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87贴子:3,623
  • 11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一百一十六话 笼城战II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3-11 13:04
    “我,对攻城战不擅长啊……”

    库琉乌将军苦笑着,开始了攻城战的准备。
    命令士兵们,建造攻城兵器。

    材料的木材,也就是哪里都有长着的树木,所以不太困扰。

    “攻城兵器,带来的话就好了吧?”
    “带过来的话就来不及了吧”

    麻里对库琉乌说。
    高卢人是在森林靠狩猎采集维持生活的种族。所以擅长在森林里移动和战斗。
    但是,如果说使用森林中树木的工作的话,就不太擅长了。

    这是个手指笨拙,没法长时间工作的民族。
    这种质朴的工作是阿黛尔尼雅人的专利。

    “但是真是坚固的城堡啊。正经攻打的话损失太大。”
    “那么截断粮道?”
    “能做到的话呢。但是阿尔姆斯王是能容忍它,那样天真的王吗?”

    已经靠外交工作令艾克乌斯族、艾比尔王之国、贝尔贝迪亚王之国这三个国家向罗萨伊斯王之国进军了。
    将这三个军势击破,救出友军……
    虽然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老实地从正面进攻的话,也只会增加被害……果然还是断粮道吗。也要考虑到被前来救援的军队夹击的风险。”

    库琉乌沉思着。
    军事方面麻里没有关联,所以不太插嘴。

    “敌人的准备时间不多。而且,由于我们反复掠夺着进军,很多周边居民都到了城墙内侧避难。考虑两者,军粮的量再多估计也只有四个月到六个月的分……好,截断粮道最好了。首先……”

    库琉乌首先向本国派出快马,要求大规模的援军。
    库琉乌带出来的是一万精锐。但是在攻城的时候比起练度还是数量更重要。

    凭一万士兵攻城不是上策。
    然后在等待援军期间进行攻城战的准备。

    “攻城兵器的制造就这样了。笨手笨脚的家伙去土木作业。挖土去!!”

    在库琉乌的支持下,包围城墙地建造着双重的壕沟。

    内侧的壕沟是为了完全封锁敌人的。
    外侧的壕沟是等救援来了,阿尔姆斯王造成夹击攻势的时候准备的壕沟。

    不过,高卢人没有了不起的技术。
    虽说是壕沟也只是马跳不过程度的沟渠,再设置拒马的程度。

    但是,有没有这个,就很大的不同了。

    显示给敌人看完全封闭的东西,给敌人施以精神上的压力。
    而且栅栏和壕沟能预防敌人的夜袭,也能让士兵们休息。


    “不过相当熟练啊?普通的高卢人完全做不到的工事啊?”
    “那是,反复几年在高卢东北部进行攻城战的。我们的技术力很低,但是或多或少的东西还是能造出来的。”

    库琉乌苦笑着回答。

    “那么,不攻击吗?”
    “不,等到壕沟的建造和攻城器械完成再发动攻击。因为有必要让敌人疲劳。”

    也就是说土木工程没完成不能就不行。

    “那么暂时放置攻击吗?”
    “是啊。”
    “那么……为了消磨时间去狩猎吗?”



    “好,第五只!”

    麻里前去回收杀死了的兔子。
    轻轻踢着马肚子,跑到兔子跟前,下马捡起了兔子。

    箭矢一击贯穿了兔子的头。
    即死了。

    “好啊。一瞬间就死了……那么,库琉乌感觉如何呢?”

    麻里呵呵笑着问库琉乌。
    库琉乌也投降一样地抬起双手。

    “我没有弓矢的才能。有剑的话就连熊还是龙也能杀……但是,巴隆殿还是老样子啊。”【我还特意查了查这是谁,切】
    “多多少少吧。”

    麻里一边说一边上马架起弓,一口气驱驰起来。
    并且瞄准空中,拉紧弓弦放箭。

    过了一会儿,一只大鸟落在了草原上。

    “这是今天最好的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是啊。什么时候都敌不过玛德丽德殿呢。”

    库琉乌耸肩。

    “但是真的很厉害啊。那就是平脸族吗?”
    “是的。从那伙人看来,这种程度才是普通的。看,敌人有阿尔瓦骑兵吧?他们也很擅长骑射。因为是平脸族的子孙呢。嘛啊,因为我本来就是弓道部的……”
    “弓道部?”
    “是的。嘛啊,只是游玩吧。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了基础。所以不会太难。仅此而已。”

    麻里说完后沉默了。

    (话题选择失败了啊……)

    库琉乌有些后悔,又回到了本阵。



    “呜哇啊啊啊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半夜里。
    敌方的士兵的大声喊叫,随着破空发出的响声,火矢倾注而下。

    火矢如流星般绮丽燃烧,飞跃城墙刺入民居屋顶。

    德莫尔伽尔王之国的房屋是石造的,但因为重量的关系是木制屋顶。
    着火了当然会燃烧。

    阿黛尔尼雅半岛的夏天很干燥,所以发生火灾的几率会提高。
    因此居民全体出动忙于消防活动。


    “每晚每晚的,都不腻吗。”
    “你们不也对我们做了吗?”
    “上次多谢了。”

    托尼诺和巴尔特罗说笑着,眺望着敌人。
    没有看到爬上城墙,破坏城门的敌人。

    因为半夜里那样做的话,会增加自相残杀的被害。

    只是发射火矢还是安全的,所以敌人每晚都射来火矢。
    哪里来那样的油呢……一想,恐怕是从农村掠夺的橄榄油吧。

    阿黛尔尼雅半岛盛产橄榄油和葡萄。


    当初害怕敌人的夜袭,为睡眠不足而烦恼的士兵,现在也已经习惯了吧,冷静行动着。这样持续两周的话,自然会习惯的。

    负责白天的士兵们借用民房睡觉。


    “但是敌人不怎么认真地攻击呢。”
    “大概,是等待援军吧。数量是我们这边更多。”

    若干的,这边笼城的联合军人数占优。
    不过,到了被包围的阶段,拙劣地会战的话免不了大损害。

    而且士气也说不上有在回复。

    之前的巨大毛烘烘……据俘虏的证言是称为象的生物,有的士兵只是看了就不禁发抖。
    敌人也知道吗,故意让大象发出鸣叫。

    那个独特的叫声确实地降低着联合军的士气。

    “真不错嘛。准备也进展着。”

    攻城方面也有所准备,笼城方面也有所准备。

    例如箭和武器的制造。
    箭是消耗品,武器也当然会损坏。

    为了能马上补给,动员了锻造师,在大量生产中。

    其他也有在城墙被破坏的时候马上能修复,而事先准备的石材和木材,或者是收集从城墙上扔下的小石头之类的,给义勇兵施以训练之类的各种各样的准备。

    “但是有一件在意的事。敌人的援军真慢。”
    “理由还不清楚呢。”

    巴尔特罗和托尼诺在城墙的外侧配置了咒术师,收集了敌人的情报。
    根据那个信息,敌人有四万大军将作为援军朝这边来。然后在第二周之后,第一批就要到了……这些是知道的。

    笼城战开始已经两周了。
    也就是说,从罗泽尔到达开始花了四个星期。

    “不觉得奇怪吗?确实距离上很远是事实……但库琉乌将军不是一转眼就到这里来了吗。库琉乌将军那样的男人的话,预想到攻城战,在来德莫尔伽尔之前就准备着士兵也不奇怪。尽管如此……”
    “也许是政治上的原因吧。这种不可理解的事情多半是政治的关系……这么考虑的话真是羡慕巴尔特罗殿。”

    巴尔特罗含着酒瓶口,喝了一口答道。

    “咱家的国王关于战争全面委托下来。现在也没有解职的指令。作为军人是能干的很轻松……嘛,也可以说是甩包袱了。

    阿尔姆斯自觉到自己没有军事才能。
    不过是比平均稍高的程度。

    所以将战争之类的全部扔给了巴尔特罗等优秀的武将。

    不,不仅仅是战争。
    阿尔姆斯因为出身的关系和豪族的关联很少。

    所以豪族之间的调整全面交给了拉蒙德。

    做饼就交给饼店。

    “嘛,毕竟这次不太好办了。我,都说下大话却输了……得做好觉悟了。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采取宽大的处置。那么,敌人的攻击也和缓下来了……差不多该睡了
    “明白了。我暂时再待一会儿。”

    巴尔特罗离开了这个场所。
    然后看着星星嘟囔着。

    “不觉得能活着回去。至少也想看到女儿的婚礼……不,也不想看啊。”

    巴尔特罗总算是知道了能坦然祝福独生女结婚,前代的君主的伟大了。



    “卡伊拉斯殿。有点晚了吗?
    “嗯。确实得承认花了点时间。但是面对我率领来的援军,这态度是怎样啊。库琉乌殿。预先说了会迟到了吧。”


    卡伊拉斯·阿尔·罗泽尔。
    是现罗泽尔王的堂兄弟这一的人物。

    如果说是什么样的人物的话……血脉很好,但能力很平凡。
    也就是说。

    所谓具有平凡的能力,能非常普通地调动军队,平安无事地进行统治的人。
    也就是说只要不发生相当程度的事,就能普通地出人头地。

    他的问题点不在能力。
    是那种气质。

    傲慢就不用别人强调了。然后是**大意。爱慕虚荣,喜好浮华。

    这样的如果是无能的话就毫不留情地舍弃了,如果有能力的话就可以忍受。
    但是他是个平凡的人。

    是个站在很麻烦位置的男人。



    “为什么迟到了呢,说来看看吧”
    “又不是我的问题。如您所知,我国有吉尔贝德,法尔达姆,高卢东北部的盖尔玛尼斯这复数的强敌包围着。不能随便调动军队吧。”
    “但是,从军队集合起来到这里,这不是比平时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吗?”

    库琉乌抱怨着,卡伊拉斯则轻飘飘地回答着。

    “没办法。居民的抵抗太激烈了。”
    “放弃没有意义的掠夺不就可以了”

    掠夺有很多好处。
    能够确保军粮,准备妓女的工夫也省下了。最重要的是能确保士兵的士气。

    但是必须做好激烈抵抗的觉悟。

    所以库琉乌只有掠夺沿途的村庄和街道,没有特意绕道去掠夺。
    兵粮能当地筹措,相对的行军速度的优点就要消失了。

    目的是战争的胜利,掠夺只是手段之一。

    “是否有意义,是现场指挥官的我的判断……库琉乌殿。你能证明我的掠夺是无意义的吗?”
    “……算了。下不为例。”

    库琉乌叹息着。
    即便要追究责任,也没法处刑卡伊拉斯。
    罗泽尔王对亲人很天真。

    如果库琉乌杀了卡伊拉斯的话,库琉乌的性命就危险了。

    离开时,库琉乌向卡伊拉斯投去话语。

    “本作战的司令官是我。千万别忘了


    回复
    2楼2018-03-11 13:04
      感謝翻譯菌!精彩的戰爭!


      回复
      4楼2018-03-11 15:3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3-11 15:4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3-11 16:24
            很好奇一楼是啥漫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3-11 16:56
              0.0敵人先趕上嗎...


              回复
              8楼2018-03-11 17:24
                0.0


                回复
                9楼2018-03-11 19:17
                  支持翻译君爆作者菊花


                  回复
                  10楼2018-03-12 05:43
                    这一章完了吗?


                    回复
                    11楼2018-03-13 23:30