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吧 关注:11,803贴子:124,990
  • 37回复贴,共1

关于1923年希土人口交换【水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斜线为1923年前希腊人聚居区,可以看到,主要分布在沿海及小亚西部的大城市,箭头表示人口迁移方向,红色-希腊人,黑色-土耳其人


回复
1楼2018-03-14 17:02
    备注:北伊庇鲁斯和伊斯坦布尔的希腊人和土耳其人当时没有交换。


    收起回复
    2楼2018-03-14 17:04
      回顾2016年,我想起另一次中东地区的大规模人口迁移:距离那次大移民的开始,正好是一百年的时间。那次人口迁移,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缓慢崩溃造成的。那个从巴尔干到尼罗河,从波斯边界到摩洛哥的帝国,七百年来一直有着多文化和多民族的传统。希腊人、亚美尼亚人、斯拉夫人、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基督徒、犹太人和穆斯林人,基本都和睦相处。所有人都是苏丹的臣民,信仰的自由得到保障。社会稳定,是奥斯曼帝国长寿的原因之一。
      其中许多人都在这些土地上有着悠久的历史。公元前800年左右,希腊人定居在现代土耳其所在的地中海沿岸,并进入黑海。他们最初只是来贸易,后来定居在海边的安置点。在近3000年的时间里,他们生活在这里,成为商人、水手、农民、中间商、手工匠、制造商和银行家。在土耳其,他们的城镇、寺庙、教堂和港口留下的遗迹,形成了地中海世界最美丽最动人的历史遗存。在如今的格鲁吉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俄罗斯和土耳其,希腊人服务于拜占庭皇帝、奥斯曼帝国的苏丹和俄罗斯沙皇。人数最多的是所谓的黑海希腊人,他们居住在土耳其的山区和黑海沿岸。同样地,在帝国的希腊语地区,如塞浦路斯群岛和克里特岛,以及在希腊本土,也有许多说土耳其语的穆斯林。土耳其共和国创始人凯末尔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就在希腊北部的塞萨洛尼基出生并长大。许多希腊人和土耳其人都会说对方的语言。


      回复
      3楼2018-03-14 17:06


        随着民族国家思想的发展,所有这一切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开始解体。希腊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进行了独立战争,脱离了奥斯曼帝国。接着,民族主义精神传播到巴尔干地区。保加利亚人想要一个独立的、基督教的保加利亚。塞尔维亚人想要自己的塞尔维亚。在此过程中,人们也开始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基督徒对作苏丹的忠实臣民更持怀疑态度。最后,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奥斯曼帝国的崩溃,几个世纪以来将不同信仰的邻邦联结在一起的纽带断裂了。亚美尼亚和黑海希腊人被怀疑支持基督教俄罗斯。于是,大约在1915年左右,驱逐出境和种zu清洗开始了。多达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基督徒在tu杀和死亡行军中死亡,而这场灾难至今仍是人们激烈争论的对象。土耳其z客激烈地否认了死亡人数,也否认奥斯曼帝国z府犯下了组织种zu灭绝的罪行;这个话题,在该国几乎是无法讨论的。
        关于土耳其希腊人的命运,记载则要少得多。他们被强制驱逐出生活了三千年的家园。他们的村庄被清空。他们的修道院和教堂,或被遗弃,或被摧毁。当时下达的命令是:“只拿你能带走的东西”。他们最后一次离开了自己的村庄。在1915年至1923年间,他们的世界坍塌了。在这个过程中,被杀或因饥饿死亡的人数,可能达到七十五万人,具体数字未知。


        回复
        4楼2018-03-14 17:07


          最后一幕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奥斯曼帝国战败之后。希腊政府在英国的鼓励下,作出了一个灾难性的决定;他们入侵了土耳其,旨在重建一个拜占庭的希腊家园。希腊-土耳其战争从1919延续到1922年,以希腊人的完败告终,击败他们的是由凯末尔·阿塔图尔克新成立的土耳其军队。希腊人被赶回大海。 最后的战斗发生在国际大都会港口城市士麦那,在那里,大量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被屠杀或驱赶到水中淹死。 该城被放火焚毁。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死亡时刻,几个世纪以来奥斯曼帝国保持的多元文化世界,至此结束。希腊人则简单地将这些事件称为灾难。



          回复
          5楼2018-03-14 17:08
            在这之后,希腊人和土耳其人显然再不能共同生活了。1923年,在国际联盟组织下,双方进行了正式的人口交换,根据宗教和种族划分了民族。近二百万人——来自黑海和地中海沿岸的一百三十万希腊基督徒,以及来自希腊本土和克里特岛的、约四十万土耳其穆斯林,被强制性地连根拔起,遣返其民族国家。1906年,居住在现今土耳其的人口中,有近百分之二十的非穆斯林人;到1927年,这个数字已不到百分之三。从土耳其、希腊和克里特岛,两边的人们都从他们居住了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的地方驱除,回到他们中大多数人从未到过的本族的国家。两边的人们都留下了流动的口头报告,记录着他们的离去与失落,一如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最后回顾,路上最后的转弯,逃亡中的痛苦和死亡,对一个地方消亡的痛心。
            在黑海沿岸的山村,黑海希腊人埋葬了圣像、宗教手稿和无法携带的贵重物品,把家门钥匙放在口袋里。“黑暗日子到来了”,Miltiadis Tsalouchidis回忆道。他是六岁时离开自己村庄的。 “当时是冬天,下着雪。我们跟妇女和孩子一起,走上了这条漂泊之路。我们留下了自己的产业……以为我们有一天还会回来……我们的孩子在我们怀里死去,我的心中充满了泪水。”在希腊北部,类似的驱逐穆斯林的行动也正在进行。双方关于离开的故事,都充满苦难、抢劫和谋杀,穿插着遗憾的回忆和眼看他们离开的人们的小小善意。 “我记得他们离开的那天,”一位希腊妇女如此记录她的土耳其穆斯林邻居,“有些人亲吻了土地,有些人则用碗装起泥土带走。他们是体面人;他们的男人曾参加我们的葬礼,我们还会在彼此的节日中交换食物。他们离开我们时哭了起来。”
            抵达往往像离开一样苦涩。说土耳其语的希腊人和说希腊语的土耳其人,只是新的家园中的陌客;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宗教行为,他们的舞蹈和母语的方言,与当地人格格不入。他们往往不受欢迎。“在特拉比松,我们曾像国王一样生活,”一个希腊女子回忆道。“在希腊?他们对待我们像对土耳其人,穆斯林人。”


            回复
            7楼2018-03-14 17:09
              没有进行人口交换的地方是塞浦路斯岛。两族人民在英国统治下继续共处。当英国人离开时,两个民族社区之间的紧张局势缓慢上升。1974年,面对希腊占领的威胁,土耳其军队登陆,以保护岛上的少数民族。如今,塞浦路斯岛上有一道栅栏,隔开了两族人口。迄今为止,所有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努力都失败了。
              这些历史的遗产往往非常苦痛,尽管如此,希腊人和土耳其人仍有很多共同点——食物,音乐,被民族主义的兴起打断的、共同联系的回忆。两国的景观中,也都有大量古迹和宗教建筑,不断提醒着他们的过去。



              图:位于克里特岛哈尼亚港的土耳其清真寺,坐落于土耳其黑海地区山中的希腊人的苏美拉修道院


              回复
              10楼2018-03-14 17:13
                补图:士麦那的毁灭(1922)


                回复
                11楼2018-03-14 17:13
                  补充:
                  1954年因塞浦路斯问题使希腊与土耳其两国的关系复杂化。1955年9月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报纸发布消息称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纪念馆被希腊人安放了炸弹。同时一些报纸在这一事件上推波助澜,挑动民族情绪,其中一家名为《自由报》的报纸写道:”我们想提醒我们猥琐矮小的邻国希腊,如果他们继续执迷不悟,那么他们将会受到土耳其无情的鞭打,并将对这种报复记忆犹新!“
                  正是在土耳其这些媒体的鼓动之下,土耳其国内对希腊早已不满的情绪空前高涨,在6日这天夜里,土耳其人就对伊斯坦布尔希腊人的住宅,商店,教堂做了标记,一场针对希腊人的暴力风暴正在形成。第二天,超过10万名土耳其暴徒经过精心组织涌上街头,对希腊人的财产进行了无情的打砸抢烧,80座教堂,4500家店铺,2500所公寓,40所学校遭到了土耳其人的焚烧和洗劫。
                  土耳其暴徒还冲进希腊人的公墓,不但对墓碑进行了破坏,还将坟墓扒开,将埋葬的尸体挖了出来进行鞭尸及各种玷污。土耳其暴徒还对希腊妇女和儿童也痛下杀手,整个暴乱官方的统计为造成了37名希腊人死亡,但真实的数字肯定不止这些,造成了希腊人数亿美元的损失。因为在暴乱期间土耳其政府与警察并未保护希腊人,这次悲剧导致两国关系紧张,点燃了两国之间的仇恨之火,引起了双方对彼此的不信任与怀疑。这一事件被称为土耳其的”九月事件“,也被西方成为”伊斯坦布尔屠杀之夜“。


                  回复
                  12楼2018-03-14 17:14
                    这段历史的科普还是必要的,你这也是在还主席的精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4 18:00
                      1)民族主义这东西,时而是武器,时而是毒药。
                      2)现如今全世界都在大踏步地往后退,民族主义、宗教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都开始抬头。我们这代人,将何去何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4 18:14
                        土耳其和希腊的分家 对两家都是灾难,列强是最大赢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4 18:31
                          民族国家的定义本身就是对古老帝国的否定啊。。当然古老帝国为什么非得是土鸡 不能是罗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5 08:42
                            其实我觉得塞浦路斯也是相当悲剧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19 11:07
                              Mark,3Q。。。


                              收起回复
                              20楼2018-03-23 10:57
                                民族主义害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3-23 22:11
                                  谢科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24 12:55
                                    看图好像希腊和保加利亚也交换了人口,网上一点资料也查不到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3-28 21: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6-29 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