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灵飞经吧 关注:70,294贴子:1,075,491
  • 162回复贴,共1

【将军说书】说说那个男二——冲大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冲大师在《灵飞经》中很长时间是顶着“反派”的名号出场的,但是整个小说中他亦是同乐之扬一样的成长性人物。
成长演绎地细腻,他就可以被当做主角之一。同乐之扬的立场差异只是价值观问题,在他眼里,乐之扬曾经也是“反派”。
在他彻悟之前,我管他叫【冲秃驴】,在本吧发的第一个贴子论述的就是他。
https://tieba.baidu.com/p/3539291187?pid=63253404174&cid=0&red_tag=2737934121#63253404174
为什么我会用这种蔑称,其实那个阶段的他,跟水怜影根本就是一样的性格。
所以延续水怜影的剖析,我准备顺道讲讲冲大师。
============================================
冲大师嘲讽一笑,接着说道:“父王每念一个名字,就有一人丧生,先是女眷小孩,再是王府官吏,再后面是王府卫兵,岸边的人越来越少。起初还有人哭哭闹闹,到后来,一个个默不作声,仿佛行尸走肉,拖着步子走进池水。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情形,蠢如猪狗牛羊,丧命之时也会嘶鸣惨叫,人为万物之灵,沉默赴死,竟然没有只言片语。
--------------------------------------------------------------------------
“父亲每叫一人,我的心都是一紧,后来也渐趋麻木,但觉死亡不过如此,无非纵身一跃,留下几个气泡。这么自宽自解,我也心安不少,宝音将脸埋在我的怀里,身子簌簌发抖。
--------------------------------------------------------------------------
“我一手拉着宝音,眼睁睁望着母亲消失,这时父王走上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宝音,说道:‘薛禅,你何苦给她希望?难道你不知道,希望破灭比死还难受么?’我说:‘人活着,就有希望。’父王笑了一下,猛地拔剑,刺入宝音心口……“
--------------------------------------------------------------------------
父王杀了宝音,剑尖指着我说:‘你还抱希望么?’我说:‘当然。’父王仔细看了我一会儿,说道:‘如果你今日不死,你会怎么做?’我说:‘【杀了你,给妈妈和宝音报仇。】’父亲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笑了几声,放下宝剑说:‘你去吧,走得越远越好。’说完头也不回,走进一间茅屋,我莫名其妙,呆在原地,不一会儿,就看茅屋燃烧起来,火光里,【父亲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到后来,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
@_曲悠扬@太乙归真 认为我理解不了别人的惨剧。其实恰恰相反,我完全感受得到水怜影的惨剧,不过我同样感受得到被水怜影所杀的无辜者的惨剧,还能感受到冲秃驴等人的惨剧。我也有能力写实地描绘绝望感。我们的分歧根本不在理不理解水怜影,而是是否辩证地看待所有人的状况。
话题回到冲秃驴,在面临绝望过后,他的选择一如所谓的人之常情——【复仇】,而对象首先指向了给予他生命的人——父亲。他的父亲笑的是薛禅的心智之坚毅世所罕见,而他哭的是他的作为造就了一个不孝之子。
=================================================================
冲大师摇头道:“三保,打小儿你我就是交心的朋友,你怎么样我最明白,纵然做了太监,你的血性仍在,天底下的男儿没有几个比得上。若有你当我的内应,潜伏在燕王府中,里应外合,一举废掉燕王。【燕王一废,北边再无可用之将,我大元铁骑乘势南下,一举收复中原江山】,到那时,你就是【复兴本朝】的大英雄、大功臣。”
---------------------------------------------------------------------------
父亲的自杀让薛禅不用承担弑父压力,但是薛禅还是找到了另一个报复对象——明朝。
所以他在秦淮河畔、东岛、乐道大会、毒王谷等地的种种手段都是要通过蒙元的再兴报复明朝,他的种种行为还有点政客的迹象。
=================================================================
“好!”铁木黎略不迟疑,手掌一挥,刷地拍下。
“慢!”冲大师一声断喝,铁木黎手掌说停就停,悬在石姬头顶半分。
【冲大师闭上双眼,慢慢说道:“铁木黎,你赢了!”】
话一出口,满帐皆惊。铁木黎收回手掌,纵声长笑,石姬也是一脸错愕,说道:“主人!你、你……我、我……”嗓音颤抖,几乎难以置信。
“石姬啊石姬!”冲大师幽幽地叹一口气,“到了最后,【我还是丢不下你!】”
-------------------------------------------------------------------
“好和尚!”铁木黎徐徐点头,“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情种。嘿,【为了一个女子,不惜弑杀大汗。】”
-------------------------------------------------------------------
“逃走?”冲大师摇头,“【我逃了一世,从云之南逃到地之北,营营碌碌,一无所成。贫僧累了,不想逃了!】”说着单膝跪地,扬起右手,嘴角浮现一丝惨笑。
-------------------------------------------------------------------
“徒儿不知!”冲大师茫然摇头,“我以前似乎知道,如今却又不知道了。”他放下石姬,站起身来,眺望远处旷野,那儿火光冲天,正是蒙古大营。朱棣夜袭得手,数万蒙军生死不明。
“【大汗死了,石姬死了,勃儿只斤也完了!】”冲大师自言自语,“一切都完了,完了……”
这一支蒙古大军,本是他费尽心机,从各大部落里召集而来,也是黄金家族最后的血脉。捕鱼儿海之战后,成吉思汗的后裔早已衰落,燕王夜袭之后,势必一蹶不振,虽然汗位尚在勃儿只斤手里,可是内有铁木黎掣肘,外有瓦剌、鞑靼等部虎视眈眈,草原上失去了共主,此后群雄逐鹿,再也无暇争夺中原。
复国之梦,至此破灭。冲大师大袖一挥,发出癫狂大笑,笑了一阵,忽又嚎啕大哭,哭得昏天黑地,一直哭倒在了山坡上。
-------------------------------------------------------------------
冲大师默然不答,渊头陀又道:“【人心舍近求远,远者难得,近者已失。】世间的成败生死,放乎人物,悲喜婉转,不能自已;放乎天地,于其又有何加焉?百多年前,蒙古大军扫南荡北、破国无数,疆土之大,不可计量,而今只剩下一片衰草。成吉思汗、忽必烈权势煊赫,如今他们又在哪儿?帝王屠万民而得百国,其后不过一一丢失,佛陀舍万物而得本心,心之所往,此性长存。人间得失,大底如是,世上万相,也不过虚妄。”
-------------------------------------------------------------------
冲秃驴原以为帮大汗出谋划策报复明朝才是他活着的意义,可到最后,他为了石姬不惜杀害大汗和自残,复仇目的反而被他弃如敝帚。其实倒头来即使报了仇,他也得不到什么;而结果牺牲了本来自己珍爱的东西。
所谓的复仇大抵如是,图一时快慰,倒头来又把在乎的亲友置于险境。
所以我才特别瞧不起放不下的人,特别是放不下仇恨的人。
=================================================================
冲大师笑了笑,回过头来,向云虚合十道:“多谢岛王!”
云虚一头雾水:“谢我什么?”
冲大师笑道:“【若非云施主,和尚难以开悟!】”
【冲大师经历胯下之辱,抛却生平雄心傲气,沉郁顿挫,竟得禅机,可谓因祸得福,从此脱出尘网、遁入空门。】他立地顿悟,除了渊头陀,外人难以明白,只见他言语清奇、举止高迈,钻过胯下之后,脱胎换骨,浑然变了一人。
【云虚本意刁难,反而帮了对方,一腔喜悦烟消云散,心中老大不是滋味。】可是有言在先,只好将手一挥,悻悻道:“滚吧,哼,只要走得出去!”
-------------------------------------------------------------------
冲秃驴经历了云虚的胯下之辱,反而开悟了。因为此时他【放下了】皇族的身段。
在他的眼里,他爬过的不是云虚的胯下,而只是一段空气而已。
留给他的不是一个侮辱,而是一场平凡的爬行。
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叫他一句冲大师。
=================================================================
“叶帮主误会了。”冲大师举掌行礼,“和尚此身,罪孽甚多,所以苟且偷生,只因尘缘未了。如今铁木黎死了,【贫僧尘缘已尽,特来向姑娘领死,要杀要剐,悉听尊意。】”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诧异,叶灵苏皱眉道:“和尚,你又有什么诡计?”
冲大师哑然失笑,摇头道:“没有诡计!”
叶灵苏冷哼一声,手腕抖动,剑尖抵住冲大师胸膛,入肉三分,只要向前一送,便可刺穿心脏。叶灵苏目光清澈如水,盯着冲大师的面孔,见他【神色如常,眉宇疏朗,眼神安详自在,并无恐惧之意。】
叶灵苏不胜惊讶,心想:“这和尚出了什么事?此番相见,脱胎换骨,跟当年的贼秃驴一天一地,分明就是真如佛子、一代高僧。”想着大为犹豫,掉头看向渊头陀,老和尚双目微合,淡定自若,仿佛一切与己无关。
叶灵苏越发惊奇,问道:“渊神僧,你没话说么?”
“说什么?”渊头陀反问。
叶灵苏奇道:“你不想救你的徒儿?”
“谁说不想?”渊头陀笑道,“我不是已经救了他么?”
“怎么说?”叶灵苏皱眉。
【“救人容易,去心魔难!”渊头陀闭上双眼,幽幽地叹道,“我这徒儿,开悟大道,已脱苦海。皮囊只是色相,生死不过弹指,你杀不杀他,于他而言都是一样。”】
叶灵苏呆了呆,仔细打量冲大师,忽道:“你还复国么?”
冲大师摇头道:“梦幻泡影,都是虚妄!”
“还杀人么?”叶灵苏又问。
冲大师笑了笑,说道:“【当杀便杀,又有何妨?】”
-------------------------------------------------------------------
冲大师明明已经有碾压铁木黎的武功,但是面对叶灵苏的刀刃并没有任何恐惧。
这就说明他在道义与生命之间宁可选择道义,死亡已经威胁不到他的选择。
就算武学高深也不构成顾惜性命的本钱。
然而他还说了【当杀便杀】,那也只能是顺应道义的前提下了。
==================================================================
叶灵苏紧咬下唇,瞪着前方两眼出火。乐之扬徐徐收回食指,指尖鲜血点点滴落,水怜影站在他身后,【浑身僵直,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淋漓,森冷的剑气萦绕不去。方才那一刹那,水怜影仿佛坠入冰窟】,若非乐之扬眼疾手快,她已做了剑下之鬼。面对叶灵苏,水怜影枉自苦练多年,事到临头竟然毫无用处。
-------------------------------------------------------------------
面临死亡的冲大师面不改色,可面临死亡的水怜影恐惧万分。
热衷报复的她居然害怕别人的报复,这就决定了她不算是个人物。
所以我鄙视放不下复仇的水怜影和冲秃驴,我认可放下复仇的冲大师。


回复
1楼2018-03-26 14:26
    水怜影不过是个可怜普通人而已。金刚传人横绝古今,冲大师作为第四代传人,当然不能以普通人来衡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26 17:40
      你看待问题太过片面,一个人的作为受先天性格后天教育周遭环境以及个人契机影响很大,冲秃驴的作为如果站在另一角度说,他也算的是为国为民,只不过为的是蒙元,何错之有?可错就是错,不能因为立场不同以及他后来悟道就把他的过错抹去一笔勾销。乐之扬算什么成长型人物,从头到尾都一个德性,真正的成长性人物是梁萧,云殊,叶灵苏,姚晴这些人。梁萧少年缺乏教育,顽劣偏激,但是一场大错成为直接转折点,从这之后他开始反思自己,还有九如这个良师益友从旁点拨,个人修养逐渐提高,直至成为西昆仑。灭宋是他的契机,叶灵苏同梁萧一样,战争及乐之扬是她的契机,使她能放下仇恨,云殊是这些人里成长环境最好的,父亲是一代大侠,豪气干云,母亲姐姐都是巾帼豪杰,可他的为人,坏处我就不说了,相信大家都清楚,不想和某些不能客观看待问题觉得我黑他的人多费口舌,就说说优点吧,1,对女人够绅士,2,恩怨分明,3,对比后世东岛弟子打着复国名号干着恶心下作事情的行为,为国为民民族英雄八个字他当之无愧。云殊能放下和梁萧的仇恨,是因为梁萧最后饶过他,且独战元军舍身为人,梁萧的作为是他的契机(说句题外话,同为反元奋斗一生,为什么提起郭靖人人敬仰,提起云殊却和梁萧一样喜欢鄙视的人各占一半?)冲秃驴可以说是智商加强脸皮加厚的翻版云殊,国破家亡使他执着于复国复仇,直至石姬的死和复国希望破灭,使他心如死灰万事皆空,渊头陀适时从旁点拨,终于让他放下执念,这些都是促成他成长的契机。不得不说渊是极高明的,他把冲的错全都揽在自己身上,不去过多的苛责他,他痛苦难过就让他发泄,等他平静了再对他加以教导,在他历经了事情之后他才听得进去,然后才会反思,然后脱胎换骨。这一点上渊,谷神通,仙太奴,九如,公羊羽都很高明。姚晴是不幸的,却又是最最幸运的,母亲被害常伴仇人身边如履薄冰,让她极为敏感没有安全感,隐忍偏激,这些人包括水怜影在内就数姚晴性格最为偏激,而陆渐,仙太奴温黛夫妇的存在给了她一丝暖意,让她冰冷的心逐渐融化,已至她始终在危险边缘游走,却没有铸下大错,她追求的始终不过安全感三个字,到了最后潜龙梦破灭,几死还生才发现自己最珍贵的原来一直都在身边,终于放下一切,结局圆满。陆渐,温黛夫妇,谷缜等人都是帮助她成长的契机。而水怜影却不同,这些人里,她的成长环境是最悲惨的,后天却没有能够帮助她成长的因素,你叫她怎么放下?她从小在看不到一丝阳光的黑暗里长大,心里全被苦难堆满,从来没有被温柔对待过的人你让他怎么学会温柔?后来得梁思禽所救,邱涛对她很好,所以她敬爱他们,乐之扬帮过她,她就可以为他不顾安危,可是这些人都不了解她在想什么,她想要什么,不懂得怎么开导她,只有一句冷冰冰的不行,只会在她犯了错误后责问她,就像秦伯符花清渊对梁萧一样,他们对他很好,可也从没教过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然后在他犯错后对他说他的不是说自己心痛,然而错已铸成,再说这些有什么用?这只会更加激起逆反心理,所以她对梁思禽怒吼还要杀朱氏子孙,所以梁萧对他们充满不屑。梁萧叶灵苏面对的是全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所以他们能很快醒悟,而水怜影面对的却是带给她惨痛的人,没有人教过她怜悯,这些人也从未对她怜悯过,让她如何对这些人怜悯?她在最后因为乐之扬不愿认她也发出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报仇了的感叹,你能确定她以后就不会成长吗?水怜影始终就是个普通人,就像成长成令人敬仰前的其他人一样,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剑害怕是正常的,但是她敢作敢当,并不贪生怕死。可以说水怜影是更为悲苦版的姚晴。楼主看待问题总是忽略过程着重结果,结果不如你所愿,那便全盘否定,喜欢一个人就忽略这个人的短处,讨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全黑的。在我看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不会因为一个人好,就忽略他的过错,也不会因为一个人不好,就忽略他的优点,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就抹去他的过错认为他是完美无缺的,也不会因为讨厌一个人就忽略他的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3-26 19:11
        我和太乙很了解你的想法,是你不能理解我们的意思,简单的说,你的想法拘于理论过于理想化,而现实,不一样。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3-26 19:29
          其实楼主很多想法我都赞同,但是一切问题都得结合实际情况来看,空想主义不切实际没用。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3-26 20:13
            顺便我来看看有没有人把冲大师这口锅强行扣到大鸟脑袋上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26 23:14
              这个真的是一个本来可以极出彩的“男二号” 遗憾的是他的坏 他的好 他的变化都略微生硬 人固然可以有渗入灵魂不述不休的爱恨情仇 也可以经历人生起伏命运捉弄而改变
              薛禅王子经历国破家亡的凄凉刻画的不差 臭秃驴风流独具却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也算是描写流畅 贼和尚功败垂成希望破灭到尊严尽失万念俱灰的刻画已经十分牵强 冲大师超脱于世的平静和大无可大的释然确实没法看不能接受 金刚一门7代 他的人物刻画和剧情设置最差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3-27 15:04
                金刚门人果然都没让老夫失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29 20:01
                  拿顿悟后的冲大师,和只创出化生前三式的水怜影对比,似乎没啥意义


                  收起回复
                  10楼2018-04-04 21:39
                    其实楼主大部分的见解都挺好的,但最后的几段话看完,顿时觉得狗屁不通。两点,第一楼主说我最鄙视放不下的人,特别是放不下仇恨,那好假设我杀了你马你能不能放过我?第二,楼主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无非是对水怜影死到临头心生恐惧表示鄙夷,那我要是拿刀戳你胸口你应该不会皱眉头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10-12 06:34
                      你鄙视放不下仇恨的人,而你连梁萧的助元都放不下,你的话语听起来好像就是在鄙视自己。


                      收起回复
                      12楼2019-03-28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