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将军的不死骑士吧 关注:3,559贴子:4,470
  • 1回复贴,共1

第三章 小型都市特托姆布尔克的狂气 第五话 拐卖人口事件④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话的面纱其实应该是面具的意思。而且作者你写了这么多,至少给亚尔蒂的爸爸起个名字啊……


回复
1楼2018-03-27 23:58
    「放过我们一马吧!求你们了!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也没有活下去的意思了!」

    亚尔蒂的父亲扣头,向魔术师哀求。
    而亚尔蒂似乎并不清楚自己的处境,但她从眼前的私兵们身上感觉到了敌意,害怕地搂着父亲瑟瑟发抖。

    「拉戈尔子爵也不是因为坏心眼才张贴出那样的通告。这是为了拯救你们的规则。现在,对于居住于拉戈尔子爵领的指定八区的领民们来说,并不存在足以养育孩子成长的环境。在指定八区居住的八成孩子,在迎来十五岁之前就已经死于非命。而在指定八区中缴纳了特别税的领民,则会认定为持有养育孩子能力的家庭而免除义务……您并没有纳税吧?您是打算继续恣意妄为地让这孩子死去呢,还是说托付给拉戈尔子爵大人,从而过上安稳的生活呢……」

    魔术师一字一句地讲述。

    「这种事情谁会相信!亚尔提具体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都不说清楚!」

    「行行行,我明白了。毕竟我也不是恶鬼。和平至上。若是无法接受的话,那我也只能说服到您接受为止了。毕竟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是我们从拉戈尔子爵大人那里接受的命令」

    魔术师逢场作戏,深思熟虑般地哈腰点头。

    「拿等价袋出来」

    「是,弗贝因(フォルベイン)大人!」

    魔术师对背后的私兵作出命令。
    私兵称魔术师为弗贝因,把一份麻袋交给了他。

    (麻袋里的是银币吗……)

    从袋口中能窥伺到银色的光泽。

    这些钱肯定不是白送的。
    这里似乎本来就是实行用这个叫等价袋的东西强制地和孩子交换的制度。

    「你们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说服我吗……」

    亚尔蒂的父亲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当然了。说是要用言语来说服自己,却突然拿出装着货币的麻袋,简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弗贝因深深地颔首,伸手打断了他的发言。
    他又从自己的披风里拿出三枚金币,并放进麻袋里。

    「什……咦?」

    亚尔蒂的父亲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样您就心满意足了吧?这是您不眠不休地工作几天的分量呢?」

    弗贝因在假面背后哈哈大笑。
    私兵们也在背后大笑。

    「来啊来啊,很想要对吧?是钱哦!来啊!」

    弗贝因将袋子故意地放在亚尔蒂父亲的面前左右摇晃。
    之后反而往袋子里抓了一把,在周围乱洒金币和银币。
    毫不留情地对着以头抢地的男人的后背和头部洒落货币。

    「捡啊,来捡啊!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乞食的,无论怎么装模作样,都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每次看到这副场景都感觉很愉悦啊!」

    亚尔蒂的父亲一时静止,最终,开始收集起散落在地的货币。
    见此情形,魔术师和私兵们捧腹大笑。

    「那么,您的女儿我们就收下了哦。期待您再次将健康的孩子,献给拉戈尔子爵大人」

    弗贝因殷勤地说着,礼貌地鞠躬。
    而亚尔蒂父亲却向弗贝因递出捧着一堆货币的双手。

    「如果不是为了女儿而用的话,这些钱给我也没有任何意义……请您、请你……高抬贵手吧。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在我看来……即使托付给你们,亚尔蒂也不会获得幸福……」

    「哈?你傻的吗」

    弗贝因情绪失控地扭过脖子,从极近的距离透过白假面怒视着亚尔蒂父亲的脸。

    「明明这边也已经为了不让多余的传闻扩散开来而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别给我得寸进尺了!碍手碍脚的小鬼变成金币哦?很棒吧。够了,杀了男的把他女儿带走吧」

    与弗贝因宣告的同时,背后的三名私兵开始了行动。

    「一开始这么做不就好了吗。在这种家伙身上,只会浪费钱的啦」
    「就是就是。不如这样吧,就当做是已经花了钱,我们瞒着露露可大人私吞了吧」

    这让亚尔蒂的父亲变得狼狈不堪。
    亚尔蒂握着父亲的手,用恳求般地眼神看着兰贝尔。

    「为了知晓事情的原委,我才选择静观其变。不过,听到这里也已经足够了」

    兰贝尔拔出大剑。

    「无论怎么粉饰话语,你们都只是些肮脏的奴隶商罢了。非斩不可」

    其中一名私兵对兰贝尔的话嗤之以鼻,将剑尖对准了兰贝尔。

    「真是不走运呢,搞错时代的土掉渣的铠甲男。最近上头不希望泄露多余的情报呢。你也顺便下地狱去吧」

    下一瞬间,私兵的铠甲上绽放出一道纵向的闪光。
    身体不断涌出鲜血并飞向后方。
    因背部撞在墙壁上的冲击,从斩击的缝隙中垂落出内脏。

    「给我订正。这是雷吉欧斯王国的守护骑士之证、传统的魔将之铠、雷吉欧尼克斯·全魔金装甲。绝不是搞错时代的土掉渣的铠甲」

    即使想让他订正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私兵的双眼空虚地望着天上,从嘴里也流淌出了鲜血。
    他明显地已经断气了。

    剩下的两名私兵瞠目结舌。
    他们知道是大铠的男人挥舞大剑,将他们的同伴砍飞。
    然而,他的剑技却完全看不清。
    尽管武器是一目了然地拥有非同寻常质量的大剑。

    「三个人一起上吧,我来做你们的对手」

    兰贝尔向弗贝因断言。
    由于弗贝因戴着白色的面具而无法获悉他的表情,但他的肩膀正在瑟瑟发抖。
    明显在目睹了兰贝尔的剑技之后内心产生了动摇。


    回复
    2楼2018-03-27 2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