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9,973贴子:10,970
  • 9回复贴,共1

147 打算转变形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47 打算转变形象
 向那些对音乐不怎么感兴趣的人去征求意见也不会有什么作用,而且被问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音乐方面的指导全交给了弗拉德鲁特。

 大家前往弗拉德鲁特的房间开反省会。当然我也参加了。既然是我决定让库库留下来,那么当然不能置身事外。

「嗯嗯,那么首先让我作为一名听众来评价的话――现在这个时代,偏孤独系的死亡系不怎么能卖得出去啊。这类别就难吸引观众,所以挺难的。」

「说、说的也是呢……」
 库库保持她本来的角色时,非常老实,不如说过于消极,所以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会听。
 果然这种类别不受欢迎啊。虽然我这么说很难听,但除了很吵之外就没留下别的印象啊。
「所以,斯基法尼亚把音乐风格变成偏向花朵系的过剩系如何?过剩系的花朵系的话,跟罪恶系的亲和性也很高啊。」

 又听到我不知道的专业术语了!吟游诗人的业界真是麻烦啊。
「说、说到底……我是作为罪恶系的吟游诗人来活动的……。不如说我的自尊心不容许我转变成过剩系之类……。虽说过剩系会卖得更好……」
 怎么办呢。虽然我来到这里,但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东西,根本插不上嘴。

「斯基法诺亚想说的我也明白。我弗拉德鲁特对于如今只有过剩系的吟游诗人才有高评价的现状也有疑问。然而,吸收别人的长处并不是坏事。举个例子,像『圣泪教团』他们就从罪恶系吟游诗人转变成了过剩系,然后红起来了。」
「你说的我也懂。然而……正因如此,才觉得能靠技巧来一决胜负的死亡系更好……」
 创作者总会有所执着的部分啊,哪个世界都一样。

「哼,斯基法诺亚哦,你单纯只是害怕走红吧?」
 弗拉德鲁特用冰冷地眼神看着她。
「不、不是的……。没那回事。我只不过是对于重视技巧的死亡系有了感情……」

「依我弗拉德鲁特之见,你这是找借口。你这是在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待粉丝很多的那些风格的吟游诗人,觉得他们有些俗气而已。」
 这真的是幻想世界的对话吗……。

 怎么有种活生生的,像是日本发生的事的感觉呢……。日本的年轻音乐人之间绝对会有这种对话啊。不过我好友里没有年轻音乐人,只是猜测而已……。
「再说,就算谈到技巧的高低,你比『圣泪教团』差多了啊。那边的技巧要更好。」

「这、这只是弗拉德鲁特的一面之词而已……。像这样能感受到音乐的灵魂才更重要……」
「哈……明白了,那我实际做给你看。把鲁特琴借我用一下。」

 因为是库库用来吃饭的家伙,所以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把乐器给了弗拉德鲁特。希望别发生一下子就把它给折断之类的事啊。
「注意了,你可要认真看好了哦。」

 弗拉德鲁特突然用华丽的手法弹起鲁特琴。
 手飞快地拨着弦!这种高超技巧是闹哪样啊!而且不止技巧熟练,旋律也很优美!
 然后弗拉德鲁特唱了起来。
「在晴朗到寒冷的安息日~♪ 我打着呵欠等你来~♪

不小心掉落了一只手套~♪ 所以空出来的右手想跟你牵在一起啊~♪
向着云的彼端 没有杂音之处 飞吧 飞吧 飞去吧~♪ 耶、耶~♪」
 感觉像是很正常的歌!非常正经的歌!

 而且唱得真好!发声也很清晰!
 就算打开电视会听到这首歌也毫不奇怪的水准啊!
 我仿佛看到了弗拉德鲁特背后有鼓手或者贝司手站着的幻觉。

 果然,这种叫鲁特琴的乐器,完全就是吉他啊。能发出只有吉他才能弹奏的声音。
 演奏结束,鲁特琴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我不由自主地鼓掌。
「弗拉德鲁特,你原来有这种才能啊!我听得都要落泪了!」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找了几个同伴一起练过……。不过因为水平不怎么样所以稍微有点羞耻啊……。说到底只是在外行人里比较好而已。」

 她想说的我也明白。如果想把这当成职业,就是别的话了。
 再看库库,她呆呆站在那里。简直像是只有库库的脑海中回响着完全不同的曲子,还没回归现实。

「看到没,我弗拉德鲁特大人特意为你演奏了一曲。你嘴上说着靠技巧取胜什么的,实际上比我弗拉德鲁特水平还差啊。想玩转死亡系,至少要先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这下明白了吧。」

 库库脸色变得铁青。像是冻死了一般。

「对、对不起…。我还是多尝试些种类吧……。我不再执着于死亡系了……」

「那个,我作为外行提个意见,大概因为你的歌世界观过于奇葩所以才没有听众。稍微写点能让人容易明白的歌词怎样?」

「但、但是……我一直以来就是这种风格,只写得出带有血啊毒啊破灭啊终焉啊刹那啊恶魔啊小刀啊溺死的鱼啊这些词汇的歌词……」
「溺死的鱼这种词也没那么常见吧。」
「以前在六首歌里用过。」
 这家伙,觉得中意的表现方法就会反复使用啊!
 其他的基本全是同一世界观的词。面太窄了。不如说,真亏你只靠这些做到现在啊。应该早就江郎才尽了吧。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个好点子。
「明白了。我们最大限度发挥这里的环境的优势吧。」

 至少作为我来说,觉得这点子还不错,应该行得通吧?
「难得我们家里有这么多人,让大家一起来创作歌词吧!」


 两天后,大家都把自己写的歌词拿来了。

 不过因为弗拉德鲁特已经唱过了一首,所以这次不需要她写,只让她来解说。毕竟如果弗拉德鲁特认真的话,有变成她的压倒性优势的风险啊。
 每人写的歌词,都让库库即兴作曲演唱出来。这样一来,应该就能产生新的世界观了吧。

「那么,第一首是莱卡写的歌词呢。」

「呼哈哈哈,在下斯基法诺亚会用美妙的声音唱出各种歌词的!」
「啊,你这角色还是封印起来吧。」
「…………好的。明白了。」
 那么第一首。

 库库弹起鲁特琴。
<啊啊,努力前进 作詞:莱卡 作曲:库库>

「只有一步一步地努力前进,才会成~功~♪然而即使取得了什么成就,那也只不过是中途路过而已~♪」

 我用手势比划了个「×」。意思是让她在这里停下。
「莱卡,你这歌词传达的信息太过直接了。」

「不行吗……」
「不行。歌词说到底是诗,你根本不懂诗。回去重来吧。」

 解说员毫不留情地把她否定了。
 莱卡好像略受打击啊……。虽然你想表达的东西很好,但作为歌词不适合啊。


回复
1楼2018-03-17 19:19
    《关于原来弗拉德鲁特其实是歌神的事》
    这话开始不发链接了,反正一直被吞。都在第115话3楼的文件夹里更新。


    回复
    2楼2018-03-17 19:21
      感谢楼主的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17 22:48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3-17 22:55
          谢谢楼主翻译,之前的剧情哪里可以看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17 22:57
            哇,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8 12:58
              谈了六十几年还不如人家一个外行。。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3-31 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