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1贴子:900,076
  • 50回复贴,共1

【3.26】若你离去,后会无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26 20:40
    第一章:花叶祭,月桂央(上)
    收到九月姐的短信是在周末,黎明时分,世界静悄悄一片,夏日的天空总是特别好看,尤其是天空渐渐亮起的那一小会儿,深夜像是兑了墨水一般渐渐变淡,可星星却还是看得很清楚,像白钻,一闪一闪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习惯了趴在窗前看日出日落,因为待在房间里,能看到的唯一有变化的,也不外就是天空罢了。夏日的天空最多彩,一会儿有风,一会儿又突然下起雨来,台风来临前的云朵是最美丽的,厚厚的一大叠,像绵羊似的。最沉闷的则是冬日,总是布满阴霾,那时候,连时间都会变慢,一天就像是永恒般永远也过不完。
    我房间里只有一个方形的挂钟,秒针每跳动一下,就会传来“嗡”的一声,我不太确定父母是不是故意买了这只钟给我,好让我每一次被关在屋子里的时候都随着每一秒的过去静悄悄的发疯。他们喜欢折磨我,就想我喜欢折磨他们一样,不会有多少人明白,其实就是靠着这些深入骨髓的厌恶与憎恨,我们才能相依为命这么多年。
    九月姐发来短信“听说你去了法国,那里还好吗?”
    我笑着回复“挺好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看情况吧”
    “我希望你最近两天能回来一次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三月被研姚(研姚,详情介绍请看樱尘)下了剧毒,情况不太好”
    “剧毒?以三月的能力,不应该查不出来啊”
    “毒蝎液,世界剧毒排名第一”
    “…………,我明天就回来,你来机场接我一下”
    “好”
    放下手机,已是8点了,我望着窗外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才走出房门。我那对懦弱的父母已经在准备早餐,看到我,才说一声“早”
    看到他们那副战战赫赫的样子,我强颜欢笑,也说“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26 20:40
      顶顶


      收起回复
      3楼2018-03-26 21:46
        d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4-13 16:17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15 14:29


            回复
            6楼2018-04-15 15:19
              第一章:花叶祭,月桂央(下)
              一开始,我的父母也曾喜欢过我,而我也曾经接近过那个叫做"幸福"的东西。
              我出生在一个很大的家庭,爸爸有三个兄妹,妈妈有四个,我曾祖母的家族人都很长寿,她活到了93岁,而她的哥哥则活到了103岁。我出生时她已经病的很重了,却还是硬撑着一口气,直到亲眼见到我一面,才安然合眼。那时她的亲哥哥就在一旁,送走了同辈的最后一个亲人,他迎来了人生中第八个本命年。据说他接过我的时候,他的双手颤抖,问我的父母"她是接替我妹妹来陪我的,叫她四月可好?"
              一走一来,他这样想也无可厚非,我父母互相对视了半天,才点了点头,又问"那四月应该叫你什么呢?"
              他思索片刻,"跟我的曾孙一起叫我曾祖父吧"
              于是我就在那戏剧化的场景中成个一个小小的主角,按理说给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取一个刚逝世的人的名字不太好,可是我曾祖父那边呢,怎么说?
              换句话说,我一开始是个福星,曾经给我父母带来过好运,于是每年都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被送到曾祖父家里。他住着一栋大别墅,有一个保姆和一个厨子,每逢周末和寒暑假,那间别墅就像变成个托儿所一般,欢笑声和尖叫声直冲云霄。十月就是在那栋别墅里第一次看见我,据说他看到我的时候很惊讶,感慨的说到"她长得真好看,我该叫她什么?"
              我父母也搞不清那么复杂的亲戚关系,就说"叫表妹就好了"
              而我记得他的时候已经是三岁以后得事了,那栋别墅里有一颗?很大的树,树上有一栋小木屋,只有两三平方米大,十月却很喜欢待在那里,那棵树对幼小的我来说真的很高,但他会一本正经的逗我说"四月!上来"
              我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直到保姆一把将我抱起来到"摔跤了怎么办?十月你找打!四月,你记好了,长大了一定要找你这个表哥报仇!"
              我懵懵懂懂,抬头,看他冲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即便尚不懂美丑。小小的我也感觉他长得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像画一样。那年他10岁,是我们这群孙辈里最大的一个孩子,有时候会念童话给我们听。大家都听的津津有味,唯独我会问.如果抢了别人的东西就是强盗的话,那阿里巴巴抢了强盗的东西算不算强盗呢?
              十月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十月的双胞胎表弟便会生气的大叫"哎呀,你烦不烦,问这么多干嘛"
              曾祖父却忽然抱起我说"十月,你这个表妹可比你聪明多了"
              然后他又捏了捏我的脸,语重心长的说"四月,你长大后会很别的女孩不太一样"
              到底是不是呢?其实迄令为止我都不知道,可我却知道,所谓聪明不能带来快乐,快乐这件事,有时候是真的需要运气,而我运气不好,从来没遇到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18 19:25
                顶顶


                收起回复
                8楼2018-04-18 19:30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4-18 19: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21 10:39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4-21 22:08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4-29 19:31
                          dd


                          收起回复
                          23楼2018-05-04 20:58
                            第二章【追梦记事本】
                            九月姐倒是很快就过来了,等我下飞机时,她已经在那里等了。


                            她照样那样活泼可爱,一路上总能听到她的笑声。知道出租车开到了所谓的‘市区’,她才停下来,问道“这里怎么这个样子啊?”


                            “应为这里是工厂啊。”我笑着说。


                            对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工厂区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而我却对这里再熟悉不过。
                            大概全世界的工厂都是一个样子,建筑沉闷乏味,街道都死气沉沉,所以我才会这么容易记住她吧。


                            这座小城里有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是给那些老板谈生意用的,虽然土,但是我记忆里唯一一个能招待人的地方。


                            回复
                            25楼2018-07-08 09:03
                              dd


                              收起回复
                              26楼2018-07-11 10: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11 11:0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8-07 10:2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07 11: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07 17:30
                                        [接上]
                                        走进去是九月长大了嘴巴,望着那些宽的夸张的沙发问"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吃饭?"
                                        "除非你想去露天大排档"我说"相信我,到那里你会更不舒服"
                                        她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菜单上得内容有限,她点了一杯果汁,我提醒她"这里的果汁都是拼装果汁倒进杯子里而已"
                                        "那……还是咖啡好了"她打量着周围,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似的
                                        "你在这里住了很久了?"
                                        "也不是很久,四年而已"
                                        她便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仿佛如果我从小住到大就很值得同情,我问她"你从来没有来过工厂曲吗"
                                        她摇了摇头"你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几乎没什么朋友,别说男孩子了,其实就连女孩子都不喜欢跟我相处,那时候我爸妈工作很忙,不过我家里有台电脑,那台电脑对我来说是我唯一的朋友,应为它什么都知道"
                                        "我是不是又扯远了……"
                                        "没有"我还是微笑,自觉得脸上表情有些僵硬"我也没什么朋友"
                                        【第二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11 09:25
                                          Dd


                                          收起回复
                                          33楼2018-11-11 13:51
                                            新年贺篇[我很好,你呢]
                                            冬夜,微凉。

                                            今天,是大年初一的前一天,晚上10点,四月一个人坐在树上,风吹过,树叶沙沙在响,深夜的风格外冷了。

                                            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朝屋内望去。

                                            灯火通明

                                            其他人正在为第二天的新年派对做准备。

                                            但除了他。

                                            几天前的一次任务,岛上,凶手到最后都没有让他们活着离开的意思。

                                            他点燃了最后一枚炸弹,冷笑着说

                                            "我不能让你们一起死,但我能让你们其中一人跟我一起下地狱!"

                                            炸弹爆炸前的最后10秒,四月清晰的记得,她是被一个人推了一把,跌入海中,她还记得那个人做后一句话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答应嫁给我好吗"

                                            "我喜欢你"

                                            3,2,1……

                                            她的眼前模糊了……

                                            最后的意识,是海水涌入她口中的苦涩。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小四你醒啦,感觉怎么样・_・?"一旁的九月姐看上去还是和平常一样

                                            "三月呢"

                                            "他…………他在……隔壁治疗"她能看清九月眼中有了明显的慌乱

                                            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九月在撒谎。

                                            她并没有拆穿。说道

                                            "我能去看他吗"

                                            "不…………"

                                            "他死了对不对……"

                                            "你……知道了……"

                                            她笑了,笑的很大声。

                                            后来,九月告诉她,当时她笑的很可怕。像一个作恶了一辈子的老人,嘲笑自己的一生…

                                            出院后,四月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房间里度过。

                                            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任凭九月怎么呼喊,都没有出来…

                                            那几天,她过得疯疯癫癫的。几乎没有了人样。

                                            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三月。

                                            "四月,答应我,带着我的那一份愿望,好好活下去,好不好"

                                            "嗯"

                                            她笑了,只不过,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她打开房门,把自己重新放回到了那个五彩的世界。毕竟把自己关了几个星期,她看起来格外纤瘦了,衣服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大。

                                            九月见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下一秒,便把她拉入怀中,哽咽到

                                            "小四你让我担心死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微笑"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怎么会这么轻易去死呢。"

                                            ——————
                                            回忆结束

                                            四月抬起头,今晚的月亮比平时格外亮了。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

                                            11点55分

                                            还有五分钟,就是大年初一了啊。

                                            四月听见了九月 姐的声音

                                            "小四小四!蛋糕准备好啦!"

                                            "来了"

                                            进入屋中,眼前依然是一片熟悉的场景。九月十月任然在斗嘴,一月在吃糖,二月在照顾动物,只不过少了一个玩扑克的男孩罢了。

                                            "最后十秒倒计时啦!

                                            5.4.3.2.1……

                                            "新年快乐"

                                            四月笑了,望向天空的方向,心里默默说到

                                            "三月"

                                            "我很好,你呢"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05 06:3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05 19:15
                                                很棒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2-06 10:19
                                                  各位小阔爱有没有从贺文里发现糖呢( ~'(o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2-06 18:38
                                                    结束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9-02-07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