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暖过一季春风吧 关注:423贴子:4,009
  • 2回复贴,共1

完整版小说《你曾暖过一季春风》免费阅读全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3-19 14:40
    完整版小说《你曾暖过一季春风》免费阅读全文


    第14章 尸骨无存
    苏昱擎不可置信地凑近了脑袋去看。
    那是这三年他唯一送给她的礼物,是他们的结婚钻戒。
    他就在婚礼上戴过一次,而后弃如草芥,不像她总是宝贝地戴着,洗澡、游泳都戴着,他还见到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摩挲着钻戒一个劲儿地傻笑呢!
    他那时候怎么讽刺她的?他说他拜金说她虚荣。
    “苏警官,程警官,这里危险,很可能会出现二次爆炸,您还是…”
    话没说完,耳边就“轰——”一声炸开了。
    冲天的火光立刻就蹿了起来。
    苏昱擎像个疯子一样探手去捡被方才那一炸不知道震到哪里去的一截断指和戒指…
    轰——
    又是一阵爆炸声。
    男人忽然吐出一口血,倒在了地上,左臂伤口狰狞,鲜血淋漓…
    这一次,苏昱擎生了场重病。
    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一个长期无病无灾的男人一旦病了就当真应了那句“病来如山倒,人去如抽丝”。
    医生检查发现他身体各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可就是找不到他还不醒来的原因。
    程昑吊着一只胳膊,陪在病房里。
    “老大,我知道您这是心病!您是在怪自己,觉得自己不该被原谅,不该醒来,就应该陪着嫂子去下地狱。可是逃避是最笨的方法,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啊!
    嫂子在世的时候,我们警局多少兄弟们都羡慕您能老牛吃嫩草,娶到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一个小姑娘啊!任凭是谁见着嫂子,都知道嫂子爱您爱到了骨子里,她看着您的时候眼睛都会放光,只有您说她不是个好女人,说她是个罪人,说她最会演戏最会装了。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一个人装得了一时,难不成还能装三年多都不漏出任何破绽吗?现在嫂子已经不在了,她生前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你,你现在这样,是想让她死都不得安生吗?”
    程昑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他是重案组的一名警察,从实习开始算,他跟在苏昱擎身边也有七八年了。
    说实话,他也见惯了很多的生离死别,如那日那样的连环车祸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最惨。
    可凌知薇就这样离开人世这件事在他的认知里的确是最惨。
    他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一个人能这么爱另一人!
    书上不是都说了吗?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啊?
    可凌知薇爱他老大,当真是豁出了性命去爱,这样炽热的爱情不该落得这般结局啊!
    天知道他看到罪犯的供述书时惊骇到了什么地步!?
    对…供述书!
    程昑掏出手机,到邮箱里找到那张照片。
    他搬了小凳子坐在病床前,一字一句地将供述书的内容读给苏昱擎听。
    “五年前,也就是2013年的夏天,具体日期记不住了,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身姿绰约的女人,想着如果被抓了这辈子也就完了,不如趁着还自由先和兄弟们爽一番……后来有个学生妹冲了进来说那女人是她的小姨,还要保护自己的小姨,真是笑死人了,我可对幼齿没有兴趣,可邹筱茹却说要把那学生妹送给我们玩弄,说那学生妹是个雏儿,玩起来肯定比她带劲儿,只求我能放了她。我心动了,将学生妹抵在墙上,撕开了她的衣服,那皮肤真是水嫩水嫩的,看着就让人有一种要毁灭的冲动,可是她太吵了,一直大吵大闹着,还喊着什么‘三叔救我’…”
    程昑顿了顿,果然看到苏昱擎的手指动了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念,“…后来啊,苏警官来了,没想到苏警官就是学生妹口中的三叔。那个邹筱茹颠倒黑白摆了学生妹一道,学生妹像是傻了一样蹲在地上,也不知道拉扯自己的衣服。我懒得管她,当时只想逃命。我们兄弟几个包围了苏警官,皱筱茹一直缠着苏警官,导致苏警官行动没以前敏捷,中了一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当时举起铁锤就要把苏警官的脑袋砸碎,可那学生妹忽然跑了过来,抱住已经晕厥的苏警官,还大喊着‘你们敢动我三叔,就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说什么‘谁都不能伤害我三叔!谁都不可以’,然后她就当真受了那一锤子,我当时没想到有人能这样不顾自己的性命去保护另一个人,所以失了力度,不然她肯定当场毙命,再后来警察就来了,我赶紧跑路了…”
    程昑叹了口气,看到病床上已经昏迷了三天都不愿意醒来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滴落。


    回复
    2楼2018-03-19 14:47
      完整版小说《你曾暖过一季春风》免费阅读全文


      第15章 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苏昱擎含笑,目光投向虚无的一点,低声道:“像是她会做的事,真傻!”
      “老大,非常抱歉,嫂子的遗体我们已经尽力收集了,但…”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不用在这里,我想一个人静静。”
      “您…”
      “放心,我不会一蹶不振的,知知虽然尸骨无存,可…我相信她就在我身边,我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程昑走后,苏昱擎掏出了手机,点开收件箱里的那封供述书。
      他的心一抽一抽地,早就不像是他自己的了。
      【你们敢动我三叔,就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
      【谁都不能伤害我三叔!谁都不可以!】
      他脑海中都能想象到凌知薇鼓起小脸,硬着头皮喊出这话时的情形了。
      她当时一定很害怕吧!
      那么小的孩子,当时连十八岁都不到,为了他居然可以直面那些毒枭?
      他想她当时的小手肯定在无人看到的地方揪作了一团。
      砰——
      男人狠狠地锤着自己的胸口,左臂的烧伤因为他太过用力而撕开,顷刻间就染红了白色的绷带。
      供述书有好几页,密密麻麻的。
      苏昱擎继续往后翻。
      那些尘封的往事就活灵活现地全都随之浮现在眼前。
      他第一次对凌知薇感到厌恶就是五年前他误以为她在关键时刻将自己的小姨拖出去,那种极端的利己主义是他和他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
      那以后他便开始疏远凌知薇,对她任何方式的亲近都无动于衷。
      看起来,他和她的交集从那时候开始就几乎为零了,可其实他还是常常能从他的未婚妻邹筱茹那里听说她的近况的。
      那时候的邹筱茹温婉大方,将一个痛心疾首担心晚辈生怕晚辈误入歧途的好家长的角色扮演得很好。
      她说凌知薇在学校考试舞弊抄袭得了第一名;她说凌知薇和学校有名的混混谈恋爱;她说凌知薇联和了学校的几个大姐大一起和隔壁学校的学生打群架;她说凌知薇偷穿了她妈妈的裙子去夜总会喝酒;她说凌知薇和小男朋友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激吻被教务处主任抓了个正着;她还说凌知薇不顾家里的阻止非要选修美术每天把自己打扮地非主流像个不良少女……
      还有很多很多。
      反正每次他和邹筱茹见一面就会对凌知薇失望一点。
      直到三年前,他赶到悬崖边,听到邹筱茹坠崖前撕心裂肺喊出的那句“知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后,他条件发射地就将这恶行安在了品行不端、三观不正的凌知薇身上。
      于是,对她深恶痛绝。
      思及此,苏昱擎真恨不得杀了自己。
      枉他还是锦城公安厅重案组的组长,竟然会把自己的私人情绪掺杂在案子里,对当事人的辩解完全不听。
      这三年,凌知薇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不是她做的,不是她把害邹筱茹跌落悬崖的。
      可他…连一次去认真重新查一次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他潜意识里觉得那是家丑!
      他的妻子间接杀害了他的前任未婚妻!
      传出去,对苏家、对凌家,百害而无一利。
      他一直都以为他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凌知薇用这般决绝的方式永远地离开了他,将他心中压抑的那些情意全都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他才隐约窥探到了这些年不为外人知,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的一些东西。
      他不查,是在保护她!
      如果他查了,到时候铁证如山,哪怕他在公安厅里有再大的权力他都没办法罔顾法律将她从监狱里救出来!
      苏昱擎捏着手机的手指白地吓人,他没想到他自以为是的保护会把她逼上绝路。
      为什么他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就不能多给一些信任呢?
      男人思考了许久许久。
      直到夜色降临,星辰挂满天幕的时候他才得到一个答案。
      他对她的期待值太高了!
      他第一次见她是因着大哥苏行知的嘱托去锦城第一初中接她放学,那时候她明明只是穿着和所有学生一模一样的校服,明明只是扎着简单的高马尾,明明只是穿着一双低调的白板鞋,可她飞奔着朝自己跑来的样子真的就像天使。
      没错,是天使!
      当时他的眼睛里就只看到她一个人,她带着强光朝他直奔而来,顷刻间就把他灰白了十几年的人生全都照亮了。
      以至于后来他以为她变了。
      他根本无法接受天使染上尘埃。
      所以他只能用疏离、用嫌恶、用辱骂,到最后用折辱来对她。
      苏昱擎闭上了眼睛,无力地靠在床头。
      吱呀——
      病房的门被推开。


      回复
      3楼2018-03-19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