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吧 关注:67,879贴子:6,558,588

【同人】一个半大不小的元老的经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尚羽静静地看着窗外,又到下课,归化民学生纷纷从教室里走了出来,一片美好的景象。尚羽叹口气,回头又看看教室,只有那么几个人,自己还都不太熟。没办法,这个年纪的元老真不多。
尚羽是小元老中为数不多的“没爹没娘”型,自己的便宜老爹刚带着自己加入五百废,D日后很快就在外出时被土著干死了,成为头两个光荣牺牲的元老之一。对于自己父亲的去世,尚羽很难过,但却并不怀念他。父亲生前脾气暴躁,控制欲强,自己本就不堪其扰。
更让他担忧的是学习和政治,来临高有几个年头了,元老院内部的政治局势他只有旁观。从共同纲领到常师德到宅党等等一系列事件他是看的饶有兴致。还有钱家那一次的意外,尚羽到是没有去,他当时还在大图书馆啃自己带来的历史书,谁知出了这种事。


回复
1楼2018-03-17 20:09
    头一回写长篇同人,请多指教


    回复
    2楼2018-03-17 20:09
      支持,


      回复
      3楼2018-03-17 20:23
        支持!!!小元老队伍壮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7 20:36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3-17 20:3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3-17 20:38
              支持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7 20:39
                你倒是更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8-03-17 20:42
                  马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17 21:27
                    尚羽一度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不过还好,侦探小说没有太过荼毒他的思想。当然,实际上是因为学习的问题。
                    “上课了。”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尚羽的思绪,他回头一看,是杜雯元老。她几乎一周五天里四天的政治课都会由她来志愿教授。尚羽很明白这是为了什么:接班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17 21:28
                      支持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17 21:32
                        说实在的,他挺同情杜阿姨的。也很敬佩她的那股劲。但对于马格斯的思想,他也仅仅是比较感兴趣。政治这种东西,换什么意识形态,总归是领导人付钱给支持者,清洗掉反对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7 22:06
                          “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共同纲领》。”杜雯极有耐心地发完材料,在黑板上写上几个字,“共同纲领是元老院的宪制性文件,它是元老院民主的体现……”
                          尚羽打了个哈欠,有点无聊。
                          “尚羽,你来说说,共同纲领的意义是什么?”杜雯点到了他,吓得他一激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7 22:29
                            “啊,啊,是元老式民主的进步。”尚羽结结巴巴地回答。
                            杜雯叹一口气,继续讲了下去。她一直比较喜欢尚羽这孩子,可是他似乎对马格斯根本没有太大兴趣。还是要想办法多教教他。杜雯这么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7 23:30
                              终于下课了,尚羽把书包理好,和几个同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走出校门。胡青白规定了,即使是元老,也要走出校外再上接送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8 09:29
                                新鲜血液,新鲜血液啊


                                白银星玩家
                                百度星玩家累积成长值为1,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8 09:47
                                  下面没有了


                                  回复
                                  17楼2018-03-18 10:05
                                    尚羽坐上车,望着窗外的风景。按理说,他这样的元老不该走读,不过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胡青白还是批了。主要是尚羽实在是不想住宿舍。个人隐私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3-18 10:26
                                      车子到了,尚羽下了车。他现在自己有一幢住宅,是当时分配的。为了安全,特地调了两个门卫。尽管胡青白也想让尚羽和某个成年元老一起住,但是尚羽怎么可能会答应?那时隐私都算小事,菊花保不保都是个未知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18 10:35
                                        “尚元老,您回来啦!”门口的门卫笑着说。
                                        “张大爷,别叫我元老了,我比您小。叫我小尚就行。”尚羽心中忍不住有点得意,但还是按捺下去,无奈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18 10:43
                                          开门进家,尚羽将包放在沙发上,随后进厨房煮了点面条便开吃了。略有点重的碱味让他皱了皱眉,心道下次有机会找吴叔叔提个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18 10:59
                                            吃完面条,尚羽拿出作业。今天的作业比较普通的已经做完,但最让他头痛的是督公和女王的作业。
                                            督公的作业还是关于历史的,上一回关于冷战对阿拉伯世界的影响的作业把他简直头疼死了。亏得张叔叔和于叔叔帮了忙,否则要“挂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8 11:43
                                              这回的作业也不简单,是关于对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分析。尚羽翻了翻,手头的资料似乎不是很够。他拿起身边的电话,打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8 13:05
                                                “喂?对,朵朵,是我,想问你个事,有关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资料吗?啊?哦,对对对,差点忘了。那你知道谁有吗?啊?不会吧!唉,还开着门吗?好好,那就好。嗯,挂了啊,拜拜!”尚羽放下听筒,心中有些失望。看来必须得去大图书馆了。他整理了一下书包,带上早没了信号的手机,还有一把防身小枪,是蒸包局配发的,随即离开了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8 13:09
                                                  这是晚上7:24分。
                                                  与此同时,在这不远处,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躲在灌木丛中,窥视着。他叫陆五,曾经是一个江湖人士,在广州受关帝庙的庇护,是广州的一霸。
                                                  然而好日子不长,澳洲人来了。关帝庙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他也随着高团头讨到梧州,投奔了熊文灿。熊文灿靠着苟二的帮助,对澳洲人的了解越发深入,开始密谋反攻。在这之前,他们准备在临高进行破坏行动,让澳洲人来个自顾不暇,然后里应外合,剿灭髡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8 13:19
                                                    小尚没分到女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8 14:10
                                                      支持楼主,加油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3-18 15:14
                                                        江湖人士偷窥,看来小尚菊花真的不保,


                                                        回复
                                                        28楼2018-03-18 15:23
                                                          元老出行按规定至少会有两名国民军警卫随行的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8 16:18
                                                            经过一段时间的蹲点,他看上了这个小髡贼。平日独居,简直就是完美。不过那两个家丁倒是很麻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18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