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三四校...吧 关注:13,110贴子:900,058

【3.24】恰逢花开(虐转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黎柒又作死了~情节我会问大家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24 15:05
    嘿嘿嘿~作死的我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24 15:05
      三月四月安静的站在K先生面前,K看着他们,慢慢说:“这次的任务,只能四月一个人去。”四月还没有说话,三月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为什么,K先生,我和四月是搭档啊!”“没有为什么,三月你退下。”“可——”三月话还没说完,四月就已经拉住了他:“听K先生的吧。”“——好吧。”三月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下了,四月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四月和K两个人了,K示意四月坐下,然后开了口:“这次,你要去法国普罗旺斯,接近一个人,然后——”“杀了他?”“不,嫁给他。”“什么?!K先生,你没有开玩笑吧。”“没有,他的手里有我们需要的情报,我需要你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拿回来,或许,嫁给他是最好的方法。”“可是,我可以在不嫁给他的情况下拿回情报啊。”“随便你,我给你1年,1年之内你拿不回情报,就准备婚礼吧。”“可、、”“没什么可是的,3天后,就准备启程吧,还有,这次任务不能告诉三月,而且你到了法国,就不能叫四月了,这是你在法国的身份证,记住,你的名字是:上官墨雪,不要忘记了!”四月没有回答,她没有想到这次的任务居然会关系到她的幸福,正在她发呆的时候,三月进来了,看见四月呆呆的坐在床上,有些不好的预感:“四月,K先生给你的任务是什么?告诉我。”“——没,没什么。”四月低着头,不敢看三月的眼睛,也害怕三月看到自己留下的泪水,“四月,告诉我,我是你的搭档啊。”四月什么都不说,就是低着头,三月轻轻抱住四月:“四月,跟我来。”说完,就拉着四月来到了后花园,四月愣住了,用薰衣草组成的“四月,我爱你”5个字在她眼前来回摇晃,三月轻轻吻上四月的额:“四月,做我女友吧。”四月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她感动,她无奈,她害怕,三月手忙脚乱:“丫头,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太突然了?你别哭啊”“不是,我很感动,我也很爱你,至于女友——”三月看着她:“嗯?”“女友的事情,我想请你给我一点时间,1年之内,如果我回来了,就说明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如果,我没回来,就说明——”“说明?”“说明我死了。”“不会让你有机会的,一年之内,如果你没有回来,我会”没有听他说完,四月捂住了他的嘴:“不要说,等我做完任务回来,再告诉我。”“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24 15:07
        LOVER.3 接近的人
        第二天,K先生很早就把资料送到四月的房间,四月一夜未眠,有些憔悴,翻看着资料:
        姓名:Adrian·Arthur·Benson 艾德里安·班森·亚瑟
        身份:法国第一家族:艾德里安家族的独子
        年龄:18【这里四月17,三月、亚瑟都是18,剩余年龄也差不多】
        后面还附了一张纸条:你的任务不光要拿来情报,还要让他爱上你,婚礼,还是最好的方法,好自为之。
        随手将资料扔在桌上,九月却敲门了:“小四,是我,我进来啦。”“嗯、、”九月推门进来,看见桌上的资料,拿起来随手翻了翻,那张纸条便掉在了地上,四月此时正躺在床上,九月看见纸条,颤抖这声音:“四月,什么婚礼。”“、、”四月见瞒不住了,只好说出实话,还叮嘱九月说:“九月姐,不能让三月知道,否则他会伤心的,这次任务,我会尽快解决脱身回来的。”“可是,为什么不让他和你一起去?”“K先生不让。”“小四、、”“九月姐,相信我。”四月惨淡的笑了笑:“九月姐,我打算明天就走,不告诉任何人,就你来送我吧。”“——好”时间提前的事,四月没有告诉别人,她走,没有带什么东西,就带了信用卡,藤鞭,还有,黑月铁骑的合照,和三月的合照。
        坐在私人机上,四月哭成了泪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她只知道,如果她不能喝三月在一起,她的生活,暗无天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24 15:10
          顶顶


          回复
          5楼2018-03-24 16:32
            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26 19:29
              LOVER.4 转学生
              下了飞机,四月拦了辆taxi,直奔‘曦璇’,背着包,孤身一人,走在曦璇的小路上,由于是下课,很多同学都在路上闲逛,一群群法国草痴眼冒桃心,四月丝毫不予理睬,直奔校长室,可是迎面却走来一位高傲的女生,丝毫不闪躲四月,看见四月无视她,撞倒了她【其实是她撞了四月】,反而拦住了四月的路,似乎看见四月是中国人,便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高傲的羞辱四月:“是转学生吗!?居然敢挡我的路,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是人。”“你!”“怎么,我说错了?哦~~你不是人。”这位女孩似乎是有意找茬,一个耳光就打算扇上去,却被一些藤蔓缠绕在了半空中,四月面无表情:“罪有应得。”说完便向校长室走去,那个女孩在她身后愣住了,看着四月离去的背影,愤怒涌上心头。
              四月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已经有了一位男生,四月看都没看他,直接走到校长面前:“您好,我是转学生上官墨雪,来看班级。”“哦,上官墨雪是吧,你在高二A班,正好和艾德里安同学一个班,让他带你去吧。”“嗯,跟我来吧。”一言不发的跟着他,四月默默的打量着他,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眸子,高挑的身材,是和三月一样帅气的男孩,对四月很温柔,可资料上写的是冰山一座啊,弄不清楚了,总之他就是目标了。
              走进高二A班,刚刚那个女生也在,由于是上课,她没有怎样,四月面无表情:“上官墨雪,请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31 15:16


                回复
                8楼2018-04-01 09: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4-01 10:32
                    黎柒清明节要去扫墓,下个月要考跆拳道红黑带,还要月考,可能这一个月都不能碰手机,又不能拜托花沫(沫沫她感冒了),所以黎柒今天准备更五章,(花葬也是五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4-05 16:03
                      LOVER.5
                      同学一片惊叹,又是个纯情冷酷妹纸?四月看见靠窗有空位,便潇洒的坐下,艾德里安笑了笑,坐到了她旁边,四月看了看他,便倒头就睡,飞了那么久,累死了。同学更是惊奇,居然有人敢在“曦璇”的课上睡觉,曦璇的校规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果然,四月刚刚睡下,老师便开始口若悬河:“上官墨雪!你居然敢在我的课上睡觉!?”四月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便站起身,“我为什么不敢?”戏谑的看着老师,老师气急败坏:“你!你知不知道校规!?”“知道。上课睡觉按校规来说是不允许的,可校规最后一面也说,如果入学考试全A,是可以不遵守校规的,难道,老奶奶您,不知道吗?”“你!我!谁是老奶奶!”“您啊,怎么,听不懂人话?”“你!你的入学考试全A!?”“怎么,不可以?”四月从包里拿出一张成绩单,果然,全A。同学一片哗然,艾德里安也对身边的女孩产生了兴趣,居然有人能和他一样,做到全A?!四月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现在,我可以睡了?”“随你吧。”四月笑着坐下,却没了睡意,扭头看窗外,是薰衣草田,那天三月的告白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泪水,有些湿润了她的眼眶,也许是怕别人看见,她趴在桌上,闭上了眼,亚瑟看着身旁的女孩,满脸的宠溺,回过神,自嘲的笑笑,他居然会相信一见钟情,他明明就不相信爱情,可这一次,他非要把她追到手!身旁的女孩似乎有点冷,就算是6月底,可四月穿的是真不多,亚瑟将外套脱下,披在了四月身上,阳光打在四月的侧脸上,妩媚动人,却总有着距离感,四月似乎做了噩梦,眉头紧锁,下课铃就快打响的时候,四月突然惊醒,嘴中低声念着一个名字:三月。看见自己身上的外套,又看见亚瑟正微笑的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这时,下课铃打响了,四月将外套放在亚瑟桌上,淡淡的说了声谢谢,亚瑟笑了笑,没事,原本很正常的事情,可身旁的花痴却看出了破绽:“你们看见没有,艾德里安大人笑了,他居然笑了!他明明那么冷酷,居然对转学生笑了?!要是让洁公主看见,上官同学就完了。”“活该,谁让她勾引艾德里安大人。”四月看了她们一眼,满满的不屑于轻蔑,她将没装什么的背包收拾好,问道:“艾德里安同学”“嗯?叫我亚瑟就好。”“哦,那个我想问一下,曦璇是不是薰衣草园?”“是啊,你要去?”“嗯,可不可以麻烦给我指一下路。”“嗯,好,我带你去吧。”跟在亚瑟身后,四月听见早上那位高傲的女生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狐狸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5 16:04
                        LOVER.6
                        没多久,四月就在亚瑟的带领下来到了薰衣草园,四月淡淡的说:“谢谢,请回吧。”“嗯。”亚瑟看了看她,依依不舍的离去,四月安静的在一片薰衣草里坐下,从包里拿出一张和三月的合照,那上面,他们手牵手,似乎没什么可以将他们分开,可现在,四月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都不知道,真的哭了,泪水打湿了相框,溅起一个小小的水花,就再无了踪影,手机震动了几下,四月拿起手机,看内容,应该是K的短信:这次情报其实是一把钥匙,关系黑月铁骑的未来,所以,你必须取回来,有人花钱保了艾德里安的命,所以你也不能伤害他一丝一毫,这次任务,就算是付出你的性命也要完成!时间不多,你自己抓紧吧。还有记住,不要和三月联系。
                        四月看着最后那句话,为什么连和三月联系都不可以?为什么!手机通讯录里只有三月的手机号,不顾K的禁令,摁下了拨通键,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因为是新号码,所以三月并不知道,那边的声音很沙哑,四月带着哭腔,轻轻的说:“喂~”那边很快就很惊喜的传来:“是四月吗?丫头,你在那里?不是说3天吗?你怎么那么快就走了!?”“三月,忘了我吧,我不爱你了,我有我的生活了,我有男友了,他对我很好,我不想再见到你了,对不起。”很快,挂了电话,她不敢接着听下去,手中的手机开始震动,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显示的是:MY FAVOURITE(我的最爱),将手机关了机,塞进包里,哭的撕心裂肺,她知道,为了黑月铁骑,她必须完成任务,从今天起,她必须想方设法的拿到钥匙,为了同伴,也为了她爱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5 16:05
                          LOVER.7
                          残阳如血,晚风吹干了四月的泪水,只留下两行淡淡的泪痕,独自一人看夕阳,这场面,似曾相识,不过那时,身边还有一位红发少年,想到这里,悲伤席卷着四月,身后有了声音,四月很快转过身:“谁!?”亚瑟一愣:“我。”紧绷的神经刹那间松下来:“有事?”“没,看你一下午没回去,就来找你。”“哦。”四月生来就带着冷场光环,气氛刹那间就冻结了,亚瑟先开了口:“那个,你还没吃晚饭吧。”“没。”“那我能邀你共进晚餐吗?”看了他一眼,无奈“哦。”跟在亚瑟身后,走进一家高档餐厅,靠窗坐下,点了一份牛排,随便吃了几口,便不再动口,真的没胃口,满脑子都是那个红发少年的身影。
                          亚瑟也没吃几口,看着眼前的女孩,憔悴不堪,心疼的开了口:“雪儿、”话还没有说完,四月就先开了口:“我不叫雪儿。”“墨雪,你怎么了?”“没怎么。”“可你看起来,很、、憔悴啊。”“和你没关系。”亚瑟没有再说话,四月一愣,自己貌似忘记任务还要靠眼前这个男人。尴尬的开了口:“额,那个,你愿意怎么叫我就怎么叫我吧,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不要见怪,谢谢你的晚餐,改天请你,今天我还有事,先走了。”四月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不想回宿舍,却又不知去哪里,便进了一家貌似很火的酒吧,浑身散发着寒气,四月走到角落,要了威士忌,辛辣的她有些头痛,一位混混走上前,手搭在四月裸露的肩上,**的笑了笑:“呦,小妞姿色不错,给爷乐一个。”四月没有理他,只是拿着酒换了个座位,混混却不依不饶,继续穷追不舍,看见四月背上的包,更是有了兴趣:“小妞,包里是什么啊?”说着,便把包抢了过来,四月一愣,伸出左手,包便回到了四月的手里,混混手上却多了一张合照:“呦,这小子是谁啊?”怒气充满了四月的脑海,鞭子很快就在他身上多了一道痕迹,四月也趁机将合照拿回来了,鞭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打在地上啪啪作响,混混怒了,似乎要对四月动手,四月处变不惊的将照片放回包里,右手指向混混,冷笑一声,藤蔓就已经缠满了他的身体,冷笑一声:“自作自受。”那人便已经没了呼吸。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人,是人吗?杀人不眨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5 16:06
                            LOVER.8
                            =====镜头切换,黑月基地
                            “三月,你不能再喝了!”“给我!”九月看见眼前这个颓废的不成样子的三月,心疼的扭过头,十月将她轻轻搂入怀里,看着三月:“三月,你到底怎么了!”“丫头她,她和我分手了,她不爱我了。”“什么!?”九月看着三月,毫不犹豫:“不可能!”“是她给我打电话,亲口告诉我的。”“怎么可能,小四她明明”“九月姐,你是不是知道丫头在哪里!?”“我——”九月想起四月告诉过她,一定不能告诉三月她去了哪里,可真的不忍心看见三月颓废,自残一样的喝酒,也不忍心看他们分开,更拗不过三月的追问,终于开了口:“她在法国普罗旺斯。”“知道了。”三月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冲出了房间,直奔机场,九月拉住三月:“你要去找她?”“不然?”“她在执行任务,K先生也说过不让你去。”“那我就和丫头分手吗?我要找她问问清楚。”二月在一旁很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你去了就能找到她吗?你以为普罗旺斯是两室一厅啊。”三月的眼神落寞下来,九月慢慢开口:“如果找不到她,你们就等着参加她的婚礼吧。”“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九月的身上,九月低头,不去看任何人,只是低低的说:“三月,去把四月带回来吧,她在那里不会幸福的,是K先生逼她的,她真的很爱你,你要相信她。”“我会的。”三月转身想走,却被二月拦住了:“喂,三月哥(这里是三月大还是二月大?不知道——),四月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要把她带回来,怎么着的也要把我们都带去吧。”虽然有些不好听,但三月还是同意了,一月舔着棒棒糖:“这次把四月姐带回来,我一定要让她给我买N多的棒棒糖。”沧月手中拿着酒瓶:“真麻烦,我们快去快回。”九月和十月当然是义不容辞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结局,呵,未知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5 16:06
                              LOVER.9
                              =====镜头切换,普罗旺斯
                              四月走出酒吧,推开宿舍门,偌大的宿舍空无一人,四月走进浴室,泡在浴缸里,满脑子都是那个红发身影,放不下,因为她爱他。
                              过了许久,四月换上睡衣,走出浴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窗外弦月皎洁,寂静无声,平常,黑月基地,总会有一个红发男孩在门外和自己说一声晚安才会离去,原来自己已经习惯了那声晚安,习惯了生命里那个红发男孩的宠溺,可现在,物是人已非。
                              打开手机,300多个未接来电,还有1条未读信息,摁下查看键,只有几句话:“丫头,你是我的,等我,爱你。”
                              又是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四月头疼的厉害,貌似是昨晚吹风吹的着凉了,不过这点事,四月当然不在意,依旧去上了课,亚瑟似乎是家族有事,便没有来。
                              身旁的位子空着,四月的心才有些放松,可是,那位女生还是不依不饶:“上官墨雪,我是林音洁,你最好离艾德里安大人远一点!”“不要。”不高兴和这种人吵架,简单明了的回答,对方似乎气急败坏:“你!今晚7点,后山仓库,别告诉我你不敢来!”“哦。”不想和这种人多费一点口舌,本以为就是去仓库听一点废话,可是,一场阴谋,无法预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5 16: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5 16:14
                                  送给大家,大家当作是福利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5 16:14
                                    顶顶


                                    回复
                                    18楼2018-04-05 17:2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4-06 09:13
                                        柒~再来一篇呗~你看我都感冒了~还主动帮你码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6 17:41
                                          LOVER.10
                                          时间永远走的快的惊人,晚上7点,四月准时出现在了仓库门口,弦月无声,光芒隐约,黑色的树林里悄无声息。
                                          四月推开门,突然而来的光亮让四月微眯了一下眼,灰尘满天飞舞,林音洁依旧一副猖狂的摸样,手叉着腰,一字一句:“你还真敢来啊。”“有事快说。”四月不想和她多烦,她只想回宿舍而已,对方还是目中无人的口气:“哼,离开艾德里安大人!”“我说的很清楚了,不要!”“那就让你有去无回!”“你试试好了。”话音刚落,门口便多了几位杀手,手持匕首,丝毫不留情面,四月手中的藤鞭在地上打出一道道痕迹,藤鞭轻轻一扫,几位杀手手上的匕首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左手指向他们,低低咒骂一句:“去死吧。”藤蔓绞杀,他们就已经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四月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向后退了一步,林音洁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你,罪有应得。”四月听见了,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后就有明显的刺痛感传来,四月听见血流的声音,听见冷笑的声音,听见匕首离开自己身体的声音,看见自己身后的人,无所谓的笑了笑,血染红了红色的上衣,她只是受伤了,可对方却死的很惨很惨。
                                          转身笑着面对林音洁:“偷袭吗?呵,你还真有创意。”说完,就打算离去,可身体里的力气似乎和血一起流干了,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往前走一步,就那样倒下去,睡下去,多想一睡不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8 06:13
                                            下面是回帖过120的加更
                                            LOVER.11
                                            冰冷的水顺着四月的发丝一滴一滴的下落,不带温度,四月慢慢地睁开眼,眼前是林音洁奸笑的面孔:“醒了?”四月扭过头,不看她,背上的伤口还在隐隐约约的疼痛,头也因为冷水更加难受,但还没到极限,四月虽然完全使不上力气,但起码还有第七感可以勉强保护她一下。“我再说一次,离开艾德里安大人。”“你**啊,我说了不要!”鞭子毫不留情的抽在四月身上,被绑住的四月无处可逃“离开他!”四月看着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满满的厌恶涌上心头,手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开始渗出,四月怒了,用带刺的藤蔓悄悄割开绳子,藤蔓就快缠住林音洁,却被一把匕首断开了。
                                            四月向左看去,艾德里安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林音洁暗中笑了笑,又装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艾德里安大人,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洁儿说不定就被杀死了呢。”四月靠着柱子勉强站着:“你信我还是信她?”
                                            伤口还在渗血,无声无息,两人四目相对,四月高傲的站着,目光不躲不避,亚瑟复杂的目光,让四月就快寒了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4-08 06:13
                                              楼主棒棒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8 12:00


                                                回复
                                                24楼2018-04-08 17:1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9 17:10
                                                    柒,其实,你已经写到了第二部对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11 16:15
                                                      下面的情节我要问问大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12 05:51
                                                        大家觉得三月要不要去找四月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12 05:52
                                                          暖(。・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14 08:48
                                                            好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15 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