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4贴子:7,865
  • 14回复贴,共1

225 淘金热:孰为败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下章开始就是王会议篇了


回复
1楼2018-03-26 18:43
     利维乌斯商会盛况空前。而五商会的集会与其相反被可怕的沉默包围着。本应有五人的议事场只有三人,不在场的大量人大概投入了利维乌斯商会的旗下吧。
    「泰勒说了些什么?」
    「他说完全被对方超越了,很抱歉实力不足。还有就是,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会嘱咐艾因哈尔特不要再继续行动还请安心」
    「什么、什么——」
     激动地颤抖的是提问的本人维纳伯爵。在迪特瓦德离开后,统领五商会,通过矿山的商权大战将自己的地位拱为磐石。那是他本来的盘算,可结果惨败。数座拿下的矿山都只是因为对手让了出来。难以设置炼铁厂的矿山从一开始就被威廉一方舍弃了。
    「什么叫实力不足!什么叫很抱歉!什么、什么叫请安心、啊!」
     维纳发出咆哮。在这数周间维纳一口气衰老了。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商场怪物变得瘦削皮肤干枯匍匐在地。他一下子从胜者堕落为了败者。
    「给泰勒商会施加压力。得去委托各矿山主,让他们不要讲金属一类卖给泰勒。啊啊、然后关于利维乌斯商会要再一次叮嘱——」
    「维纳伯……虽然很难开口」
     维纳用几近疯狂的眼神看向打断自己话语的男人。
    「之前赞同我等的矿山主,全都为了和利维乌斯商会交易而行动了起来,并且恢复了与以罗恩塔尔商会为首的三商会间的交易。作为五商会代表去访问的本人吃了个闭门羹」
    「真是无礼。是哪一个矿山主!他以为我等是——」
    「是全员」
    「——谁、啊?刚才、你说了什么?」
    「我所拜访的全部地方都吃到了闭门羹,还有人说不会成为将要瓦解的五商会的友方」
     维纳摔倒在了椅子上。自己的立场变化得太过、太过迅速。为了构筑起如今的地位到底倾注了多少心血。五商会还曾有八家商会的时候,爬到当时二把手的地位到底花费了多少劳力。
    「竟然是、全部?应该还有没有拜访的地方。库尼茨呢?瑞金葛呢?那两人应该会站在我这边。毕竟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
    「放出刚才那句话的就是库尼茨,瑞金葛连话都没说一句。双方都在推动和利维乌斯商会的买卖——」
     维纳露出了干涸的笑容。他已经只能笑了,愤怒过头只剩下了对这个世界的变化无常的惊讶。买卖的世界中没有感情。拥有余裕时还没问题。可是对本国的矿山主来说北方的案件是一件大问题,现在不行动就可能变为死活问题。不能在站队上出错。一旦出错——
    「……那么,我们也有件事想说」
     那么——
    「其实我是第七人。您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前方就只有死在等待——
    「第七人,你在说什么?用我能听懂的方式再说一遍!」
    「过去在场曾经有八名商人。每一位都是有一两个特点的怪物。我曾单纯的认为,只要作为他们的友方我就能安泰」
     维纳抓住突然开始讲述过去的男人的手腕。那作为胜过那个男人君临此处的男人的行动来说太过懦弱,那是足以令过晚行动的男人确信自己采取了正确行动的丑态。
    「结果又怎样?仅一次会面,白色怪物就吞噬了三人。其中一人还是过去在此最强的男人。我们都嘲笑他们,认为迪特瓦德这个怪物疯了。可是到了现在能知道被吞下的三人是正确的。献出自己,在怪物的腹中被饲养的选择才是正确答案。我太迟了」
     男人、甩开了维纳的手腕。维纳摔坐在地。
    「不过却没有像你那么迟。我是第七个。尽管是最下位,我却仍然获得了被饲养在怪物内侧的权力。而你,连被吞噬的选择都没有」
     不知何时这个房间中只剩下了两人。然后其中一人背对留下的败者。
    「在白骑士成为敌人时我等就输了啊。他是真正的怪物」
     那么说完,第七名的男人也离开了这里。剩下的是第八,最后的男人。最初,维纳回想起他们被告知的条件笑了。他不愿相信自己会败给那种小子。他的骄傲堵住了他低下头的选择。维纳没有低头的度量。
    「我是、维纳。持续八代的阿尔卡迪亚中屈指可数的商会会长。我伟大的曾祖父献上的名剑维因斯雷现在仍然作为国宝被收纳与王族的宝物库中。我族比那个罗恩塔尔还有着更深厚的历史。就算变为一个人——」
     维纳发笑。他的笑声太过悲痛让人不忍倾听。
     在胜负的世界中,也存在着仅仅一次胜负就改变一切的情况。


      ○


     菲利克斯用满是厌恶感的表情盯着羊皮纸。接着将其揉成一团随意丢弃。
    「我对商会间的捡垃圾没兴趣。但是,为何我本应获得的几处会被夺走?本应增加本王子阵营财富的矿山,竟然被平民爬上来的外国人夺走了!?开什么玩笑!」
     这次,利维乌斯称霸了全体六成矿山。不采取任何手段都能拿下的一成多被夺走了。本来,那是不可能出现的分配。设置炼铁厂这一张牌连道理都颠覆了。
     菲利克斯瞪向自己的忠臣们。他们全都感到了战栗。
    「竟然被艾哈德的部下给摆了一道!而且还要带那家伙去王会议?到底要将我愚弄到什么地步——」
     菲利克斯怒发冲天。那是对至今未曾进入视野的男人的愤怒。本来应该收入自己手中的宝物被夺走了。这不是可以原谅的事情。
    「我记住你的名字了贱民,威廉·利维乌斯。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受到应有的报应。对于你那,染指王族宝物的罪过啊」
     威廉在不知情的时候招惹了菲利克斯的愤怒。他被至今从未放入眼中的男人伤到了自己的骄傲。在某种意义上,那是最不能损害的东西。


    收起回复
    2楼2018-03-26 18:44


      回复
      3楼2018-03-26 19:30
        极好的~


        回复
        4楼2018-03-26 19:37
          二爷党和大爷党要干起来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26 19:57
            真棒👍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3-26 22: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6 23:43
                能力上是二王子绝对优势啊,威廉成为二王子财源的节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8-03-27 00:05
                  太赞了 终于要到万众期待的王会议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27 00:16
                    没太看懂。。六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27 01:15
                      從這個階段 白騎士已經無人能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3-27 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