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史莱姆300年吧 关注:9,958贴子:10,919
  • 9回复贴,共1

146 吃闲饭的多了一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46 吃闲饭的多了一个
「你不应该放弃音乐。必须继续下去。」

 我断定道。


「虽说你可能现在作为吟游诗人完全没有销路,然而毕竟你已经从事这行很长时间了,如果没有特别的热情是做不下去的。像现在这样放弃的话就太可惜了――而且难保你以后不会后悔。」


 年轻人总会有热衷的东西。然而多半只是出于一时的热情,不久就会放弃,或者转移到别的兴趣上。
 然而,斯基法诺亚这名艺人并不是那种短时期就结束活动的人。也有俗话说水平越烂越是热衷,某种意义上她跟音乐很相配的。


 我稍微向前弯下腰,紧紧握住库库的手。
「啊、啊呜……」
 大概是太过突然,吓到她了。
 然而,我这里也必须表明我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不然会被别人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你是乐观积极地去转行做别的,我也不拦你。然而,现在的你是出于消极悲观的心态,觉得没办法了才想要转行。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继续从事吟游诗人的工作!」


 我前世住在东京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些梦想破灭打算回家乡的人。
 大家都毫无例外一副试图骗过自己心情的苦笑样子。
 如果说真心话,他们脸上就写着「我不能接受!」。虽然不能接受,却因为家庭原因或者经济困难而不得不回家乡。


 即使这样,人们也必须做出决定。各种可能性是不会同时发生的。因此,要尊重他们的决定。


 然而库库并不是自己做出决定,而是用排除法来打算走音乐之外的道路。所以必须阻止她。


「首先,请你再仔细考虑下音乐本身。如果问题在于卖不出去的话,就想想该怎么办。直到你想通为止,你都可以住在这里!如果对未来有了决定再回王都!」


「呜呜……真、真的可以吗……?我付不起房租的……」
「房租付不付都没差的。毕竟是我让你继续音乐之路,所以我会尽自己力所能及帮你的!直到你能挺起胸膛回王都那一天!」


 虽然这可能是我的独断专行,但我不想说着“让我们在王都再见吧!”然后跟她挥手告别。


「果然主人是我主人啊!」
「大姐头就是大姐头。嗯,没错。」


 不知为何,被弗拉德鲁特和罗莎莉给称赞了。虽然我觉得我只是做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就这样,我家临时增加了一名家庭成员。
「我是独角兔族的库库……。请多关照……」


 晚上,库库向大家做了自我介绍。对于我家的成员到底是什么人际关系的集合,库库好像有些疑问。不过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我家确实全是一些不明所以的人啊。


「因为这附近没有别的住户,所以你晚上也可以练习鲁特琴。直到女儿们入睡为止随便你弹。」
「我、我明白了……。那么,作为亲近的证明,我先弹一曲……」


 库库走到大家前面,拿出鲁特琴。
 倏地转身360度,然后又面向大家。


 接着,脸上变得跟刚才那副没自信的表情完全不同。
 咦,角色变了?


「呼哈哈哈!欢迎来到在下这死与破灭的盛宴!那么第一首!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变成斯基法诺亚的角色了!
 鲁特琴发出金属的轰鸣。居然能发出这种吉他的音色啊……。


「苦艾草、苦艾草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跟以前一样,歌词完全意义不明。


 珐露珐像是完全接受不能,捂着耳朵,眼睛变成<× ×>的形状。看起来特别抵触啊。
 某种意义上跟珐露珐相反,夏露夏在椅子上睡着了。真的假的?在这种噪声中居然能睡着?对不起,把音乐说成噪声稍微有些失礼啊。


 莱卡像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一样歪着头,哈尔卡拉则是一脸无趣的表情。总之,看了周围的反应就能明白反响非常不好。
 罗莎莉看起来真的耐性很强,饶有兴致地听着。
「因为现在没化妆所以冲击力不足啊。不如干脆弄出毛发倒竖的效果怎样?」
 你还想让她更过激吗……。


 家人里,果然唯有弗拉德鲁特与众不同,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脸上的表情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


「想起来了。这一首名叫『毒之时代(魔神历28年版)』啊。」
「弗拉德鲁特,这所谓的魔神历是什么东西啊?」
「斯基法诺亚把她出道以来的期间,用一种独特的历法来表现,称作魔神历。也就是在活动开始第28年进行的重新编曲。原曲『毒之时代』是出道第二年创作的初期名曲。最初在王都的酒馆『人生如梦亭』演奏的时候,吸引了16名听众。」
 不愧是弗拉德鲁特,真熟悉啊。熟悉地都过了头。而且,这听众数量有点少啊……。
 说话间,第一曲结束了。


「呼哈哈哈哈!在下的热情也高涨起来了!第二首是『在车裂刑场下盛开的一朵花』!」
「这样啊,接下来是一首能让人摇头的曲子啊。」


「弗拉德鲁特你到底从哪里打听到这些资讯的啊?而且,看起来你自己没摇头啊。」
「我弗拉德鲁特是单纯享受音乐派,不会跟着起哄。而且,蓝龙闹起来的话会很危险。」
 比想象的更要现实的理由。确实虽说现在是人形,如果听歌的时候兴奋起来,一不小心变回龙形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啊,接下来是『一亿年战争』『流血的圣人』『乌鸦的罪』三首连唱!」


 哎呀,糟了。意外地很花时间啊。不是一两首就能结束的啊。
「呜哇哇!完全不明白歌和歌之间的区别啊!听起来都一样啊!」
 珐露珐,你这批评直戳痛点所以不能说啊!


「抱歉了库库,你能就此结束吗?」
 因为一半以上的人都不想听,所以还是让她结束了更好吧。
「谁、谁是库库啊?在、在下是斯基法诺亚!才没有库库这种可爱的名字!接下来赠予尔等真正的绝望――」
「啊,这种角色扮演就算了吧。」
「…………好的、明白了。……非常抱歉。」


 库库恢复了本色。
「因为是即兴演奏,所以弹得不好……。鲁特琴也有两个地方弹错了……」
「我觉得,恐怕问题不在这种层面吧。」
 想要解决问题,估计比想象的要更花时间啊……。


回复
1楼2018-03-17 13:50
    146TXT
    前面请加度盘的前缀
    1NFFbeu2-_76R4l_nbih9bQ


    密: 78f7


    收起回复
    4楼2018-03-17 13:54
      你这个唱法怪不得卖不出去。心疼梓姐姐一秒,这还能挽救吗?……


      回复
      5楼2018-03-17 13:59
        感觉还能抢救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7 15: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7 17:02
            该不会后来曲风变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3-17 17:08
              吃闲饭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17 22:44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3-17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