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迩吧 关注:835贴子:78,303
  • 22回复贴,共1

「Yes’Suoer_搬文」《烽烟墟旧》风津道续写文 CP索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索音CP,原著背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3-15 17:34
    作者@雨之琉璃果_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3-15 17:34
      序章.
      风雪弥天,从茫茫冰原上呼啸而来的寒意亘古不变,风水两国的边境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光景。
      千年来,一代代王爵使徒故去,与此同时又有更强力的诞生,生命易逝,唯有这片荒凉大地长存。
      据因德古老文献记载,为防御水源魂术师误入因德境内,先前这里有好几千的驻兵,甚至还有强力的结界。然而,就索迩感知到的魂力来说,这里荒凉一片暴风雪中除了能勉强捕捉到的魂兽杂乱无章的魂力以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算了,那应该是很久很久的年代了吧。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知道原先那批驻守边疆的魂术师后来下落如何,更不会有人想到荒野雪原曾是因德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
      索迩一个人站立在风雪中,衣领上柔软的绒毛就像初雪般洁白,在空中轻轻颤动,他整个人就像风中的一个灵秀的精灵。
      风掠过他光滑完美仿如瓷器的皮肤,留下了一层薄薄的寒霜,雪的光影在他的脊背上交织,焕发出神父的光芒。他就像是天地间一个不知疲惫的朝圣者,现在终于停下了朝圣的脚步。
      他本是要赶去执行那个“重要的任务”的,然而不知为何他停住了。
      闭上眼,浓密的睫毛如同羽翼,覆盖在他俊秀的面容之上。
      他在聆听,聆听一个近在咫尺又仿若是地平线那端发出的声音,一种毫无抵抗能力的违和感。这种声音,普通魂术师是听不见的,准确来说,它并非切实存在,而是产生于成千上万种复杂魂力波动所造成的扭曲。
      往事如潮水般涌入记忆的浅层。
      多年以前,当他刚刚成为使徒的时候,索迩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整天只知和各路魂术师嬉戏打闹的快活小子,那个时候偶然间听西鲁芙提起过,风水两国曾私下签订过一个绝密合约,当时他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哈哈笑着说该不会是把水源的漂亮姑娘们送到因德来吧,为此他还狠狠吃了西鲁芙一记爆栗。
      现在看来,那个合约签订的时间,和那群魂术师消失的时间是何其的接近啊。
      索迩没由来的一阵心寒。
      至于合约的内容,好像是要去制造一种禁忌的物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3-15 17:35
        这样想来的话,他们要制造的东西其实是魂术师吗?啊不,魂兽之类的也照样会造成刚才的那种魂力波动。只是,除去那合格的一股,其余的,都只是试验品吗?
        又或许,在这成千上百股魂力中,并没有一股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否则,一件物品,哪怕是世间上最为复杂的工艺品,人类历史上最为壮观的奇迹,也不会花去这么多时间去设计、雕刻、打磨、加工……他们要制造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杀戮成性的怪物……
        索迩想,如果他不知道这些的话,也许仅仅只会感性地把这个声音当成是一种绝望的哀嚎或者是求助吧。有那么一群人,他们被世界遗落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惊恐无助地等待着绝望的荆棘刺入他们的心脏,却仍怀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想在冷漠的人群中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然而,无人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更无人理会他们的希望。他们,在那里有被寒风刺痛吗?
        索迩突然折转,他精准的魂力感知告诉他“那群人”的位置就在前方不远处。如果刚刚的想法都是真的,他愿意帮助他们吗?又或许,所有的爱恨不过是自己的臆想,在那里生活着的,说不定只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机器,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悲悯,且会将自作多情伸出援手的自己给无情斩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3-15 17:39
          他的步伐空灵而诡异,像是幽灵在寻找自己的同类。
          终于,索迩在一个黑黝黝的洞穴口站定了,通向底部的台阶破旧不堪,而周围的空气散发着诡异的血腥气息,但是洞穴深处却漆黑不见一丝光星。
          他明白,再往前走,就会受到来自风后和祭司的双方面追究了。只是因为一个没有来由的思想,就走至此,索迩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时过多年,他早已不是那个一往无前,捅了窟窿有人补的使徒了,他已成为因德帝国除一度王爵外最最至高无上的王爵,将传奇披戴,受万众景仰。
          虽然,在西鲁芙,还有伊赫洛斯他们的眼中,他比之昔年,并无二致。
          依然保有那颗向往自由的心灵,只是现在,贵为王爵却身不由己,真是可悲。
          他转身离去,向着冰天雪地。
          索迩摘下兜帽,他精致的面容上展现出一个与孩童一模一样的调皮微笑。
          他清澈如泉的眼里,此时倒映着前方模糊白影里,建筑群宏伟的黑色轮廓。
          终于抵达了,这个辽阔的国度。
          往事翩跹如蝶,而前方的道路,早已烽烟四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3-15 17:40
            第一章
            狭窄的甬道在黑暗中笔直向前延伸,装饰古朴的墙灯悬挂在空中,灯火映射着高大的石壁,反而把道路衬托得更加狭窄。
            “嘛,完全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的建筑啊。”索迩自言自语,一抹轻松的微笑挂在嘴角边上,他此刻如入无人之境,走在水源的魂术重地。
            不过,凭他那无声无息的步伐,和加速搏动的心跳速率便知道,他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轻松,虽说他入的确实是“无人之境”。
            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凭着【天音】系统搜集的情报,索迩巧妙地避过了绝大部分巡逻的白银使者,只遇到过两个在上班时间开小差的倒霉鬼,还有一潭似乎藏着神秘力量的黑水,但那充其量只能难住水源魂术师吧,对天生就懂漂浮之术的风源魂术师来说这都是小菜一碟。
            索迩心里正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一会儿若是狭路相逢不幸遇上了水源魂术师,只需要扭曲周围的空气,用光线给他们造成错觉即可,可是如果对方感知能力和魂力都是极高的水平……那就只好,动手了。
            这并不是索迩想要的结局。一路走来,索迩都在尽可能地避免过多使用魂力,很多时候他都只是在老老实实走路,以至于现在有些腰酸腿疼。
            可是,所有的担心仿佛都是没有必要的,进程看上去依然十分顺利,这反倒使索迩更加不安。
            他怎么有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3-15 19:28
              停在一面空档的旧石墙前面,他伸出手,屏息凝神的感应前方魂力波动。从石壁背后传来的微弱的魂力刺痛了索迩的手指,索迩立刻锁紧眉头,停止了前进。
              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了什么声音。
              “谢谢你……”
              “什么?我被抓回来……为什么连你也?”
              “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因为我?”
              是两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刚强语调中透着坚韧,而另一个的神音空灵动听,但是其中却饱含疲惫。
              这两个女孩儿应该认识的吧?索迩想了想,继续听着。
              “我的爵印已经被他们用不知道什么手段,给封印了起来。所有的魂力都被锁在爵印里,无法流动到魂路中,我现在,和一个平民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那我应该也是被封印了。我只要一运行魂力,全身的魂路就发出尖锐的疼痛来,像要把我撕开一样。”
              爵印?她们是王爵还是使徒?亚斯蓝的王爵使徒一夜之间,居然都落到这种被囚禁的地步?索迩不禁对她们的谈话内容起了兴趣,但与此同时,他的一缕思绪忽然飘到了遥远的风源心脏……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身体里面,被植入了第三种崭新的回路么……”
              ……
              “原来他们抓我,目的是这个……”
              “不仅仅是这个。如果你能够活下来,那么,他们将会把你的身体里那套‘永生回路’剥离出来,植入我的体内,这样,我都能够承受的攻击强度,将变得难以想象,我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变成他们想要的怪物了……而且……”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15 19:28
                “我想,它们真正的目的,恐怕都不在我身上。毕竟,我只是一个个别的个体。而对于他们来说,你才是真正最具价值的标本,如果能够成功地将你身上的魂路剥离复制出来,那么,他们就可以将无数种具有各种天赋能量的魂路,搭配着永生回路,种植进新王爵使徒体内……它们将让双生王爵这种超越常规的存在,从一个‘亚斯蓝从未有过的奇迹’,变成‘量产’,到那个时候……”
                至此,事情的发展似乎已经变得格外有趣了。
                索迩没有想到这次潜入水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收获,他愉悦的想,如果他逃走时顺带把这两个女子偷到风源去……应该不算过分吧,他已经开始兴奋地想象水源祭司发觉重要棋子丢失之后的心情,那该是如何的滑稽可笑。他忍住笑,开始灵巧的动手解开石墙上的结界。
                一瞬间,那个虚弱疲惫的女人似乎已经发现他的存在了,因为她突然停止了说话。
                “到那个时候,会怎样?”
                那个停止说话的女人没有接上对方的话,而刚刚发问的那个女人也猛然回头,紧紧盯向了黑暗中,自己所在的方位。
                索迩慢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轻盈地走到二人中间,以尽可能潇洒的表情面对着二人。索迩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也打算回避将要随之而来的麻烦。
                “你们两个说的话,很有意思啊……”他反应很快,迅速在脑海里联系起了西鲁芙告诉自己的情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二人的名字。
                那个此时正身负三套魂路的女人叫鬼山莲泉,前任五度使徒。而那个爵印被彻底封印的,似乎是水源的杀戮使徒,神音。
                一个动人的微笑绽放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像个刚刚搞完一桩恶作剧的精灵。他想装作发愁的样子,可却难以抑制住心底的幸灾乐祸,略微停顿片刻,他回应两个姑娘说:“我啊,,“我是个贼。我呢,来这里偷一点儿东西。当然,我要偷的东西不是你们。不过呢,听了你们两个刚刚的对话,我觉得,把你们两个一起偷出去,也是个好主意。就像你说的那样,你们,确实是两个非常不错的标本呢。”
                索迩觉得,做出这样事情的自己可不能再使用真名了,他思索了一下自己来到水源前那场足够惊心动魄的打斗……笑了一下。
                “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叫阿克琉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3-15 19:28
                  几分钟后,索迩又出现在了莲泉、神音的面前,只不过背上多了一个沉甸甸的棺材。
                  刚刚,他做成了一桩交易,此时心中有兴奋也有沉重。幽花和麒零愿意和他走确实是件好事,幽花熟知心脏的地形与防守,这样一来,把这个重要的容器带出心脏就会更加容易。并且,索迩有预感,无论是莲泉、神音,还是麒零、幽花,都是水源魂力系统下一次升级中的核心成员。
                  直到他们几个遇到霓虹——个迅猛如同闪电面容仿若天使的男子,索迩才感到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当然了,最让索迩惊愕的,还是麒零的魂器——风津。
                  麒零作为一个水源使徒,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魂器?
                  这样一来,更加坚定了索迩要把麒零带回因德的决心。
                  索迩的风刃迅速飞射出去,透过气盾,在霓虹的胸膛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血痕,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谁的血,滴滴嗒嗒打在了冰冷的石板上,血雾飞溅。
                  这个人,他不会疼么?索迩吸取了上次经验教训,立即调整作战方式,可是隐身的他又一次不幸被幽花的弓弦绊住。饱满的苦笑堆在了索迩脸上,看来带四个水源小朋友走,其实相当麻烦啊。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怨自己冒充风源七度使徒以至于无法使出全力迎战吧,真是没办法。
                  索迩扭头看向神音、莲泉,她们两个如果具有战斗力的话事情会容易很多。索迩清楚自己有能力修复二人的回路,只是现在还不行。
                  他的目光在神音身上停住了,这个满身伤痕的女孩儿从一开始便心事重重,面无表情,甚至很少参与和麒零他们的交谈,也从没有被自己任何一句笑话逗笑过。
                  难道是她对我起了什么疑心?索迩不禁深思。
                  “白银祭司不是也在你身上试验了很多种攻击元素么,你现在的实力也比之前有了飞跃吧。还是打不过霓虹?”背后传来天束幽花不服气的声音。
                  神音依然沉思着,没有接话,她轻轻地摇头,也不清楚是要表达承认,还是不知道。
                  其实神音内心,并不想把这些事情向外透露。
                  昏暗的灯光投下阴影,掩盖了她的面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15 19:29
                    神音模模糊糊的记得,有一次自己在深渊回廊被一头上位王爵级别魂力的魂兽伤得濒死,在她掉落于黄金湖泊中,她的意识都已经几乎丧失了,那时候,神音真的认为自己可能会死。
                    不过在此之后,身上的魂路就发生了变化,几乎锁死完全无法使用,只是在承受攻击后依然能够发展进化。
                    那这样看来,自己的魂路绝对不是被封印,想要修复或许很简单,亦或许很复杂……
                    不过神音没打算声张,说到底,无论是麒零幽花莲泉还是来自异国的索迩,都和她不是一路人啊。
                    她要做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告诉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3-15 19:30
                      经过周详的讨论,众人一致同意,由索迩将霓虹拖延,其余人先行逃走,之后再做别的打算。
                      无论怎样,先将麒零他们支开,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吧。
                      脚步声在回廊上渐渐散去,周围恢复了平静。
                      虽然索迩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他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被发现。
                      听说,四度王爵特蕾娅,也就是面前这个霓虹的王爵具有极强的魂力感知能力,如果特蕾娅回到了心脏附近,那就糟了……
                      还是速战速决为好。
                      索迩看向石室门口由天束幽花弓弦编织而成的密密麻麻的网,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很快,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如绅士一般优雅地摘下了一直戴在自己手上的手套,从指间上爆发而出的蓝色闪电照亮了整间石室。
                      “那,来玩玩吧。”索迩的微笑完美的无懈可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3-15 19:30
                        冬日新升起的阳光,尽管温度并不高但也足够温暖冰冷的手脚。风没有了夜空中的凛冽,而是温柔地摩擦着皮肤,久违的新鲜空气使人心情爽朗。
                        神音举步迟疑,她本来并不打算和这些人一起行动,但是当她偶然间听到了他们所计划的路线时,也决心随索迩他们一同前往风源。
                        她原本就是孤独的一个人,不将他们牵扯进来,也是好事。
                        但是现在,似乎暂时没办法挣脱开这种羁绊了,先伺机而动吧。神音苦笑着摇摇头。
                        索迩扭过头,招呼落在后面独自前行的神音。
                        他主动向神音探过身去,笑声是少年独有的爽朗。
                        “嗨,你没事吧,一起走吗?”
                        这似乎是他单独和神音说的第一句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3-15 19:31
                          ——很多年后,当索迩与神音已经彼此熟络到再也不可分割的地步时,也是在一个冬日的清晨,两人一起散着步,索迩听神音笑着地谈起那时的事,目光里满是怜惜与疼爱。
                          ——神音那时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他也懂得了。
                          ——当初,她在石室里见到来阻拦他们逃走的霓虹时,霓虹的表现就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了一样,冷漠,无情,就像一台精准的杀戮机器。
                          ——可是,那明明她第一个可以真正称地上是朋友的人啊,那是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为数不多地关心过她、爱护过她的人,也是她万万不想伤害的对象。
                          ——可这些,终究抵不过白银祭司和特蕾娅王爵的指令吧。
                          ——她从石室里迈步而出,几多不舍,回眸望去,霓虹沉默的背景,仿佛在向她道着永诀。
                          神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预感到,漫长的余生中,她有可能再也难见到霓虹了。
                          过去的记忆被封存在身后的石室里,前方等待她的是无尽风雪,以及未知的国度。
                          索迩问她,有没有过后悔过。
                          神音沉默了片刻,却笑着回答:“我永远不会为自己做出的抉择后悔”。
                          那笑容,时隔多年都是如此凄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3-15 19:32
                            第二章
                            凛冬刺骨的寒风鼓动着众人单薄的衣衫,拉尔勒恒河川流不息。
                            当索迩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麒零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一声发自肺腑的“啊”刺破了清晨的宁静。
                            “去去,帮我倒一杯水来。”索迩故作轻松地说。
                            “大爷!你当自己在驿站喝茶呢?我们是在逃命,哪儿去帮你倒水啊!”麒零不动脑筋地回击到。
                            “从河里装水过来。”索迩解下腰间的皮囊递给麒零。
                            他望向远处,天束幽花独自一人望向宽阔的河面发呆,而莲泉、神音正靠在桥墩石壁上休息,面色苍白,清晨的清冷让他的四肢多少有些麻木。
                            “给,擦一下吧。”索迩将怀间的手帕递到了神音面前,温热的绸面上飘散着淡淡的樱花花香。与此同时,一股更为影绰的清香刺激到了索迩的嗅觉,凛冬之中,仿有玉兰盛开。 “谢谢。”神音很有礼貌地接过了索迩递来的手帕,接着闭目养神,长长的刘海遮挡了她的神情。 ——果然啊,这个女子已经对我起疑心了。
                            索迩看着神音单薄的纱衣,看着她微微扭向一侧的年轻面颊以及扣在手帕上颤抖不已的指间,情不自禁地想。他想起了昔年时,自己与神氏家族一名子弟的一次偶然会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3-15 19:32
                              那时,风水两国交好,跨国贸易兴盛,往来商队络绎不绝。为找人切磋魂术,也为听闻异国风土人情,索迩常跑至因德为异国旅客提供的驿站,与各路人等交好。
                              水源帝都格兰尔特的神氏家族实力雄厚,新一代均为魂力出众的佼佼者,是风水驿站的常客。
                              “神御,你可来了,这次可真是让我等好久。快说,你们水源最近又有什么好玩事发生?”索迩迫不及待地招呼着刚刚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神御。
                              “老兄,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好严肃。”索迩对着神御那张假正经的脸调侃道。
                              “承蒙阁下关怀,亚斯兰近期并无新鲜事可闻,这是我的兄长,神斯。长兄,这是索迩,是风源的望族。”
                              神御说完,索迩才发现神御背后又跟进来一个陌生男子。如天神一般的银白色装束,倨傲的表情,以及周围众人的反应,都预示着这个男人的尊贵地位。
                              索迩记得法夜他从小就教导自己要多和正派的人物打交道,一时兴致上来,倒也不介意逢场作戏。
                              “咳咳……”索迩清了清嗓子,“早就听闻神氏家族新一代个个都是人才,今日一见阁下,果真是一表人才啊。”
                              “过誉,过誉,我们家族新一代四子三女,在下身为他们的兄长,实在不才。”神斯谦虚地回敬道。
                              “啊!那这么说,你的弟弟妹妹们都比你厉害喽,那最厉害的是谁啊……”
                              “吭吭吭……”索迩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神御的咳嗽声。
                              “可能是……小妹吧。”神斯低头抿茶,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阴郁而恐怖。
                              “小妹?是你们家族最小的妹妹吗?”索迩问。
                              “是。”神斯回答。
                              “啊哈,水源女子温婉美丽人尽皆知,那一定是个非常温柔可爱的大小姐,能被这样一个妹妹天天粘着,做哥哥也真幸福。”索迩说得眉飞色舞,想挽回对方一点好感。
                              “小妹她灵动可人,冰雪聪明,对我也自然十分尊敬。”神斯依然不冷不热的回答。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3-15 19:33
                                直至来亚斯兰前几天,索迩才通过【风音】听说水源二度使徒就是神氏家族最小的女儿——神音,着实惊讶。
                                对比起眼前的人儿,说是倾国倾城、冰雪聪明不假,可是温柔可爱、灵动可人之类的实在是不适宜形容一个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女子。
                                想来,神氏家族也是对这个最小的女儿不大了解吧。
                                看来,果如风音所说的那样——杀戮使徒,凝腥洞穴新一代侵蚀者,常年不在帝都,行踪诡秘。
                                ——一个年龄只有十来岁的孩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独走天涯的?
                                “你没事儿吧?打赢霓虹了?”麒零跑来,将拉尔勒恒河清冽的河水递给索迩。
                                清凉的河水融着冰雪的气息,顺着咽喉滑向了食道。
                                “你开玩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我怎么可能赢得了他。你们走了不久,我就隐身了,然后飞快地逃了出来。” “隐身真是个好用的魂术……哎,可惜我不是风源的人。”麒零叹了口气。 “也不一定……”阿克琉克那张玩世不恭的脸,突然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麒零转过身,疑惑地看着阿克琉克。 “你还记得在心脏里,我冲你下跪的事情么?”阿克琉克表情有点尴尬,支支吾吾地提起这件丢脸的事情。
                                “我正好想问你,你这算闹得是哪出啊?干吗要跪我?你可别说想要拜我为师什么的啊……”麒零天真地看着索迩,他没有注意到刚刚还在闭目养神的神音和莲泉交换了一个眼色,也没有注意到正向他徐徐靠拢的幽花,这个新生代的王爵仿佛并不知道下跪这个动作对王爵还有使徒来说意义多么重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3-15 19:34
                                  “我跪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那把剑,那是我们风源的圣剑,叫做【风津】。”索迩看起来,就像是被刚才喝的水给呛到了。
                                  “哦……你怎么知道那是你们国家的圣剑啊,也许你跪错了呢。”麒零瞪着眼珠问道。
                                  “小崽子,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书’,你有没有读过啊?”索迩无可奈何地说道,“传说中,一开始在我们国度里,是没有风的。因为所有的风都来自极北雪原,但因德北面有一座巨大的雪山,它阻挡了所有极北雪原吹来的风。后来,传说中的风神,就用这把叫做‘风津’的圣剑,劈开了雪山,砍出了一个峡谷,使得极北之地最纯净的风可以吹进因德的领域。这个峡谷就是现在风源最神圣的地方——风津道。后来,当风神死去的时候,他留下了自己一部分的灵魂在剑身里,这把剑也就一直流传给后来的世人。‘风津’圣剑从来都是自己选择主人,而且当持有者如果被更优秀的人超越时,‘风津’会自己消失,寻找新的主人。圣剑‘风津’在我们国度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风津’在因德帝国拥有非常非常高的神圣地位,几乎是我们信仰的图腾。传说中手持‘风津’的人,将永恒地守卫因为帝国。所以,当我们看见‘风津’的时候,我们是必须下跪的。”
                                  “这么厉害!”麒零感叹道,他正打算着把那把剑拿出来再挥舞几下子,可是被索迩制止了。
                                  “所有人隐藏魂力,不要说话。”索迩面色凝重,他低声地说完之后,无数旋转的气流就包围住了他们几个人,“我不一定能保证做到,但是我试试看……”
                                  头顶有马蹄声飞驰过桥面,所有人的心都被恐惧给牢牢攥紧。索迩释放风盾,试图屏蔽对方的感知,他能感应出来人就是水源的二度王爵幽冥以及四度王爵特蕾娅,同时几缕魂力游走,他想感知一下这两位王爵的魂力,以对战争形势做出判断,可是……可是……有哪里不对。
                                  刚刚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有受到死灵镜面的投影,包括神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3-15 19:34
                                    如果神音魂力是被完全封印的话,那么,她就等同于一个完全不具备魂力的物体,是不会像莲泉一样,受到镜面投影的!
                                    那么,这样的话,神音的魂力不是被封印,而是被……储藏。
                                    他突然明白了,可能神音,就是水源制造出来的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怪物。
                                    这样一来的话,神音她,就必须和自己回风源,接受祭司的审查!
                                    索迩皱紧眉头,眼神中闪现万千刀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3-15 19:35
                                      第三章
                                      “刚刚真是,可怕啊,还好我提早跑出去了,不然就被困在这个冰棺里啦……”索迩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他看到此时麒零幽花面面相觑,莲泉惊魂未定,而神音却神游物外。
                                      刚才,在众人看到自己死灵投影的瞬间,围绕住他们的三面冰墙轰然倒塌。当然,“众人”,除了索迩。
                                      精准的魂力感知加上死灵投影的能力,在座的所有的亚斯兰的王爵还有使徒都清楚地意识到,来人是二度王爵幽冥还有四度王爵特蕾娅。
                                      祭司已经这么快获悉了他们逃跑的消息了吗?既然派出两位王爵来抓他们,又为何要放过他们?
                                      太阳渐渐爬上了头顶,明亮的阳光挥洒于大地,大家已不再言语。尽快撤离格兰尔特,这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我先治你吧,这样我们也能快点离开。”再三思虑后索迩对着莲泉说,“我治病的时候,可不太喜欢别人的围观。否则,我一紧张,挑断几根魂路,我可不负责。”
                                      几乎是一瞬间,索迩和莲泉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时间缓缓地流逝,众人耐心地等待,艳阳初升,雾霭稀薄,风穿层林,草木翕动。一股透明的涟漪从树林深处荡漾开来,再次睁开眼时,已是漫天冰雪。
                                      鬼山莲泉和索迩,缓慢地从风雪深处走了出来。他们轻扬下颚,风发意气,是冰雪中的斗士。
                                      【雪妖的闪光】,这个莲泉的新天赋,自娜塔西娅时起,就是远征意义的代名词。这继【风津】之后再一次让索迩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轻轻地揉动着自己的手指,他那双柔软的麂皮手套,隐隐泛出模糊的光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3-15 19:3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31 11:06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31 11:07
                                            qw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5-17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