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9,958贴子:10,919
  • 6回复贴,共1

151 关于音乐节的谈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51 关于音乐节的谈话


 与其说是酒会,不如说单纯只是增加了一个别西卜的晚餐会。不过也有酒,所以她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顺便一说别西卜的酒是很烈的那种。我稍微尝了一口,那劲可是相当的大。


「这度数也太高了吧……?而且喉咙里像着火了一样辣……」
「虽然我不知道度数是个什么概念,不过真亏你能明白这跟火有关呢。这是从居住在名为火焰山的熊熊烈焰常年不息之处的蜥蜴人族工匠那里得到的。其名为『大帝・烈焰蜥蜴』。」
「怪不得这么辣……。哈尔卡拉你可别再耍酒疯啊?」


 哈尔卡拉使劲摆着手拒绝。
「师父,这种的不管怎么说我可喝不了。」
「她这么说呢。别西卜,有不那么烈的吗?」


「多数都是烈酒啊。只有一瓶淡得像水一样的酒。其名为『几乎就是水的酒』。」
 这是反映了魔族的性格啊还是别西卜的性格啊,简直就是两种极端啊。
 莱卡稍微喝了点比较淡的酒。这样估计没问题。年龄上来说也合法,龙的体型的话再怎么说也不会醉吧。


「嗯,对我弗拉德鲁特来说,这种也就是刚刚好。」
 我们全家人里,就数弗拉德鲁特最能喝。她像是喝白开水那样一口接一口地喝着最烈的酒。这酒说起来算是比较贵重的那一类,这喝法有点浪费啊。


「妈妈,法露法也能喝酒吗?」
 对于酒,两姐妹的态度完全不同。夏露夏连看都不看,法露法则是很感兴趣。
「不可以哦,法露法。这可绝对不行。成为大人以后才能喝。」
「哎?那么法露法想快快长大!」


 别西卜似乎觉得这话很不中听。
「法露法啊,法露法你不用变成大人才好。请一直保持这样。大人很无趣的。还是保持这样更好啊。」
 别西卜用非常认真的表情说道。
 然而我觉得这好像在女儿的教育方面也很有问题啊……。


「哎,因为法露法不是很有姐姐的感觉呢。跟夏露夏也差不多大……」
 法露法失落地说着理由。原来如此,对法露法来说确实是很紧迫的理由啊。


「我完全不知道当姐姐的方法……跑得也跟夏露夏一样快,而且夏露夏在别的领域很聪明,我觉得喝酒的话是不是能胜过她呢……」


 别西卜说着「呜啊!太可爱了!真想认你们做养女啊!」大吵大闹,我无视了她。才不会让她们当你养女。
「别担心。法露法也有能展现出姐姐那一面的时候啊。」
 我这里必须好好安慰她。
「嗯……」


「还有,喝酒的话会变成那种傻样的。」
 不知什么时候起,哈尔卡拉躺在了房间最里面。肚皮也露在外面,真邋遢。


「觉得喝起来像水一样所以使劲地喝,结果过了量,然后酒劲像是十万大军一齐冲上来一样…处在想吐又吐不出来这种最难受的状态……呕……」
 罗莎莉过去把湿毛巾盖在她额头,不过放的位置有点偏,结果看起来像是遗体告别仪式上那样。


「那么,法露法还是不喝酒了……」
 作为反面教材对小孩子也很有效啊……。从结果来看哈尔卡拉做得不错。不过,反面教材哈尔卡拉你也多少长点记性吧。说起来,每次都喝得烂醉如泥的人也是有的呢……。


「那个,在你们谈得正欢的时候很抱歉打扰一下……差不多该让库库演奏了吧……」
 弗拉德鲁特一说我才想起来!糟糕!完全忘光了!


 看库库一脸顾虑的表情,像是在说「什么时候说呢,不然再等等吧……。虽然想等她们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说出来,但完全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啊……」。
 啊啊,库库脸皮很薄啊!没法自己提出来要开始啊!


「抱歉,抱歉。那么让我来听一下你的歌吧。根据我的评价,还可能会邀请你去参加魔族的音乐节啊。」
「你说的音乐节是什么啊。」
 又听到了完全没听说过的专有名词。虽然意思能明白个大概。


「你们魔族,连演奏会都举办吗?毕竟文化水准很高啊。这种程度当然做得到啊。」
「不是演奏会,是音乐节。才不是演奏会那种拿不上台面的小活动。而是在瓦恩泽鲁德城下全范围举办的一次大型活动啊。」
 别西卜似乎对我的用词稍有不满。


「啊啊,像是同时在多处举办演奏会之类,连乐队的野外行进表演都有的那种吗?」
「唔,虽然也会做这些,但你好像没理解本质啊。音乐节是为了表明魔王大人代表魔族支配声音而举办的一种祭祀仪式啊。」
 这说明一下子让气氛变化巨大啊。


「听好了哦?声音会传播到世界各地。在镇子里走的话有叫卖声,在森林里有野兽在草丛中奔跑的声音,即使在安静的房间里冥想,也有用来表示无声的“嘘——”这种声音。没有声音的地方是不存在的。」


 连无声都被认为是一种声音,这是魔族特有的价值观吗。


「就是说,声音在这世界上是可以匹敌四大元素的重要组成部分。声音一直被作为魔族之长的魔王大人正确地管理着,音乐节就是为了表明这层意思。」


 原来如此……。对声音本身很重视啊。说起来,好像在中世纪欧洲的大学里,音乐不是作为艺术,而是被当做一种主流学问来对待啊……。


「所以,并不是像你说的简单排列一两场演奏会那种东西。是有更深刻意义的祭典啊。明白了吗?」
「是,我明白了。宗教意义很强呢。」
「按照惯例,最主要的活动是魔王大人披露自己的音乐。不过这次说不定会邀请你们呢。」


 确实佩克拉的话应该会邀请我们。而且会是恶作剧的延伸那种感觉。


「那个,差不多该让库库开始演奏了吧……」
「说的是呢!库库和弗拉德鲁特,对不起!」


 库库手持鲁特琴,站在桌子旁边。
 来吧,新生库库的舞台!


回复
1楼2018-03-19 16:04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19 16:17
      库库等了整整两话都没能弹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19 18:40
        謝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9 19:11
          大佬一身都是肝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3-19 19:1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9 20:18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3-19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