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一半世界后投...吧 关注:3,002贴子:1,302
  • 28回复贴,共1

第三十三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周补完33话…过两天开工。要是没弄完,我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3-15 02:32
    翻译菌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3-15 09: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3-15 10:24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15 17:52
          加油!还是伸手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5 22:27
            貓佬出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5 22:28
              0.0


              回复
              8楼2018-03-15 23:19
                我只能默默地说声,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3-16 21:19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3-16 21:41
                    第三十三话 然后他,成为了仅此一人的勇者


                    [多谢招待。表示感谢哇,魔王桑?我是安托雷·安斯托莱尔。多指教呢]
                    [嗯。这边才是,真的来了呢]


                    魔王城的接待室里。
                    精灵的安托雷与魔王,握手交谈中。


                    [还有,勇者桑也是,还能相见真的很高兴哇]
                    [啊,恩……多谢]


                    对着向这边发起交流的安托雷,小声地回应了。
                    先前还是厮杀的对手,对我来说感觉不服输呢,不过……那边貌似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呢。


                    [啊啦啊啦,貌似更有男人气概了呢。表情不错哟]


                    倒不如说是有好意的,好感度高到让人感到有点吃惊啊。


                    [喂,别诱惑我的勇者]


                    嫉妒了么,魔王从旁边扑向我的手臂。

                    我们三人隔着圆桌面对面。
                    目的是,关于这次战争的话题。

                    [好吧。为了和平地交涉而来的,要是有损你的心情那就困扰了哇]


                    精灵与魔族,有过一时的交战状态。
                    嘛啊,虽说精灵那侧真正的敌人是人类来着,不过交战的事实是毫无疑问的。

                    为了终止战争,不全部终结就不行 这点正是赛菲尔德的世界情势。

                    然而以赛菲尔德的战斗一族闻名的魔族为对手,因此遭受甚大被害的可能性肯定的。
                    在这里提出和平,能明白精灵不是笨蛋。


                    [说的正是。明白自己的立场就好说。要不然,是不会放过的]
                    [不会辜负的哟]


                    对着悠闲地举杯喝茶的安托雷,魔王大方地点了点头。
                    接着,就进入了交涉。



                    [对了。精灵成为魔族的奴隶,这样的话就和你达成协议]

                    哦哆,这一开始就过了吧。

                    [能不能不要开玩笑了]


                    安托雷对魔王的话摇头。
                    嘛啊,这是当然的吧。把自己种族当做奴隶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魔王不让步。


                    [由于你们的缘故,勇者可是受伤了啊?没全部杀死我都觉得值得感谢了]
                    [那边和我们没有关系哇。确实,我是和他战斗过,不过是输了。而且,不如说是无法对人类那边报复而心情不爽吧?请再让步一点]


                    相对的安托雷也没有让步。
                    这之后说的话成了平行线了。


                    [话说,你不是魔族的王么?和勇者桑不是没关系么]
                    [笨蛋么。我在作为魔族的王之前,是爱着勇者的人啊。魔族虽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很遗憾比不上勇者]
                    [什么啊,那个极其的恋心……一点让步都没有,但是果然奴隶是不行的]
                    [那么,想要战争么?好吧,我会全力地击溃的哦]
                    [那个也不想遭受哇。与你们的战斗什么的,正常来说都不要的啊……正因如此,才会尊敬着勇者桑啊,不过]
                    [就是啊!勇者可是值得尊敬的人物呐]


                    …………啊咧?好像话题岔开了的样子呐。


                    [勇者受伤了。或许与你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但那个事实也不会变。接受相应的惩罚吧]
                    [才不要啊。说到被害这点,比起你们,我们这边才比较大吧?来到这个世界的金钱,以及受伤人数,而且还有,你那边不是不归还米娜爱尔嘛]
                    [因为那可是我的所有物呐。还有,你们的事情,那些与我无关。老实的成为奴隶]
                    [绝对不行](絶対無理)
                    [绝对奴隶](絶対奴隷)


                    这么说着,放出剑拔弩张的氛围相互盯着。
                    再怎么说气氛也太差了,我就也插进去了。


                    [嘛,魔王?那个,说起来原本就是人类对精灵出手才是这次的原因……而且要是能稍微展现出宽容的话,我会高兴的]
                    [明白了!那么,这次的战争就不追问了]
                    [不行这点是明白的。但是,果然……嘚,诶?不追问?]


                    居然。那般难以进展地问题不知不觉间就决定下来了。


                    [哼。好好地从心底感谢勇者的温柔吧]
                    [当然了哟。真是了不起的人呢,能否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么?]
                    [不,不行肯定是不行的吧!勇者是我的……要成我的,夫,夫君的人呐]


                    啊咧?直到刚才位置那沉重的氛围什么时候变成了粉色的了。
                    魔王害羞得扭扭捏捏着,抓住了我的手。卡哇伊,不过……作为魔族的王,这样没问题么。


                    [啊啦,结婚了呢。恭喜……这般甜蜜的话题,并不讨厌呢。下次能悠闲地说给我听么?]
                    [呼。若是勇者的事的话,再多都说给你听]
                    [谢谢。下次,两人来我们的世界【耶索德】吧。欢迎的哇]


                    两人在此切实地握手了。
                    明明到刚才位置都还在争论的……都不明白是感情好还是差了呐。

                    不过,和平地大事化小就此结束比别的都好。
                    这次全部都是人类那边的错……还好魔族与精灵没有因此交恶。

                    所以,接受惩罚的只有人类那边就行了。


                    [那么……关于这次的战犯,应该说是我最无法饶恕的那些人们的待遇]


                    魔王‘咳哼’地咳了一下,转换了话题。
                    内容是……与引起这次战争的人们有关。


                    [勇者哟。是关于你原来的同伴们的]


                    梅列库·马尔库特公主为首,魔法使与僧侣,武斗家与战士,要如何对待么。
                    这五人现在,因魔王出手而沉眠着。

                    之后要给予怎样的惩罚,魔王在这个场合下询问了。


                    [……勇者哟,你觉得该怎么做才好?]


                    她向我询问了。
                    我觉得她是个严厉而又温柔的家伙。


                    实际上,想把他们杀死也是没办法的。
                    把我弄得快死掉了,明明是比任何人都想要杀死他们的……

                    大概,魔王是想到了我的事,才没有杀死那些家伙吧。
                    我可能并没有那样期望着,如此考虑的吧。


                    对于魔王那般的温柔……如此沉溺其中是不行的。

                    我已经,辞去做人类的勇者了,所以——


                    [杀了吧]



                    ——一句话,我清楚的说出来了。
                    ‘应该杀死……没有生存价值’,我直视着魔王的眼睛说道。

                    那些家伙生存之事,不给他人造成麻烦是不可能的。


                    最初开始,就应该抛弃的。
                    然而我的天真导致的结果,就是如此。


                    差点死掉……一步出错,就真的死掉了吧。
                    在此之上还饶
                    恕那些家伙是不可能的。



                    因此想要杀掉,我从口中说出来了。
                    魔王看了我后,浮现出了温柔的笑容。


                    [明白了]


                    接着,慢慢地……说着完全理解我的意思,对我点头了。


                    这下终于就全部结束了。
                    我与他们的纠葛也清理了。


                    这样就行了。我终于可以走上自己的道路了。
                    我想这样就可以了吧。


                    [那么,勇者哟。想问你的事情也搞定了,就先回房间去吧。因为还是大病初愈,所以不要太勉强了呐]
                    [……说的也是呐。嗯,就那样做吧]


                    这里就顺从魔王的话语。
                    我离开了接待室。


                    原本是想到最后都留在这个场合也说不定呢……
                    总觉得,没法习惯那种心情呢。


                    ——————————————————————


                    回复
                    11楼2018-03-17 07:31
                      发现~


                      回复
                      12楼2018-03-17 16:41
                        戳楼上屁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7 21:07
                          [勉强着呢……真是的]


                          勇者离开后,魔王轻叹了。
                          她察觉到勇者的心情。安心地耸着肩。


                          [不是挺温柔的嘛。非常棒哦]


                          另一边,安托雷理解了魔王所说的,浮现出了微笑。


                          [不过,太过温柔了哇。放任不管的话难道不会坏掉么]
                          [不用担心。可是有我在呐。再也不会让勇者孤独了]


                          对视而笑的两人,关系完全不紧张。
                          不管怎样,魔王也好,安托雷也罢,都是对勇者抱有好感的同志。不可能不合拍的吧。


                          [呐诶,魔王桑?这不是交涉,而是请求呐]

                          安托雷这么说了后接着说道。


                          [人类的那五人,要杀死的话能让我们精灵来做么]


                          公主,魔法使,僧侣,武斗家,战士,她貌似想要这五人的样子。


                          [正好,去探索跶拓(ダァト)的人员想要呢]
                          [……但是,勇者已经说了要杀掉了呐]

                          对着面露难色的魔王,安妥啦强烈地点头表示没问题。



                          [消除记忆,抹杀人格就行了哇。那五人,作为素材是非常不错的东西哟……格雷姆化当做肉身人偶的话,就变成我们的东西了哇]
                          [……这处置不能对勇者说呐]


                          魔王踌躇着。但是,也没有拒绝,能明白她在犹豫着。
                          另一方面,安托雷那边的口气则稍微变得严厉起来了。


                          [虽然在勇者桑面前很难说出来,但是想要传达给你哇。我们精灵大概是在你们想象之上地愤怒着。希望能给这点程度的容许,可以说是这边的心情哟]


                          顾忌那边的心情,安托雷这么说了。
                          因此不是交涉,而是请求。
                          在这里无视精灵的意思的话,魔族与精灵的关系会变差的吧。


                          [不得已了,么……主谋的五人引渡给你们那边吧。但是,希望放置其他的人类。姑且是没有关系的。勇者也会伤心的]



                          魔王让不了,把五人引渡了。



                          [诶诶,只要五人就可以了哇。作为代替,你和勇者桑绝对要过来玩哟?我想大家都会高兴地]
                          [新婚旅行的目的就再加上一个吧]
                          [诶诶。那样的话会很高兴的哇]


                          安托雷菀然一笑,对着魔王小声地说道。


                          [而且……事实上你也是,不用杀掉而感到安心了吧?勇者桑讨厌的事情,不想去做的吧?]


                          这正是看透了魔王内心所说的话语。魔王也只能苦笑了。


                          [欠个人情,变得这样了呐。嗯姆,总有一天要归还的]
                          [向你借的话价值可是会变得很高呢。会好好珍惜的哇]



                          然后两人再次握手,立下约定。


                          [[【于赛菲尔德之下】]]


                          这下就要绝对要遵守,实现了和平交涉了。


                          [那么,我就去勇者那里了。你要怎么办?需要准备客房么]
                          [……不用,稍微待会哇。想要见下那个孩子]
                          [米娜,么。让女仆去叫过来吧。那么,日后再见]
                          [好的,今天谢谢你了]


                          就这样,精灵与魔族缔结了和平。
                          魔王丢下安托雷,前往房间了。


                          为了安慰失落的勇者,快步地过去了。


                          ——————————————————


                          收起回复
                          14楼2018-03-18 05:33
                            th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8 16:24
                              感谢翻译,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9 13: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19 18:23
                                  从接待室回到了魔王的房间
                                  突然想起有事,到尼特的神殿去露面了。



                                  [啊,这不是勇者么!稍微过来一下,来请给我倒酒哟]


                                  神殿的祭坛上……尼特教的教祖大人的尼特大人,在喝着酒。
                                  这不会对神大人失礼么。不对,尼特教是重视自由的宗 教,因此这种程度应该是有的吧。
                                  我停止深入思考。


                                  [……勇者?哼,米娜可还没有原谅你呢]


                                  以及另一人。
                                  是在尼特的旁边喝着貌似饮料的东西的奴隶精灵酱,但是好像闹别扭了,脸部都扑通膨胀了。
                                  那是米娜。她好像还在生我的气。
                                  精灵进攻的时候,我甩开她的阻挡,去往人类那边了。甚至,还受到了重伤,这对她来说是不能原谅的吧。
                                  是个温柔的孩子。不由得就摸摸头了。



                                  [做什么喏。米娜,噗噗生气着哟。即使摸头,也不会原谅的呣]
                                  [抱歉,真的。让你担心了]
                                  [真的是让人担心喏]
                                  [所以,谢谢了呐。不会说要你原谅的,不过……感谢的话语,这点就收下吧]
                                  [……如果,还能一起去玩的话,就给你考虑一下喏]
                                  [那真是,非常荣幸]


                                  虽然是之后才听到的,米娜为了我努力做了许多。
                                  给魔王报告我去人间界的事情也是她。还有,我受重伤时,把尼特带过来的也是……米娜。


                                  可以说是救命恩人的其中之一。
                                  往后为了多少能回报那份恩情……想要更多地与米娜接触。


                                  [啊,说起来,安托雷来接待室了]
                                  [安托雷哦捏酱么?]


                                  啊啊,原来如此。从安托雷口气就察觉到大致情况了,果然是认识的么。


                                  [大致上,魔王说不把米娜还给精灵,不过去打个招呼不是挺好的么?]
                                  [……嗯。就那样做吧]


                                  米娜坦率地点了头,离开座位,匆忙地跑过去了。
                                  大概是有很多话想要说吧。这里就目送她吧。


                                  [喂……要让尼特大人等到什么时候啊]


                                  哦哆。醉鬼等不及纠缠过来了。
                                  我老实地到位置坐下,给尼特倒酒。


                                  [呼哇!美味……工作后的酒是最棒的呢]
                                  [工作后的……都三天了喂。喝太多了吧?差不多该停了吧]


                                  这家伙在三天前,给我施加了恢复魔法后就一直沉浸在酒里。
                                  之前的我的话,即便强硬也要把酒拿走的,但是现在对她抬不起头所以做不到呐。


                                  [没什么不好的吧!尽情喝酒可是尼特教的教规啊!!]


                                  重新看待抱着酒瓶大声说话的尼特。
                                  很是娇小。小人族的缘故,从之前就一直很小巧的,但是……变得更加地小了。

                                  不对,比起变小,该说是变得幼小才比较合适吧。


                                  [……抱歉呐,都是因为我】


                                  无意识地,我对她道歉了。
                                  尼特变得比以前还要幼小,我就是原因呐。


                                  回复魔法——尼特释放的那个是,对自己是无限制的,但是对他人是伴随着代价的。
                                  无论多大的伤势都能恢复的代价,尼特的【时间】会被剥夺。
                                  也就是说,只有成长之后的份的年龄会消失。

                                  由于那个,她才会变得幼小。
                                  之前看起来是十三四岁左右的程度……现在就只有八岁,九岁左右了。



                                  [说了无需道歉了吧……你个笨蛋]



                                  用比以前更加地口齿不清的声音,尼特说着没关系。


                                  [比起那个,请忠实地遵守咱的教诲。好好地,变得幸福……这就是,作为勇者所能给予咱的补偿哟!]
                                  [……向尼特教之神,起誓]


                                  苦笑着,我献上了誓言。
                                  与她相遇真是太好了。无法珍惜自己的我,多亏了尼特,我才能思考到各个方面,能去改变。


                                  [这个,捐款。大量地使用了,变得少了,不过……全部都收下吧]


                                  我从怀中取出装着白金币的袋子,交给尼特。
                                  因为买了高价的东西,所以大量地减少了。即便如此,应该也还留有500枚白金币。



                                  [……什。什么情况!?]


                                  突然被交付了金钱,醉着的尼特也被惊得退缩而脱口而出了。


                                  [这是俺的心情哒。收下吧]
                                  [但,但是,这么多钱……]



                                  在关键的地方就退缩害怕,不愧是尼特教的教祖大人哒!
                                  但是,强硬地交于了。因为对她的感谢是特别多的。


                                  [为了把神殿变得更大而使用吧。还会再来祈祷的啦]


                                  最后,喝了一杯她在喝着的酒后……我就站起来了。
                                  这么做后,尼特满脸笑容向我挥着手了。


                                  [果然,咱是被神所爱着的哇……与像你这样的,非常棒的信徒相遇了。谢谢惠顾,随时欢迎。勇者之后就是名誉信徒了哟]


                                  呼姆。看来是升格了呢。
                                  被授予了赏识的名誉信徒的称号后,我离开了这里。

                                  [呼……]



                                  好了,和米娜与尼特对话后,心情稍微变得轻松了。
                                  这样即使与魔王见面,也能装出平静了吧。


                                  如此想着我往房间归去。




                                  ——————————————


                                  收起回复
                                  18楼2018-03-19 22:59
                                    今天没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20 21:22
                                      但是,果然还是无法欺骗魔王。


                                      [勇者哟,来这里……把头放我膝上]



                                      一进入房间,先回来的魔王就像我招手了。


                                      [不要那副消沉的表情呐……那样会让我想哭的哦]


                                      她察觉到我的心情了。


                                      [……那么,就听从地撒娇吧]
                                      [嗯姆。尽情地撒娇便可]



                                      躺上床,让魔王给予膝枕了。
                                      还是老样子,感觉很好呢。不自觉地就变成趴着,把脸埋在魔王的大腿上了。


                                      [这,这是……突然就这么]


                                      魔王笑着说着让人没办法的家伙。
                                      她就这样,抚摸着我的头。



                                      [……想哭的时候,哭也没关系哦]


                                      温柔的话语,让泪腺一下子就崩溃了。
                                      明明是好不容易忍耐下来的,由于她的话语,我一下子就决口了。



                                      [——同伴,曾经是这样的啊]【译:――仲间、だったんだ,咱的中文无法能很好的表达出感情】


                                      脑海里浮现的是不再出现的过去的情景。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


                                      我啊,和僧侣是青梅竹马来的。
                                      把魔法使当做兄长敬慕着的。
                                      把武斗家和战士,当做是后辈守护着的。
                                      为了守护梅列库公主,才握起了剑的。


                                      虽然是短暂的期间,但是全部都能处理好的时候也有过。
                                      和僧侣一起相互嬉笑,把背后托付给魔法使,与武斗家和战士一起训练,从梅列库公主得到慰劳。


                                      那些日子,真的是很高兴。
                                      同伴什么的,真是太棒了呐——打从心底如此觉得的。



                                      无论怎样的辛苦,为了这些家伙的话就可以努力。
                                      有他们在身边的话,我就可以欢笑。



                                      过去,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伙伴来的。
                                      即便命悬一线也要守护住的,重要的……伙伴来的啊。



                                      [我的错啊。都是我天真的缘故……变得太强的缘故]



                                      他们变得疏远我了。变得依赖我了。全部都,交由给我了。
                                      即便如此也认为那样也好的自己是错的,到现在都会这么觉得。


                                      [其实,应该即便被讨厌也要严厉地说出来的。把那些家伙,变成**的是我啊……]



                                      然后就,逐渐的回不了头了。
                                      最终,变成了决裂了。




                                      [注意到的话,不杀掉的理由也没有了。比任何人都要危害人类的是,他们啊……我在也好,不在也罢,那些家伙都不会改变的啊!不管做什么,那些家伙都——]



                                      即使我背叛了。
                                      也没有拿起干劲。

                                      无论怎样,他们都不会改变。
                                      不如说,只会变得更加地严重。



                                      [所有所有,都是错的……结果,变成了只能杀掉了]


                                      我的选择全部都是差棋而已。
                                      完全没有为了他们去做的事。



                                      [实际上,去死什么的是不希望的啊……想要回归到以前那样的啊]



                                      我是知道的。
                                      僧侣的温柔。魔法使的乐于助人。战士的一心一意。武斗家的不服输。公主的,慈爱之心。


                                      对于过去的同伴,是爱着的。


                                      所以,变得不杀不行……我对自己的无情感到悲哀。



                                      [说什么,勇者啊……重要的东西,什么都保护不了。什么都无法拯救。我什么都做不到]



                                      后悔得眼泪都溢出了。
                                      憎恨着自己的无力。








                                      说过之后,感觉变得空虚了。
                                      不想给魔王看见脸,就维持着埋没在大腿的状态了。

                                      对于这样的我——果然,魔王回温柔地给予抚摸。


                                      [勇者,是没做错的]


                                      然后她,给予了我最想要的话语。


                                      [你努力着,拼命反抗了……和什么都没去做的愚者不同,勇者一直都在挣扎。并不是什么都做不到。勇者不是拯救了很多人了吗]



                                      接着,头后部传来了温柔的触感。
                                      大概是她抱住了我的头了吧。


                                      [从我这里守护住了一半的世界了啊——什么都做不到,并没有这样的事]




                                      并不是无力的事情,魔王如此告知。



                                      [对于原同伴们都尽可能做到力所能及的了。所以啊,勇者不必背负那些家伙的死亡]
                                      [——嘶]



                                      她的话语,令我喘不过气。
                                      归途般的温柔,让我说不出话。



                                      [但是,曾经是伙伴这事是真实的……想哭的话,就哭吧。那不是错的,而且更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呐]



                                      接着我的忍耐渐渐到达了极限。
                                      就如紧绷的弦被切断了,眼泪扑簌扑簌地流出来了。


                                      啊啊,哭也没关系啊……这么想着,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嘶……曾经是,同伴啊。可是,很重要的啊]


                                      现今正是以最坏的形式分别了。
                                      尽管如此也会哭泣的我,弱小也软弱……没有出息。


                                      然而魔王却无言地抱紧了我。
                                      我无能为力地哭泣了一段时间。


                                      [————]



                                      对无声的眼泪,魔王还是没说什么地接受了。


                                      我就这样和以前的同伴惜别了。
                                      再也不会见面了吧。想到以最坏的形式分别什么的,胸口就变得疼痛。


                                      不过,我觉得有哭过……真是太好了。


                                      我认为他们是重要的同伴。
                                      把‘那是事实’坦率地接受的话,会对内心的整理会有帮助的吧。




                                      如果无法哭泣的话,肯定会一辈子背负他们的死亡的吧。



                                      [哟西哟西,想哭就哭吧……我会跟着的呐]


                                      多亏了魔王,我才能继续向前。
                                      因为有她支持我,我还能加油。


                                      是的,思考过了。
                                      再也不会失败了。
                                      再次和重要的人分别之事……绝对不要。


                                      所以,好好珍惜魔王把。
                                      与这个小巧惹人怜爱的她一起,度过一生吧。



                                      作为魔王一人的勇者,让她幸福吧。
                                      没错,再次——我下定了决心。



                                      ————本话完————


                                      回复
                                      20楼2018-03-20 23:15
                                        赶上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3-21 00:02
                                          完了?感觉挺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22 12:33
                                            楼主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23 00:51
                                              勇者还是太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08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