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剜明月染春水吧 关注:1贴子:677
  • 0回复贴,共1

先是牢狱之灾,后是痛失万贯家私,男子接连厄运,皆是保家仙作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辈人说,每个人家里都住着一个家仙,这家仙有的是长仙(蛇),有的是黄鼬、有的是刺猬或者狐狸。今天咱们讲的这个故事,说的就是长仙。
文祥家住在大山边上,山中多产名贵草药,很多外地药商为了能买到好药,便亲自在山下收购药草,有些人还自己去山上采药。文祥的父亲很有经济头脑,他在山脚下盖了几间房,开了家小旅店。药商们吃住在旅店,药农们下山直接去旅店找买家,文祥家的旅店即是旅店又是药草买卖场。
文祥的父亲善良厚道,看药农很劳累,便免费给他们准备茶水。方圆几十里独这一家旅店,店主人又实在,生意想不红火都不可能。文祥的父亲说,这是长仙在保佑他们。作为回报,每天他都会拿一个鸡蛋放到磨坊里供奉长仙,磨坊的门一直锁着,不许任何人进去。有一次,文祥偷偷跟在父亲后面,他看到磨坊里打扫得很干净,磨盘下边有一个碗口大的洞,那鸡蛋就供奉在磨盘上的圈盘里。
从文祥懂事起,父亲就把他带在身边,潜移默化,文祥对怎么做生意早已熟知。父亲生病后,就把生意交给了儿子,他再三叮嘱儿子不要忘记每天供奉长仙,还时常对儿子说:“儿啊,做生意要以诚信为本,万不可失信!”文祥一边答应,却一边在心里对父亲那老一套的生意经,嗤之以鼻。
父亲去世后,没人唠叨他,文祥便随心所欲的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他把住店费提了,免费的茶水也要钱了。后来他又在客人的饭菜上打主意,他把父亲之前盛菜用的大盘子,都换成了小盘子,菜量也减少了,可价钱却一点也没减。客人们虽然心里不痛快,可附近就这一家旅店,不住总不能吃睡在露天里。
药商们收购的药草都是鲜品,他们在店里晾晒阴干,再打包带走。遇上连阴天,药草干不了就会霉变,药草霉变不仅不能治病,病人吃了还有可能中毒,所以,只要药草霉变,药商就自认倒霉,扔掉。
文祥看那些药草价钱高,便趁药商不在,偷偷拿药商们晾晒好的药草,可他怕被发现,不敢多拿。后来,文祥看到药商扔掉霉变的药草,眼珠一转,一个主意就来了。趁药商不注意,他偷偷把霉变的药草捡回了,天气好的时候,在水里淘洗掉霉斑,放在屋顶上晒干放起来。等药商们白天去山上时,他借打扫房间的空儿,偷偷用霉变的药草换掉药商早晾晒好的药草。因为他每次掺杂的量不算多,药商们一直没发现。
文祥把好药草攒起来了趁去镇上时卖给镇上的药店,这样,他不用本就得了不少外快。每次卖了药草,文祥高兴,回家就给长仙多供奉一个鸡蛋。也是奇怪了,每次文祥供奉两个鸡蛋,那长仙绝对会一个鸡蛋也不动。
这一天清早,文祥又把鸡蛋供奉到磨盘上,冲着磨盘下的洞穴双手合十,说:“长仙老人家,请您保佑文家多多发财!”拜完长仙,文祥还没转身,就听到磨盘下有奇怪的响声。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只吓得嘴巴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只见磨盘下的洞口里,钻出一条碗口粗的白蛇,白蛇吐着信子,直立着身子,一口吞下鸡蛋,在磨盘上绕了一周,然后定定地瞅了文祥半天,慢慢钻进了洞穴里。
等白蛇钻进洞里,文祥深吸一口气,筛糠般颤抖着身子,挪出磨坊。他曾听父亲说,家仙平时是不让人见的,只要让人看见,那就是它要离开了。家仙离开,就意味着它不再保佑这家人,换一句话说,就是这家人家道要破败了。
这天晚上,文祥睡着后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白衣男子对他说:“我是你们家的家仙,你父亲忠厚善良,因为尊敬他人品,我自愿来到你家。吃了你家的供奉,本应保你家平安,但你做的事,人神共怒,我若再保你,必会遭到天谴!看在你父亲的面上,我给你点警示,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就会祸及自己!”白衣男子说完,走出了房门。
第二天,文祥依旧拿鸡蛋供奉长仙,可从那天开始,长仙却再也没吃过一颗鸡蛋。开始,文祥还有些敬畏,可时间久了,就把这事忘了。
这一天,文祥有事出门,他把自己晒得霉变药草交给妻子,让她打扫药商房间,偷换好药草。妻子从心里不赞成他这种行为,可又不敢反驳。嘴上答应,却把药草放了起来。
文祥去镇上采购肉菜,拿起他以为调换的药草去药店买。药店收草药的是个新去不久的伙计,因为文祥之前买的都是成色很好的药材,便只问了药名看也没看,收下了药草。
也合该有事,县太爷老爹病了,郎中开出药方,县太爷差人去药店抓药。这县太爷贪得无厌,需要什么就让家人去市面拿,当然,钱你是别想指望他能吐出一枚铜子。药铺伙计配药的时候,就把文祥拿来的药放进去了。
县太爷老爹吃了药,竟七窍流血死了!县太爷一看大怒,派人把郎中抓起来,郎中大喊冤枉,说他开的处方,药都是毒性小的,即便不管用,可也不可能药死人,一定是药草出了毛病。县太爷又找了几个郎中,他们看了县太爷老爹的死状,都说是药草有问题。县太爷让人抓拿药店掌柜。最后得知药是文祥买的,便把文祥抓了起来,狠狠打了一顿,直接扔进死牢。
文祥被抓后,家里就乱成了一锅粥,妻子正不知如何是好,家里来了个白衣男子,他对文祥妻子说,他是文家的远房亲戚,他能把文祥救出来,但是,得需要一大笔钱,以后他们家可能就要受穷了。文祥妻子赶紧说,只要人救出来,日子穷福都无所谓。白衣男子把文祥的家产卖掉,拿着钱找到县太爷家。
县太爷一听白衣男子要求放了文祥,正想喊差役把他抓起来,谁知白衣人袍袖一甩,县太爷立时成了哑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白衣人把银钱放到桌子上,说:“这些钱,是文祥家所有的财产,是对你家老爷去世做的补偿,虽说祸起文祥,但老爷子的身体一向弱,保不准那天就没了命。再说这事若追究起来,你鱼肉乡里,贪得无厌的事让官府知道,你这芝麻大的小县官不仅不能保住,连你贪的那些钱也都要充公了!”白衣人接着说:“你是个明白人,我希望今天晚上就能见到被放的文祥!”说完,白衣人,转身,消失在县太爷的面前。
县太爷吓坏了,这白衣人明显不是人啊,若跟他纠缠起来,他取自己的性命可是如探囊中之物。罢罢罢!老爹死都死了,不能再把自己的前程搭上了!他冲外喊道:“来人!把文祥放了……”一年以后,县官因为贪污受贿被人告发,最终被判充军,他盘剥的钱财最终也都被充公。
文祥被放出来后,因为他偷草药的事儿药商都知道了,此后再也没人住他家的旅店。后来有人在附近开了家旅店,他家旅店就更没人住了。文祥只好跟妻儿回了村里,过起日出而耕的日子。
一天晚上,文祥又梦到白衣人,白人对他说,文祥丧失良心,劣药充好,等于害人命,让他失掉财产,也算对他一个惩罚。为了保文祥的命,他不惜犯了仙规,逼迫县官放他,如今被罚,道行全无,成了一条家蛇……

第二天,文祥刚起床,就听到喊:“一条小白蛇!”他出门一看,儿子正拿着锄头要铲白蛇,他心里一动,想起晚上做的梦,立时喊住儿子:“别动!这是咱们家的长仙!以后谁也不嗯那个动它!”白蛇抬头看了看他,慢慢爬到柴堆下面……


回复
1楼2018-03-15 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