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158贴子:1,345,062

看别人的文看得心痒痒的,纠结了几个月决定开始写吧。关于白真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别人的文看得心痒痒的,纠结了几个月决定开始写吧。
关于白真历劫的文,人设和电视剧有些出入,介意的出门左拐。楼楼文笔不好,勿喷。(呃呃呃,这是楼楼的第一次写文,希望多多提出建议,我会改的。)

自创女主――凌珞。
四海八荒第一只青鸾(也就是蓝色的凤凰),也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神尊。一出生便是神尊,从没历过劫,是神族顶尊贵的神。与折颜私交甚好,同东华是打出来的挚友,因为是在青丘长大,所以和狐帝关系密切,但因某种原因和天族有些隔阂。天生银发,喜着白衣、蓝衣,在第一次神魔大战后归隐,居住在雪域(位于青丘北荒)。佩剑九幽影月剑,腰间常带镇魂鞭。

原创人物――晗曦
镇魂鞭鞭灵,常以人型伴在凌珞身侧,与凌珞关系亲密,是四海八荒最了解凌珞的人,不对,是灵。性格和尚章类似。

放图镇楼。







谁执落叶,渲染满地秋霜,一叶枯黄
谁念炙夏,映帘满塘荷香,一叶清凉
谁触青春,惊扰百花齐放,一叶浓妆
谁媚飞雪,飘摇寒梅无央,一叶冰霜
谁慕英雄,拯救万世沧桑,一世无双
谁持琉璃,颠沛半世红装,一世凄殇
谁仰风华,倾尽三世景仰,一世悲怆
谁拥江山,及尽大世风光,一世飞扬
谁痴真情,流露写意温柔,一生守候
谁弹凄曲,潇煞一段良奏,一生愧疚
谁问情仇,空流九千诬谬,一生念忧
谁掌善恶,拨乱诛煞罗休,一生赎救
谁愿心心相恋,谁愿生生相念,谁愿魂梦相连,谁愿携手百年。
十载寒灯已沧桑,仍说相遇又何妨?

风雪夜归人,依稀白发尾,灯火葳蕤,古都无人称谓,瞧是当年花蕊,曾与谁信步踏雪寻梅,又是思绪翩飞。

相思长,离恨短,几番意,难相负,十年情思百年渡,不解相思不忍顾……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17 18:41
    没有人吗。。。好吧


    没人写酋魔与磬儿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7 20:56
      楼楼更文,有人看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17 20:59
        嗯,那我去码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7 21:10
          楼楼加油,有暮云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我!!


          第一章
          桃花林中,一银发白衣的女子立于茅屋旁,对一粉衫男子悠悠开口:“折颜,你知我没那么闲的。”“我知道。”“那你还……”男子转过身,拍了拍姑娘的肩“这四海八荒第一个历劫神尊的人,你不好奇嘛?”“真真?哈哈,有趣。想不到四海八荒的第一个历劫的竟是他,也不枉我教了他几万年。”女子说着便坐下,靠着一棵桃树。“所以……”男子微微笑道。“我帮你就是了,他何时走的?”“两天前。”“嗯。”女子思索了片刻“我明日再去,你且先陪我去些地方。”听闻此话,男子面上挂了些悦色,装模作样的行了一礼“多谢神尊。”“你少来这套。”

          天族.九重天
          “小仙见过上神,神尊。帝君已等候多时,请。”司命恭敬地作了一揖,而后做出“请”的姿势。

          太晨宫
          “小仙告退。”说着,司命便退出了大殿。“东华,你既遣人等我们,想必是知道我们前来所谓何事吧”女子微微笑道。“若是,”白发紫衣的男子看了一眼粉衫男子“他来,我倒是知晓,可你来此所谓何事,我还真不明白。”“我倒没什么事,只是想向你讨个东西。”女子神色不改,依旧笑道。“何物?”“玄铁锁。”“你要那东西做什么?”一直未开口的折颜突然急道。“你着什么急啊,我又不做什么。”凌珞安慰道。“阿珞,我不能把它给你,”听到这,凌珞瞬间就急了,正要开口“但,你担心的不会发生的。”东华无视了凌珞的着急,缓缓说道。“你确定?”凌珞不信“自然,我何时骗过你?”“好吧,那我们先走了。”

          北荒.雪域
          “帮我封了仙力修为。”凌珞说道。“嗯?”折颜微微皱眉,“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入劫的事吗?”凌珞慢慢站起,从书架上取出一卷竹简,递给折颜“自己看吧。”
          “不如我去吧,这太危险了,若是出了事……”折颜看了竹简,说道。“我好歹是个神尊,没这么娇气,左右不过一个劫。”凌珞不以为然。“可…”“唉,你说你代我,可你并不知详细,况且我可是不受天道束缚的,安啦安啦。”凌珞安慰道。“嗯…”折颜思考了一会,“好吧,就这样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17 21:38
            沙发


            下一章暮云出场。


            没人我就不更文了,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8 09:39
              我忍不住了,好吧,我放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8 10:02
                第二章
                “哥哥,哥哥救我,哥哥救我!”一个生的颇好看的娃娃急急地哭喊着,白皙的小脸上也粘上了泥渍,他挣扎着向一个草垛跑去,可身后的官兵却拽着他往后拖去。草垛后正躲着一个与面前娃娃长得很像的一个小男孩,哭的满脸是泪,却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你个懦夫,你个懦夫,我恨你,我恨你!”小娃娃逃脱不了,只得放弃挣扎,恨恨地对不敢出来救他的小男孩大喊着……
                “走,快走。”一个官兵凶神恶煞地吼道,并用力推着前面被绳子绑着排成一列的人。“唉,我实在走不动了,走不动了。”一个妇人跌在地上,摇着头哀求道。“少废话,快走。”另一名士兵没好气的吼道,一手举鞭,狠戾地打在妇人身上。“不要!”娃娃一飞身扑在妇人身后,挡下了那记鞭打,妇人急忙反手,将娃娃护在身前。官兵看了这个场景有些气愤,举鞭向妇人不断打去。“不要不要!不要打我娘!”娃娃被妇人紧紧地护在怀里,哭喊着对官兵道。可官兵不但没有住手,打向妇人的力度反而越来越大。“啊――”娃娃大吼一声,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红色的凌冽的剑气向四周扩散而去,娃娃也青丝变白发。忽然一道蓝光向妇人飞去,小心护着妇人,可妇人还是被剑气震的晕了过去。娃娃清醒过来,惊恐地看着四周倒下的人,紧紧的抱着妇人,声泪俱下。
                “魔…鬼,魔鬼…你是…魔鬼,你…杀了自己的……母亲…”人群中一名士兵挣扎的爬起,恐惧地看着娃娃,言罢,也失去了力气,倒在了地上。娃娃依旧惊恐地看着四周,紧紧地抱着妇人,哭得满脸都是泪。
                凌珞化了一头乌发,面带淡蓝面纱走向娃娃“孩子,别怕,你的母亲没有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8 10:02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8 10:07
                    为什么没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8 10:11
                      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18 10:11
                        有人啊


                        啦啦啦,新人报道


                        楼楼今天还有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18 14:39
                          晚上还有一更


                          需要@的在这里留言啊


                          第三章
                          娃娃闻声看向凌珞,嘶哑着道:“真,真的吗?”凌珞亲切地微笑着,抬手抚去了娃娃脸上的泪,柔声答到:“是真的,带上你的母亲同我先走吧。”“嗯。”
                          凌珞将妇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小娃娃笨拙地端着盆水,置于床边的凳子上,捏干毛巾,在妇人脸上仔细的地擦拭着。“我们先出去吧,让你的母亲好好休息会儿。”凌珞轻轻开口对娃娃说道。“好。”
                          凌珞和那小娃娃坐在小屋院子里的椅子上,享受着清风徐徐,鸟语花香。“你叫什么名字?”凌珞开口问道,声音还是同方才一样轻柔。“我叫暮云。”娃娃糯糯的开口。
                          夜晚,妇人悠悠转醒。
                          “娘,你醒了。”娃娃看着妇人,露出甜甜的笑。“暮云,我们这是在哪啊,你哥哥呢?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妇人看着娃娃,心下松了一口气,可又因没有看到另一个孩子,焦急了问道,“……”娃娃垂下了眼牟,沉默不语。“你醒了,把药喝了。”凌珞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缓缓走向床边。娃娃看了一眼那黑乎乎的药,嫌弃地走开了。“你是?”妇人疑惑道。“我叫凌珞,方才路过山间,看到了你们,便带你们来到我暂时居住的小屋。”凌珞看妇人有些警惕,用了同娃娃说话一般的轻柔语气和妇人解释道。“啊,谢谢谢谢,多谢你救了我的孩子。”妇人感激地望着凌珞,接过了药,在凌珞盈盈的笑眼中喝下了那碗药。“那,你好好休息吧,”凌珞扶妇人躺下,掖了掖被子“暮云,让你母亲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出去。”

                          徐徐清风拂过树林,枝叶沙沙作响,夜莺隐在绿叶中歌唱,婉转动听。一轮明月挂在星空下,皎洁的月光撒在院子里,衬得娃娃的脸更加白皙。二人的发和女子的面纱也在晚风中飘扬。
                          “姐姐,你为什么要带着面纱呢?”娃娃靠在女子身上,轻轻问着。“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记得我。”女子仰头看着月亮,轻轻诉说着,没有了方才温柔的神色。娃娃闭着眼睛,享受着晚风拂面的感觉,并未注意女子的神色。“姐姐,我想永远记得你。”良久,娃娃开口说道。

                          “阿珞,我会永远记得你……”

                          “……嗯”女子轻轻应了一声。
                          晚风徐徐,枝叶沙沙,拂去了淡蓝面纱……

                          “暮云,凌珞姑娘,来吃饭了。”“来了来了。”暮云跳下床,径直跑向院子,“咦,凌珞姐姐呢?”
                          “快,赶紧走!”凌珞快步走进小院,对着二人说道。“怎么了?”暮云看着凌珞,疑惑道。“那些官兵又来了,我们要赶紧走。”凌珞着急道,随后带着妇人和孩子向林中跑去。
                          “我……我跑不动了,凌…凌珞姑娘,你快…你快带着暮云快走。”妇人摔倒在地上,气喘吁吁道。“快,他们在那儿,快!”远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凌珞急忙折返回来,背起妇人向附近的山洞奔去。
                          “你们在这躲好,我去引开他们。”凌珞将妇人和暮云安顿在小山洞内,用树叶遮盖好洞口,说道。“那你……”“没事。”凌珞微微一笑,离开了……

                          北荒.雪域
                          “阿珞,你确定你这样做不会打乱劫数吗?”折颜问道。“放心好了,这劫中本就有变数,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日后能回来罢了。”凌珞坐在桌前,答道。此时,她恢复了一头银发,而那淡蓝面纱早已不知所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18 19:01
                            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8 19:13
                              阿珞是谁啊?


                              文中有一句
                              “阿珞,我会永远记得你。”
                              是回忆,不是暮云说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18 19:30
                                来了


                                吃饭误终生,沙发变地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8 19:38
                                  昆仑墟
                                  “拜见神尊,不知神尊来我昆仑虚所谓何事?”一名弟子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询问道。“墨渊上神现在何处?”凌珞问道。“师傅现在瑶池。”那弟子不敢怠慢,答道。凌珞也不管他,径直向瑶池走去。
                                  “见过墨渊上神。”凌珞微微颔首。“应是我向神尊行礼才是。”墨渊闻言转过身,恭敬道。“既是我有事寻你,这也是应该的。”凌珞平淡地说着“请问上神,这轩辕剑?”“自有它的劫数。”“嗯,多谢上神解惑。”

                                  昆仑墟.山脚下
                                  “姐姐,他是天族的人,你又何必对他这么恭敬呢?”一个一身蓝衣的女孩突然出现在凌珞身边,疑惑道。“曦儿,他毕竟位战功赫赫的战神,又是父神嫡子,自然不可轻视。”凌珞耐心解释道。“唔……”女孩撅着嘴,点点头,眼里却还有一些疑惑。凌珞并没有在意,扶着女孩的肩,向前走着,“算算时间也到了,去唤折颜来吧。”“是。”

                                  北荒.雪域
                                  冰湖上泛着蓝光,白衣白发的女子立于湖心,寒风瑟瑟,衣发随风飘荡,粉衫男子信步走来。
                                  “为我护法。”清幽的声音响起,男子闻声坐下,筑起仙障将湖上的阵法笼罩在内。女子暗念咒语,阵内顿时狂风大作,衣诀纷飞,白发飞舞,阵内遗留的几朵落花在女子周围狂舞着,而女子依旧伫立不动,蓝光逐渐包围了她。
                                  蓦然,一道寒光闪过,殷红的鲜血自女子掌心滴下,并未落地,却是由光芒托起。“以吾之血为媒,入君之劫,为君度难!”此声,响彻云天;光芒,笼罩雪域。
                                  片刻,一切如初。女子,却不见踪影。

                                  骁月.云舞阁
                                  “义兄唤暮云前来是有什么事吗?”白衣白发的少年立于殿上,对一身着紫衣之人行了一礼,问道。“公羊朔又向苍梧族借了粮,为兄知道你向来不愿理这些俗事,但为兄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来找你。”紫衣缓缓说道,语气间透着些许无奈。“义兄放心,暮云此去定不负使命,不为骁月,只为义兄。”少年抱拳道。“此行管试与你一道前去。”“义兄,我一人即可。”少年依然抱拳,正色道,只是语气中多了一丝嫌弃。“邽岭山道路途凶险,为兄虽是让你去执行任务,可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紫衣解释道。“是……”
                                  “报――君尊,尊者,门口发现一名女子。”士兵急急忙忙地跑进大殿,单膝跪下叫道。二人闻言皆是蹩眉,面露疑惑。“义兄,让我去看看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3-19 20:33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