        “没有什么可怕的!!!终归是动物,可以杀的掉!!!”

        我鼓舞着士兵们,一边组成阵形。
        撤下重装步兵,将后方准备的轻步兵布置在前线。


        大象一眨眼就缩短了距离,同时阵形也布置结束了。

        我和爱马樱花一起来到前线,与象相对。
        与面前出现的象交错,用剑斩裂它的脚。

        大象的右脚被斩做两段,大象倒在了地面上。

        “投掷爆枪!!爆枪用完了,就瞄准脚投枪。投石兵和弓兵瞄准象使射击!!”

        在我的指挥下,轻步兵们开始对大象的攻击。

        轻步兵五个人一组行动,组成队列。
        由此可以错开大象的突击,加以攻击。【机动战术】

        被爆枪吞噬,象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
        脚被投枪贯穿了的象倒在地上,成了轻步兵的饵食。

        失去了象使的大象掉头,逃向罗泽尔军的方向。

        罗泽尔军也有此预想,逃回了大象们相继被罗泽尔军杀了。
        几乎所有的战象都在在战场上倒下了。



        “呼姆……”

        库琉乌眺望着相继被打倒的大象,皱起眉头。
        象兵是宝贵的兵力。
        那是很大的损失。



        “阿黛尔尼雅兵是想象以上的优秀啊。我发出同样的指示,高卢兵也不能做到吧。”

        象兵的败北,也有阿尔姆斯和巴尔特罗的指挥与作战的功劳,在此之上的是阿黛尔尼雅士兵的优秀。

        阿黛尔尼雅兵是以自耕農为中心的农民。
        农业中与村民之间的共同工作很重要。

        也就是说因为习惯了集体行动,即使面对不测事态也能应对指挥官的号令。

        另一方面,高卢人主要狩猎采集食粮的民族。
        不擅长集体行动。

        “战象的突击的同时我也应该出场吗?……不,阻止那个是正确的吗。”

        库琉乌看着回到这里的大象。
        他们背上摇动着象使的尸体。

        完全失控了。

        如果跟在大象后面冲锋,那就有可能在自军中暴走。

        这是避免风险的正解。

        发出击杀大象命令的同时,库琉乌也命令全军准备突击。

        “嘛,也好吗。至少令敌人的队列混乱。多少有些效果。”

        库琉乌这样嘟囔着,转向罗泽尔军。

        “战友诸君!!!!取下胜利!!!!”

        不必要很长的演说。
        短短一句话,这就足够了。

        “突击!!!!”

        罗泽尔军步兵部队三万人吼叫着突击了。



        “来了吗!!!”

        我赶紧命令轻步兵后退。
        还有几头大象剩余,但库琉乌将军那边更有威胁。

        轻步兵无法完全承受库琉乌将军。

        “快点!!”

        百人队长们慌忙编组了阵型。
        来得及吗……不,有点迟了。

        就这样会来不及的。



        回复
        4楼2018-03-28 11:47
          “隆,古拉姆,穆吉奥。去吧!!”

          “是,大哥!!”
          “知道了。国王。”
          “支援就交给我。”

          率领着精锐的近卫兵,我就向前出来。
          库琉乌将军由我们来阻止,在此期间组成阵型。

          虽然有点危险,但是只有这样了吧。

          “去你!!!”

          我高举剑,转向库琉乌将军的方向。

          不愧是猛将,库琉乌将军也在罗泽尔军中战斗。
          乘在奇怪的动物上。

          像龙一样。

          不过,我的樱花不会因那种程度就胆怯。


          “您就是阿尔姆斯王吗!年轻啊。在此年纪就失去了生命,委实惋惜!!”

          库琉乌将军叫着什么。
          不巧,我不懂高卢语。

          “您是库琉乌将军吧?你的荣耀也在今天就结束了。后悔和我战斗吧!!”

          我的剑与库琉乌将军的剑激烈碰撞。
          好几次,好几次地,剑交错着。

          真奇怪。如果是普通的剑的话,我的龙·大马士革之剑应该能两断的。
          也就是说……
          “龙・大马士革钢之剑啊!!”X2

          我和库琉乌将军的话语重叠。
          不知道在说什么,恐怕和我一样。

          “死吧!!库琉乌将军!!”
          “要死的是你这家伙,阿尔姆斯王!!!”

          剑和剑激烈碰撞。
          力量也势均力敌吗。

          “看来你也有着加护啊。”
          “似乎拥有战斗系的加护啊。”

          与同样力量的人战斗这还是第一次。

          彼此都,依赖着加护的缘故吗,技量稍有生疏。
          但是因经验之差是库琉乌将军那边稍高一筹。

          弥补那个的是隆他们。

          “嘶!!数人合力不嫌卑怯吗,阿尔姆斯王啊!!”
          “不知道在说什么……战场上没有所谓的卑怯!!”【绝对是听得懂吧】

          隆挺出枪,向库琉乌将军攻击。
          我和隆二人合力追逼库琉乌将军。

          古拉姆和穆吉奥放出的箭矢掠过库琉乌将军的脸颊。
          这种情况下还能躲开,真不愧是持有加护啊。

          但是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守护库琉乌将军!!”
          “掩护国王!!”

          近卫军和罗泽尔激烈碰撞。
          哪边都有加护强化。说不上哪边会被压制。

          不过这边近卫兵的数量相比罗泽尔军全体太少了。
          马上就要被包围了……


          “快点!!!援助阿尔姆斯国王!!对不起!!!稍微迟了!!”
          “王啊!!请不要鲁莽行事!!你死了就结束了!!!”

          那样喊叫着,托尼诺和巴尔特罗率领着军队,往这边过来。
          争取时间好像成功了。

          库琉乌将军的气势已经被挡住了。


          联合军一万三千军和罗泽尔三万激撞。
          虽然数量很少,但这边是重装步兵。

          比高卢兵防御力更高。


          “压制!!压制!!!杀光阿黛尔尼雅人!!!!”
          “推回去!!!以高卢人血祭!!”

          两军的百人队长叫喊着。

          我也不能输。


          “死吧!!库琉乌将军!!”

          我的剑瞄准库琉乌将军的脖颈。
          库琉乌将军慌忙以大剑弹开我的剑。

          在产生了空隙的侧腹瞄准,隆刺出了枪。
          库琉乌将军慌忙扭转身体,但未能躲开的侧腹被枪掠过。

          衣服渗出血来,库琉乌将军皱眉。

          此时古拉姆和穆吉奥笔直放出箭来。
          古拉姆的一箭瞄准库琉乌将军的额头,穆吉奥的一箭瞄准库琉乌将军的心脏。

          已经没法回避了。

          “来帮忙了哦。”

          出现了一个金发女人。
          在女人的指尖延伸的丝缠绕着两支箭。

          “好久不见。阿尔姆斯国王。在下阿丽丝。你的性命,在此拜领了。”

          有什么闪耀的东西发光。
          我用剑把它弹飞。

          针扎在地上。

          “这次不是暗杀了呢。”
          “本来是瞄准间隙奇袭的,不过,在此之前库琉乌将军死了可不行。”

          阿丽丝的话,令库琉乌将军浮现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阿丽丝殿。”
          “不,没问题。”

          两人以高卢语进行某种对话后,转向我。

          “两人一起上”

          阿丽丝用阿黛尔尼雅这样说着,挥起刀。
          我用剑接住刀子,然后弹开。

          之后,库琉乌将军的大剑向我袭来。
          我慌忙避开大剑。

          “隆!!金发交给你了!!”
          “明白了!!!来吧,你的对手是我!!”

          隆刺出枪牵制阿丽丝。
          阿丽丝用丝缠住隆的枪,隆用枪将线撕裂。

          阿丽丝皱着眉,手中拿着小刀向隆袭击。
          隆的枪砍向阿丽丝的小刀。

          阿丽丝的小刀被切断为二。

          “原来如此。你也是龙·大马士革钢的武装吗?那样的话就没办法了。”

          阿丽丝从衣服袖子拿出了其他的小刀。
          称作反曲刀形状的刀。

          “你也有龙·大马士革钢吗……”

          库琉乌将军和我,阿丽丝和隆展开着战斗。
          比起我们二人的技量更高,但我们有古拉姆和穆吉奥的掩护。

          两个人的射击是完美的,瞄准间隙就向库琉乌将军和阿丽丝放箭。
          两人要一边在意着箭一边战斗,动作怎么也会变迟钝。

          战争还是我们有利。



          因为库琉乌将军停止动作的缘故,罗泽尔军的突击被停止了。
          联合军一边慢慢后退,一边缩短两翼的包围。

          之后是令两翼的骑兵向背后迂回而已。

          但是,有着数量的差别,渐渐被追逼也是事实。
          两翼的骑兵迂回之前,我们先被击溃的可能性,仍然无法完全舍弃。

          全体的战况势均力敌。

          与绷紧的水面一样,投一个石子水就会一下子满溢的吧。


          就像战况变得越来越激烈一样,雨势也越来越激烈了。
          我的衣服吸入了雨,变重了。

          顺着脸颊流下的水不知是汗还是下雨……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放弃。
          集中力先耗尽的人就输了。



          “库!!”
          先崩溃的是库琉乌将军。
          多亏了侧腹的伤,和古拉姆和穆吉奥的箭。

          我的剑擦过库琉乌将军的肩膀。
          喷出鲜血。

          库琉乌将军浮现出苦闷的表情。

          “哎呀,别想碍事!!”

          试图救出库琉乌将军的阿丽丝,被隆封住了。
          阿丽丝瞪着隆,反曲刀与隆对击。

          我进一步向库琉乌将军发动追击。
          我的斩击被大剑防住了,但库琉乌将军的身体大幅动摇了。
          流失了血这一事,令库琉乌将军的体力消耗了。

          古拉姆和穆吉奥不放过那个间隙地,放箭了。
          两支箭袭击向库琉乌将军。



          赢了!!



          正这样想的时候。



          “真是,不争气!!”

          两支箭飞来,弹飞了古拉姆和穆吉奥的箭。
          望向箭飞过来的地方,是黑发的女人站立着。

          之前,在我的即位式上见过脸的女人。
          魔女梅林。

          梅林左手持短弓,右手拿着箭。

          “担心你就来了。果然你没我在的话就不行了。真是没办法的儿子。”
          “养母(妈妈)……”
          “叫我姐姐。”
          “我是儿子,还是弟弟,搞清楚吧。”

          梅林和库琉乌将军开始用高卢语交谈争论。

          “喝下这个吧。有止痛的特性。虽然加了麻药……嘛,没太大问题吧。”
          “谢,谢谢……来吧!!振作起来一起战斗吧!梅隆殿!!”
          “正好感觉不错……”

          梅林说着些什么,笑着。
          然后这样咏唱。

          用“日语”。


          “展开冥府之门。引导至现世。你的痛苦即我的痛苦。我的痛苦即你的痛苦。你的喜悦即我的喜悦。我的喜悦即你的喜悦。你的死即我的死。我的生即你的生。你的悔恨即我的复仇。我与你的红线超越世界。”

          这家伙……日本人吗!!【后知后觉的主角……你是勇者(笑)吗】

          “来吧,一同驰骋吧。一道统一全世界吧。和你在一起,无论何方皆可抵达。两人放出的两支箭,永远持续飞下去。你是苍之狼,我是白色牝鹿。两人为一人,一人为两人。”

          梅林咏唱着。
          寒气涌了上来。

          这是死之歌。
          人不能唱的禁忌之歌。

          我慌忙打算斩杀梅林,踢着樱花腹部。
          一口气缩短距离。

          但是……

          “休想妨碍。”
          “可恶!!”

          库琉乌将军挥舞着大剑。
          喝了药的库琉乌将军处于兴奋状态,比刚才力道又强了几段。

          “古拉姆!穆吉奥!射杀她!!”

          两人接连向梅林放出箭。
          梅林向那箭伸出右手。

          箭刺穿梅林的右手,梅林稍微皱眉。

          但是……

          梅林平静地拔掉了箭。
          难以置信地,伤口修复了。

          梅林继续着唱。

          “现在在这里,降下你的御灵。”

          梅林的歌结束了。
          明显地氛围变了。

          其眼瞳锐利,是武人的眼睛。

          好像有谁融入了她内部。

          “那么,是阿尔姆斯君吗。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投降。我不想杀了同乡的人。如果你帮助我的话,我的研究也会进一步发展。说不定会有能回日本的希望。”
          “不好意思,但是对前世没有留恋。我抵达这里之前杀了很多人,以血染污了这双手。事到如今不能放弃。”
          “是吗……”

          梅林浮现出有点悲伤的表情。

          “很遗憾。牺牲了很多人这点,我也和你一样。无法放弃。连同死去的他的分,我必须活下去。没办法了。请你死去吧。”

          梅林一边说一边拉弓。
          然后莞尔笑着。

          “说来不太好听,不过和那里的毛孩子两人相比,我的弓术在年月上截然不同。自东向西,征服了这个大陆的俺之箭,其滋味是特别的吧?
          ============================================
          梅林的口吻,最后变化了。是错别字吗?
          是演出


          回复
          5楼2018-03-28 11:47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28 11:5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8 12:1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28 16:47
                  精釆!那个该出来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3-28 18:59
                    好期待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3-29 11:27


                      回复
                      13楼2018-03-30 02:44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4-09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