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狼吧 关注:27,256贴子:393,923

【原创】他的樱的她[甜虐交错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叫木之本樱,她最喜欢的是樱花和樱花下归来的男孩。
他叫李小狼,他最喜欢的是那个像樱花一样的女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3-17 19:05
    这里蓝紫 请勿被我的等级所迷惑 我真的真的在吧里呆了四年了 但是呢碍于学业没有长逛。
    .
    属性 潜水人口 写手 爱好虐 记性差 学生党 善伪更 拖更 爆更 失踪
    .
    魔卡少女樱开播时 小樱四年级 我还未出生 现在我读高一了 小樱终于初一了
    .
    18年初时知道clear card新篇 然后我就去重温了一下旧篇 然后我就被炸回来了 回来了 来了 了 平时看惯高颜值帅哥的我终于发现 去你的帅哥 小狼这种眉清目秀温柔感人的类型才是我的料
    .
    自此不惜代价手机壁纸头像甚至于苹果输入法都被我改成了樱狼
    .
    怕是有毒 我有毒 樱狼这对纯真cp也有毒
    .
    翼年代纪看过一两集 因为不喜欢比例和画风就弃了 所以真樱假狼假樱真狼傻傻分不清楚 一切全靠顺其自然 我只要记住樱狼是真爱就对了
    .
    没有屯稿的习惯 手稿一大堆但是特别混乱 手机长期上交一周上六点五天课程所以电脑也不长碰 发帖时间不固定 夜猫子党
    .
    不善抒情 “ 爱要体现在行动中”
    .
    脑洞不大但是不干抄袭这种事 虽然怀念树妈等劳动模范但是还是想写钢化膜 昂 没有钱看漫画版看看帖子里的截屏勉强生活 跟随动漫版卡牌进度 非纯剧版内容 主要借鉴卡牌罢了
    .
    长篇 内容不定 不定期虐狼 我是可以和乌龟漫比速度的人
    .
    最后 你们要谅解江苏苏州学子不正常的作息时间
    .
    此段乃伪更 主要目的混脸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3-17 19:27
      第一章
      .
      樱花才刚绽放第二日,樱瓣儿已经顺着轻吟缱绻的风儿纷纷落下,满地芬芳嫩粉,细碎的阳光在樱瓣中寻找着空隙然后向地上投下小小的倩影,好看的紧。
      .
      飘飘扬扬的樱瓣儿装饰着树下行走的俊男俏女,落在了小樱两簇呆毛之间,不偏不倚。身侧李小狼仗着一年不见丈高不少的优势将那俏皮的樱花收于眼底。
      .
      花美,人更悄。碧透的浅绿眸子,仿佛主人还未睡醒又蒙上一层似有非有的薄雾,真是矛盾。倒映着整个世界的绿眸向来是李小狼最为关注也最为喜欢的地方,他偏过头盯着那蕴藏笑意欣喜的眼睛,兀然发现自己也在那世界中。精致的脸颊晕染着羞涩,少女独有的芬芳沁入鼻翼,小狼觉得今日等小樱一起去学校实在是太有意义了。
      .
      他微笑着,听着小樱关于班级的问话,抬起手想取下她呆毛间粉黛般的花:“啊,这种事啊,让它成为暂时的秘密也不错。”他略微偏头,“Sakura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
      .
      头顶一阵摩挲,小樱也不知小狼要干什么,但温厚的手掌没有如她预料蹭上她的头顶,应该不是普通的摸头。“因为……想和Syaoran有更多在一起的时间。”亲密的动作使少女的脸上浮现更深的红晕,如大红的颜料渲染泼墨到她娇嫩的皮肤上,愈发好看了起来。
      .
      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
      小狼恰好已经拿得花瓣:“啊,有花瓣。”他将花瓣放置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展示给小樱看,悄悄地将回答时内心忧郁掩藏起来,“会实现的。”想起校领导面带刻意微笑告诉他班级时,小狼已经猜测他和小樱两次全镇放映的话剧是收到大众好评了,像对话剧CP。但李小狼还是满意地勾起嘴角,“无论如何我们都一直在一块儿啊……呃,在同一所学校。”不经意流出的话使少年俊朗的脸也染上红圈。
      .
      是她小家子气了。
      .
      小樱抿唇对上小狼琥珀色的眼睛。是啊,少年一直陪伴着她经历艰难困苦,从雷牌开始到审判,再到库洛里德的考验,他从开始的敌对到现在的相互依恋,她候了他一年,他诺了她一生。.
      .
      “是,Syaoran.”
      .
      [开启含情脉脉模式]
      .
      小樱书包里的某只黄色的不明生物:就算今天知矢不在,那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在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3-18 15:2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3-18 22:47
          李小狼将小樱送进了友枝中学一年级1班后才走向班主任办公室,那时已经有了一定的学生量,众人目光都被这一对璧人吸引。
          .
          至座位的小樱与知矢打招呼,却见知矢在摆弄她的V8,小樱不由歪头疑惑出声。
          .
          “小樱和李同学的再见可是被我拍下来了呢!小樱一如既往的可爱呢!李同学也很温柔呢!”
          .
          “Hoe!!!”
          .
          渐行渐远的小狼回头看了眼小樱一班方向,好像听到了什么?他了然的笑了笑。
          .
          冷静下来的小樱托腮看着窗外,教室内已经有了关于李小狼的谈论,发呆的她隐约听到了些。
          .
          “哎,那是木之本同学吧?长的很可爱呢,那个送她来上学的男孩子是什么人呐,也穿着校服呢?”
          .
          “很想知道呢,长的很帅气啊,感觉超级有气质呢!”
          .
          “是新的转学生么?这几天没见过他呢。”
          .
          “木之本同学真幸运啊,有一个这么温柔帅气的男朋友。”
          .
          “哎是以前友枝小学的转学生呢,中国香港来的,六年级时候回去了,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
          .
          “可能是为了心上人哦……”
          .
          就算在发呆,小樱还是不可避免的红了脸。她默默的将自己的脸更加转向窗外。
          .
          坐于前桌的知矢笑盈盈的转过头:“看来李同学给大家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呢,不像以前见面那样子就盯着你了。”
          .
          “知矢!Syaoran那时候是为了库洛牌才……其实他……一直很好的啦……”小樱别扭的继续红脸,为了避免和同学们探究的目光接触,仍然不愿转头。
          .
          “不用解释啦,我一直看着呢。”知矢继续保持微笑,“真希望可以和李同学继续一个班级,那样子李同学就可以和小樱做同桌了呢!”
          .
          小樱现在身高比知矢高,视力又好,便安排在靠窗最后一排,但是恰好是教室里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位置。
          .
          “哎!!”粉红愈发鲜明,“知矢你别这样,有三个班级呢!”
          .
          知矢轻笑。
          .
          小樱似乎忘记了,每个班级都要控制好人数的情况。
          .
          在等待老师的时间内,小樱看着国语书,逐渐游神。
          .
          昨日与知矢在街角分别后,她一如以往走在那条樱花大道上,一边赏花,一边思念着心中的他。
          .
          之后的画面,就被偷偷跟着的知矢记录在她的V8里了。
          .
          啊,和Syaoran的抱抱呢,真是羞死了。
          .
          “我们以后要一直在一起。”
          .
          “啊。”
          .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21 00:12
            加油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23 23:39
              第一节班会课很快就到了,众人压抑下自己心中对于新同学的兴奋,乖巧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
              班主任抱着教案踩着铃声进来,小樱却注意到教室门口有校服衣角一闪而过。
              .
              放下教案,老师眼带笑意,若有若无地看了眼小樱,然后她拿起粉笔:
              .
              “今天开始,我们班将多出一位转学生。”
              .
              她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第一笔:“请进来吧。”
              .
              一俊朗男孩,带着初见时的凌厉,干净利落的拉开教室门,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跨步走进教室,立在讲台边:“李小狼,来自中国香港,请多指教。”
              .
              流利的日语,正确的发音,没有任何初来乍到的慌然与紧张。
              .
              也没有初来时那咄咄逼人的视线。
              .
              琥珀色的眼扫视全班,准确无误的发现那有着清透绿眸的女孩,眼中突然染上温柔。
              .
              山海凌厉中,独我温柔,与你共享。
              .
              女孩欣喜地望着黑板上那一笔一画写出来的字,李小狼。
              .
              藏满初恋的芬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24 23:22
                不可避免的,李小狼和木之本樱成为了同桌,众人喜闻乐见,一个个望向这对的眼神中充满了来自长者的爱戴???
                .
                知矢努力克制着在课堂上想拿出V8的冲动,而小樱包里的小可一边感叹着小樱终于嫁出去了一边愤愤不平的倒头就睡,要嫁也不能嫁给这小鬼啊???
                .
                好吧,小樱身边的人最近都有点不正常。
                .
                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呢?好像知道,有答案么?
                .
                有的,答案是擦肩而过的时候。
                .
                毕竟缘分妙不可言。
                .
                第一章,tbc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3-24 23:27
                  已经盼了好几天终于入手的定制手机壳 妈耶好兴奋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3-24 23:32
                    刷作业前把第十二集看了 全程心疼心事狼 打羽毛球时为毛有种狼身体不太好的错觉 嗯嗯一定是错觉 啊啊啊挖坑啊啊啊狼念咒语那段没声啊 好像知道是不是卡牌啊毕竟动作眼熟啊啊啊 啊啊啊狼你怎么又不开心了樱都看出来了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3-25 12:47
                      第二章
                      .
                      和数学英语奋斗了一上午的小樱在听到午休铃声时终于瘫软在课桌上,但也不忘感谢身旁帮助她一上午的小狼君。
                      .
                      “Syaoran的数学真的好厉害呐,今天的课程感谢你给我的课余辅导啦,恩英语也很厉害哎。”
                      .
                      小狼托腮看着身旁的女孩子,和他在一起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拘谨,这让他感觉到不少愉快。
                      .
                      “啊,算是对数学感兴趣吧,英语嘛,香港那边英国人挺多的,毕竟以前是个殖民地,呃这又扯上历史了。Sakura的历史怎么样呢?”
                      .
                      “哎,历史啊……”
                      .
                      千春和知矢拿着便当走过来,千春笑盈盈地说:“我已经用手机通知山崎和奈绪子了,在后庭花园集合吃午餐,我们一起去吧。”
                      .
                      “好啊,Syaoran也一起来啊!”
                      .
                      “啊。”
                      .
                      像从前的中午一样,山崎一如既往的展示着他“渊博的学识”,木之本樱和李小狼也和小学时一样相信着山崎的话,知矢笑呵呵地看着颇具夫妻相的樱狼二人,听着奈绪子不时的补充,按住了想起身制止的千春。
                      .
                      “很怀念从前的情景,为什么要组织呢?放任一回吧,日后多的是机会。”
                      .
                      千春坐端正,打开便当盒,颇为无奈:“还好栋泽同学回了英国,不然这会儿就是一出闹剧了,不管以前和现在,都那么伤脑筋呢。”她看着便当盒里的寿司,思索要不要塞一个到山崎嘴巴里。
                      .
                      “但是真有趣。”
                      .
                      “话说,李同学和小樱真的在一起了?”
                      .
                      “嗯,早就在一起了呢。”
                      .
                      “早就?哎呀,这两个人瞒的真深,『早就』是什么时候?”
                      .
                      “李同学五年级离开日本回香港的时候,那时候李同学先表白的,后来小樱想了很久呢,直到听到李同学要回香港的时候,直接追去机场了呢。”知矢歪头回忆起来,“但真正的『早就』应该是在李同学回日本暂住的那段时间,嗯就是原本打算回来玩没想到因为山崎的受伤参演了一段话剧,那个时候他们经历了一件我们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呢,之后住了半年吧,后来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哎?”知矢突然停顿了下来,便又紧紧的皱起眉头。
                      .
                      哪里,不太对?
                      .
                      “哎?怎么了?”千春歪头看她。
                      .
                      山崎早就停下了演讲,毕竟某俩人的感情史更加精彩。
                      .
                      小樱和小狼红着脸听知矢说着,但也和知矢一样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
                      “哎?!”
                      .
                      知晓情况的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
                      .
                      真的,好像有地方,乱套了?
                      .
                      “怎么了嘛,知矢?”注意到三个人都不太对劲的千春轻轻碰了一下知矢。
                      .
                      “啊……没什么了啦,就是突然反应过来原来小樱和小狼原来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呢!其实他们的事情我没有怎么关注啦,毕竟是其他人的私事嘛……”知矢摆手。
                      .
                      小樱和小狼皱了下眉头,然后由反应灵敏的小狼开口:“大道寺你一直都有在旁边看着,在我迷茫的时候也是你告诉我我喜欢Sakura这个事实,所以呢,我们并不介意你有过多关注我们的事情。”
                      .
                      小樱连忙借口,将刚才的紧张掩盖过去:“对啊知矢,你一直都有在帮助我们,我能去对小狼表露心意,也是因为你在音乐比赛前的鼓励呢。而且……知矢一直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
                      “谢谢李同学和小樱啦,能将你们辛福的动态拍下来,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知矢保持微笑。
                      .
                      “话说回来啊,麻烦以后李同学行事要低调些呢。”
                      .
                      “哎?”行事本来就低调的小狼歪头看向奈绪子
                      .
                      “李同学虽然动作行为方面的确很低调,但是性格和长相身高方面实在是太突出了,下课的时候我们班的女生都跑去你们班级那看李同学了呢!李同学真的好受欢迎呢。”奈绪子一一道来。
                      .
                      “是啊是啊,我下课去卫生间时,入耳的就是女同学们对于某个来自中国香港的温柔帅气的男孩子的讨论。哎,小樱的压力可真大。”
                      .
                      “恩,不会的喲,因为李同学,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小樱呢!他们一起经历的,不是单靠日久生情而出现的。”
                      .
                      不会的哟。
                      .
                      因为他们为了对方,甚至勇于付出感情,创造出了新的卡牌。
                      .
                      代表爱的希望。
                      .
                      Hope.
                      .
                      事情啊,果然有点混乱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3-25 23:54
                        顶顶顶……我表示第二章……没看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26 00:15
                          这几天在攒稿 因为四月一日快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3-27 23:28
                            放学后,月城雪兔家。
                            .
                            “你们的意思是,我们的记忆有错误?”月将手指放在嘴边,微微沉思。
                            .
                            “是,在我现在所拥有的记忆里……Sakura对我表……表白了两次……”虽然为了将记忆偏差说出来,但李小狼还是不由的红了脸,“我……我也是两次……我用小樱的例子,小樱第一次表白时……是『无』,后来和『爱』结合成为了『希望』,第二次则是在一年前,库洛牌完全变成小樱牌后,没有出现无牌,我搬家回香港。但是,在收复『无』的时候,我从香港暂时回来。”他颇为正色严肃,但面上的红晕怎么也藏不住,“而且,目前以小樱牌的消失与透明牌的出现,还有我和小樱两个熊宝宝的存在……”
                            .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无』并不存在的情况。”小樱红着脸开口。
                            .
                            “这个情况完全可以成立,因为在我们记忆里,『无』出现时,栋泽同学家已经成了游乐园。但是现在,栋泽家非但没有任何破坏,并且入住了新的住户。”知矢点头复议,“以及还有一个疑点……”她看向小樱。
                            .
                            小樱皱起了眉头:“Syaoran的小熊是在机场时给我的,那时候我们小学五年级。而我的小熊是在Syaoran搬家时送出的,时间点却是六年级,那么这段时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Syaoran在日本又住了一大段时间。啊,艾力欧的事情和Syaoran的时间点差不多呢。”她探究的目光看向小狼。
                            .
                            李小狼揉了揉太阳穴:“你的记忆没有出错,我们的记忆和你一样。这就很矛盾了。现在的情况,要么是记忆缺失,要么是记忆被修改。我回家问问母亲,有没有这方面的魔法。”他宽慰的目光看着关心他身体的小樱,“不用担心,我没事,只是脑子有点乱。今天放学路上你才获得了新的魔杖并获取了『Gale』(疾风)魔力消耗应该很大,该好好休息的人是你呐。”他将担心和忧郁藏在心底,面上一派随和。
                            .
                            “如果伯母也发现不了的话,那我们就问问艾力欧吧,总是麻烦他们真不好意思呢。”小樱低下头,将梦之杖钥匙拿出来,“但是,我还是想问,关于最近的事情。”
                            .
                            李小狼沉默不语。
                            .
                            『Mr li,do you really want to go back to Japan to help her? The price is terrible.』
                            .
                            『You bet.However is dangerous.』
                            .
                            她能快乐,能安全,就是他的辛福。
                            .
                            尽最大的能力守护着你,不悔。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3-29 23:28
                              今晚李小狼独场
                              小狼到底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其实我也还没有决定
                              你们有什么希望看到的剧情或者『代价』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3-30 06:35
                                头又是一阵发疼,果然吹不得夜风。
                                .
                                李小狼靠在卧室阳台的栏杆上,简单的披着件外套,抬头沉默看着星空。
                                .
                                不时握紧拳头,骨间泛白,足以显示他内心的忧郁和自责。
                                .
                                为什么,感觉不到呢?
                                .
                                为什么,帮不了她呢?
                                .
                                清俊的侧颜在黑夜中若隐若现,似乎是夜半时间,李公馆一盏灯都没开,将李小狼也覆盖在黑暗中。又像是繁华都市,远处镇中心仍然和以往一样,闪着璀璨光芒,吹来的夜风中似乎还带着人们的欢声笑语。
                                .
                                他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
                                开了静音的手机,屏幕亮起又暗,暗了继续亮,来电对方似乎坚持不懈,震的他右手发麻。
                                .
                                是谁的来电呢?
                                .
                                他终于抬起手机瞥了一眼。跨国电话,李梅铃。
                                .
                                这下有点头大,他竟然无视了了那么多个来自梅铃的电话。
                                .
                                太阳穴更疼了呢。
                                .
                                他滑动屏幕,打开免提,将手机放至一旁的小桌子上,一口流利的粤语:“你好,这里李小狼。”就算知道对方至亲,他还是以着家族培养出来的习惯说了敬语。
                                .
                                “小狼,晚上好。”李梅铃欢脱的声音响起,却驱散不了他心中凝滞的思绪,“小狼刚刚去干什么了呢?为什么没有接电话?”
                                .
                                “晚上好,梅铃。”他淡淡的找了个能作为回答的借口,“我刚刚去洗澡了,手机静音了没听见,抱歉。”他拢了拢身上的外套。
                                .
                                “没关系哦,对了,伯母刚刚找你,可是李公馆的座机没打通,温伯就让我用电话打给你。”李梅铃将手机拿开些,李小狼隐隐约约听到了梅铃似乎在叫温伯,“好像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就不废话了,我把手机给温伯哦。”
                                .
                                他沉默着没有回应。
                                .
                                “小狼少爷,晚上好。”
                                .
                                他孑然一身,却又众友相伴,矛盾如此也不在乎,毕竟有的是实力,有的是勇气……自有后怕。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3-30 22:47
                                  应该是知世,桃矢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31 08:31
                                    蓝紫今天不更新 被度娘吞文了 哼 郁闷 ╭(╯^╰)╮虽然只有六百字但可是我的心血哇 哼 明天直接更番外 生贺即将到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3-31 23:33
                                      〖生贺.把我给你〗

                                      著名服装设计师大道寺知世结婚了,请了娱乐圈以清纯著名的女星木之本樱和中国香港李氏集团总秘书李梅铃做伴娘。
                                      .
                                      木之本樱还有一个李家大少爷未婚妻的身份。
                                      .
                                      木之本樱今日一身纯白羽纱长裙,伴在知世的身侧,替她挽着后摆。
                                      .
                                      多年修习魔法使她自然而然的拥有一股空灵的气质,立在知世身旁仿佛一只轻灵的精灵,高雅又神秘。
                                      .
                                      知世结婚的对象是服装设计圈内一位俊朗温雅的男子,小樱瞅着配知世非常合适,因此也很放心。
                                      .
                                      『那一日,他自然地接过她的手,领着她一步步走向礼堂中心,被樱花和玫瑰环绕。』
                                      .
                                      她弯下腰将知世的裙摆围拢成花朵盛开,然后避开耀眼的灯光,和梅铃一起下台取那结婚戒指。
                                      .
                                      『那一日,他立在她身前,亲昵的低头掀开她的面纱,温柔地在她眉间留下一吻。』
                                      .
                                      她捧着戒指盒,在司仪的指挥下一步步向知世走去。她亲眼看着,知世带着辛福的笑容,被紧紧的拥住。
                                      .
                                      『那一日,他郑重地在她右手中指上套上订婚戒指,抬眸与她绿眸直视。』

                                      【明天要月考呢 真抱歉不能一下子更完 只能在四月一号前发送一部分 樱酱生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4-01 23:58
                                        〖生贺,续〗

                                        她将自己的身影藏在争抢花球的人群最后,可当眼前突然一抹黑时,她还是下意识地抬起了手。
                                        .
                                        花球到了她的手里。
                                        .
                                        下一个出嫁的,将是木之本樱
                                        .
                                        可是她能嫁的那个人,至今生死未卜。
                                        .
                                        她苦笑着,将花球递给走到身旁的李梅铃,低声:“真不巧。”她无视李梅铃关心中又带着欲言又止的表情,转身走向将要热闹起来的酒席。
                                        .
                                        她没有注意到,梅铃和知世略有深意的对视。
                                        .
                                        木之本樱打算醉一回,大道寺知世订婚比她晚了一年多,结婚却比她早,而她的婚期至今不觉。
                                        .
                                        纵使大家都不说什么,李家的人也待她极好,可是没有那名正言顺的身份,她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甚为委屈。
                                        .
                                        于是她帮知世挡酒,典型的把酒精当果汁。
                                        .
                                        梅铃看不过,上前想要阻拦:“何必呢?”
                                        .
                                        木之本樱不会醉,知情的人都很清楚,因为她体内旋转的是强大的魔力,可酒精总是对身体不好的。
                                        .
                                        若是喝出病来,她们也不好向他交代。
                                        .
                                        “梅铃,让我喝啦,你不太会喝酒但我会呀,今天知世的好日子,给他们少点麻烦好了。”
                                        .
                                        你就是个麻烦,尤其是在今天这个那么特殊的日子。
                                        .
                                        李梅铃若有若无的看向礼堂门口,期待着那个人能够出现。
                                        .
                                        一杯杯酒被木之本樱喝下,跟不要命似的,可偏偏她还带着那个温暖的笑容。
                                        .
                                        笑不出来,就不要逼自己啊。
                                        .
                                        『我会娶你,等我回来。』
                                        .
                                        她突然感觉迷糊,耳畔又响起他离开前对她做的承诺。
                                        .
                                        是醉了吧?身子醉不了,但心却在这一次次淋淋酒气中熏染而醉。
                                        .
                                        那么,醉了就醉了吧。醉了,尽情地闹一回,然后在明天——她的生日,用最纯美的笑容对待为她庆祝生日的娱乐圈和她的粉丝。希望不会宿醉
                                        .
                                        小樱,我扶你去休息吧?”李梅铃寸步不离,她突然发现木之本樱眼角那隐隐约约的水汽,“现在人们都没多少了,快散场了啊?你去休息吧,我们能应付。”
                                        .
                                        “这样的话,麻烦了。”

                                        【今天考完月考又步行去烈士陵园扫墓 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 过咩那塞 明天 蓝紫明天肯定把生贺发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4-02 23:27
                                          冒嘎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3 07:14
                                            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3 07:14
                                              hell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3 13:51
                                                我系个萌新(别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3 13:52
                                                  楼楼加油,这里梦樱


                                                  收起回复
                                                  27楼2018-04-03 18:40
                                                    〖生贺,续〗

                                                    被搀扶着慢慢走向休息室,李梅铃一路上少见的无语,木之本樱心情也糟糕透了,也不说什么,迷糊着眼睛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
                                                    .
                                                    小可从她层层叠叠的裙摆间钻出来,然后眨着米粒大小的眼睛,忧心地按下休息室门的把手。动作突然一顿,他回头看了眼李梅铃,然后推开门。
                                                    .
                                                    “怎么回事?”休息室的人看着木之本樱,眼中心疼之意明显不过。
                                                    .
                                                    “你说呢?”李梅铃没好气的将木之本樱托付给他,然后和小可主动离开。
                                                    .
                                                    被中国茶香的清淡味道包围,木之本樱贪婪的吸着气,不满足的狠狠抱紧她所认为的之类与抱枕的东西。
                                                    .
                                                    “今天是知世的婚礼,樱不能哭……不能哭……可是樱的心好痛啊……为什么呀……樱明明现在很少哭了……”
                                                    .
                                                    怀中人近乎梦呓,揪紧他的衬衫,是真的心很疼呢。
                                                    .
                                                    胸前不知觉已经被打湿一大片。
                                                    .
                                                    是他的错。
                                                    .
                                                    明明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本应该快快乐乐过的,却让她在那之前宿醉又大哭一场。
                                                    .
                                                    他闷不吭声的帮她换衣服,温暖的指尖带着柔和的魔力,触及她的皮肤,将她体内的魔力调动的更加快些。
                                                    .
                                                    “麻烦你们了,樱牌,能够控制你们主人体内的魔力转速的,对吧?”
                                                    .
                                                    为首的『希望』闪过光芒。
                                                    .
                                                    木之本樱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李宅自己的卧室里,樱牌整齐的放在一边正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
                                                    她还没有完全的醒,看这个世界还有点颠来倒去和模糊。
                                                    .
                                                    谁带她回来的。
                                                    .
                                                    嗅嗅空气,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淡雅熏香,带着樱花的味道,是她和他最喜欢的。
                                                    .
                                                    木之本樱缩在被窝里,努力地缓过神,然后才发现现在才半夜,连十二点都还没过。
                                                    .
                                                    还有几分钟就是她生日了啊。
                                                    .
                                                    今年,还要许那个愿望么?每次粉丝和助理们起哄让她说出生日愿望,她都笑容满面的说希望自己的事业越来越成功,大家越来越幸福。
                                                    .
                                                    不过是假的,她有自己的私心。
                                                    .
                                                    我希望他能够活着回来。
                                                    .
                                                    房门被突然打开,他端着解酒汤一步步走向木之本樱
                                                    .
                                                    木之本樱猛的坐起,看向他。
                                                    .
                                                    两人对视。
                                                    .
                                                    “怎么坐起来了?头还晕么?”他无奈的先打破僵局,被木之本樱这样盯着,总有种被兴师问罪的感觉。
                                                    .
                                                    “……还行,碧螺春的味道太浓了罢了。”她喑哑着声音,将自己掩在舒软的被子下面。
                                                    .
                                                    他不由一笑,多久未见,瞬间晃惑住了她的注意,不由得胆子大起来。
                                                    .
                                                    “你让我等了这么多年青春年华,你打算怎么赔偿给我?”
                                                    .
                                                    “把我给你,够了么?”
                                                    .
                                                    够了,不能再够了。
                                                    .
                                                    “那么,欢迎回家,SYAORAN.”
                                                    .
                                                    “生日快乐,SAKURA.”

                                                    [后续]
                                                    木之本樱生日那天,与她未婚夫李家继承人李小狼一同参与生日会,并印证了前一天晚在大道寺知世婚宴上所接得的花球——两人公布婚期。

                                                    〖生贺,把我给你,完〗

                                                    【其实这篇文看似虐 在一些粗糙的细节中还是有不少的糖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多少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4-03 23:02
                                                      突然想起来这周日上学
                                                      可是真的想知道我狼到底怎么了
                                                      所以这周日不更
                                                      上学回家后要追剧嘿嘿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4-04 13: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4-04 19:04
                                                          “温伯,晚上好。”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然后低头将外套拢紧,低头看着自己的咖啡色拖鞋,将俊脸藏在刘海下面,“听梅铃说,母亲找我有事?”
                                                          .
                                                          “是的,夫人没有打通您的座机电话,便去处理家族事务了。她让我和梅铃通过移动手机来找您。”温伯和蔼又熟悉的声音让他的心不由温暖了些许。
                                                          .
                                                          他的语气略带歉意:“真抱歉,上次来日本时的座机电话现在用不了了,我昨天才去学校报名还没来得及安装新的。”
                                                          .
                                                          “没有关系的,小狼少爷。夫人没有说什么,甚至开玩笑说当初没有加您的手机号码真的后悔。”
                                                          .
                                                          “啊……因为在香港距离十分近,直接用用通讯符好了。”
                                                          .
                                                          “可惜没有远距离的符咒呢。”温伯继续柔和的回答,“夫人找您的事情,有点重要。”
                                                          .
                                                          “请说。”他将手拢在袖子里,转身面对阳台外风景,今日气候其实还不错,就是风大了些。
                                                          .
                                                          “小狼少爷,请稍等一下。”他听着温伯将手机拿远了些,然后对梅铃说话,虽然有些模糊,但客套话就是那些,平时在香港也是听习惯了的,“梅铃小姐,接下来我和小狼少爷的对话内容涉及家族,能否请梅铃小姐先离开一阵?”
                                                          .
                                                          梅铃这一年也成长了不少:“没问题的,温伯。我本来就不是李家直系,能住在李宅主区中已经托了小狼的福,过分的要求我不会再提了。电话挂断后就将手机放桌子上吧,我出去找姊姊们玩。麻烦温伯替我向小狼问好。”然后便是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
                                                          “……确定梅铃已经离远了么?”他淡淡出声,带着一点喑哑。
                                                          .
                                                          “梅铃小姐也长大了呢。”温伯的声音又明亮起来,“小狼少爷放心,梅铃小姐的气息已经远离了。”
                                                          .
                                                          “恩。”他轻轻回应,“温伯请说吧。”
                                                          .
                                                          “小狼少爷,您的身体,还好么?”温伯轻缓开口。
                                                          .
                                                          他突然握紧拳头,却努力地将气息平缓:“目前还没有用能力,身体一切正常,最近只是有点不习惯,偏头疼,大概有点感冒了吧。”他又偏头看向小樱家方向,“小樱她……今日已经获得了新的魔杖,梦之杖,钥匙则在昨晚做梦时变成了梦之匙,同时也获得了新的卡牌,透明的,但反过来看不见另一面的图案。新的卡牌名称是『Gale』……如艾力欧预料,我作为『月』的后代,感觉不到任何魔力……”他的愧疚和自责在与温伯对话时好不掩饰。
                                                          .
                                                          “我会详细告诉夫人的,也请小狼少爷不要自责。”温伯果然安慰他,“自责的太过分会引起一些不好的后果,比如思想和心情上的,小狼少爷也不希望木之本小姐担心吧?”
                                                          .
                                                          “啊……”他叹了口气,“谢谢关心,同时也麻烦温伯帮我谢谢母亲和梅铃。”他拿起手机关掉免提放到耳边,“温伯,梅铃和姐姐她们,知道么?”
                                                          .
                                                          “这是您和夫人在私下里决定的,夫人支持,自然也不会让大家担心。所以小姐们至今还不知道实情。”
                                                          .
                                                          “这样啊,挺好。”他长舒出一口气,“这个星期日,若是母亲空闲的话,务必请她留在家中,我将在这周日安装座机,有些问题,要亲自问她。”
                                                          .
                                                          “我会告与夫人的,请少爷放心。”温伯说,“时间不早了,少爷那边应该快深夜了吧,明日还要上学,请好好休息,并保证健康。”
                                                          .
                                                          “知道了,温伯。替我向大家晚安。”他挺直身子。
                                                          .
                                                          “请务必能够『健康』,不仅因为您是李家继承人,也因为您有您想要保护的人。”
                                                          .
                                                          “啊……”
                                                          .
                                                          夜已深了,少年的心能否回归平静。
                                                          .
                                                          桌上的饭菜已凉,但不管如何,请还是食用一些吧。因为『健康』是一切的筹码。

                                                          第二章,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4-04 22:54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4-05 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